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愚:个人伸冤的惊人成本说明了什么?

  最近一段时间,媒体上接连披露了几个得以昭雪的冤案。其昭雪的情节大抵相似,都是因为偶然因素。其中有的是真凶出现,有的是死者复活,还有的是对办案者制造冤案揭露,前者如被判为强奸杀人犯而做了冤魂河北聂树斌冤案、辽宁省李化伟被判19年徒刑的杀妻冤案、吉林农民王树红被疑为强奸杀人犯而羁押299天,从看守所被送回时遍体鳞伤、被鉴定为7级伤残的冤案以及佘祥林被判15年的杀妻冤案,后者如一个原本清白的人却因抢劫罪被判处了16年徒刑的河南省鹿邑县青年农民胥敬祥冤案,所有这些冤案,都谈不上是个人伸冤得以昭雪的案例。因此,他们虽然或会付出生命,或付出青春,或付出健康和家庭幸福的惨重代价,但还是不好从个人伸冤的成本这个角度上去说事。

  磐石市国税局光华印刷厂厂长姜希忠蒙冤10年2次入狱,女儿放弃出国进修机会、放弃男友不嫁,就近打工帮父亲申冤赚钱,应该说是个人伸冤得以昭雪的案例了 (《新文化报》,5月12日)

  这使笔者联想起另一个个人伸冤的案例。沈阳市民史光先和外甥女不幸死于车祸,犯罪嫌疑人被法院批准取保候审后失踪,史光先的姐姐史庆娟舍弃了工作,连续8年一直奔波在沈阳、铁岭、调兵山等地,明查暗访,终于找到犯罪嫌疑人。其间的艰辛和曲折,真是一言难尽。( 《沈阳今报》4月20日)

  他们为伸冤所付出的成本,不可谓不惊人。这说明了什么?

  其源盖出于法律的不公正。姜希忠一案,让人觉得冥冥中有一个人就是要在整他。而我们的法律机构就仅凭一个举报电话或一封匿名举报信就顺应了这个人的要求,利用公权力先整整他再说。为此,他分别被羁押60天和118天,党籍被开除,婚妻子被逼离婚。只是因证据不足,法院拒绝开庭,姜才免受更多的灾难。就这,也需要10年才能清白啊! 而史庆娟弟弟及外甥女车祸赔偿案,明眼人一看便知,这与那位“主审法官找到史光先家,希望以赵亚坤赔款了结此事”不无关系。要不然,为什么责任人为什么会在取保候审后从人间蒸发?

  接下来就是法律机构纠错机制的失缺。因为纠错机制的失缺,才造成了有冤者无处可伸,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地越级再越级反复多次的往返伸冤、寄递申诉材料,加大了伸冤成本。姜希忠的申诉,光复印费就达3万余元,都是女儿打工赚来的。从此可见一斑。

  再就是法律救济的无助。弱者总是需要法律保护的。我们常说,法律不仅是保护善良人的法律,也是保护违法人的法律。因为后者的权益往往容易受到歧视,往往容易被执法机关忽略。而一个清白无辜在蒙冤之后,就被当成木已在舟、生米成粥来对待,法律救助成了难解近渴的远水,于是,蒙冤者就自然成了“盼水妈”、“盼水爹”、“盼水仔”、“盼水妹”。

  有了法律不公正在先( 如河南胥敬祥冤,竟是办案者人为制造的!),又有纠错机制失缺在后,再有法律救济的无助,这种牢固的铁三角要靠作为蒙冤的弱者去撞破,谈何容易?

  试想,如果能在法律机构建立一种类似医院中抢救危重病人的绿色通道,如同警察接处警的应急机制,像对待“从重从快严打”一样从重从快地去对待嫌疑人的鸣冤叫屈,那末,在我们国家,个人伸冤的成本还会像上面那样惊人的大吗?

  新闻链接:

  http://news3.xinhuanet.com/legal/2005-05/12/content_2948487.htm

  http://news3.xinhuanet.com/legal/2005-04/20/content_2852891.htm

  作者电子邮件: byly9999@yahoo.com.cn

  作者:百愚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个人伸冤的惊人成本说明了什么? 浏览数

4 条评论 »

  1. 游客 说:,

    2005年05月30日 星期一 @ 16:15:14

    1

    道理很简单,中国社会仍然是潜规则主导和控制的,官员具有“合法伤害权”-一种低成本伤害能力,而百姓维权的成本极高#君不见倾家当产上访者之悲惨者乎,所以说,在潜规则体系里,当冤大头是百姓最理想的选择,要不然就要付出极高的成本,这简直是一定的。

    回复

  2. 水上行 说:,

    2005年06月04日 星期六 @ 12:47:13

    2

    只要人权严重倾斜,呈梯形递减,人上人权力私化的状况一日不变,草菅人命之风就刹不住.

    回复

  3. 游客 说:,

    2005年06月05日 星期日 @ 12:46:50

    3

    1992年国务院下发了一个《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做好外轮和远洋国轮港口供应工作的通知》,(此文件还在执行,没有作废),其中第二条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从事对国际船舶的伙食供应工作。
    因此,此项业务一直由外轮供应公司独家垄断经营着40年。
    连云港港口管理部门(港口管理局、海关、边防、卫检)也一直以此文件为政策阻止其他任何单位和个人从事此工作。
    但在2004年6月国家颁布了《港口法》和《港口经营管理规定》 《港口法》第二十九条规定: 国家鼓励和保护港口经营活动的公平竞争。港口经营人不得实施垄断行为和不正当竞争行为,不得以任何手段强迫他人接受其提供的港口服务。《港口经营管理规定》第五条规定: 国家鼓励港口经营性业务实行多家经营、公平竞争。港口经营人不得实施垄断行为。任何组织和部门不得以任何形式实施地区保护和部门保护。国家以法的形式规范了港口经营的业务。同时规定:
    第二十二条 从事港口经营,应当向港口行政管理部门书面申请取得港口经营许可,并依法办理工商登记
    这里出现了两个法律文件,一个是港口法一个是国务院文件,政府官员在执行的时候是这样的:一手拿着国务院文件一手拿着港口法,亲戚朋友来办理许可的时候按照《港口法》,(办理)。其他人来办理的时候按照国务院文件规定。(不办理)。官员美名曰:两个法律我都要执行!
    到目前为止港口管理部门还在拿着这个文件阻扰办理此类业务。
    此文件不但违背了宪法第十六条 宪法第十一条,而且和国务院自己颁布的《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简称非公经济36条)
    相违背。百姓能按法律、法规办事,政府官员更应该按法办事

    回复

  4. 游客 说:,

    2008年04月17日 星期四 @ 02:10:13

    4

    这么下去,快了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