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燕妮:用国家的钱造就一切的公派留学生

  尽管公派留学在很多方面过去和现在都具有多层次的带动中国社会进程的意义,但我认为这的确也是目前中国而言弊端最多的一种国际间教育交流方式。在我觉得,从国家的角度来看,结合中国现今各方面状况,公派留学除了涉及真正的国家利益必须为之的部分之外,剩下的部分,应该早慎重行事。

  公派留学人员出而不归,蕴含着的是一出事关辜负国家重望的悲剧,也使得国内政府将从纳税人身上得到的钱用做这样类型人的学费之后,即告整个“投资项目”失败。这就好象是全家人凑钱让一个孩子外出读书,凑钱之初满心指望着这孩子能够学成归来帮贴家里,哪想到这孩子出门之后就不要家了。

  无数精英就这么带着大家的钱隆重出行了,很多人一去再也没有回头。

  在留学的项目上,国家出钱带做任何铺垫,按说学成的果实一定也是国家的,这道理说出来都是废话。但是,一到毕业之后,这个道义上的果实就“不道义”地成为私人的了。

  滞留不归,从留学者本人的角度自然有他自己的道理,越是到了连咱们国家也已进入活跃的个人财富积累阶段,大家就越彼此明白人性的真实,谁听说过为了“道义”果真牺牲自己的?

  可几下里最惨的,不还是怀有梦想的那个等孩子归来的倒霉“全家”吗?爱之殷殷,钱情两送,回报一不如预期,就大难受,而且也就极端极端的无可奈何,因为,送那个孩子出家门,不是都可能面临这样一回听天由命?

  上好学校、读好专业、不用自己挣甚至一分钱的不归人才中不少人其实自蹋上美国本土的一开始就给自己找好最后的理由了。我知道我的很多公派朋友中很多人自进入校们的第一天就去找移民专家咨询未来了,在后来的学习生活中,也从来没有忘记处处寻找这样的借口,终究,这是他们的一个选择和机遇,是命。

  能到美国公派读书的中国人是相对走运的,他们的留学生活可以说是用国家的钱造就了一切。辛苦的上学期间他们可以不去做工,可以从公家机构领生活费,这些费用虽然不多,但毕竟不是体力的代价,筋骨不会为其大酸痛,颜面不会为其大蜡黄,看起来和用起来绝对缺少“血肉相连”感。

  我其实无意指责滞留国外的中国公派留学生,因为他们的选择在我从很个人的角度看也是非常可以理解和颇有道理的,他们中也有我无数的好友,他们绝不是恶人,他们中的所有人几乎清一色全是智商上等人。换言之,我一直不敢把我自己就也放在那样一个位置上舍身处地做推想,果真把我换成那个位置,我也不敢判定自己最终决定。在人性上,我想人人都可能免不了做一两回甚至很多回俘虏。

  当然这种事情不便明说,说出来往往尴尬。我的一个公派朋友告诉我,他之所以选择留在美国是因为他已经三岁大的女儿“非要继续呆在纽约家门口的那个幼稚园里”。这话我听的有些恍惚,他说得也不扎实,两人就岔开这个事情去谈别的。多年的美国生涯中,我也深知,唯有这事项越来越是一个雷区,不能多问,一问,就卡在原地不动了。

  懂事人倏然住嘴。

  公派不回的悲哀在于:谁能说清“期望”价值多少?曾经看到国内的一些报章中刊有教育专家的一席谈,说是“公派留学人员滞留不归也是好事情”,因为“他们的根永远在中国”,一旦有时机,他们是会用自己的方式报效祖国的。这种理论我以为在道理上是可行和可用来自我安慰的,在展望上也是可期待的,但终究是一种“鸵鸟”说法。因为,地一个疑问就是,这类“一旦有时机”的巴望,给家里人的是一个真实的答复吗?这种无期限推后报效的行为,相信未敢有人公开在“家”里其他人身上推崇。

  我其实要说的是这个事情和对于这个事情的连续,要说的是对这个年年送人出、年年人不归状况的归纳和批判。日复一日,我们一批批地操持,忙碌中送出去的全是大把花钱的不归人,持续还做钱情两送状。如果再是哪公款做这种“可能有未来绝对没现在”的事情,是拉着大家一起做冤大头。

  小时不兴中庸,全国上下一片猛闹,没有温存,不学“夫子循循然善诱人”。现在的世界已经大半可以做到钱说话了,“诱人”者,就全是钱了。留学基金,民之所托,代民理财为官者,提防。

原载:《中国潮》杂志新潮论坛

  作者:陈燕妮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用国家的钱造就一切的公派留学生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