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中杰:要什么样的人格?

  在对选入金庸武侠小说的新编语文教材的叫好声中,有一种叫好声特别值得注意:叫好不已的西南师大文学教授韩云波说:武侠小说里面包含很多中国传统文化的东西,同时,侠文化中所表现出来的那种阳刚之气,正是中国文化深处的梦想,对国民的人格形成会有深远的影响。韩教授的这种认识带有相当的普遍性。

  武侠小说对国民人格的形成的确有深远的影响。可是,那是什么样的深远影响呢?这就不能不看一看武侠精神产生的社会历史基础和性质。

  武侠精神的核心是忠义精神。按照文人学士们的传统观念,这种精神,无疑是神圣和美好的,也正是“中国文化深处”的东西。可是,他们竟看不到由此而造成的历史的另一面竟是那样的悲苦和残酷,无奈和惨烈。人们的生存,是要靠社会的有序化作保障的,而当人们把生存的希望全寄于忠和义的时候,其所依靠的就不是社会的有序化,而是转向对社会个体依赖,换言之,是对社会生存保障的绝望。当人们绝望于社会而只能依靠个人的时候,其间的关系就只能是忠和义!当然,人类道德中是应该有一定的忠和义的,但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民族,没有像中国人那样把忠和义符号化和图腾化,推向极端,扭曲而变异。这是中国人生存最艰难﹑最没保障的佐证,也是历史社会最黑暗的佐证。

  可是,被黑暗逼出来的东西——忠义,又加深了社会的黑暗。因为忠义不是对全社会负责,而是对个人负责,大而言之是为某个团体负责。所以,这就决定了个人的品格和行为中的游民本质。为报“知遇之恩”,把生死置之度外,把仁义二字发挥到顶峰。而保证忠义的形式就是发誓赌咒,骂尽“天打五雷轰”和“千刀万剐”。忠义落实到组织上,规则和皇室毫无二致,上有草头王,下面等级森严,搞起处罚,或是产生内讧,总是血淋淋的。对内的感情维系是忠义,理性是等级。对外,尤其是对不利于己者,则无理性,无良知,所有的流氓无赖劲都可以使出来,甚至相当残酷毒辣。只能痛痛快快地破坏,不能扎扎实实地建设,因为没有社会目的和价值取向,“吃大户”,“分大户”,“大块大块地吃肉,大碗大碗地喝酒”,便是其追求。以忠义为核心的道德准则和组织规则的集中,就形成了“游民文化”,并同主流文化——孔孟之道相汇合,成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主宰;尽管游民行为破坏着孔孟之道——因为它犯上,但它又需要孔孟之道——因为它也需要等级秩序。

  由于游民文化是建立在弱势群体之上的,就容易使正义﹑公理﹑同情等人类健康的意识和道德附丽其上,从而掩盖其破坏性,而且由于行为没有社会方向,更谈不上理论纲领,便不是以迷信的形式为凝聚剂,就是利用某一社会思潮和社会情绪,如“均等”﹑“大同”和“仇富思想”一类的东西为旗帜,甚至可贵的求公意识也容易被利用进去。一旦这个群体取得政权后,要进行的第一件事就是进行权力分配,分配的原则是“论功排座次,凭义授官衔”,首先就在天下人面前搞了个最大的不公——政治不公。第二件事就是改变索取方式,原先是用刀枪窃取,现在是用权力窃取。此时的忠和义,还和未取得政权之前一样重要,因为要巩固政权,所以把它纳入主流意识形态,经过富有教养的文人学士的润饰,具有了“雅文化”的光色。以游民文化为灵魂的国家机器,和它用暴力砸烂的前一国家机器一样,仍以残酷的压迫剥削制造又一轮的贫富不均和天下不公,又把许多人推到和自己先前一样的位置,抛向社会边缘,成为生存毫无保障﹑只能靠彼此间的忠和义活命的游民,从而发展游民文化,又以忠义道德和组织形式再夺取政权。以此往复,游民导演历史悲剧,历史悲剧制造游民,使社会陷入恶性循环,发生周期性震荡。然而每一次震荡,都不是出现新生社会的“阵痛”,因为改朝换代都不是生产力发展的必然,而是社会自身产生的邪恶能量周期性暴发的必然。更迭着的每一朝代,从头到尾都是江湖气,因为上自帝王卿相,下到县乡僚属,无一没有游民气,有些本来就是地地道道的游民。

  这就是武侠精神——忠与义的本质:中国历史文化的毒瘤。在现代社会追求规则化和民主化的今天,用这个毒瘤能培养国人的什么人格?对于金庸,我白眼视之,同时,我为停留在中世纪的教材编者和韩云波们而悲哀,更为他们把这类毒瘤往学生身上移植而表示震怒!

附:

         金庸武侠小说《天龙八部》入选高中教材

              汤寒锋 辜银莹

  开学没几天,很多高二学生惊喜地发现,刚到手的第四册《语文读本》里面,新添了金庸的小说《天龙八部》。

  《天龙八部》入选

  昨日,记者在求精中学看到,这本全日制普通高级中学语文读本( 必修) ,由人民教育出版社去年11月第一次出版,首次选入了王度庐的《卧虎藏龙》和金庸的《天龙八部》两篇武侠小说,分别排在第五课和第六课,并合为一个单元,取名为“神奇武侠”。

  课文节选了《天龙八部》第四十一回“燕云十八飞骑,奔腾如虎风烟举”,讲的是萧峰到少林寺救阿紫,在山上力斗丁春秋、慕容复、游坦之三大高手一节,充分展示了他的绝世武功和英雄气概。

  曾遭到强烈反对

  早在2001年,有媒体报道,教育部决定对初中语文教材进行改革,金庸的作品将入选,引起各方激烈的争论。

  批评者认为,武侠小说作为一种娱乐性的文学形式,其思想境界不高,如被选入教材,难以对学生起到良好的引导作用。很多中学教师也担心,武侠小说里面的打杀场面和言情描写会对学生产生不良的影响。

  在种种压力下,教育部出面辟谣,明确表示:金庸的文章不会成为学生的必学教材。人民教育出版社当时也表示,不会收入金庸的武侠小说。

  留给学生一道作业

  三年后,金庸小说照样进入中学课本。

  该书的编写者认为,作为武侠小说的集大成者,金庸把江湖传奇与历史风云、侠义柔情与绝世武功、人生哲学与民族文化传统熔为一炉,开辟了武侠小说的崭新境界,使武侠小说的可读性和文化品位都得到提升。

  编写者可谓用心良苦,还留给学生们这样一道作业:“有人说,金庸的小说成就足以进入文学史,也有人说他的武侠小说再好也是通俗文学,只有娱乐的作用,难登大雅之堂。对此,你怎么看?”

  老师学生都很欢迎

  记者就此采访了求精中学、二十九中的部分高二学生,谈到金庸小说,他们都很兴奋。一个学生说,《天龙八部》他已看过七遍,但在课本上看到它时,仍读得津津有味。

  求精中学高二语文教师蔡文亮说,金庸的小说对于培养学生的阅读兴趣,提高文学品位都很有好处。

  西南师大文学教授韩云波对此也叫好不已。他说武侠小说里面包含很多中国传统文化的东西,同时,侠文化中所表现出来的那种阳刚之气,正是中国文化深处的梦想,对国民的人格形成会有深远的影响。

  教科院语文教研员钱金涛对此出言谨慎。他说,读本还不能等同于强行要求的教材,只是教材的一个补充部分。但不能因为有金庸的作品入选,就认为这是鼓励中学生阅读武侠、言情小说的信号。

  来源:重庆晚报

  作者:苏中杰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要什么样的人格?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