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博:中国电视四十年

  要找出令人厌烦的事儿似乎很容易,眼上我的BP机里每天不变的两条信息就是推销电视机,我挂靠的那家寻呼台每天都会发出短促的一声吓我一跳,不看也知道,29寸平面直角3300元……

  以我对国家经济的理解,根本搞不明白电视为什么滞销,烦恼引起的联想带我回到了约莫二十年前。我们家的第一台电视购置于1979年,在偷偷摸摸压低声音看了半个月后,终于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于是每天陋室之中高朋满座,大人呼孩子叫看电视成了一项集体活动。

  至今为止我仍清楚地电视买加家之后看过的第一个节目是话剧《枫叶红了的时候》。在那台话剧里有几个类似于“四人帮”的人物。当然,文革后看到真正的“四人帮”是在1980年,尽管有电视的家庭并不多,但大多数国人还是通过各种途径看到了对“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庭审报道。那次时间漫长的报道元疑是中国第一个高收视率的电视节目。随便问问哪个30岁以上的中国百姓, 他们对电视的记忆大多来自于那个年代。1998年3月,随着九届人大一次会议的结束,广播电影电视部正式撤消了。这

  一切距电视在中国的出现不多不少正好四十年。

  一、首播时,全国的电视机不超过100台

  1958年的5月1日,就是在如今播《新闻联播》的那个时段,中国的第一家电视台——现在中央电视台的前身“北京电视台”开始正式播出。新华社以此向全世界发了消息,过对于大多数中国百姓来说,这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赶英超美、亩产万斤的激情淹没了一切,就算是有心人,也想象不出电视是什么模样。播出的那天全中国的电视机据说不超过100台,第一批电视观众是些什么身份的人物可想而知。就算是八年过后的1966年,据第一代播音员赵忠祥的回忆,电视机也没超过12000台。

  我倒是很想知道第一天电视里播的是什么节目,想听听看过那天节目的观众对节目的感受,可惜这样的观众就算记忆犹新,你我这样身份的人也找不到他或能让他乐于接受采访。

  总有人说中国这不行那不行,可我发现中国很多事情的确很先进,比如说建电视台,北京电视台出现之后,很快在上海、天津、广州等地也出现了电视台,时间均不晚于1961年,就连拍电视剧也不比国外差多少,比如说美国最早的电视剧只比我们早10年,日本只比我们早5年,尤其让人吃惊的是在文革前10年,光北京电视台播出的电视剧就有90部,自豪吧?可惜这种自豪当时没让大多数老百姓知道,不信你问问从那年代过来的老百姓,谁知道电视剧是什么?

  中国的第一部电视剧是北京电视台建台46天后播出的《一口菜饼子》,这部电视剧是直播的,这以后有8年的时间中国的电视剧都在直播,要重新看一次,演员只好再去电视台演一遍。《一口菜饼子》大概是一个忆苦思甜的故事。我记得那个年代很多忆苦思甜的任务是给老百姓的。但当一种最先进的教育方式出现之后,大多数人的受教育机会却给免了。尽管大多数人没有看过那时的电视剧,了解情况的人却敢肯定,它们严肃的艺术追求好过今天许多粗制滥造的电视垃圾。

  二、为中国的开放推波助澜

  电视及于中国普通百姓是在70年代文革后期,而且只限于极少数的重要城市。我记得第一次看电视是在一个大院里,当时放的是电影《侦察兵》,王心刚的那句“你们的大炮是怎么保养的?”引起了哄堂大笑。

  到了毛主席他老人家去世那会儿,许多象模象的单位已经有了电视机。于是人们从电视里看到了江青包着黑纱巾的样子,心中起了极大的反感。

  中国的开放时代始于1978年底,当人们从单位的电视可看到了鄧小平访日本美国的报道后,心中开始了第一次的震荡。现代化建筑、高速公路、普通百姓的家居生活让中国人具体可感地知道了自己未来的生活方向。也许是为了感受新生活的需要,电视机成了人们追求的第一个目标。90年代后期出生的年轻人永远无法想象当时拥有电视机的那种自豪,尽管没有象样的节目,尽管没有色彩,尽管那些来自波兰、匈牙利的机器今天想起来实在粗糙。

  70年代进入家庭的电视很少是自用自看的。晚饭之后,就会有邻剧的孩子敲门,小板凳一个个排在子前面。电视机保养也很精细,大多用厚厚的棉布做了套。一种类似于今天电脑视保屏的东西也风靡一时,那种薄薄的塑料片被认真地涂上了一层颜色,解决了色彩单一的问题。

  当然电视也带来了最新式的“社会问题”,什么贴着商标的“麦克镜”、手持录音机招摇过市、当众接吻等等最都是从电视里传播出来的,老革命遇到了新问题,年轻人越来越难管教了。

  电视将那时的中国人一下子推进了开放的境地。当今天的观众被铺天盖地电视商业广告搅得神经麻木的时候,可能很少有人记得,当1979年1月28日上海台播出中国电视史上第一条商业广告时,还引起了一场煞有介事的争论。最早进入国内的洋货广告是这么两条:一次足球转播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穿着紧绷绷牛仔裤的臀部,苹果牌牛仔裤的出现使许多坐在电视机前岸然的观众大惊失色。没多久,一个小小的刀片出现在荧屏上,一个饱满的声音说,吉利,领导剃须产品革命。你听听,革命这个词这么用,真是宣告了另一个时代的降临,无论怎样,中国人开始活得津津有味了。

  三、李鵬过问天气预报

  开放的中国20年来并非一帆风顺,单说电视也是这样,80年代初期彩色电视的时代来临,突然一夜之间电视机成了紧俏商品。那时有路子的人都在倒电视,当时流行全国的一条谣言是:刘晓庆一口气就倒了30台彩电,某公子倒了50台等等。这让后来倒批文、倒物资的倒爷们哑然失笑。

  与此同时,电视开始强有力地介入百姓的生活。报刊的销量下降了,电影没人看了,全是电视闹的。电视剧扣人心弦,除了国产的《新岸》、《卖大饼的姑娘》,中国人还踏踏实实全体坐在一起看了许多世界名著,什么《大卫. 科波菲尔》、《安娜. 卡列尼娜》之类。1982年秋天,中央电视台开始酝酿举办春节联欢晚会,1983年春节播出后一发不可收拾,到今天也下不了台。

  作为主流传媒,中国电视在80年代中期开始成熟。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尽管最出现在1976年,但直到1980年才开始出现有图象的国际新闻,又过了四王年才形成了现在我们大家熟悉的状态。用句广告语说就是,中国的百姓基本上可以足不出户而尽览全球风云了。

  1984年,中央电视台第一套节目开始全天播出,这让当时的许多人费解,白天我们上班,你们的节目给谁看。当然,无论什么时候看节目,电视的观众此时已直线上升,还是在这一年,广东省运用了当时并不多见的电脑进行统计,得出了结论是广东有电视观众2500万,他们每人每天看电视的时间平均是2小时54秒。

  1984年值得我们回忆的事情有第一次的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观众以热情培养了中国自己的第一代歌星,10年后他们才发现当初自己的热情恐怕是个错误。这一年还有个小小的,中央电视台的天气预报成了人们必看的节目之一。当时的国务院副总理李鵬建议,电视台的预报应该扩大版面,让观众看清,各省的电视台也应该有自己的天气预报。

  四、电视政论片一度最受欢迎

  许多人一直对中央电视台午间新闻节目后那段还算宝贵的时间安排大惑不解,他们不明白为什么电视台在执行电台的功能,评书当然不错,为什么非得在电视里播呢?这其实于1985年。要说观众第一次对电视产生了疑惑和不解,就是在这一年,广电部开始纠正有偿新闻,不过那时的观众还能原谅电视,些许毛病也只是钱闹的。更何况还有很多好节目看,《四世同堂》就不错,还有《看世界》,尽管那个叫靳羽西的女士汉语实在人费解,但电视又为人们多打开了一扇窗口。还有,最早的小品就出现在这前后,开怀大笑又不为什么,实在令人放松。

  在地方台尚未崛起的时候,中央电视台绝对是中国电视的主力,但竞争的态势已经出现,1987年1月23日,北京丰台南里小区播出了有线节目。当时谁也没料到,10年后有线电视发展如此迅猛。1年后,广东电视台一分二为岭南台和珠江台,开了快速发展的阵势,5年后又出现了著名的上海东方电视台。当然中央电视台绝对是强大的,它雄厚的资金、一流的设备和人才直到今天仍遥遥领先。也就是在这一年,中央电视台的专题节目和新闻节目迈了一大步。《让历史告诉未来》开创了现在观众熟悉的政论专题片的模式,大兴安岭火灾的报道则连续深入,全社会的关注终于加快了扑灭大火的进程(后来有个骗子说是他发气功灭的火)。这一年的10月27日,对广告远不如今天这么宽容的观众第一次感到了理解,《广而告之》的出现的确是一个创举。

  五、骂骂电视不犯法

  80年代末的中国百姓有了更多的宽容,他们容忍了发功灭火的无稽之谈,也理解了电视节目质量的严重下降势在必然,对电视的指责是温和的,最早多集中在春节晚会,那时的电视工作者还算尽职,一点小小的指责也令他们惴惴不安。不象今天玩电视的常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歌们儿就这样了,你爱看不看。

  当然电视很快又令观众陷入迷狂,《渴望》一声炮响,给我们带来了90年代。全社会的一片矫情似乎又把人们送回了一本书、一部戏的危险之中。当然好人一生平安是对的,做好人也绝对应该提倡,总比满大街坏人强。但承认了大多数人是好人之后,也得承认这个事实,浮躁也越来越涌上国人心头。浮躁与许多副产口共生,象实用、功利、喜新厌旧等等,但不能不承认,正是这种不安与浮躁,给几千年来一直四平八稳的中国人首次带来一种渴望冒进的心理,中国人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有这么多的物化的追求。个人的这种物欲应该说在一定程度上了社会的发展。浮躁还有一种最大的副产品是不满。你看看今天的中国电视,怎么比怎么都好过十年前,可有谁对它满意?更多的要求可能苛刻,但绝对合理。

  人们最苛刻的是对主持人,这个80年代后出现的新行当集最大的毁誉于一身:你做落落大方、厚积薄发状显得假深沉、装孙子;做小鸟依人状无疑是装嫩找骂;做热泪盈眶状让人觉得你哪有那么善良;做活泼可亲状岂不是浅薄无聊……

  招人骂的还有电视剧。把电视剧比做病毒毫不过分,1997年国产电视剧突破了3万集,如果全拿到中央电视台播出,每得播82个小时以上。实际上这3万集电视剧真正挨过电视台边的,恐怕连三分一都不到。它们的出现完全与不政党的商业损伤有关,发电视财比当年发国难财有过之而无不及,毫不夸张地说,在电视这个行当,滋生着许多新的腐败。

  六、地方台群雄并起,中国电视进入“战国时代”

  在人们冷眼观潮的同时,中国的电视却了峰回路转的变化。1995年,中央电视台在早间时段推出了一个大型新闻板块节目《东方时空》。很快它就找准了自己的定位,特色鲜明的当属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的“生活空间”。不过,当更多的老百姓对傻愣愣地听别人讲故事有点不耐烦的时候,中央电视台那一档亦庄亦楷的谈话节目《实话实说》成了观众的最爱,主持人玩“脱口秀”的水平一点也不比老外差,而且还有中国特色。

  90年代值得一提的现象是,一大批高水准的报人、学者参与电视节目的制作使中国电视开拓了自己的一片空间。新闻评论性栏目成为中国百姓最中意的节目,《焦点访谈》成了中国电视的第一名牌。很快它带动了大量此类节目出现在各个地方电视台上。综合性电视栏目也更加成熟。1995年8月,浙江电视台在全国率先推出了周末版,此后不久北京电视台的大型综艺栏目《环球影视》、《东芝动物东园》等也走在了前面。地方台开始向中央台挑战,在广东的不少地方,许多观众已经很久不看中央台的节目了,在他们当中,不认识倪萍的人绝不在少数。当然,就全国范围而言,中央电视台所面临的挑战是多方面的。1997年全国大多数地方电视台已上了卫星,到1998年底,省级地方台将全部卫星播出,中国电视真正进入了战国时代。不管怎么说,竞争是好事,得益的是平民百姓。

  摘自:《新周刊》1998年第08期总第39期

  作者:冯博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中国电视四十年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