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成玉:资本家与慈善家

  何谓资本家?按照马克思主义的经典解释,所谓的资本家即是占有资本剥削工人剩余劳动的人。那么,何谓慈善家呢?按照一般辞书的解释,所谓的慈善家即是既富有同情心又好行善乐施的人。由此看来,资本家和慈善家是迥然有别的两种不同类型的人。前者贪得无厌,后者古道热肠。前者的动机,后者的良心,则是水火不相容的,而按照《资本论》的逻辑来解读,“资本家”无疑乃“惟利是图”的代名词,永远不可能成为慈善家,而这又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然而,人类历史发展到今天,资本主义社会所发生的种种事实,却证明原来我们所信奉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某些“信条”,如今却“不准”了。

  众所周知,比尔. 盖茨在被我们的“道德家”所憎恨的“对剩余价值的追求是永无止境”的“私心”的驱动下,“剥削”到的财富如今已达到四五百亿美元,可以说是当今世界上最富有的头号“资本家”了。然而,令马克思主义不可思议的是,这个比尔. 盖茨居然成为当今对世界慈善事业捐款最慷慨和最多的最大的慈善家。“据报道,迄今为止,盖茨夫妇已经为国际健康事业捐赠了250亿美元。”不久前,“比尔·盖茨带着妻子梅林达到非洲跑了一趟。他们参观了医院,并与艾滋病、癌症、疟疾等重症患者交谈,决心要改善非洲贫困国家的卫生状况。盖茨夫妇再次重申他们的豪言:‘有生之年,我们打算将价值400多亿美元的财富全部捐献给社会。’”最近,比尔-盖茨夫妇又捐出7. 5亿美金帮助非洲那些可怜的儿童。

  其实,像比尔-盖茨夫妇这样既是大资本家又是大慈善家的人,在美国绝非仅此一例。据统计,美国现有的三百二十万百万富翁中,已有六十多万人拟将绝大部分财产捐赠给慈善机构和基金会。影视明星迈克尔·道格拉斯和泽塔·琼斯在儿子的命名洗礼上,送出的就是一份特殊礼物:设立一个十万美元的小慈善基金会!在谈及对孩子的教育时,一位资本家说:“永远不要在孩子面前露出一种从不为钱发愁的态度。”“这些钱是你的,可同时也是世界的。”而比尔. 盖茨的夫人梅琳达则说:“每个人都清楚,我们取自社会的东西最终还是要还给世界的,只是方式和方法不同!我和丈夫的哲学就是,我们要把世界首富的身份和作用发挥到极致,要采取最有效的一种方式来将我们的资产用在最恰当的地方,那就是慈善事业!”因此,他们要把比钱更重要的东西交到下一代手上。

  与此相应成趣的是,美国总统布什2001年上台后,宣布10年之内废除遗产税。2001年2月,美国120位最有钱的资本家,竟然主动上书国会请愿,硬要求国家继续征收遗产税,“强迫”国家继续从自己的口袋里掏银子。这难道是他们是富傻了吗?这对诸如像笔者这样曾经深受“滴着血和肮脏东西”的传统“资本论”教育的人来说,委实被深深感动了。而在感动之余,笔者不禁产生一连串的疑问:为什么在我们的国土上常常要靠树“榜样”的精神表彰和高度广泛宣传来维系与推广的无私奉献行为,而到了大洋彼岸的美国反倒成了一种默默的生活常态和毫无悬念的朴素之举呢?为什么越是重视私产合法性的社会,个人财富之疏散程度反而越高呢?为什么高度重视个体价值和利益保障的社会,人们特别是那些腰缠万贯的资本家则更勇于在物质上心甘情愿做出“舍弃”呢?

  应该说,所有这些诸如像比尔·盖茨的慷慨善举,绝非我们想象中的人道“伪善”或人文关怀的“作秀”。当年朱熹夫子观书赋诗曾云:”问渠哪得清如许, 为有源头活水来。” 那么,曾被《共产党宣言》“钦定”为“使人和人之间除了赤裸裸的利害关系,除了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就再也没有任何联系”的“资本家”,如今却与“慈善家”发生“婚姻关系”喜结良缘这个” 活水” 究竟是什么呢?笔者以为,“活水”固然很多,但最主要的是一种尤其以基督文化为背景的仁爱信仰的深远的精神传统和对人生幸福与价值的成熟定位等等的现代生存理念。他们的善行的属性和质地,不仅体现了一种文化品格、道义立场和生命精神,也令《共产党宣言》中某些判断暗然失色和汗颜。

  资本家成为慈善家的事实说明,古今中外,至今还没有哪一位思想家已经创造出了” 放之四海而皆准,俟之百世而不惑” 这样一种普遍的真理,可以用在人类社会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发展的各个层面上而果然不错,屡试不爽。实际上已经问世的反映人类社会发展进程的各种思想包括马克思主义在内,都有其局限性。这是因为,世界是丰富多彩、发展变化的。一个人无论他多么伟大,多么善于“庖丁解牛,游刃有余。”但由于历史和他生活时空的局限性,其思想充其量只能从某一个侧面、针对一定历史阶段来说明世界,都有它适用的时空域。不可能超出自己的辖域,放在在任何时空领域都能百分之百地反映客观事物的本来面貌。

  当年在马克思主义批判的所谓“使人和人之间除了赤裸裸的利害关系,除了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就再也没有任何联系”的“资本家”,如今却与“慈善家”喜结良缘这个事实,难道不充分证明了这一点吗?只是一些所谓的马克思主义者至今仍没有理论勇气和胆识来正视这个历史事实,而王顾左右而言他而已。

  因此,任何一种科学理论都没有凌驾于其他科学理论之上的特权。过去人为的把马克思主义“加冕”为“放之四海而皆准”,不许人们进行研究探索,提出新的观点,以致出现割断张志新喉管的暴行,造成思想界的万马齐喑和思想的贫穷,殷鉴不远,其教训是应该牢牢记取的。其实,在科学的天地里,“梅”有耐寒之性,“雪”有洁白之优。重温宋代诗人卢梅坡《雪梅》中“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的诗句,再联想当代资本家成为慈善家的事实,尤令人深长思之,进而憬悟:凡事特别是人的思想观点体系,皆须两面看,既有先见之明,也有先天缺憾,当然也都有其存在的价值。因此,不论哪一种学说或主义,都应具有宽容性,允许人家批评,允许人家怀疑。只有这样,也只有这样,各种学说或主义才能互相取长补短,进而推动人们的精神世界更加繁荣和发展。

  2005年1月31日

  作者:于成玉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资本家与慈善家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