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成玉:“盛世”下的数个“盛行”

  看央视“盛世大联欢”,不禁感触良多,于是,笔者思维的触角便伸到时下的“盛世”中,捞出数个“盛行”,以与众读友共品味共思之。

  ●封建迷信的盛行

  现代人大概都知道,无论是鬼也好,神也罢,其实都是由人造出来的,根本没有什么“神灵”来主宰人们的命运。然而,曾几何时,神州大地,便盛行起敬鬼拜神之风来。无论是百姓,还是百官,求神问卦,大塑神像,广盖庙宇,除夕、元宵佳节、鬼节等祭奠之日或之夜,到处烧纸焚香,叩拜鬼神早已蔚然成风蔚为奇观了。特别是一些官员,如今不仅迷恋权与钱,还热恋鬼与神。君不见原河北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的丛福奎“大人”,因一时没当上省长而到处烧香求神祈祷吗?事实上,烧头柱香已经成了某些官员的春节新时尚。某记者湖南南岳衡山采访时,听当地一位干部说,每年春节前后或一些“神灵”的“生日”到来之际,前往南岳烧香的领导干部的专车络绎不绝,新年的“第一柱香”已被炒至十万多元。另据社会学家李明水介绍,山东某市的官太太们曾经有个相关的组织,每年共同到泰山进香,一年进香送的钱可达数十万。

  大量金钱从官员手中以香火钱的形式流入寺庙,毫无疑问,这种行为是权力缺乏监督和信仰缺位的突出表现。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如今某些官员口口声声言必称自己是马克思主义的信仰者和践行者,还称自己有朝一日离开人世,首先去见“马克思”。然而,,如今又有多少人去认真读过《共产党宣言》?又有多少人晓得《共产党宣言》中的两个光辉灿烂的光点:“代替那存在着階級和階級对立的资产階級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封建的社會主義,其中半是挽歌,半是谤文;半是过去的回音,半是未来的恫吓;它有时也能用辛辣、俏皮而尖刻的评论刺中资产階級的心,但是它由于完全不能理解现代历史的进程而总是令人感到可笑。为了拉拢人民,贵族们把无产階級的乞食袋当做旗帜来挥舞。但是,每当人民跟着他们走的时候,都发现他们的臀部带有旧的封建纹章,于是就哈哈大笑,一哄而散。”

  ●涨价飙升的盛行

  “不要谈房价,一谈房价我就晕。”上海市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倒俞国生代表说,一平方米一万元、三万元甚至5万元的都有。按照这个房价,一般老百姓1年的收入大概只能买来一平方米的住房。过去只听说农村人自建住房,现在一些城市人也希望自己建住房。据国家统计局最新统计显示,2004年,全国商品房平均销售价格同比上涨14. 4% ,涨幅比去年10. 6个百分点。其中商品住宅价格上涨15. 2% 。

  其实,岂止是住房,涨价飚升的还多着的呢!据媒体报道,一瓶200毫升的氟康唑出厂价只要4元,在卫升系统招标中能涨到25元,买到病人手里而一路狂涨到76元。难怪多数老百姓特别是住在农村的,都买不起药、看不起病了。

  你涨我也涨,铁路自然也不甘拜下风。有人算了一笔帐:以九江地区农民工至深圳涨价后的车票计算,每个农民工回家过春节所花费的车票费用占全年工资的20% 左右。至于学费涨得更邪乎,简直压得多少中国父母喘不过气来。还有人算了一下帐,养个孩子要花费49万元,虽然有人对此提出质疑,但子女教育费用在居民总消费中排在第一位,超过养老和住房恐怕已是不争的事实。有人粗略计算一下,念4年本科下来,没有8万元下不来。所以,一些家长说,农村家庭供孩子读书,就像一场赌博,赌赢了全家幸福;赌输了全家遭殃,因为就需要用许多年甚至一辈子的汗水来还债。

  ●比例失调的盛行

  各方面协调发展本是“盛世”社会题中应有之义。然而时下的“盛世”,却在诸多方面凸现出比例失调。如城乡比,曾几何时,一位“封疆大吏”坦言:“城市发展像欧洲,而农村发展像非洲。”1985年,我国城乡居民收入差距为1. 8: 1,2003年则为3. 23: 1;全国公共教育投入77% 集中在城市,公共医疗卫生投入80% 以上集中在城市,城乡社会保障覆盖比例为22: 1。为什么会出现这些比例失调呢?原因固然很多,但主要原因不可能不与《选举法》都规定农民只享有城镇居民四分之一的权利有关。

  次如师生比,目前,我国全日制普通高校的生师比已近20: 1,也就是说20个学生1个老师,大大超过了美国14. 2: 1和国际经合组织国家14.4: 1的水平,专任教师缺口达20多万人。再如,男女比,世界上公认的男女人口出生比应控制在100: 105之间,而我国第5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表明,男女人口出生的差异率119. 92: 100。2000年我国不满20岁的人口中,男性比女性实际多出2000万人,如此每年至少有100万男性失去配偶机会,个别地方已经出现光棍村。

  为什么会出现这些严重的比例失调呢?原因固然很多,但其中的一个根本原因是官民比例失调,去年初笔者曾写《举世无双的“1:28”》一篇小文(见附文1),以为“1:28”已经为世界之“吉尼”了,岂不知这个“1:28”还算保守。据今年“两会特稿”披露,现在中国已是26个百姓养1个官了。而官多消费就多,据报道,仅机关的车费、招待费和出国培训考察费,全国已分别达到3000亿、2000亿和2500亿,其中主要是被各级领导干部消费了,加上升官快、升官易的导向也给社会带来了较大影响,跑官、买官、卖官不时发生,带来了腐败,有了腐败,那些比例失调能不发生吗?

  ●贪官外逃的盛行。

  随着中国反腐败力度的持续加大,贪官的反反腐败的动作和能力也在加大和提高。古语云:36计走为上计,于是出逃便盛行起来。据媒体披露,2003年上半年,内地共有6528名党员及党员干部失踪,8371人外逃,1252人自杀。( 1月30日《新快报》);2003年,《半月谈》6月上半月刊统计说,中国共有至少4000名贪官携款50亿美元外逃;2004年2月4日香港《文汇报》援引内地统计数字说,单是2003年上半年,内地外逃党员干部高达8000多名,具体携款数目不详;7月23日《法制晚报》报道说,公安部在5月份召开的新闻发会上公布目前我国尚有外逃的经济犯罪嫌疑人500多人,涉案金额700多亿元人民币;8月16日《法制晚报》报道说,据商务部首次披露的数字显示:我国目前尚有4000多名贪官外逃,共卷走资金高达500亿美元。尽管媒体披露的这些数字有所不同,但证明贪官外逃的盛行还是颇有说服力的。

  ●色情服务的盛行

  中国现在究竟有多少“舞女妓女”?谁也说不清楚。中国官方估计目前有六百万,这个数字接近香港总人口,更比全国军队二百四十万总人数多出一点五倍。有民间研究人士则认为实际上早已超过了1000万人。公安部的数据表明,1984年查获的卖淫嫖娼的人数是6千,1989年是10万,1999年达45万,被查处的人数直线上升,但查获率是1% 还是10% ,天知道,但绝对超不过10% 。工商局的数据表明,登记在册的个体私营娱乐场所(歌舞厅、桑拿浴、发廊等)约45万家(未登记的数字不得而知),相当部分的娼妓就在这类企业就业,一家店铺的小姐少则数人、多则数百。此外,从星级宾馆、高档酒店到出租屋、路边小店以至闹市街边、广场戏院、网络聊天室里,也都有为数不少的妓女。另据知情人士透露,不少女大学生供职于各类伴游、商务咨询公司、商业俱乐部,从事色情服务。如重庆伴游公司内幕调查:4小时收费500元,“什么服务都可以”。而一位女大学生“涉黄”月收入两三万。所以,一般人认为,这支庞大卖淫大军其创造的年产值可能超过五千亿元人民币,仅次于食品餐饮业、服装业,雄居第三位。其中有三千亿元来自公费。难怪有人戏称,现在是“笑贫不笑娼”,中国“娼妓空前繁荣的时代”。

  ●麻将赌博的盛行

  不久前,笔者曾到乡下的一个自然村走访,得知几乎家家都备有麻将。而城镇星罗棋布的小卖店,几乎没有不设“麻将局”的。至于机关干部打麻将玩牌,更是家常便饭,屡见不鲜,早已成为普遍现象了,以致弄得四川省纪委、省监察厅日前不得不联合下发《关于党政机关工作人员违反规定打麻将的党纪政纪处分暂行规定》的通知,对党政机关工作人员发出了“禁麻令”。

  最近两年,一些人竟然把六合彩从港澳非法引入内地,像一场飓风,席卷了东南沿海一带的省份。那些投注者抱着一夜暴富的梦想,把自己的血汗钱,甚至是借来的高利贷,都押在了六合彩上。至于一些高官携巨资到境外豪赌造成重大经济损失报刊时有披露。如“郴州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原主任李树彪挪用公款1. 2亿元,通过珠海一地下钱庄兑换成港币到澳门赌博,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近8000万元。”由于赌博日盛一日,1月11日,由公安部等中央十几个部委联手展开的一场打击赌博违法犯罪专项行动,在全国范围内启动。这次行动是建国以来规模和力度最大的,目的是切实扭转赌博活动猖獗的局面,一些媒体把这称为“禁赌风暴”。对此,笔者不禁感慨万分。一个民族,上百官,下至百姓,将时间和精力没有一天不支付给麻将的娱乐之手和赌博之手,还能够振兴吗?

  ●官员贪腐的盛行

  据最高人民检察院统计,2003年1至11月,全国检察机关共立案侦查涉嫌贪污贿赂、渎职侵权等职务犯罪案件38025件41797人,其中,贪污贿赂、挪用公款大案16472件,立案侦查涉嫌职务犯罪的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2603人。同比均有所增长。 据此数字推算,2003年全国平均每天有7名县处级以上干部落马; 平均每天查处114起职务犯罪案件。而2003年12月至2004年11月,各级纪委检察机关共立案162032件,结案160602件,给予党纪政纪处分164831人。其中县(处)级干部5916人,厅(局)级干部415人,省(部)级15人。按此数字推算,2004年全国平均每天有17名县处级以上干部受到处分。笔者曾记得,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老百姓最反感的就是吃喝风。当时北京丰泽园饭庄厨师陈爱武因为举报商业部长王磊吃饭少交钱(仅少交几十块钱)而一举成名,现在听来真像天方夜谭。领导吃饭还交钱,收钱人、给钱人是不是有病啊?

  在革命老区广东省陆丰市,当地老百姓对一家名为“人民大厦”的餐厅怨气很大:“有些干部在这里吃喝玩乐,真是辱没了‘人民’两个字。”据记者暗访获悉的豪华菜谱仅“保健汤”就有10多个品种。一些菜的价格是:丽参炖血燕(每盅,下同)880元;人参炖血燕780元;花旗参炖官燕680元;花旗参炖鱼翅680元……佛跳墙2980元;鹿回头3980元。吃一顿,有三千五千的,也有三万五万的,最高的一桌竟然吃了15万元。难怪有的百姓用22“子”来素描今日贪官贪腐的盛行:

  摆出一副臭架子投机取巧钻空子

  开会讲话离谱子挖空心思捞票子

  对上汇报高调子邪恶面前装瞎子

  脱离实际拍板子群众批评装聋子

  拉帮结派拜把子爱上新欢休妻子

  闹不团结斗窝子娇生惯养宠孩子

  遇到矛盾绕圈子嘴里成天冒烟子

  攀龙附凤谋位子大吃大喝碰杯子

  总结成绩加码子三五成群抹桌子

  工作一直老样子泡在舞池转圈子

  两年三次换车子坐在塘边观漂子

  多处占用公房子虚度时光混曰子

  难道说中国的土壤、中国的国风就是滋润和繁衍官员腐败的温床?从大明王朝的几代皇帝就有重视整治腐败,至大清帝国更是有康熙爷、雍正爷、嘉庆爷几代皇帝的血溅午门、诛杀贪官成了清皇朝吏治的重要内容之一,然而终究也没有改变这些朝代灭亡的结果。从北洋政府到中华民国,再到今天中国官方的腐败记录,其贪污腐败从未间断、愈演愈烈。特别是今天的腐败,可以说是已达到了人类社会登峰造极的地步。而对西方社会的人来说,这惊心动魄的贪污腐败简直是闻所未闻!中国几百年的斩首、凌迟,直到今天的终身监禁、“小官跪着枪毙,大官躺着注射”,都没有扼制住贪污腐败现象的盛行,因为,有相当多的官员认为“送羊牵牛”(即腐败)太合算了(见附文2)。有人说:机会创造了小偷,那么,是究竟是什么造就了腐败的盛行呢?

  ●帝王戏剧的盛行

  从1996年的《宰相刘罗锅》到1998年的《雍正王朝》, 再到1999年至2002年,央视每年都在年初岁末之际的黄金时间隆重推出一部歌颂清朝帝王的大型电视连续剧:1999年元月播出了歌颂雍正皇帝的《雍正王朝》(40集);2000年年底播出了从侧面歌颂康熙皇帝的《一代廉吏于成龙》(19集);2001年12月播出了全面歌颂康熙皇帝的《康熙王朝》(46集);2002年元月播出了歌颂乾隆皇帝的《天下粮仓》(25集)。用杂文家章明的话来说这就叫做“康雍乾祖孙三代大闹新中国”。即使这样,央视仍觉不解渴。于是,今年1月3日央视一套黄金时间又播出大型历史剧《汉武大帝》。回顾建国55年的历史,央视连续几年推出多部大型电视连续剧,为“康雍乾祖孙三代”和汉武大帝歌功颂德,树碑立传,是绝无仅有的。虽然中国已经结束了帝制,但皇权残余仍相当严重。央视不断推出帝王戏,也是迎合社会心理的需要。消费者需要这种麻醉品,谁也不把它当真的。但艺术这东西,它是潜移默化的,无形中强化着国人的帝王崇拜,无形中化解着了民主的思想和自由的理念,难道这是有社会责任感的国人所不能容忍的吗?

  ●涂鸦广告的盛行

  提到涂鸦,绝大多数市民会说这是小孩子的把戏,而如今,涂鸦却出现在多个城市的大街小巷中,为城市增添了一道独特的“风景”。如笔者所在地,不管楼房的墙壁上,还是居家或单位的护院墙上,随处可见“办证”的“******* ”呼机号,治了性病的诸如“一针就灵”的小广告……  其他形形色色的广告就更不知所云了。

  其实,街头涂鸦最早出现在西方,是发源于城市大众化的艺术形态。涂鸦者为了直截了当地表现自己,让更多的人记住自己的名字,他们会反复在墙上喷涂自己姓名的那几个字母,后来开始在字形、效果、色彩等方面展现个人风格。涂鸦者采用夸张的艺术风格,令拼图含义难以辨认,但却极大程度地展现了涂鸦者的个性和风格。

  由此可见,街头涂鸦原是一种行为艺术,也是“嘻哈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张扬的个性,逐渐被大众文化接受,成为一种时尚艺术。然而,到了国人手中,涂鸦却变成了传播“造假”、制造城市” 牛皮癣” 的利器,而且长盛不衰。笔者亲眼目睹了那些可怜那些孩子,每当大人物光临之前,便被当局派来擦拭那些“涂鸦广告”。待大人物走后,几天功夫,“涂鸦广告”又“起死回生”,而不减当年勇……

  ●上访截访的盛行

  前几年,据说央视的“焦访”门前有两排长长队伍一说,其中的一排就是来自全国各地的上访者。而近几年,尤其是在今年,在政府工作日,常常有几百人、甚至上千人来到北京各个政府机关上访。他们期望能够遇到现代包青天为民申冤。这已经成为首都的一大政治风景——告御状。据说全国一年的信访总量不少于1000万件,涉及上千万个家庭;每年有几十万人到国家信访局、全国人大信访局、最高人民法院上访。然而,令人惊诧不已迷惑不解的是,就在堂堂中央政府各机关(如“两办”——中办、国办;“两高”——高检、高法;“两中”——中纪委、中组部)门前,却布满了大批警察、便衣,甚至还有花钱雇来的……,专门来拦挡阻截上访的广大芸芸众生。又殴又咒,又逮又逐,路边或小巷里还停着专门为他们准备好了的警车和大巴士等诸多车辆。有不少上访者被抓进去,或送到某个集中的地方“训话”,或者被带回本地整治。更有甚者被殴打致残致死,构成另一道政治风景——“截访”。由此可见,上访截访是多么盛行啊!真可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下岗圈地的盛行

  据媒体报道,2002年,国企下岗人数410万,登记失业人数770万,加上非国企下岗人数,中国的下岗失业总人数为1420万,失业率为7% 左右。而许多专家估计,实际的下岗失业人数在2000万以上,失业率在10% 以上。绝大部分下岗失业人员生活困难。

  另据《人民日报》2004年2月2日报道,由于圈地,目前,全国失地农民总数估计在4000万人左右,每年还要新增200多万人。随着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改革的不断深化,下岗人员还会源源不断的涌现。而且由于地方政府对失地农民就业安置的渠道越来越捉襟见肘,采取货币化安置成为各地普遍的选择,因此“三失农民”也会进一步增加。总之,中国目前城市下岗失业农村失地失业的情况,无论是绝对数字还是占人口比例以及上升速度,都可以称作全世界之最(可上吉尼斯记录)。

  ●假冒伪劣的盛行

  在金钱的滋润下,在利益的驱动下,如今这假冒伪劣不仅犹如庄周梦蝶的翅膀,纷纷扬扬,飘落于政治、经济、文化、学术、教育等等各个层面,而且还如花似玉地盛开在国人灵魂的深处。就拿时下充斥于整个经济领域的假冒伪劣商品来说,从吃的、喝的、抽的、泡的、蹬的、用的到穿的、戴的、抹的、看的、听的、骑的……可以说如水银泻地,无孔不入,已经到了防不胜防的地步,以致连” 打假” ,都有” 假打” 。至于人们讲假话,生产各种假冒伪劣精神产品,更是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

  ●吸毒“艾滋”的盛行

  根据公安部的统计,中国目前登记在册的吸毒人员有59. 6万,蔓延到2033个县,其中80% 为青少年,专家估计实际吸毒人数为在册人数的8倍-10倍,并且静脉吸毒比例逐渐增高。艾滋病防治协会副会长戴志澄在去年3月16日举行的中国红十字会艾滋病防治项目交流会上公布,2002年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累计报告HIV 感染者40560例,但有关专家估计中国艾滋病实际感染者已达104万,其中已经死亡的约20万。中国艾滋病防治形势十分严峻……

  当然,当下的中国,远不止上述这些“盛行”,还有“欠薪赖帐”的盛行、“歌功颂德”的盛行……人所共知,不说也罢。

  说到这里,人们自然要问,这些“盛行”为什么能盛行起来呢?在笔者看来,其根本原因正如第二代党的领导核心所言:“我们过去发生的各种错误,固然与某些领导人的思想、作风有关,但是组织制度、工作方面的制度更重要。这些方面的制度好可以使坏人无法任意横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充分做好事,甚至会走向反面。即使像毛泽东这样伟大的人物,也受到不好制度的严重影响,以至对国家对他个人都造成了很大的不幸。我们今天再不健全社會主義制度,人们就会说,为什么资本主义制度所能解决的一些问题,社會主義制度反而不能解决呢?这种比较方法虽然不全面,但是我们不能因此不加重视。斯大林严重破坏社會主義法制,毛泽东同志就说过,这样的事在英、法、美这样的西方国家不可能发生。他虽然认识到这一点,但是由于没有在实际上解决领导制度问题以及其他一些原因,仍然导致了‘文化大革命’的十年浩劫。这个教训是极其深刻的。不是说个人没有责任,而是说领导制度、组织制度问题更带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和长期性。”(《鄧小平文选》第2卷,第333页)

  诚然,“盛世”下的这些“盛行”令时下的“盛世”汗颜,但这并不可怕。“‘天下之事,成于惧而败于忽’。”只要我们“保持清醒头脑,增强忧患意识,坚定信心,知难而进,开拓进取,以对人民高度负责的精神”(温总理语);只要我们能够按照鄧小平所指引的方向,适时地进行党和国家领导体制的改革,那么,总有一天,这些“盛行”会“寿终正寝”而“不行”的。那时,也只有到了那时,中国才能真正进入真正的盛世。(全文完)

  2004年5日5日一稿

  2005年3月5日二稿

  作者:于成玉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盛世”下的数个“盛行” 浏览数

5 条评论 »

  1. zclzcl889 说:,

    2005年05月12日 星期四 @ 13:31:10

    1

    读了盛世盛行这篇文章,感触非常大。报纸电台电视每天都在报道中国经济上涨多少多少,我们普通老百姓却感到日子一天不如一天,今天这里奠基明天那里竣工,把城市搞得象花园,居民却为以后的日子发愁,好多30.40的人了还要靠父母的退休金来维持生活,生病不敢上医院,更不要说下岗工人了

    回复

  2. 游客 说:,

    2005年05月23日 星期一 @ 15:22:35

    2

    读罢此文心里只有两个字。“完了”!就象身患绝症的齐桓公,没得医了。x总理的几句话只是让人宽宽心而已,看来xxx蹦踏不了几天了。

    回复

  3. 水上行 说:,

    2005年06月04日 星期六 @ 13:14:16

    3

    非常有力的讽刺,虽然对厚脸皮已经不起作用.但我们支持.

    回复

  4. 游客 说:,

    2005年06月16日 星期四 @ 21:53:27

    4

    不够全面,
    但是入木三分。

    回复

  5. aboluo 说:,

    2008年05月16日 星期五 @ 08:10:27

    5

    这就是中国当前“太平盛世”的景象。并且还日新月异,一年一层楼。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