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商绅:谋生论

      ——公有制、階級、共产主义及社會主義传统理论异议

  一、基本理论

  马克思创立的唯物史观是建立在这样一个历史事实基础之上的:人们要生存,首先必须满足吃、穿、住等生活资料的需要。

  吃、穿、住等这些满足生活资料需要的行为就是消费生活资料的行为,即消费行为。消费行为能否实现,一方面取决于主观上是否有消费欲望,另一方面取决于客观上是否已获取生活资料。生活资料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要想消费生活资料,必须首先获取生活资料。获取生活资料的行为,我称之为获取行为。

  获取行为有两种:1,受供行为,即通过接受他人施舍、捐赠、赡养等供养方式而获取生活资料的行为。如婴幼儿接受哺乳的行为、终身病瘫在床者接受喂养的行为、人们继承遗产的行为。2,谋生行为,即通过谋取方式而获取生活资料的行为,包括以打工、经商、办厂等方式参与生产、向大自然谋取生活资料的生产谋生行为及以当官、借债、拣食、乞讨、偷盗、抢劫、诈骗等方式不参与生产、向他人谋取生活资料的非生产谋生行为。

  两种获取行为截然对立。受供是消极、被动、不作为形式的获取行为,不需要受供主体付出任何主观努力,一味静待领受而已。所以它的实施,首先取决于他人的主观意愿。他人不供养,自己就无法受供。谋生行为则是积极、主动、作为形式的获取行为,非得自己首先付出主观努力不可。所以它的实施,首先取决于自己的主观意愿。明白二者的区别,我们就容易理解:同是接受施舍,难民营难民的行为因未付出个人努力、纯属社会主动行善的结果而为受供行为,街头乞儿的行为因属个人努力的结果而为谋生行为。

  两种获取行为当中,只有谋生行为能创造出新的生活资料从而增加人类生活资料总量,受供行为只能能对这个总量的分配发生影响。所以谋生是基本获取行为,受供是后起的、派生的、从而是非基本获取行为。

  就个人而言,既可以单靠受供生存,也可以单靠谋生生存,所以个人生存方式有受供生存方式、谋生生存方式两种。个人生存方式当然又有生产生存方式、非生产生存方式两种。就人类而言,由于别无人类,既无法享受受供滋味,也无从体验乞讨、偷盗经历,所以只有生产生存方式。

  生产是生活资料的唯一源泉;所以人们要想生存,就必须从事生产。这就是马克思创立的唯物史观得到的第一个结论。

  考察个人行为史可知:一个人总是先有受供行为而后才可能有谋生行为的。这是因为谋生需要较高质量要求的体力和脑力——谋生能力,婴幼儿不具备。此外谋生还需要工具( 包括交通、照明等等一般条件) 、原材料,是为谋生工具、谋生对象。谋生工具传递或帮助传递谋生能力,谋生对象吸收谋生能力;二者统称谋生资料。谋生能力、谋生资料构成谋生二大要素:一为人的要素,一为物的要素。二大要素如果缺少一个、或者虽不缺少但彼此分离,谋生都无法展开。谋生非得二大要素结合起来、即将谋生能力与谋生资料同时投入到一起不可。

  谋生能力是逐渐成熟的。我们说某某具备了谋生能力,是指某某具备了完全成熟的谋生能力。谋生能力由于本来完全是、后来也基本上是劳动力(劳动能力),所以,完全成熟的谋生能力取决于完全成熟的劳动力。完全成熟的劳动力即完全满足当时社会生产力普遍质量要求的劳动力。一定时期的社会生产力一定,对劳动力质量的普遍要求自然一定。个体总是在相近年龄段里具此劳动力的,除非出现严重病残。所以一定的年龄状况、健康状况成为判断一定时期个体具有完全成熟劳动力的两大标准。到了这个一定的年龄、一般健康状况尚可的个体,就被社会公认具备了谋生能力。但在不同时期,社会生产力由于有日趋提高的规律,故对劳动力质量的普遍要求也日益提高,从而判断具备谋生能力的年龄、健康标准日趋提高,最明显的是年龄下限日趋后延。从前十三周岁就被视为成人、应当开始谋生,而现在未满十六周岁谋生早已遭到社会禁止。现在各国多以18周岁左右为完全民事责任年龄,所以,以18周岁左右为谋生年龄下限是现代社会所公认的(到达完全民事责任年龄才能获得从事基本谋生活动的资格,否则,连签署合同的资格都可能不具备)。

  谋生年龄只有下限,没有上限;因为:1,社会没有年老不准谋生的禁令,什么时候不谋生是个人权力;2,年纪大的体力当然不如年纪小的,但经验比年纪小的丰富,所以并不意味着一定丧失了谋生能力。

  具有谋生能力的人构成谋生能力人口。

  谋生能力伴生谋生责任。按理,没有谋生能力的人没有谋生责任、不必谋生,具备谋生能力的人应当履行谋生责任。但这种情况只能出现在氏族公社和共产主义社会;从奴隶社会至今,一直存在着已具备谋生能力而不在谋生者及不具备谋生能力而在谋生者。

  谋生行为的具体实施方式为谋生方式。

  由于谋生行为由两大要素构成,所以谋生行为所投入的谋生要素的不同,形成谋生方式本质分类的标准。依靠投入谋生资料谋生的,是谋生资料谋生方式;依靠投入谋生能力谋生的,是谋生能力谋生方式。谋生要素只有两种,所以谋生方式只有两种。当然你也可以既投入谋生资料也投入谋生能力谋生,但这已是复合的谋生方式而非基本的谋生方式了。

  由于两大谋生要素的投入主体的组合情况不同,谋生方式还可以作出如下的一般划分:1,自己投入谋生资料吸收他人投入的谋生能力所创造的剩余价值的谋生方式,即剥削谋生方式;2,自己投入的谋生资料只与自己投入的谋生能力相结合的谋生方式,我称之为自立谋生方式;3,自已投入的谋生能力与他人投入的谋生资料相结合并且让渡剩余价值的谋生方式,这就是被剥削谋生方式。

  我们已经知道谋生可以在生产领域也可以在非生产领域进行。生产谋生和非生产谋生是根据谋生领域的不同对谋生行为的划分。非生产谋生领域又包括公务机关谋生领域和非常谋生领域。公务机关谋生领域就是在社会公共事务机关(氏族公社的社员大会(实即谋生能力人口大会)、国家的政府机关、未来共产主义社会的谋生能力人口大会)的谋生领域,就是所有具有政治色彩的国家机关的工作成员(所有的官员、非官员的一般公务员及机关工勤人员)和没有政治色彩的社会公务机关成员的谋生领域;非常谋生领域就是我们熟知的乞食、偷抢等等谋生领域。

  公务机关谋生者没有老板,基本职责是为全社会工作(工勤人员协助公务员为全社会工作),从全社会的收益当中截取一部分作为他们的谋生收益;生产谋生者和非常谋生者要么自己是老板、要么给老板打工。

  根据谋生领域的不同,谋生能力自然分为生产谋生能力和非生产谋生能力,非生产谋生能力又分为公务机关谋生能力(如国家行政管理能力、军事指挥能力、办公自动化设备维修能力等)、非常谋生能力(如偷盗能力、诈骗能力等)。谋生资料自然也分为生产谋生资料和非生产谋生资料,非生产谋生资料分为公务机关谋生资料、非常谋生资料。比如一根撬棍,用于生产谋生领域是生产谋生资料,用于非生产谋生领域如撬窃却是非生产谋生工具当中的非常谋生工具。

  两大谋生方式、两大谋生领域并不是任何社会都存在的。階級社会存在所有形式的谋生方式、谋生领域。氏族公社虽然也存在两大谋生方式,但每一个谋生人口都是相同地一身兼有两种谋生方式;虽然也存在两大谋生领域,但非常谋生领域狭窄,只有对他氏族的掠夺战争一种场合,不象階級社会那样有坑蒙拐骗等等“行道”。共产主义谋生人口的谋生方式与氏族公社谋生人口的谋生方式一样,除了不存在非常谋生领域。

  谋生是为了获得生活资料。谋生所得生活资料为谋生收益,相应有受供收益,二者构成获取收益。收益即收入,有三种形式:一是生活资料形式,即获取所得正是自己消费所需的生活资料;二是商品形式,即获取所得是必须通过交换才能变成自己消费所需生活资料的产品;三是货币形式。

  没有收益的获取自然徒有其表。所以继承债务遗产、偷鸡不成蚀把米只是形式意义上的受供行为、谋生行为。

  生产谋生资料谋生方式、生产谋生能力谋生方式的收益,马克思已经指出,分别为剩余价值、劳动力价值。其实,非生产谋生资料谋生方式之所以能实现谋生目的,同样因为它能带来剩余价值收益,——难道非法工厂的老板贪求的不也是剩余价值吗?当然这是非法剩余价值。总之,谋生资料谋生方式、谋生能力谋生方式的收益统称谋生资料收益、谋生能力收益。

  获取行为之外的是非获取行为,包括消费行为和裸睡于野这类的既不在消费又不在获取的行为。获取行为和消费行为由于都能引起生活资料数量的增减变化,与裸睡于野这类的既不在消费又不在获取的行为不同,所以前者可以称为生活资料行为,后者可以称为非生活资料行为。

  正在进行获取行为的人是获取行为人,其它是非获取行为人。但这两个概念的意义不大,因为:一,获取行为可以因吃喝拉撒睡而随时中断,所以一个人就会一会儿是获取行为人、一会儿是非获取行为人:二,一个人进行获取行为的同时通常也在消费,比如抽着烟上班。为了能够揭示行为主体的整体性质,我把获取行为收益等于或大于消费价值(消费行为所消费的生活资料价值)的人称为获取行为人口,把获取行为收益等于或小于消费价值的人称为非获取行为人口。

  获取行为人口包括谋生人口和受供人口。谋生人口即谋生收益等于或大于受供收益的获取行为人口,受供人口即受供收益等于或大于谋生收益的获取行为人口。

  谋生收益占获取收益的百分比为谋生收益率,即:谋生收益率= ((受供收益+ 谋生收益)÷谋生收益)×100% 。

  谋生收益等于或大于受供收益的获取行为人口,也就是谋生收益率≥50%的获取行不人口,就是正在谋生、并且主要依靠谋生养活自己的人,就是谋生人口。受供人口也就是谋生收益率≤50% 即受供收益率≥50% 的获取行为人口。

  谋生人口、受供人口与主要依靠谋生、受供生存的谋生生存人口、受供生存人口不同,前者正在谋生、受供,而后者既可以是正在谋生、受供者,也可以是不在谋生、受供但仍靠从前的谋生、受供收益积蓄生存者。后二者是前二者的属概念。

  谋生人口的外延显然小于谋生能力人口,因为后者还包括已具谋生能力但不在谋生者、即还包括非谋生人口。

  设A某时间内消费十个单位的生活资料价值,谋生收益为五单位价值,受供收益为三单位价值,那么,他是非获取行为人口;如果他的消费价值变为六个单位、其他不变,那么,他是获取行为人口当中的谋生人口。

  二、应用

  1.关于社会制度

  社会制度包括政治制度、经济制度、文化制度等等,这里只指公有制和私有制。

  什么是公有制呢?

  中国现行理论认为:公有制就是社会成员共同占有社会生产资料的社会制度。

  首先,只看到生产资料,看不到非生产资料的谋生意义,考虑不周。我们已经知道,生产不过是谋生的形式之一,生产之所以有意义,完全在于它具有谋生意义。所以谋生是生产的更深刻的本质。对占有者来说,占有的是生产资料还是非生产资料并不要紧,因为生产资料可以用作非生产资料、非生产资料也可以用作生产资料,关键在于占有的是谋生资料就行了。如果生产没有谋生意义,它对社会制度就毫无影响。显然,与社会制度有直接关系的首先是谋生资料而不是谋生资料下一层次的生产资料。

  其次,社会成员共同占有社会谋生资料的社会制度从来没有出现过,将来也不可能出现。因为尚不具备谋生能力的人既无能力也无必要占有谋生资料。且不说他们根本无力实施真正意义上的(而不是法律占有权意义上的)谋生资料占有行为,他们纵然占有谋生资料也会因无力谋生而使得这一占有行为毫无意义。谋生资料对他们而言,是无用之物。他们注定只能依靠受供或积蓄生存。显然,既有能力又有必要占有谋生资料的,只能是谋生能力人口。

  最后,现行理论中的“社会”一词用得不当。全世界可以说是一个社会,一个国家也可以说是一个社会,甚至一个氏族公社也是一个社会。但全世界谋生资料由全世界谋生人口共同占有的社会制度,与全世界谋生资料被各国或各氏族公社这些子社会分割、这些子社会各自占有其谋生资料的社会制度是截然不同的。前者无疑是公有制,后者则不然。因为各子社会各自占有其谋生资料,纵然各子社会内部实施共同占有制,但对其他子社会而言,双方谋生资料不能共享,各子社会仍然只能是私有制。我们可以设想这样一个国家:它的所有家庭同时都是不另雇人的作坊,家庭成员都和和睦睦、恩恩爱爱,有事相商而定,共同劳动、共享财产,一句话,各家庭内部都对外实施私有制、对内实施公有制。你难道不认为这个国家仍然是私有制社会吗?如果把这里的一个国家放大为世界、把这里的家庭放大为国家,那么,这个世界不正是史前的氏族公社组成的世界吗?你还能否认这个世界是私有制世界吗?世界谋生资料所有制对其子社会谋生资料所有制有决定性意义:世界是公有制社会,则其子社会必然也是公有制;世界是私有制社会,则其子社会必然也是私有制社会。

  所以说,氏族公社制仍然是私有制。因此,它一样存在着私有观念、一样存在着商品经济、一样存在着对其它社会的掠夺战争,而这是真正意义上的、也即人们真正向往的公有制不可能存在的现象。

  我把全人类公共事务由一个公共事务机关管理的世界称为一体化世界,与此相对的是分裂化世界。分裂化世界就是自氏族公社至今的世界,其本质是全人类谋生资料被分割为各个氏族或各个国家的谋生资料,各个氏族或各个国家形成多个公共事务机关、各自管理各自氏族或各自国家的公共事务(当然也就包括了各自的谋生资料了)。

  所以,所谓公有制,只能是全人类谋生能力人口共同占有全世界谋生资料的一体化世界的谋生资料所有制;此外都是私有制。

  显然,只要存在利益独立的子社会,必然产生维护子社会独立、狭隘利益的私有观念,必然是私有制世界。

  我不知道是否存在原始共产主义。如果人类果真起源于一个人类始群、而这个人类始群又实行谋生资料的共同占有制,那么,人类存在过原始共产主义。如果人类起源于若干个人类始群,各群散居各处、彼此不知对方的存在、各自实施公有制,那么,我们可以认为彼时人类尚未成为一个类、世界尚未形成,即彼时存在几个人类、几个世界,所以可以承认它们均为公有制社会。但如果他们知道了彼此的存在、并且不允许他方共享己方的谋生资料,那么,私有观念已经产生了,原始共产主义已然瓦解,人类社会第一个私有制形式已然登场。

  在分裂化世界里,私有制历经氏族公社制、奴隶制、封建制、资本主义四个发展阶段。但私有制并非只存在于分裂化世界,一体化世界同样也可以存在私有制。眼下的世界一体化进程充分证明了马克思阐述的资本主义资本不断集中、最终形成一个资本的规律。先是诸国林立的竞争,而后是少数大国或联邦的竞争,最终必然世界一国。这时的国家与世界等同。这时的一体化世界依然是仅部分谋生能力人口占有谋生资料的私有制社会。但这是最后形式的私有制,它为公有制即共产主义的到来扫除了最后一个障碍之后,再无革命性可言,自然退出历史。共产主义社会在人类的长久梦想之后终于成为现实。

  一个社会的谋生能力人口对谋生资料的占有方式有两种:一为集体占有,一为私人占有。集体占有制即共产主义、氏族公社的占有方式,其本质是谋生资料在其集体内部不作分割,每一个谋生能力人口均有相等管理权;也叫共同占有制。公有制的集体占有制是集体公有制,而私有制的集体占有制是集体私有制,区别只在于集体之外是否还有集体存在。公有制都是集体公有制,这是题中之意。私人占有制又分两种形式:一为个人占有,一为国家占有。个人占有即个人私有制,其特点是谋生资料分割到了个人名下,包括自然人占有、法人占有两种形式。国家占有即国家私有制,其特点是国家直接占有谋生资料。它不同于法人占有,因为法人占有的谋生资料源于自然人占有的谋生资料,而国家是一无所有的,仅凭借政权才占有到谋生资料。它也不同于氏族公社的集体私有制。集体私有制下的每一个谋生能力人口有相同的谋生资料管理权,而国家私有制只有国家官吏按级别高低来分享大小不等的国家私有的谋生资料的管理权。

  一个国家,如果个人私有制占统治地位,即一国谋生资料半数或半数以上为个人私有,就是个人私有制国家;如果国家私有制占统治地位,就是国家私有制国家。在资本主义制度下,个人私有制国家、国家私有制国家自然就有了一个更贴切的名称:个人资本主义国家、国家资本主义国家。

  私有制的优越性在于它能够最大限度地发挥个人的谋生能力,而公有制的优越性在于它能够最大限度地发挥个人的所有能力。二者的优劣一望而知。

  氏族公社虽然是私有制,但对内又实行公有制,充分体现了私有制初始形式的特点:私有制因素远较较后来为弱,夹杂着相当强大的公有制因素。没有这个初始形式,我们就无法想象怎么私有制一出现就是如此典型的血腥的奴隶制。

  奴隶制、封建制、资本主义既然都是私有制,它们的区别就不在社会制度(通常意义即谋生资料所有制)上,而在于它们各自的统治方式或者说对被统治階級的剥夺程度上。不仅有权剥夺被统治階級创造的剩余价值、而且有权剥夺其所有自由乃至生命的是奴隶制,有权剥夺被统治階級创造的剩余价值及其部分自由(徭役、无参政议政选举权等等)、但不再有权剥夺其生命的是封建制,只有权剥夺被统治階級创造的剩余价值、不再有权剥夺其生命及其所有的公民自由权的是资本主义。

  私有制虽然产生了无数的血腥和肮脏,但我们也应当看到它更带来了无数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并且日益人性化。如果不是私有制,人类大概还在过着现在残存的部落土著一样的生活。私有制以全人类人性的异化——所谓人性的异化,就是个人利益对全人类利益的背离——为代价,换取了全人类更快的进步速度,这个代价是值得的。私有制功大于过,应当得到肯定:这就是我对私有制的评价。

  2.关于階級

  消除分歧应当从最近一个共同观点开始。承认階級存在的人有几点共识:1,階級是由人组成的一个集合;2,階級是私有制的产物;3,至少所有的新生儿不具階級性,不属任一階級。我们的讨论就从“階級是私有制社会部分人口之集”入手。

  私有制人口当中,究竟哪部分才隶属于階級呢?

  我们还是先来考察一下私有制下的人吧。私有制社会里一个人出生了。这时他没有階級性。他一天天长大,只要不去谋生,就永远不会成为任一階級的成员。即使有了谋生行为、若收入微薄或开支巨大而仍然主要依靠他人养活自己,也不足改变其无階級身份的状况,至多只能说,他具备階級身份的因素增加了,但增加的量尚不足以导致质的改变。而一旦不仅开始了谋生、且主要依靠谋生养活自己时,他立即获得了階級身份:如果主要靠打工养活自己,他是工人階級一员;如果完全靠摆个烟摊养活自己,他是个体劳动者階級成员;如果流浪四方、偷抢为生,他属于流氓无产階級;等等。只要仍在谋生并且仍然主要依靠养活自己,他的階級身份就始终保持。只有发生失业、拒绝就业、退休、死亡这些情况,他才会暂时乃至永远丧失階級身份、退出階級队伍。

  階級身份既有获得,当然也有保持、改变、中断、丧失。

  分析一个人的階級身份,不能与这个人的階級意识相混淆。階級身份是客观产物,階級意识是主观产物。所以:1,有階級身份的人未必有階級意识,没有階級觉悟的階級成员的存在就是证明。所谓个人的階級觉悟,就是个人对自己所属階級的本质及其历史使命的认识而已。而认识是需要时间的。所以階級意识的建立一般后于階級身份的获得。2,没有階級身份的人未必没有階級意识。从来没有階級身份的人总是生活在有階級身份的人周围的,一旦受其影响,階級意识的出现就可以先于階級身份的获得;而曾经拥有階級身份的人可以不因階級身份的改变、丧失而立刻改变、丧失原有的階級意识。3,有此階級身份的人可以有彼階級意识,階級异己分子即是如此。

  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不在谋生、并且主要不是依靠谋生养活自己的人没有階級身份、不属于任何階級。也就是说,私有制非谋生人口都不是階級成员。所谓階級,只能是私有制谋生人口的集合。

  那么,是否所有的私有制谋生人口都是階級成员呢?

  作者已经阐明,氏族公社制也是私有制。历史已经告诉我们,氏族公社全体谋生人口都不具有階級属性。为什么单单这一私有制不存在階級呢?

  比较氏族公社私有制与奴隶制、封建制、资本主义私有制,本质区别在于:氏族公社谋生人口由于共同占有谋生资料,都以自立方式谋生,而其他私有制由于仅一部分谋生人口占有谋生资料,所以仅一部分谋生人口能够依靠投入谋生资料谋生,另一部分谋生人口就只能依靠投入谋生能力谋生了。依靠投入哪种谋生要素谋生,我们已经知道,是谋生方式的差异。可见,氏族公社谋生人口的谋生方式是一致的,而其他私有制的谋生人口的谋生方式是不一致的。谋生方式一致,则利益相同,階級无从产生;谋生方式不一致,利益有别,階級遂得产生。階級原来是谋生资料占有不均致谋生方式不一致而产生的。

  除了谋生方式都相同的私有制社会里的所有人和谋生方式有别的私有制社会里的非谋生人口,私有制的其他人即谋生方式有别的私有制社会里的所有谋生人口,均有階級性、均属某个階級、均为階級成员。

  所以,所谓階級,就是谋生方式存在差异的分裂化世界子社会和一体化世界的谋生人口全集。

  階級既然是由于谋生方式的差异产生的,那么,階級的分类必然取决于谋生方式的分类。

  谋生方式的分类只有两个:谋生资料谋生方式和谋生能力谋生方式。所以,階級只有两个:谋生资料階級和谋生能力階級。

  一个人当然可以兼有两种谋生方式。主要依靠投入谋生资料谋生的階級成员即谋生资料谋生收益率(= ((谋生资料谋生收益+ 谋生能力谋生收益)÷谋生资料谋生收益)×100% )等于或大于50% 的階級成员,构成谋生资料階級。主要依靠投入谋生能力谋生的階級成员即谋生能力谋生收益率(= ((谋生资料谋生收益+ 谋生能力谋生收益)÷谋生能力谋生收益)×100% )等于或大于50% 的階級成员,构成谋生能力階級。

  谋生资料谋生收益率等于50% 的階級成员,既属于谋生资料階級,也属于谋生能力階級。这是正确分类必然产生的现象。

  由于谋生资料可以分为生产谋生资料和非生产谋生资料,谋生资料階級也可以分为生产谋生资料階級和非生产谋生资料階級。生产谋生资料谋生收益率(=((生产谋生资料谋生收益+ 非生产谋生资料谋生收益)÷生产谋生资料谋生收益)×100% )等于或大于50% 的谋生资料階級成员构成生产谋生资料階級;非生产谋生资料谋生收益率(= ((生产谋生资料谋生收益+ 非生产谋生资料谋生收益)÷非生产谋生资料谋生收益)×100% )等于或大于50% 的谋生资料階級成员构成非生产谋生资料階級,如非法工厂老板、毒枭、巨贪。同样,生产谋生能力谋生收益率(= ((生产谋生能力谋生收益+ 非生产谋生能力谋生收益)÷生产谋生能力谋生收益)×100% )等于或大于50% 的谋生能力階級成员构成生产谋生能力階級;非生产谋生能力谋生收益率(= ((生产谋生能力谋生收益+ 非生产谋生能力谋生收益)÷非生产谋生能力谋生收益)×100% )等于或大于50% 的谋生能力階級成员构成非生产谋生能力階級,包括公务階級和非常階級。

  如果一个老板雇用了一两个工人,自己同时承担采购、销售、质检、管理等等工作,那么,其收益除去这部分劳动的劳动力价值之后才是剩余价值。如果这个价值小于其劳动力价值,他属谋生能力階級,反之属谋生资料階級。

  谋生资料占有者不等于谋生资料谋生者。因为,一者他可以不去谋生,二者他可以闲置、无偿借出、转赠乃至毁坏其谋生资料而采用谋生能力方式谋生。同样,不占有谋生资料者也不等于谋生能力方式谋生者。因为,一者他可以不去谋生,二者他可以通过向谋生资料占有者借入谋生资料而采用谋生资料方式谋生。当然,大多数情况下,谋生资料占有者即为谋生资料方式谋生者、非谋生资料占有者即为谋生能力方式谋生者。因为,谋生资料占有者依靠谋生资料谋生不但条件现成而且易于得到最大经济利益;至于非谋生资料占有者,因为借入谋生资料不易,依靠谋生能力谋生多是无奈之举。但这些丝毫不改变谋生资料的占有与谋生资料的投入的区别。

  传统理论认为階級的本质取决于生产资料占有状况,一错在不识生产资料背后的谋生资料,二错在不识谋生资料的占有与谋生资料的谋生投入的区别。

  階級只有两个,各有使命。谋生资料階級、谋生能力階級都想得到尽可能多的谋生收益。为此,谋生资料階級一方面尽力提高谋生效率,另一方面尽力压低谋生能力階級收益以降低谋生成本;谋生能力階級一方面尽力提高谋生效率,另一方面尽力争取提高谋生能力收益。由此可见,两大階級在提高谋生效率上的利益上是一致的,矛盾产生在谋生能力收益应当定在什么位置上。

  两大階級是两大力量。这两大力量必须平衡。谋生资料階級力量过大,将滞缓政治文明的进程(专治、暴政、过度剥削);谋生能力階級力量过大,将滞缓经济文明的进程(剩余价值过低将防碍资本的积累):都不能实现社会的健康发展。階級社会既然由两大階級构成社会主体,那么,两大階級的和谐相处无疑是階級社会的最大利益所在。

  有人可能存疑:历史上不是存在过很多种階級吗?疑问产生于对階級的本质与种种非本质特征的迷惑。

  階級的种种非本质特征构成階級的外在形态。

  階級最基本的形态是其历史形态。階級的历史形态表面上看是随时间而变,实际上是随每一次生产力的飞跃而变。所谓奴隶階級与奴隶主階級、农奴階級与农奴主階級、雇佣階級与资产階級,不过是谋生资料階級与谋生能力階級在奴隶制、封建制、资本主义三大階級社会里呈现出的有所变化的历史形态而已,哪里就是六大階級了呢?就像童年张三、青年张三、中年张三、老年张三仍然只是一个张三一样。人生百年,外貌变化尚且如此之大,階級已存在了几千年之久,形态怎么会“风景不殊”呢?所以谋生能力階級的现期形态(工人階級)异于其早期形态(奴隶階級、农奴階級),只能说奴隶階級、农奴階級消失了,而不能说谋生能力階級消失了。旧形态的残余、现形态的典型、新形态的萌芽往往共存,三者一脉相承、依次新陈代谢,犹如蛇的新皮与旧皮、蝉的新壳与旧壳。

  階級形态还包括階級的行业形态。资产階級本来不过是资本主义形态之下的生产谋生资料階級,自然包括工业资产階級、商业资产階級、农业资产階級、食利階級等等,各階級谋生方式一致,只是谋生领域不同而已。

  分析一个人的階級属性应该不难的,只要看他的谋生方式就够了,不必沉溺在其缤纷的色彩当中。比如大部分的生产资料、收入、财产虽为谋生资料階級所占有,但这些并不构成谋生资料階級的本质。所以完全靠贷款经营的老板可以不占有生产资料而仍为谋生资料階級;所以店员的收入可以高于店主,倘若店主几无盈利乃至亏损时;所以长工的财产可以多于地主,倘若他拥有价值连城的祖传古董而不愿变卖的话。

  階級分为谋生资料階級和谋生能力階級,是階級的本质分类结果。分类还可以继续下去,比如谋生资料階級可以再分为大、中、小谋生资料階級。而且本质分类丝毫不排斥一般划分。比如階級可以按照谋生领域的同异划分为生产階級(包括生产谋生资料階級与生产谋生能力階級)和非生产階級(包括非生产谋生资料階級与非生产谋生能力階級),可以按照谋生要素投入主体的组合差异分为自立階級和非自立階級。自立階級就是主要依靠自己投入的谋生资料吸收自己投入的谋生能力的方式谋生的階級,由自耕农、个体手工业者、小的个体商户及部分自由职业者等构成,包括一部分谋生资料階級成员和一部分谋生能力階級成员;非自立階級包括剥削階級(主要依靠自己投入的谋生资料吸收他人投入的谋生能力从而占有其剩余价值的方式谋生的階級,由非自立階級成员的另一部分谋生资料階級成员构成)和被剥削階級(主要依靠自己投入的谋生能力与他人投入的谋生资料相结合并让渡剩余价值的方式谋生的階級,由非自立階級成员的另一部分谋生能力階級成员构成)。

  在历史上,对階級的一个重要的一般划分是按照是否掌握政权来进行的,结果得到“统治階級”、“被统治階級”两个概念。统治階級就是掌握了政权的那个階級。历史表明,统治階級从来都是从谋生资料階級中产生的。因为政权利益所在就是谋生资料利益所在,一个连谋生资料都统治不了的階級,是无法获得政权统治国家的。必须把统治階級与官吏階級(即官僚階級,但“官僚”意含贬斥,故改)区别开来。官吏階級是主要依靠从政能力获取官俸谋生的階級,隶属于谋生能力階級,是公务階級的一个子集,是统治階級的雇佣军。统治階級一般长期不变,而政府可以“一朝天子一朝臣”,——这里也可看出二者的区别。显然,一个人是否是官吏与他是否隶属一定階級无关,也就是说,谋生资料階級成员可以成为官吏,谋生能力階級成员也可以。当然谋生资料階級成员当官时,如果谋生资料收益等于或大于官俸则仍属谋生资料階級,反之则属官吏階級。

  谋生资料階級、谋生能力階級当然也可以袭用“有产階級”、“无产階級”的名称。但必须与原含义的区别开来。一,现行理论将全靠负债经营的老板划入无产階級、将占有但闲置其谋生资料而另靠打工谋生的富家子弟仍划入有产階級,显不合理;所以作者归类相反。二,非常階級即传统理论的“流氓无产階級”。1,主要靠借债谋生的人和为生活所迫、为暴力所慑的烟花女子被视为流氓,不妥。2,非常階級当中,非法企业的老板对其工人存在与合法企业老板对其工人一样的剥削关系,不分青红皂白一律划入无产階級也不当。三,从上面一点可以看出,作者的“剥削階級”“被剥削階級”包括了生产剥削階級、非生产剥削階級和生产被剥削階級、非生产被剥削階級,与传统理论的专指生产剥削階級、生产被剥削階級并不相同。四,公务階級在传统理论中归类不详。按传统理论,则官吏均属统治階級,而统治階級均属剥削階級,剥削階級均属有产階級。其实,当我们说一个人是公务階級成员时,只是说他主要依靠在公共事务机关的谋生能力谋生,他的谋生方式与其它谋生能力階級成员的谋生方式完全一样,当然应当属于无产階級。传统理论将政治上的压迫与经济上的剥削、将階級身份与为某階級服务混为一谈了。如果按此推论,则职业经理人、白领、军人、警察甚至所有无产階級都会因为事实上都在帮助有产階級发财而统统归入有产階級了。

  3.关于共产主义

  共产主义既然是公有制,而公有制只有在一体化世界才能实现,那么,共产主义必然只能在一体化世界之后才能实现。要实现共产主义,首先必须实现世界一体化进程。因为只有在一体化世界里才能实现真正的、彻底的公有制。实现一体化世界是实现共产主义的前提条件。所以,必须充分认识到当前一体化运动的共产主义意义。

  共产主义既然要求公有制、要求全体谋生能力人口集体管理全人类谋生资料,那么,就必然要求有发达的信息业、通讯业、交通业等等,否则无法胜任这一任务。现在的信息业、通讯业、交通业等等尚不敷共产主义之需,所以现在实现共产主义的物质条件尚不成熟。强行实施,不但不能实现共产主义,反而伤害社会的健康发展;不但不是革命行为,反而是反动行为。

  马克思正确认识到了共产主义是对全人类的解放。既然如此,共产主义就必然不可能给任何人带来伤害和痛苦。会给任何人带来伤害和痛苦的,就绝不是共产主义。所以,共产主义绝不能依靠暴力来实现,它与暴力是水火不相容的。一个需要暴力的社会,必然是文明程度不足的社会。这怎么能为可预见的最文明的共产主义社会所接受呢?共产主义只能依靠资产階級放弃谋生资料来实现。否则,共产主义就是对资产階級的剥夺,从而不是对全人类的解放。那么,资产階級愿意主动放弃谋生资料吗?

  是的。

  一,到了一体化世界的私有制社会末期满,由于资本主义日趋公平合理,社会保障体制日趋完备,犯罪将趋于消失,国家的暴力机器将趋于无用而废驰。智能化机器将使得依靠提供个性服务为存在理由的自立階級消失,雇佣大军达到总人口的最大比例。无产階級谋生时间极短,生活富裕。资产階級的优越性渐趋丧失。资产階級由于竞争使得人口极少,但财富极巨,并且互相持股,形成一个空前规模的资本云团;竞争消失了,计划经济自然产生。为避免生产相对整顿过剩即经济危机,资产階級不得不一方面大力降低无产階級的工作时间,另一方面又将生产相对过剩商品免费送无产階級消费掉以免其冻饿而死(在一体化世界里资产階級无法再像在分裂化世界里那样可以靠向其他子社会转移剩余产品以渡过经济危机了)。这样,剩余价值又回归无产階級了,资本主义再也不能给资产階級带来任何好处了,资产階級不得不将其当成累赘而抛弃。

  二,资产階級还将认识到:私有制不但是对无产階級的伤害,同样也是对资产階級的伤害。资产階級成员,只要人格健全,必然会做一些慈善事业。当他个人无力“普度众生”而不得不冷酷地拒绝更多的慈善要求时,他必然能够深刻体会到私有制对他的伤害:是私有制使他变得如此冷酷的,是私有制使得全人类谋生人口分裂为两大階級从而使得谋生人口的人性均遭异化。极少数人占有全人类谋生资料是人类的耻辱,首先又是谋生资料階級的耻辱。人类对财富的追求将转为对人性的追求。资产階級将自愿放弃对谋生资料的占有。现在越来越多的资产階級成员将自己大部分乃至绝大部分财产无偿归还社会已成一种新的发展趋势,就是上述认识渐成规律的最好证明。共产主义只能而且必能和平实现。所以说,共产主义不仅是对无产階級的解放,也是对资产階級的解放。

  共产主义既然要求公有制、要求全体谋生能力人口集体管理全人类谋生资料,那么,就必然要求有发达的信息业、通讯业、交通业等等,否则无法胜任这一任务。现在的信息业、通讯业、交通业等等尚不敷共产主义之需,所以现在实现共产主义的物质条件尚不成熟。

  共产主义既然要求每一个谋生能力人口都参与管理谋生资料,必然要求每一个谋生能力人口都具备极高素质——包括身体素质、心理素质、文化素质等等。现在的谋生能力人口显然不胜任这一任务。所以,共产主义的实现需要新一代谋生能力人口的出现。在未来的一体化私有制世界里,由于人类一国,文明高度发达,民族、階級、语言、人种、思想、文化等等的充分融合,才能而且必将能产生一个崭新的文化——人类一体化文化。在人类一体化文化当中成长起来的一代新人,就是共产主义所需的人。共产主义将由他们实现。他们将是第一代共产主义新人。

  不要以为共产主义十分遥远。正如人体的细胞更新不是一齐进行的一样,新的社会制度总是在旧的社会制度里产生的。资本主义社会出现之前,商品、资本、雇佣劳动等不是早已存在了吗?共产主义的“细胞”也一直在世界机体里存在、繁殖。人们无私地帮助他人,这不正是共产主义“细胞”吗?资本主义的婚姻法规定:夫妻财产共享。这个法律的本质就是否定私人财产的神圣不可侵犯性,肯定了个人无偿分享他人谋生资料、谋生收益的合理性。这是资本主义从法律上第一次肯定了共产主义原则。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之间其实并没有不可逾越的鸿沟,或者更准确地说,共产主义其实是资本主义的内在的必然要求,正如死亡是生存的内在必然要求。

  作为一名共产主义者,现在所能做的,显然只能是积极推动资本主义的发展。这是一个资本主义时代,在它未完成其历史使命之前,资产階級就仍将是这个世界日益进步的领导力量、仍然是革命階級,资本主义就不可能被推翻。被剥削階級从来只能推翻一个政府、从来没能建立过一种社会制度。资本主义的历史使命就是使资本在世界范围内确立“唯我独尊”的地位,铲除阻碍资本发展、损害资本利益、遏止资本壮大的国界的、民族的、语言的、汇率的、法律的、宗教的、政治的等等一切因素,完成世界资源的最高效率配置,——这其实就是世界一体化任务,资本主义其它任务都是从属于这个任务的子任务。

  马克思创立的历史唯物主义理论主要是在“生产”这个概念基础上展开的。现在我们已经知道,“谋生”是比“生产”更基础的概念。人类的谋生本能起源于动物的觅食本能。谋生是人类生存的动力,追求幸福是人类发展的动力;谋生与追求幸福是人类两大本能,是人类存在和发展的动力之源。而生产只是谋生的一种形式。没有“谋生”概念,是不可能正确认识公有制、階級及共产主义等等的本质的,从而无法正确回答相关的种种课题。正如在分子水平上解释不了的现象至少必须在原子水平上才能解释一样,我坚信历史唯物主义理论在“谋生”概念层次上展开必将有一个崭新的发展。

  4.关于社會主義

  有了上述知识,我们就可以来分析社會主義理论了。

  社會主義历史大致可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共产主义的诞生,先天不足。

  从1516年英国莫尔的《乌托邦》到19世纪初的法国圣西门、傅立叶及英国的欧文,第一次提出了废除私有制、实行公有制的社会制度理论,从而创立了共产主义。

  他们第一次认识到了人类社会不合理、非人性的根源在于私有制,从而与老子的小国寡民、陶渊明的桃花源理想区别开来:后者不否定私有制,却否定私有制的结果。所以他们是共产主义者,而后者不是。

  然而他们认识的公有制远未达到“全世界谋生能力人口共同占有全世界谋生资料的一体化世界制度”的高度。从他们的乌托邦理想是封闭性社会来看,他们意识到了开放性的子社会单独实行公有制纵然可以避免内部的階級剥削却不能避免外部的压迫和对外的私有制性质,仍不是人类的理想社会,公有制只能在世界范围内同时实现才能实现。但从他们的劳动公社实践来看,则他们又在尝试在分裂化世界的子社会里实现公有制,从而将集体私有制当成了公有制。以上两点共产主义先驱们虽然都有未明确,但无疑留下了重大的基础的理论空白,可谓先天不足。所以说,他们既是共产主义的开宗大师,又是社會主義的理论之源。

  他们的共产主义虽然实质上也属于社會主義,但他们反对任何暴力革命,又使得他们与其后来者区别开来了。这一点一直为其后来者所诟病,却恰恰是共产主义先驱者们远远高于其后来者的地方:因为大师们凭直觉意识到了共产主义必然蕴含的人性主义。所谓人性主义,是人道主义的必然发展结果。人道主义反对不合人性的一切行为,但又不反对私有制。这是自相矛盾的,因为私有制是一切人性异化现象的产生根源。人道主义的内在矛盾决定了它只能是不彻底的人道主义。人性主义就是针对人道主义的不彻底性而提出的彻底的人道主义主张。

  共产主义先驱的公有制及人性主义主张完全体现了共产主义的核心思想,其先进性至今不稍减,功勋至巨。

  第二阶段马克思的社會主義——集体私有制的公社国家理论。

  1875年,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第一次提出了共产主义二阶段论,标志着马克思社會主義的最终形成。

  这个理论认为:资本主义必然过渡到共产主义。共产主义分个阶段,社會主義为第一阶段。这个阶段与第二阶段一致的是:同样实行公有制。所以,没有商品、没有货币、没有階級、没有剥削,是实行计划经济、按劳分配的社会。经济危机的出现意味着社會主義实现条件的成熟。无产階級通过暴力夺取政权是建立社會主義的一般规律。社會主義国家将首先在最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里实现,可以单独一国实现社會主義。社會主義国家全体成员有权选举、监督、随时罢免公务员,公务员与一般工人收入相当、不得享有高薪。其政府也是公社式而非议会式的,即立法权和行政权一身二任。社會主義国家所采取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行动,就是以社会的名义占有所有生产资料。此后,国家形式自行消亡。所以,社會主義是一个短暂的过渡制度。

  1,马克思认为一国可以单独实行公有制,表明他也未能认识到分裂化世界的世界谋生资料所有制对其子社会谋生资料所有制的决定性影响、分不清公有制与集体私有制的区别。所以,马克思的社會主義可以说是氏族公社的升级版——国家公社。

  2,分裂化世界的子社会纵然做到对内实行公有制从而没有階級,但子社会的开放系统性质决定了它不可避免与其他子社会的商品贸易、侵略与被侵略,所以,它不可能不存在商品、不可能不再而且立即不再需要国家机器。莫尔、欧文等的共产主义,创立之初由于不知其必然实现性,当然可称为空想。但后来人们已经知道共产主义的必然实现性,就不能再称空想了。比如三色猜想后来得证就改称三色定理了。马克思的社會主義由于集体私有制与无商品、不需国家机关的公有制的不可兼容性,诞生之初就注定不可实现,倒是真正意义上的空想社會主義。

  3,我们已经知道,分裂化世界的私有制直接进化为一体化世界的私有制,一体化世界的私有制直接进化为公有制,其中根本不需要所谓的社會主義过渡。何况,历史表明,一个社会形态进化为另一个社会形态从来不需要一个过渡形态,因为任何一个社会形态从本质上来说都是过渡性的社会形态。

  4,马克思认为无产階級是最先进的階級,这也没有任何证据。无产階級是先进生产力的产儿,与先进生产力的紧密关系必然促进无产階級的先进化,这都没有错。只是我们更应当看到,资产階級却是先进生产力的领导者,与先进生产力的联系更紧密,所以,事实恰恰相反地证明了资产階級比无产階級更先进。

  5,马克思认为经济危机的暴发标志社會主義革命条件的成熟。这正如因为人的每一个个体必然生病就以个体的第一次生病当成死亡标志一样不可信。

  6,马克思认为实现共产主义是无产階級的历史使命。共产主义既然是解放全人类的事业,必然只能是全人类的共同事业,怎么可能单单成了无产階級的历史使命呢?

  与共产主义先驱的理论相比,马克思的社會主義实际上是一个倒退。一方面它把共产主义的公有制要求在事实上降为了集体私有制要求,另一方面它把共产主义的人性主义降为了一种暴力理论。并且,它把本来能够实现的共产主义降为了空想社會主義。马克思的社會主義犯了一个极其低级的错误,是彻头彻尾的空中楼阁。之所以如此:一是由于马克思所处时代资本主义远未充分展示其基本内容,所以纵然是无论学识还是人格都堪称天下第一人、对人类社会的认识远迈前人及同时代人的马克思,也不可能正确洞见私有制的发展规律,——不知道一体化运动是资本运动的本质要求、而共产主义又是一体化运动的本质要求。二是当时对无产階級过度剥削、过度压迫的资产階級的仇恨造成了马克思的人性主义危机感、扰乱了他的理智,变得激进。马克思在对共产主义胎儿成熟与否判断失误、又找不到共产主义自然分娩道路的情况下,不得不借助暴力对资本主义这位产期尚远的孕妇实施剖腹产手术以求共产主义的横空出世。正所谓“欲速则不达”。

  如果撇开分裂化世界必然给其子社会带来的商品贸易、国家攻防职能不提,将马克思社會主義仅仅定义为集体私有制,那么,从理论上来说,它也能够实现,唯一的条件是它必须足够小。事实上,很多夫妻店、父子作坊,不雇人、各人有平等管理权、财产共享,实行的就是集体私有制。但这种制度一旦实行于现代任一国家,则都无法满足这一制度施于地广人多之国必须相适应的社会条件。一种制度必须具备与其相适应的社会条件才能实现、才能发挥其积极作用。这里有个很好的例子。为什么五大文明古国单单古希腊实现了民主政治?就因为古希腊国家如雅典、斯巴达都是小小的城邦,一国之奴隶主多聚居一城,可以随时参加公民大会,所以得以实行当时世界上最高程度的民主制度。其他四大文明古国,却地广人多,又不具备在这一条件下实行民主制度必须的通讯、交通、信息条件,所以也就不可能实行民主制度。比如,谁有能力让殷商奴隶主在短时间里从全国赶到镐京参加政务大会呢?可见,一定的生产力水平即使不是实施一种社会制度的充分条件,至少也是必要条件。

  将来社会当然能够满足集体私有制的实现条件。但那时,社会会不会实行这一制度,取决于两点:1,谋生资料階級是否愿意放弃自己的谋生资料。我以为,私有主在私有制还能够给他带来利益时是不太可能的。而暴力掠夺已为现时代人性主义所唾弃,不用说必然遭到更文明的将来社会的拒绝了。2,这一制度在将来是否具有先进性。私有制发展到最后必然走向它的反面,再不能带给私有主利益了。这时,集体私有制固然能够实现,但这时社会会因为能够实现而直接提出共产主义要求了,集体私有制又失去了先进性。集体私有制在它具有先进性时难以实现,在它能够实现时又丧失了先进性。所以,集体私有制只适应于氏族公社这种狭隘的子社会单位,难以在现代国家复活。马克思社會主義是不可能成为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的。即使在将来实现,也是偶然的特例,不具普遍意义。

  错误的理论化为行动时,这个行动就不仅是一场闹剧,而且是一场悲剧。前苏联的瓦解、东欧巨变在实践上宣告了马克思主义的死亡,但一直无人能在理论上宣告马克思主义的死亡。

  马克思主义由于没有“谋生”概念,只直观地看到生产,从而不可能正确认识公有制及階級的本质,得不出公有制即共产主义必须由全人类谋生年龄人口共同占有全世界谋生资料的结论,从而以为在分裂化世界的子社会内部单独实行局限的公有制(实质上是集体私有制)也能步入共产主义,导致了社會主義理论的出现。

  马克思主义虽然因其社會主義理论的错误导致它的死亡,幸好马克思主义只是共产主义的一个阶段,正如牛顿理论是物理学的一个阶段,所以马克思主义的死亡不标志共产主义的死亡。何况,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剩余价值理论仍然先进,它对共产主义的功勋仍然是里程碑式的,不容抹杀。

  第三阶段列宁主义、斯大林主义与东方社會主義——专制的国家资本主义

  1917年的十月革命改变了世界。苏联、南斯拉夫、阿尔巴尼亚、波兰、罗马尼亚、保加尼亚、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东德、中国、朝鲜、蒙古、越南、老挝、古巴、柬埔寨建立了一个所谓的“东方社會主義阵营”。它们都标称信奉并实现了马克思的社會主義,其实,它们信奉并实现的是列宁—斯大林的社會主義。二者区别何在呢?

  1,马克思的社會主義是分裂化世界子社会全体谋生能力人口共同占有共同管理子社会所有谋生资料的社会制度,即集体私有制;而列宁—斯大林的社會主義却是分裂化世界子社会仅担任官职的谋生能力人口共同占有并按官衔高低分享大小不等权力共同管理子社会所有或大部分谋生资料的社会制度,即国家私有制。这里面的区别列宁非常清楚。但他错误地认为由于工人文化水平低、缺乏国家管理技能(这里又抽了自己一记说过“无产階級是最先进階級”的嘴巴),还必须实行自上而下的干部委任制。他清楚这种制度必然产生日益严重的官僚主义,于是要求逐步把所有的劳动人民都吸收来参加国家的管理。列宁对国家私有制变为集体私有制的期望自然落空,因为百姓无权而有权的官吏階級却绝不会主动放弃到手的利益。官吏階級把国家私有制叫做“国家所有制”,“社會主義”官吏階級又进一步把“国家所有制”改称“全民所有制”,国家私有制的私有制本质就这样被一步一步淡化,以满足他们对公有制的幻觉。他们把国家私有制奉为社會主義镇国之宝。其实,这是一个很古老的私有制形式。翻翻世界通史,公元前5世纪奴隶制的古雅典就拥有有2000名奴隶的国家大银矿,封建社会比如清政府也有“官办企业”,资本主义的国营企业就更“无庸赘述”了。国营经济的性质属于集体私有制还是属于国家私有制,完全取决于国家的性质:这个国家的政权是由全国所有谋生能力人口平等分享呢还是仅由部分谋生能力人口独占。所以,马克思社會主義的国家管理与东方社會主義的国家管理名同实异。东方社會主義把个人资本主义的国有企业定性为“国家资本主义”,而把自己的定性为“社會主義”:真是“嘴是两层皮,咋说咋有理”。

  2,马克思的社會主義是一个短暂的过渡制度,因为马克思深知无产階級一旦夺得政权、在没收了资产階級的谋生资料之后、资产階級已经消灭,与资产階級“同生共死”的无产階級自然也就不复存在,又何来无产階級专政呢?退一步说,即使无产階級还存在,但资产階級已不存在,无产階級又去“专”谁的“政”呢?再退一步说,对一小撮资产階級需要如此庞大的无产階級专政机器吗?所以,“无产階級专政”、“階級”都只能是个极其短暂的现象。而列宁—斯大林的社會主義国家,官吏階級由于共同占有着、经营着国家的谋生资料的同时又占有政权,所以不但是谋生资料階級而且同时是统治階級。这个统治階級不但存在,而且长期存在,与被统治階級的对立更是日益尖锐,以至“无产階級专政”不但长期存在,而且日益强化、至无以复加。

  3,克思认为社會主義当在最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首先实现;列宁则认为落后的资本主义国家乃至封建主义国家可以首先单独实现社會主義,完全否定生产力水平对所有制水平的决定作用(这又与他的“俄国由于工人素质低暂不宜实行国家的全民管理体制”观点相矛盾)。五大文明古国为什么单单古希腊能够实行最民主的奴隶制呢?因为古希腊是小小的城市国家,居民多聚一城,容易随时参加“公民大会”。而其它文明古国地广人多,当时的交通、通讯水平低下,根本不可能举行类似会议。可见,生产力水平虽然不是所有制水平的充分条件,却是其必要条件。

  东方社會主義阵营与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相比,区别只有三点:一,在谋生资料所有制方面,虽然都是私有制、而且都是资本主义私有制,但一为国家私有制占统治地位的国家资本主义、一为个人私有制占统治地位的个人资本主义;二,在政治体制方面,一为专制、一为民主;三,在文化体制方面,一为封建主义文化、一为资本主义文化。如是而已。三大区别都体现了东方社會主義较西方资本主义远为落后,绝不是什么先进制度。这是一个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与封建政治相结合的畸形产物。它的谋生资料所有制虽然是资本主义所有制,却是资本主义最缺乏效率的国家私有制;它的政治体制已经是封建体制了,却不幸还是最专制集权的封建体制。没有任何一个封建国家像东方社會主義国家那样占有如此之多的谋生资料、攫取如此广泛的权力、拥有如此庞大的官吏队伍、享受如此丰厚的利益、编造如此荒谬而又繁杂的颂神理论、剥夺公民权利如此之彻底、控制人民自由如此之严密、……。它与与西方体制虽有种种区别,但其核心是专制。发韧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东方社會主義改革,证明它可以放弃国家私有制、计划经济等等特色,但绝不允许触动它的专制特权。它是这个世界的巨大毒瘤。对它的最佳改革方案就是彻底抛弃,代之以经数百年实践充分证明了其成熟和成功的西方体制。社會主義国家曾有西化之论,实际上就是关于国家资本主义劣于从而应当进化为个人资本主义的理论。所以可以这么说,戈尔巴乔夫是马克思恩格斯之后对共产主义贡献最大的勋臣。不让鸡吃饱,哪有鸡蛋来?不让资本主义顺利发展、尽快完成历史使命,哪有共产主义的舞台?

  苏联、中国等均宣称过不再或基本不再存在階級。这是纯粹的“睁着眼睛说瞎话”。哪一个社會主義国家不存在统治階級呢?恰恰相反,专治国家的统治階級与被统治階級的矛盾远较民主国家的尖锐。专治国家也深知一旦实行民主制度他们必被推翻,这就是他们不敢实行民主制度的肮脏心理。

  社會主義国家官吏个人未投入一分钱资本,却整体占有国家私有的谋生资料;国家官吏个人都不拥有国家谋生资料所有权,却整体拥有国家谋生资料的一切权益。他们作为一个整体执行资产階級职能,所以,他们实际上就是资产階級——一个特殊的资产階級,一个没有个人资本却一样分享剩余价值(这就是他们极简单的劳动与其极高收益不成比例的原因)的资产階級——官僚资产階級。

  东方社會主義国家官吏均非普选产生,所以不具任何代表性,只代表他们自己,从而是最狭隘利益集团。这就是专治的原因。

  他们在政治上以党的理论为国家宪法,残酷迫害任何胆敢批判他们党理论的任何个人和组织,从而在事实上把他们党的理论当成了宗教、把国家当成了政教合一的神权组织。

  从理论上说,国家资本主义要获成功,需要一个苛刻的条件:国家官吏必须是乐于并且善于为全体谋生能力人口管理谋生资料以谋取利益者。这一条件只有在政治文明高度发达的国家才能满足。而政治文明高度发达的国家又必然会实现民主制度。所以依靠专制国家资本主义的明君贤臣振兴国家只能是个梦想,所有不颠覆这个制度的改革方案只能成为贪官污吏吸食民脂民膏的一道道大餐。现实当中上述所谓的社會主義国家拚命维持最落后、最腐朽、最反动的政治,与其所称高尚目的真是“南其辕而北其辙”。

  以色列的“基布兹”实行的倒是集体占有制,远较“社會主義国家”更近马克思社會主義、更像共产主义,但依然不是社會主義,因为从来不存在“无产階級专政”,且实行的集体占有制是私有制性质的集体私有制。

  即使“基布兹”制度在以色列全境实行,也不过是远古的氏族公社变为现代的国家公社而已,仍然是国家集体私有制。

  马克思将第一次经济危机视为无产階級革命条件成熟的标志,列宁则将这个标志后延至帝国主义阶段。但资本主义仍然蓬勃发展的事实,证明二者都未认识到资本主义的历史使命。

  东方社會主義一方面大大败坏了共产主义声誉,另一方面更糟糕的是大大延缓了世界近百年的健康发展,给世界尤其是社會主義国家的人民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共产主义从先驱者的公有制、人性主义到了马克思手里就降为集体私有制、民主主义,而到了列宁、斯大林手里再降而为国家私有制、封建专制集权主义。马克思的社會主義首先将共产主义引入斜路,列宁—斯大林的社會主義更从这条斜路上走上又一条斜路,离共产主义是渐行渐远。马克思播下的固非龙种,收获的便也远非跳蚤而已。

  第四阶段修正主义、亚洲社會主義、阿拉伯社會主義、非洲社會主義、拉丁美洲社會主義、欧洲共产主义、西方共产主义、……——对列宁—斯大林社會主義乃至马克思社會主義的改易

  马克思社會主義的不可必然实现性、列宁—斯大林社會主義的非马克思社會主義性及封建性,必然引起人们的怀疑和否定,于是种种异议接踵而至,形成了林林总总的派别。以下观点值得一看:

  十月革命前,考茨基、俄社会民主党人、孟什维克经济学家等认为俄国生产力水平还没有成熟到实现马克思社會主義的地步。

  世界上声称实现过社會主義的国家有近五十个,但其身份无一不曾受到过怀疑:1,东方社會主義普遍不承认其阵营之外的社會主義国家的资格;2,东方社會主義国家的社會主義资格都不被社会党国际所承认;3,东方社會主義国家之间也有互不承认现象,开始是苏联不承认南斯拉夫,然后是中苏互指背叛马克思列宁主义,最后是阿尔巴尼亚认为改革开放后的中国不再是社會主義。

  如果以马克思社會主義为标准,则世界上根本没有这样的社會主義国家;如果以东方社會主義国家为标准,一者不合马克思社會主義、二者东方阵营内部情况并不一致、三者即使一国前后情况也有变化,所以缺乏权威性及说服力。现实中的社會主義国家从来就没有获得过合法的开业执照,从来就没有弄明白什么是社會主義,摸着石头过河就敢号称自己搞的是社會主義,足见其浅薄。

  大多数社會主義国家是鉴于资本主义的不合理而试图回避资本主义的,结果回避的不过是个人私有制的资本主义、实行的不过是国家私有制的资本主义,真是跳来跳去跳不出如来佛的手心。其实,资本主义的种种不合理现象,除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都不是资本主义的本质的、必然的现象,都是可以依靠资本主义本身的力量克服的。

  东方阵营之外的社會主義国家,不但想回避西方体制,还想回避东方体制,也就是说,既想抛弃个人私有制又想抛弃国家私有制,不知这样的私有制是根本不存在的。

  托洛茨基1938创立第四国际,自称是共产国际的左派反对派。他反对列宁的“一国可建成社會主義”论,说:“我们不赞成关于社會主義革命在任何国家的范围内,甚至在最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内有可能获得胜利的思想。”“社會主義革命只有在世界范围内才是必胜的”。这里接触到了公有制与世界制度(一体化还是分裂化)的关系。

  1951成立的社会党国际,声称是马克思加入过的伦敦的国际小组的继承者,1983年即拥有54个“社會主義政党”为成员党、1600万党员。其主要观点有:“共产主义妄称继承了社會主義传统,但事实上,它歪曲了这个传统,它建立了一种僵硬的学说,同马克思主义的批判精神是不相符合的。”社會主義国家“不论在什么地方,只要它获得政权,它就破坏自由和获得自由的机会,它的基础是建立在军事官僚和警察恐怖之上的。由于造成财富和权利上的悬殊,它已经创立了一种新的階級社会,强迫劳动在它的经济组织中起着重要的作用。”“共产党人完全歪曲了社會主義的思想。”“我们相信民主,他们不相信民主。我们相信人权,他们则嘲弄人权。”“它们的一党专政实际上代表着专制统治,否认了一个民主社会中必要的言论、宗教、批判、自愿结社同外界接触的自由。”基于以上原因,“社会党国际拒绝同共产党建立一切形式的合作”。“没有民主,就没有社會主義。社會主義只有通过民主才能完成,而民主亦只有通过社會主義才能实现”。认为资本主义多党制的议会制度已经实现了建设社會主義所必须的广泛民主,在这种制度下,就能发生资本主义向社會主義过渡的历史性变化。主张欧洲一体化。维护世界和平。支持民主解放运动。

  社会党国际显然未受东方阵营“階級已经消灭”谬论的影响,认定东方社會主義国家出现了一个不同个人资本主义社会的階級,并且这个階級是由于权利和财富造成的,从而在事实上意识到了东方社會主義国家统治者的官吏階級、统治階級和谋生资料階級的三位一体身份。社会党国际对专制、暴力的谴责,证明了自己具有共产主义的人性主义。关于共产主义将在西方体制和平实现的观点,证明它对资本主义规律的认识已经遥遥领先于共产主义先驱及马克思,彻底否定了共产主义对暴力的需要,提示了人性主义不仅是人们的理想需要也是现实的内在需要。

  西方马克思主义者霍克海默认为:苏联和希特勒德国在资本主义结构上虽有所不同,但实质上是相同的,都是集权主义。他正确指出了东方社會主義的本质是资本主义和集权主义。另一位西方马克思主义者科尔施则正确指出了社會主義国家无产階級专政的实质就是“对无产階級的专政”。基希海默尔有相似表述:社會主義国家“工人階級被置于被统治階級的地位”。科拉科夫斯基嘲弄苏联说:“在一个能制造出精良的喷气式战斗机,但却为其公民生产劣质靴鞋的国家里,社會主義是不存在的。”提示了共产主义与人性主义的关系。所以西方马克思主义主张“今天的任务就是恢复马克思主义最初的人道主义精神”。马尔库塞和高兹都认为资本主义存在的人的普遍异化,需经改造才能实现共产主义。这有助于理解作者的一体化文化产生一代新人,共产主义由他们实现的观点。

  社会党国际、西方马克思主义代表了共产主义自诞生以来的最高水平。

  2005- 4- 30

  作者电邮:houlaizhe314@ 163.com

  作者:邢商绅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思想学术 » 谋生论 浏览数

没有评论 »

  1. 游客 说:,

    2005年06月08日 星期三 @ 12:34:57

    1

    商绅先生:

    有幸拜读先生谋生大论。
    慧哉斯文。
    极为赞同先生关于“人类活动”随认识的深刻程度的发展变化有分子、原子等阶段性研究成果的论述,所以本人认为当人类的这一认识能达到μ粒子阶段时,我们该做如何之想,先生有这样的眼界和智慧,万望不吝研究之至。
    这里本人再斗胆一问?如果我们能研究到μ粒子阶段时还只能够论证出“××主义必然实现”这一结果吗?那么,我们继续研究的结果又为何物?
    本人认为,在先生研究的进一步深刻时必然会有一种新的推论将要出现,即由于先生论证了资本主义将自觉放弃资产这一论点成为结果如果必然,那么“人类将自觉放弃欲”仅作为一个论点则亦然且绝然,这是因为“谋生”至少包含各种欲的集合,既然人类的境界可以达到放弃谋生资料的私有制(欲的一种存在)形式,人类是否也必将达到放弃各种欲的其它存在形式的境界。
    本人又想,其它的欲都还无所谓,仅仅只论述到如果人类将放弃个别的思想以及个别思想载体及其行为的私有制形式,那么这样的社会究竟是有序的还是无序的?它是依靠什么而存在的呢?
    恐怕人类不能这么说就可以算“了”:“人类已经分不清你我,人类已经什么都大同,人类只有大同精神永恒”。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我们无须再进一步研究了,因为人类的先人早就预言了这一切。
    不过仍然但让我惶恐之至的是,地球竟然是有欲的!
    谨颂
    勋成

    一元([email]xiefy@126.com[/email])

    回复

  2. 游客 说:,

    2005年06月21日 星期二 @ 13:57:36

    2

    xiefy游客:
    放弃谋生资料并不是放弃欲,仅仅是放弃一种欲###-一种更不符合人性的欲,同时追求另一种欲###一种更符合人性的欲.
    ××主义并非先人早已预言了一切的理论.××主义的必然性、实现所必需的物质条件等等仍然有待研究。
    感谢您的指点。顺祝
    暑安!
    邢商绅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