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汉音:中日修好,可难可易

  中日两国之间曾经有过源远流长的友好往来。早在盛唐时期,善于向外学习的日本便把中国文化大面积地移植了过去,包括中国的文字和儒家的思想。

  但是日本在明治维新之后,国力迅猛发展,超过了固步自封的中国,开始萌生侵略中国之心,于是在清政府惨遭西方列强重创之时,日本先是挑起甲午战争,从中国手中夺走台湾,不久之后又从东三省下手,发动了全面的侵华战争。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毛泽东和周恩来为了世界局势的考量,也为了避免与日本冤冤相报永无休止,决定放弃对它索取战争赔偿,更不主张向日本讨还血债,而是在日本军国主义和日本人民之间作出区分,要求日本从战争中吸取教训,否定军国主义,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发展与中国的友好关系。

  在处理这个问题上,毛、周的立场表现出了不同寻常的智慧和胸襟。实际上,毛泽东之后的中国历届政府始终坚持了这一立场。日本对此作出了一些正面回应,包括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长期向中国提供低息贷款等等。

  日本一直表里不一

  不过,在中国人看来,日本的回应还没有达到他们的基本期待,不仅如此,日本还在一些重要问题上继续伤害他们的利益和感情。比如,日本在处理其二战行为时一直是表里不一,一方面它的政府对外宣布道歉,一方面它的议员和政府要员,包括首相在内,却一再到供奉侵华战犯的靖国神社那里祭拜,同时在教科书里为日本的军国主义行为淡化、开脱。

  这种自相矛盾让曾经深受其害的中国人担心日本没有真正对二战悔过,没有真正否定军国主义,将来一旦有机会,这个军费开支和技术能力都高于中国的国家还是有可能再一次加难于中国。

  其次,日本最近在与美国签约时,把台湾问题列为日本会参与干预的战略目标,这意味着,如果美国因为台湾问题与中国交战,日本将会协助美国再一次与中国交战。

  由于中国一直把台湾视为神圣领土的一部分,因而在中国看来,日本的这个做法不仅违背了“一中”承诺,而且是与中国为敌。

  再其次,在中日领土(钓鱼岛)之争和石油资源之争这两个问题上,虽然中国主张与日本通过谈判加以解决,日本却不予理睬。

  中日关系的性质关乎中国和日本的根本利益,也关系到亚洲的和平与稳定,因而同样关乎亚洲各国和整个国际社会的重要利益。以日本来说,如果它继续依目前的态度处理二战和台湾问题,那就不可能消除中国对日本的疑虑、不满。

  而且,也会加剧日本对中国的长远担忧,一种日本人非常不愿意承受的担忧(过去危害别国后难免担心别国的报复),二来,也不可能期待中国像傻瓜一样在这种形势下支持日本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实现日本提升国际地位的梦想(中国怎么会支持它不放心的国家去提升地位从而恶化自己的生存环境?)。

  对于中国来说,如果日本的态度不变,如果中日关系持续处在目前的状态之中,中国在解决和平统一的过程中就会存在一个相当大的障碍,在和美国交往方面也会比较复杂。这样的关系会使中国一直担心日本是否在将来的某个时候会再一次加害于它。

  相反,如果中日之间能够发展出真正友好的关系,两国所面临的这些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改善中日关系的关键在于日本。日本需要超越现有的思维模式和传统的民族心态,修正相关立场和对华政策,才能使目前的中日关系止冷、回暖、甚至变热。

  日本须对台獨说不

  具体地说,第一,日本要向德国学习,对二战时期的日本军国主义行为说“不”,内外一致,干净彻底,以便消除中国和其他国家的疑虑。

  第二,向美国的忠诚盟国韩国和澳洲学习,回避台湾问题,对美国要求在台湾问题上联合钳制中国的策略说“不”,从而消除中日关系中的最大障碍。( 日本的回避或者对台獨说“不”,有利于中国的和平统一,而中国的和平统一实际上可以扩大台湾的利益和更好地保障日本在台湾的投资利益。)

  第三,向印度、韩国和新加坡学习,在和美国保持战略伙伴关系乃至盟国关系的同时,也和中国发展战略伙伴关系或密切关系。

  为此,日本需要抛弃对中国的疑虑。实际上,只要日本不去损害中国的利益,中国即使变成一流强国,也不会进犯日本、寻报历史之仇。

  中国没有对外扩张侵略的传统,它现在的领导人也没有任何对外扩张侵略的理念,更确切地说,中国的传统文化和现代意识都反对穷兵黩武的对外扩张和侵略。更何况,在现代世界里,在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的体制下,强国之为强,根本不需要走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的老路。日本的担心是多余的。

  中国则可以考虑利用日本意图变成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机会,以向前看的建设态度,促使日本调整历史观和对华政策。

  从长远观点来看,中国和日本应该以主导者的姿态,谋求东亚乃至于整个亚洲的整合与合作,建立欧洲共同体那样的东亚共同体或亚洲共同体。曾是敌国的法德两国在欧洲能做到的事情,中日两国也应该能够做到。

  虽然美国对中国还在实行半合作、半遏制的政策,有些令日本左右为难,但美国从冷战时代就对中国实行的、旨在遏制共产主义的政策已经由于中国的改革开放而失去根本意义。资本主义对社會主義的意识形态之争和经济制度之争已经结束。遏制中国只能事与愿违。当年参与遏制的国家,除日本外,都已经退出行动。

  日本不参与美国的遏制,不会损害美国的利益,相反可以促进美国早日调整对华政策,导致美国和中国建立更有利于相互往来、更有利于世界和平的关系。

  中日关系的冷与暖,历史的影响、美国的影响等等固然重要,但是从目前的形势来看,更重要的却是人为因素对它的左右。使其暖者则可暖,使其冷者则必冷。

  日本政府如果坚守它目前的立场和策略,中日关系的实质性改善是难以成就的;然而,如果它能够超越常规的政治思维和日本的传统心态,它和中国政府一起努力则是完全可以在不太遥远的将来建立起崭新的中日伙伴关系。

  作者是台湾辅仁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作者:张汉音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日关系 » 中日修好,可难可易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