罗集人:探讨真理还是探讨动机

     ——对《对“刘亚洲成空报告”的批判和议论》的一点看法

  华东师范大学传播学院的黄佶先生对网上流传的“刘亚洲成空报告”做了一番“批判和议论”,给人的感觉这不是学者在探讨问题,而是一些政治家们在探讨问题。因为学术探讨是科学研究,目的是“求真”;而政治对策是谋略研究,目的是“求胜”,二者的终极目标不同,使用的方法和话语体系也应该有所区别。

  目前尚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刘亚洲成空报告”是海内外敌对势力的作品,当然也没有足够证据证明它真的是刘亚洲的报告。倘若是真的,是否因此就要开除他的军籍,也不是某个学者说了算的,中央有组织部、军委、政治局呢。

  本文不想对“刘亚洲的报告”和黄佶的批评文章作全面的分析,只想指出黄文在思考问题方法上的偏颇:分析他人的文章应该以该文的观点是否符合客观实际和客观规律为标准,而不能动辄怀疑对方的动机。仅举两例:

  一、报告原文:

  “在国防大学讨论台湾问题时,有一个观点颇有市场:台湾像一把锁。如果台湾问题解决不了,台湾这把锁就会把中国的大门锁住,中国将没有出海的通道。这是诡辩。我一句话就可以给你顶回去。西班牙成为海上强国后,并没有能阻止它的近邻葡萄牙也成为海上强国。法国多佛海峡离英国只有28海里,英国阻挡法国成为海上强国了吗?中国失去海洋关键是历代统治者没有海权观念。

  “美国用一个小小台湾牵制了中国整整半个世纪。他把这个棋子走活了,走神了。一个台湾,改变了东亚的国际政治生态。我最担心的中国新世纪发展的战略框架因为台湾而扭曲。现在对强势民族来说,领土的重要性大大下降,已经变追求领土为追求国势。

  “美国人对任何国家都没有领土要求。它不在乎领土,它在20世纪的全部作为都是造势,什么叫造势?除了经济强大以外,民心啊!有了民心国家就有凝聚力,失去的领土可以回来;没有民心,你拥有的土地肯定会失去。”

  以上内容的主要观点是:①台湾并不是能锁住“中国出海通道”的一把锁;②现在对强势民族来说,领土的重要性大大下降,已经变追求领土为追求国势;③有了民心国家就有凝聚力,失去的领土可以回来;没有民心,你拥有的土地肯定会失去。

  如果对以上观点进行学术批评( 而不是政治批判) ,就应该列举充足的理由证明“台湾是一把能锁住‘中国出海通道’的锁”;证明强势民族并没有“变追求领土为追求国势”;证明“失去民心并不比失去领土更值得担心”。

  遗憾的是,黄佶先生的文章对此不置一词,却武断地认为:这些话在“暗示我们中国可以失去台湾”!从政治上说,一个中国军人却暗示中国可以失去自己的宝贵领土,一顶帽子足以构成开除军籍的充足理由,但是,原文的上述几个观点也就自然是错误的了吗?

  50多年来,台湾一直不在大陆控制之下,可是我们前30年的闭关自守和后20多年的对外开放, 难道不足以证明台湾并不能锁住大陆的海上通道,而只有自己愚蠢的闭关锁国政策才是真正的“铁锁”吗?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确实没有以“扩展领土”为目的殖民扩张,只有那些第三世界国家如伊拉克等,才不断发生争夺领土的战争。这些史实难道不能证明“强势民族”已经认识到国势比领土更重要吗?

  苏联的解体、南斯拉夫的衰亡,不是从一个方面证明了“失去民心”比“失去领土”更可怕吗?强调民心的重要性,不是正符合增强执政党的执政能力的战略主张吗?怎么就是鼓吹“领土不重要”?

  二、报告原文:

  “欧洲文明和中国文明几乎同时起步,但是欧洲形成了许多小国家,中国形成了一个统一的大帝国。谈及此,我们往往沾沾自喜。其实,欧洲形成这么多国家正是它自由思想的一种体现。它虽然形成了这么多小国家,但是,多少与人类文明有关的东西就是从这些分裂的小国中产生出来的,而我们为世界文明做些什么呢?统一江山肯定与统一思想有某种必然的联系。”

  罗马帝国垮台后欧洲的分裂是不是历史事实?近代人类文明( 甚至包括马克思主义) 许多发端于分裂的欧洲是不是历史事实?如果是历史事实,一个军人( ?) 就不能讲,一讲就是“想说中国应该分裂”?美国没有分裂,但他们立国之本“天赋人权”的理念和治国之道“三权分立”却都是来源于欧洲( 法国) 。美国各州有充分的自治权,而且他们的宪法中除了崇尚自由和人权观念外,并没有列举繁琐的空洞的“指导思想”,如果以美国为参照系(黄文责问为什么“不以美国为参照系了”),我们又能得出什么结论?可见“报告”是有分寸地引用西方的文明成果的。

  本人不是历史和国际政治专家,更不是军事专家,无法分辨“报告”的真假,更无能力对报告内容作全面分析。只是感觉黄佶先生动辄怀疑人家动机而不对其观点作具体分析的文风有点看法,因此仅以两例做简单说明。仅供黄佶先生和其他读者参考。

  作者电子邮件:luojiren@ 126.com

  作者:罗集人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探讨真理还是探讨动机 浏览数

没有评论 »

  1. 游客 说:,

    2005年06月04日 星期六 @ 09:16:17

    1

    ‘因为学术探讨是科学研究,目的是“求真”;而政治对策是谋略研究,
    目的是“求胜”,二者的终极目标不同,’
    确是真知灼见,说到中国文化的病根上去了.’求真’与求胜’为什么不能兼容呢. 政治话语为什么一定要吃掉学术话语呢. 中国政治真是小器.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