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康乐:中国帝王与食色性也

  告子曰:“食色,性也。”(注1)意思是说,人天生的本性就是要吃好东西,要泡美眉的。而伟大的孔夫子也说过:“已矣乎!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由此可知,从孔子那个时代以来,世人之好色与好食,始终就没变过,一以贯之至今。

  食色,性也。无疑是个颠破不得久而弥坚千年不烂的真理,但它与中国帝王有什么关系呢?

  为什么我要把中国帝王与食色性也连在一起呢?

  还是从伟大的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的名著开始讲起吧。

  柏拉图在他的《理想国》借书中人物格老孔之口提出了一个著名论断:这个世界上没有真正正义的人。那些做正义事的人并不是出于心甘情愿,而仅仅是因为没有本事作恶。人都是在法律的强迫之下,才走上正义之路的。任何一个人,如果拥有随心所欲做事的权力,他必将走上邪恶之路。

  拥有怎样的权力才算得是上拥有了随心所欲的权力?格老孔说道:我所讲的随心所欲,系指象吕底亚人古各斯的祖先所拥有的一种能力——就是隐身术。当一个人拥有这样一种能力:当他做任何事,别人却无法看到他时,也无从得知是他做时,这样的人,显然,可以称得上是随心所欲了。这样的人,他不仅逃脱了法律的制衡,也逃脱了舆论的压束。这样一个随心所欲的人,必然会变得邪恶起来,古老传说中的吕底亚人古各斯的祖先也正是如此。他原是一个牧羊人,在得到了一只能令他隐身的戒指后,他设法当上了国王的使臣,然后他引诱了王后,谋杀了国王,夺了王位。

  格老孔说道:照这样看来,假定有两只这样的戒指,正义的人和不正义的人各戴一只,在这种情况下,可以想象,没有一个人能坚定不移,继续做正义的事,也不会有一个人能克制住不拿别人的财物,如果他能在市场里不用害怕,要什么就可以随便拿什么,能随意穿门越户,能随意调戏妇女,能随意杀人劫狱,总之能象全能的神一样,能随心所欲行动的话,到这时候,两个人的行为就会一模一样。

  作者在这里就按照格老孔的话再向前推一步:一个人越能随心所欲的做事,则会越多地暴露出他的本性来。

  而这本性,最重要的莫过于孔子先生所说过的以上两点了:食与色。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传说中的隐身人,显然不存在能够按其心意随心所欲行动的人。

  要说这个世界上曾经有过最接近于随心所欲做事的人,那么,除了富有九洲四海,操有亿万众生的生杀大权的中国帝王外,孰能当之?

  中国的帝王,不仅拥有率土之滨,普天之民,乃至连大臣的自杀,都需要皇帝的“恩赐”,所谓赐死是也。

  我想,如果柏拉图生得迟些,知道中国帝王的权力与事迹,他可能就会直接用中国的帝王去证明他的观点了。在这里,我们且看拥有随心所欲的权力的中国帝王是如何经典地表现出他的本性来——食色性也!

  (1)中国帝王与性的关系

  也许,把这个标题改为中国帝王与性放纵之关系更为贴切。因为,考察中国帝王与性的关系,除了看到他们的性放纵与对女性的性压榨,实在看不出其他的多少名堂。要说君王与妃子之间也有爱情吧,应该是对的,唐玄宗与杨贵妃可算一对。但这只能算是稀罕之物。像白居易的朋友陈鸿所说,此为“希代之事”,是历代帝王后妃间仅有的一对。何况白居易创作长恨歌时,无疑是拔高了李与杨的爱情。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唐玄宗对着“后宫佳丽三千人”(实际上人数远不止此,后文另叙)对着这么多的随时可以当场推翻的宫女(根据柏杨先生的考证:中国皇宫里的宫女都是穿开裆裤的,盖皇帝老爷一时兽性大发,迫不及待,就可当场推翻),李隆基先生不隔几天就尝尝鲜才怪呢!

  自黄帝开始,中国就表现出了对女性的这种性压榨。我们都知道,黄帝后来是白日飞升成仙去了,但是他是用了何种修炼技术得以升天呢?孙思邈在《千金方·房中补益》中提到:“昔黄帝御女一千二百而登仙……能御十二女而不复施泄者,令人不老,有美色。若御九十三女而自固者,年万岁矣。”原来,黄帝用得就是采阴补阳大法。难怪后世的皇帝总是一方面狂嫖,一方面又想成仙,原来是一箭双雕之法啊!

  三皇五帝时代固已遥远矣。黄帝御女一千二百而登仙固然只是个传说。显然想在那个时代在声色方面达到令人咋舌的地步是不大可能的,就是稍后当政的禹,生活方面看来还是非常辛苦的。韩非子在《五蠹》里说:“禹之王天下也,身执耒以为民先,股无胫不生毛,虽臣虏之劳不苦于此矣。”生活条件是这么艰苦,剩余精力也就剩不了多少了。据《楚词. 天问》记载:禹为娶涂山氏女,生子启。后启代益为君王,建立了夏王朝。可以想象,禹那时并没有后世这么多的妻妃。作风也正经地很。但他的子孙后代就没有这么正经了。根据国语与史记记载:第十四任君主孔甲“好方鬼神,事淫乱。夏朝末代君主桀他宠爱有施氏之女妹喜,为她筑倾宫、饰瑶台。日夜与其饮酒作乐,”为酒池可以运舟“,令三千人做牛饮,”醉而溺死者,妹喜笑之以为乐,“(注2)是食与性的一大完美结合。

  商朝末代皇帝纣王也是同类角色。纣王不仅色,而且色的很残暴。《史记·殷本纪》记载:九侯有好女,入之纣。九侯女不淫,纣怒,杀之,而醢九侯。你看,就因为这个女孩子不淫荡,纣王就把她给杀了,还把她那位居三公的老爸九侯也杀了。杀了以后,还把九侯的肉剁成了肉酱。不仅如此,史记里又说:“鄂侯争之强,辨之疾,并脯鄂侯。”——另一位三公鄂侯在那里为九侯说了几句抱不平的话,结果,就被杀后做成人肉干了。西伯昌(后来的周文王)听到这件事,内心虽然很不平,但连说一句话也不敢了,只是在私底下叹着气。然而由于崇侯虎的告密,被纣王知道了,纣王就把西伯囚禁在羑里。看来从古时候起,高官在皇帝面前也不见得有多少权力,此鬼侯鄂侯等三公本是当时除纣王外最有权势与威望的人,但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剁的剁了,晒得晒了,囚得囚了。如此看来,那个时候的纣王显然已经成了一只失控的怪兽,其礼仪律法舆论显然都无法束缚他,想搞谁就是谁的纣王,不淫荡奢侈才是怪事了!后来也果然如此。《史记·殷本纪》载纣王“大聚乐戏于沙丘,以酒为池,悬肉为林,使男女倮相逐其间,为长夜之饮。”。——那么,其做法跟夏朝末代君主桀就非常类似了。

  接下来就是周朝了,有信史为证,当周朝时,皇帝就可以合法地拥有一百二十一个妻子。计:皇后一人,每隔半月陪皇帝上床一夜;夫人三人,每隔半月三人共同陪皇帝上床一夜;九嫔九人,也是每隔半月共同陪皇帝上床一夜;世妇二十七人,每隔五天,抽签抽出三人陪皇帝上床一夜;女御八十一人,在剩下的十四天中,每天由五个或六个人共同陪皇帝上床一夜。

  ——这种桃花运现在听起来有点荒唐,但这却是圣人们代定的,君如不信,请看《礼记》内则原文:“女御八十一人,当九夕。世妇二十七人,当三夕。九嫔九人,当一夕。三夫人,当- 一夕。后。当一夕。十五日而遍。”

  想一想,周朝可是三千前的3000年前,别人家的老祖宗还在树上爬的时候,还不知何为私有的时候,中国的帝王在圣人的帮闲下,已经发明了一套不仅合法而且合理使用众多后院美人的规则。

  但周朝这些帝王与后世的那些拥有三千粉黛帝的帝王相比,则又是小巫比大巫了。

  历史上最有权力的秦皇汉武,虽说文采方面是“稍逊风骚”,但其那个“骚劲儿”却是横绝天下的。

  史载:秦始皇,横扫天下,每灭一国,必收其王妃公主贵妇美人入宫,刘向在《说苑·反质》中道:(秦始皇)又兴骊山之役,锢三泉之底,关中离宫三百所,关外四百所,皆有钟盘帷帐,妇女倡优。共达“数巨万人,钟鼓之乐,流漫无穷”。《史记·秦本纪》云:“秦每破诸侯,写仿其宫室,作之咸阳北阪上,南临渭,自雍门以东,至泾渭,殿屋复道周阁相属。所谓诸侯美人,钟鼓以充之。”《三辅旧事》也记载了:“始皇……表中外殿观百四十五,后宫列女万余人,气上冲于天(不知道这是什么气,估计是胭脂气或者说是骚气吧)。”杜牧在《阿旁宫赋》里说:“有不得见者三十六年”,想来也非夸大之词。

  秦始皇拥有后宫列女上万,虽说是空前,但绝非绝后。

  这个记录很快就被汉武帝打破了。

  汉武帝无疑是个雄才大略的皇帝。但同时也是一个风流放荡的皇帝。秦始皇时,嫔妃分为八级,到汉武帝时嫔妃级别增至十四等。而相应地,人数也从秦始皇的上万人增加到了汉武帝时期的一万八千人。在南齐人王俭的《汉武故事》里记载道:“元朔中,上起明光宫,发燕赵美人二千人充之,率皆十五以上,二十以下,年满三十者出嫁之。掖庭总籍,凡诸宫美女万有八千。建章、未央、长安三宫,皆辇道相属。幸使宦者、妇人分属,或以为仆射,大者领四五百,小者领一二百人。常被幸御者,辄住其籍,增其俸,秩比六百石。宫人既多,亟被幸者数年一再遇。挟妇人媚术者甚众。选三百人常从幸郡、囿,载之后车,车上同辇者十六人,充数恒使满,皆自然美丽,不假粉白黛绿。侍尚衣轩者亦如之。尝自言:‘能三日不食,不能一日无妇人。’

  而《旧唐书·食货志》亦记载道:“汉武帝后宫数万人,外讨戎夷,内兴宫室。”

  汉武帝说:“能三日不食,不能一日无妇人。”可见果然是个精力旺盛的皇帝。但即使汉武帝精力再旺盛,也满足不了一万八千妇人的需求。正如文中所说的:“即使有被宠幸过的,往往也要过几年才有可能再被汉武帝宠幸一次。”而那些终生没有被宠幸过的妇女,则只得长久地忍受着那种寂寞与煎熬,一直熬到三十岁,年老珠黄得让皇帝不可能会感兴趣时,才会被释放出宫。

  史载汉武帝“善行道养术(指房中术),故体常壮悦。”看来,汉武帝是完满地做到了真正的穷奢极欲,比明朝那些虚弱不堪虽有美色却无法享受的皇帝强多了。难怪汉武帝要在他的《秋风辞》里面感叹道:“欢乐极兮哀情多,少壮几时兮奈老何!”这话颇象《康熙王朝》里的一句歌词: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看这情形,汉武帝还真想干他个几千年,还好有死神过来把这位独占上万美女的老色鬼带走,不然,让他享用到今天,现在的年轻人还真的不知道该往何处寻找佳缘。

  也许号称武帝的人体质与色欲都要强些,如西晋时期的另一位武帝司马炎在这方面比起汉武帝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花样更多。

  司马炎的后宫本来已有众多美女,却还于公元273年下诏采择公卿以下家庭的女子以备六宫,并极其荒唐地下令:选美之事尚未完毕时,禁止天下嫁娶。第二年,又取良家女及小将吏女五千余人,入宫选之。“母子号泣于宫中,声闻于外。”过了八年,他在平吴以后,又“诏选孙皓使妾五千人入宫”(注4)这样,他的后宫佳丽就膨胀到了万人以上,于是这个拥有万名佳丽却无专爱的淫荡皇帝遇到了一个大问题:就是不知从何操起。后来总算想出了一个办法:就是当欲幸御宫女时,坐上羊车,羊走到哪里停住,他就临幸哪里的宫女。由此,那些寂寞的宫女为求宠幸,往往就把竹叶插在门前,把盐汁撒在地上,以诱羊儿停下吃草。( 注5)

  做皇帝做到这个分上,若不把天下妇女看作随手可得的泄欲之工具,才是咄咄怪事。

  汉武帝也许是号称武帝的皇帝都是精力过剩的,西晋的晋武帝司马炎于拥有万八后宫固然惊人,但拥有后宫人数最多的记录却不是汉武帝所创,也不是晋武帝司马炎所创,却偏偏是帝王中的情圣唐明皇玄宗皇帝所创。

  我们已经知道,中国的这些大权在握的皇帝往往都有几千个宫女(中国的宫女,皇帝是随时可以拿来受用的,据台湾著名学者柏杨先生考证,宫女都是穿开裆裤的,此一设计,是为了方便兴突发致的皇帝能及时地当场推翻享用。),一般人未免会想过这个问题:历史上哪个皇帝拥有过最多的宫女呢?其数量又是多少呢?

  答案是:历史上拥有宫女最多的皇帝是唐玄宗,其长期拥有的宫女数量超过四万个。

  唐代以贵、淑、德、贤四妃为夫人,后宫设立六局二十四司,共190人,还有女史10人。这些都是有品级的,无品级的宫女人数相当多。唐肃宗宝应元年,一次就放宫人3000。而到了玄宗开元天宝中,仅长安大内、大明、兴庆三宫和东都大内、上阳两宫,即有宫女40000人(注解6),可见唐玄宗的宫女是超过四万个的,而当时唐朝的总人口也就5000来万,相当于一千个人里面就有一个是唐玄宗的妻妾,比唐代的官员总数还多(注解7)。可见,要评历史上拥有宫女最多的皇帝,唐玄宗当之无愧。

  唐玄宗,做为帝王中的痴情汉(其实也不是太痴情,传闻他跟杨贵妃的三姐妹,秦国夫人、韩国夫人、虢国夫也很有一腿),在他与贵妃意浓情深时,这四万宫女只能是徒劳地翘首东望皇帝那永不会来临的幸御。既然唐玄宗不大可能会垂幸这些寂寞的宫女,那为什么不放一些出去呢?虽说宫女除了让皇帝发泄的用途外,还用来替皇后嫔妃服务,还用来扫地等,但仅是这样的话,几百宫女也就勾够了,何必弄个四万人?其答案只能是唐玄宗养那四万宫女仅仅是为了那性排场和偶尔的心血来潮。

  唐玄宗自己的性排场是大了,在四万粉黛中独爱杨贵妃一个也更能显示出自己对杨的用情之深,抬高了杨贵妃也渲染了自己的惊世之爱。很有传奇效果。可惜苦了那千万不幸宫女,只能在深宫里坐待红颜老去。唐代诗人元稹有诗曰:“寥落古行宫,宫花寂寞红。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这些美女就这样在深宫老去了。(当然,这四万人中最后大部分都是放出去了,可那是在她们红颜老去之后。)四万宫女就这样毫无理由地成了寂寞无奈的绿叶,只衬了杨贵妃一个人。真是“一女情成万女寂。”

  黄宗羲在《明夷待访录》抨击封建皇帝以天下为私产,“敲剥天下之骨髓,离散天下之子女”,以奉其“一人之淫乐”,看来讲得一点也没错,连号称明君的唐明皇与汉武帝也都是这副德性。

  到宋元明清时的宫女比汉唐要少,平均在2-3千人。明代以品尝美食,享受女色为生活情趣,宣扬真乐人生。袁宏道在《觞政》倡导如此声色人生:“目极世间之色,耳极世间之声,身极世间之鲜,口极世间之谭。”明朝的皇帝也确实个个以身作则,饮食无度,淫乐无度。加上其天生资质远不如汉武帝这样的猛男,所以明朝的皇帝往往体弱多病,精力不济,命都不长。后来明朝皇帝个个异想天开:一方面照常大搞食色性也,一方面却想修炼成仙,获得长寿。如明朝嘉靖皇帝笃信道教,追求长生,在内宫修筑了一座“天禄宫”,每天参拜,寿礼神仙。但求长生则需禁女色,两者不可得兼,对皇帝来说,求长生就是为了长盛不衰,永世作乐,叫他不近女色,做得了神仙又有何意义。所以想色、仙得兼的嘉靖帝甚是为此烦恼。结果一个聪明道士想出了一个方法:与童贞女交欢没有关系,反而有助于修行。嘉靖听得此说,如获神灵指点迷津,立马在参拜神灵的天禄宫中,招童贞女来发泄肉欲——他皇帝要搞童贞女还不容易。天幸的是,他老人家总算才六十岁时就被上帝招过去了,不然,难以想象现在的人世情形。

  及至清朝,宫女的地位每况愈下。从现在留下的史料看,清朝的那些宫女纯粹成了皇帝泄欲的玩物,生子的工具。清朝皇帝每到吃晚饭时——史书称之为晚膳。凡是备幸——也就是待幸的妃子,敬事房太监都为她们准备了一面绿头牌,上边写着妃子们的姓名。牌子的样式与京外官引见之牌相同。或十余面,或数十面。太监把这些牌子放在一只大银盘中,准备晚膳后呈进。所以也叫做膳牌。——你看,这食与色就又一次这么美妙地结合在了一起,与模范皇帝的酒池肉林颇有同工异曲之妙。待皇帝吃完晚饭以后,太监即端盘跪呈于皇帝面前。皇帝若无所幸,则日:“去。”若有所属意,即取牌翻转,使牌背向上。太监退下,把此牌交给另一太监,这就是专门负责驮着妃子,把她放在御榻上的太监。届时皇帝先躺在御榻上,被子下端散开。驮妃的太监,待其把上下衣全部脱光,用大氅裹好她的胴体,背到御榻前,去掉大氅,妃子赤身裸体由被子下端逆爬而上,与皇帝交合。整个感觉就象点菜一样,而交合也就象那吃菜一样,把那被点的被剥了皮的赤裸裸的菜物慢慢地细吞了。至此,中国的食色文化也在帝王的嘴中怀中得到了完美的融合。

  中国帝王拥有的后宫数和他们的性放纵都是旷绝古今中外的,就是那最淫荡的罗马皇帝尼禄——尼禄统治下的罗马人流传着这么一句话:“罗马人,把妻子藏好啊!因为著名的色魔秃头恺撒将要凯旋了。”这个尼禄,也不过杀了一个妻子,姘了一个下三滥,强奸了一个维斯太神庙的女祭司,侮辱并阉割了一个叫波罗斯的男性,就很快被元老院与军队处死了。——被迫以剑刺进喉咙,死时才30岁。后世的法国的社会风气比较浪漫,帝王贵族更是淫乐无度,甚至到了变态的程度。在波旁王朝的历代帝王中,被称为“太阳王”的路易十四是其中最为淫逸的人之一。而他的妻妾有多少个呢?有几十个。但和中国帝王一比,也不过是小菜一碟!就说那人口跟中国相当的印度,其国王的后宫数也从来没有达到可与中国帝王后宫数媲美的时候。

  亚叙的最后一个国王萨丹纳帕路斯替自己写下了这样的墓志铭:“我曾为王,只要在我还能见到阳光之时,我就得吃喝玩乐。须知人生短暂,变幻莫测。须知别人将在我身后留下的位置上获得益处,所以我一天都不能放弃寻欢作乐。”

  那么,以此观之,中国的帝王性放纵是很可以理解的,所难以理解的是,居然能放纵这种程度。

  (2)中国帝王与食之关系

  中国的饮食文化是与权力挂钩的,史料显示,先秦时期的饮食礼政已经相当完备了。从肴馔品类到烹饪品位,从进食方式到筵席宴飨等等,都对等级之别有着严格的规定。周代盛行的青铜饮食器具———鼎便是衡量社会身份等级的标志物:国君用九鼎,卿用七鼎,大夫用五鼎,士用一鼎或三鼎。豆也是如此,《礼记·礼运》载天子之豆三十有六,诸公十有六,诸侯十有二,上大夫八,下大夫六。食品的消费十有严格限制的,《国语·楚语下》载观射父语:

  天子食太牢,牛羊豕三牲俱全,诸侯食牛,卿食羊,大夫食豕,士食鱼炙,庶人食菜,这种等分出自古代的记载。《尚书·洪范》述:“惟辟作福,惟辟作威,惟辟玉食。”这就是说只有君主才能作威作福,吃玉食。《礼记·王制》说:“诸侯无故不杀牛,大夫无故不杀羊,士无故不杀犬豕,庶人无故不食珍。”

  直至清代,这种等级上的饮食规定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以皇家宴为例,皇帝宴桌有菜肴40品;皇后的头等宴桌膳品减少为32品;妃嫔的二等宴桌每桌2人,三等宴桌每桌3人,每桌菜肴则递减为15品。而皇帝皇后吃不完的菜则往往赐给大臣们吃。(注解9)

  礼仪虽在不断改变,但总的精神是不变的:我的官做得比你大,我的权力比你大,吃得也要比你好。

  天下最大的官是皇帝——其实官儿也不过是皇帝的奴仆而已,最大的官儿也跟皇帝有本质性的等级差别,权力最大的也是皇帝,所以,中国的食文化悠久与精美也在皇帝那张嘴巴里得到了集中的体现。

  孙中山先生说:我中国近代文明进化,事事皆落人之后,惟饮食一道之进步,至今尚为文明各国所不及。中国所发明之食物,固大盛于欧美;而中国烹调法之精良,又非欧美所可并驾。“此言极是。孙先生同时又指出,这饮食文化之成熟表明了中华文明之成熟。这就值得商榷了。其实,中国饮食文化之所以达到如此高峰,正如中国的”性文化“达到的高峰一样,都是極權制度。

  何以见得?当年齐桓公吃厌了珍馐美食,就想换个口味——直接说吧,他齐桓公想吃人肉了。他手下有个臣子叫易牙,此人的厨艺非常出色,齐桓公就把自己的这个意思对易牙说了,易牙就马上回家把自己的儿子给杀了,做成婴儿汤给齐桓公喝了。(注解10)

  中国的君王有如此权力,想吃什么就是什么,吃了山珍要吃海味,吃了“常味”要吃野味,吃了野味要吃人味,这吃美食的欲望无限放大,如此,则中国的美食想不称霸全寰也难啊!

  在饮食发展史上,帝王与权臣贵族起了最大的推动作用。而最好的美食总是首先出现在帝王与贵族的豪华筵席上。

  中国的宫廷御膳,称为天厨,代表了不同时期饮食文化的高峰。

  中国的饭店往往都要声称自己有宫廷秘方做的菜,即使是街头小摊也往往要把那圆溜溜的肉丸讲成是贡丸,把那黑不溜秋的黄酒说成是贡酒,以此招徕大众。而在电视里做的食品保健品广告,也每每挖空心思要和皇帝扯上关系,往往要让那假皇帝举起那大拇指,连声赞叹,以此诱导大众。

  连那武侠小说说到吃,也总以那宫廷之菜为上,如《射雕英雄传》中写那九指神丐洪七公在皇宫大梁上连蹲着三个月,吃那皇宫里的佳肴,临死前还不忘那宫菜鸳鸯五珍烩。

  自周朝起,在饮食方面皇室都是花了极大的人力物力的,很是能遵从孔夫子的“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教诲。

  周代宫廷中,建有庞大而完善的饮食管理与服务机制,其中包括负责食源的机构,负责屠宰及烹饪的机构等六种机构,六种机构又包括22个单位,计2307人。

  在《周礼·天官》中说,周天子进膳时,“食用六谷,膳用六牲,饮用六清,馐用百有二十品,珍用八物,酱用百有二十瓮”,中国烹饪史上有“八珍”之说,就是从那时开始的。不过,那时的八珍没有后世那样的奢侈与“穷凶极恶”。(根据注疏,这八珍是淳熬:肉酱油烧稻米饭;淳母:肉酱油烧黄米饭;炮豚:煨烤炸炖乳猪;炮:煨烤炸炖母羔;捣珍:烧牛、羊、鹿里脊;渍:酒糟牛羊肉;熬:类似五香牛肉干;肝网油:网油包烤狗肝。)

  强大的汉王室在饮食方面当然比周朝更进一步了。汉朝皇帝拥有当时全国最为完备的食物管理系统。负责皇帝日常事物的少府所属职官中,与饮食活动有关的有太官,汤官和导官,它们分别“主膳食”、“主饼饵”和“主择米”。这是一个人员庞大的官吏系统。太官令下设有七丞,包括负责各地进献食物的太官献丞、管理日常饮食的大官丞和大官中丞等。太官和汤官各拥有奴婢3000人,为皇帝和后宫膳食开支一年达二万万钱(注解11)

  这笔开支相等于汉代中等水平百姓二万户的家产。每天开支达54. 8万钱,相当于2700多石上好的梁米,或是91000多斤好肉。汉朝礼制规定:天子“饮食之肴,必有八珍之味。”他们“甘肥饮美,殚天下之味。”节的变化对汉代普通人的生活状况有着不小的影响。如汉末人徐干说:“在炎气酷烈”的夏季,即使是贵族也感到“身若点漆,水若流泉,粉扇靡效,宴戏鲜欢。”(注解12)然而季节对饮食生活的限制在皇帝和其后妃那里却被降至当时的最低程度。在冬天,皇帝可以享用春季才生成的葱,韭黄等蔬菜,而这些蔬菜是耗费大量钱财,太官“覆以屋庑,昼夜蕴火,待温而生。”在炎热的夏季,皇帝与后妃则是“坚冰常奠,寒馔代叙。(注解13)

  盛唐在美食方面亦是一大盛世,烧尾宴正是此中的代表。何谓“烧尾宴”?据《旧唐书·苏瓌传》:“公卿大臣初拜官者,例许献食,名曰烧尾。”这就是说,大臣初上任时,为了感恩,向皇帝进献盛馔,叫做“烧尾”。

  烧尾宴奢侈到什么程度呢?

  《清异录》中记载了韦巨源设烧尾宴时留下的一份不完全的食单。食单中共列菜点58种,糕点有20余种。菜肴有32种,从取材上看,有北方的熊、鹿、驴,南方的狸、虾、蟹、青蛙、鳖,还有鱼、鸡、鸭、鹌鹑、猪、牛、羊、兔等等。

  例如宴席上有一种看菜,即工艺菜,主要是用来装饰和观赏的,其中有一道看菜叫“素蒸音声部”,用素菜和蒸面做成一群蓬莱仙子般的歌女舞女,共有70件。你看,一个工艺菜,就得花费多少时间与精力。如一糕点名为“金银夹花平截”,是把蟹黄,蟹肉剔出来,夹在蒸卷里面,然后切成大小相等的小段。又如其中一个叫“通花软牛肠”的菜,是用羊骨髓加上其他辅料灌入牛肠,做成香肠一类的食品。烧尾宴中的羹汤也是非常精致的,如“冷蟾儿羹”,即蛤蛎羹,但要冷却后凉食,如清凉臛碎,是用狸肉做成羹,冷却后切碎凉食,类似肉冻,诸如此类,不一而足。限于篇幅,对菜肴只能稍做介绍。

  这58种菜点,还不是“烧尾宴”的全部食单,只是其中的奇异者。由于年代久远,记载简略,烧尾宴确切的整体规模和奢华程度是我们今天所无法真正确知的。

  宋代的宫廷饮食,也以穷奢极欲著称于世。如皇帝,“常膳百品”(注解14)“半夜传餐,即须千数。”(注解15)至于宴会,更是奢侈到了惊人的程度。如神宗,晚年沉溺于深宫宴饮享乐,往往“一宴游之费十余万”。史载,仁宗有一次内宴,“十閤分各进馔”,仅蛤蜊一品二十八枚。当时蛤蜊一枚值一千,这样仁宗“一下箸二十八千”(注解16)

  明代的宫廷饮食也是奢靡无度的。如正月十五日宫中的元宵节,其元宵制作十分精细——将糯米磨成细面,再用核桃仁、白糖、玫瑰作馅,然后用酒水滚成,大小如核桃般。十六日,宫中赏灯活动更盛,据《明宫史》载:“天下繁华,咸萃于此”。这一时节,宫中的菜蔬有滇南的鸡zong(土+从),五台山的天花羊肚菜,东海的石花海白菜、龙须、海带、鹿角、紫菜等海中植物;江南的蒿笋、糟笋等,辽东的松子,蓟北的黄花、金针,中都的山药、土豆,南都的苔菜,武当的莺嘴笋、黄精、黑精。北山的核桃、枣、木兰菜、蔓青、蕨菜等,其他各种菜蔬和干鲜果品,土特产等,应有尽有,实是难以一一例举。

  以上历朝历代的宫廷美食虽然已极其奢华,但和清朝帝宫美食相比,却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几千来的美食到清朝始臻颠峰。

  清朝的御膳,积历代之经验,集全国之精华,美乎极乎。

  据记载,清宫膳食,归内府管辖,具体由总管太监三员、首领太监十名、太监一百名,“专司上用膳馐、各宫馔品、节令宴席,随侍坐更等事。”(注解18)当时,紫禁城里有大大小小数不清的膳房。这个伺候皇帝吃喝的御膳房到底有多少人,从无准确统计,只知道“养心殿御膳房”一处就有几百人。

  “御膳房”菜点的原料,来自全国的五湖四海,天上地下,有渤海的对虾、黄河的鲤鱼、镇江的鲥鱼、阳澄湖的大蟹、南海的鱼翅、海南的燕窝、东北的熊掌、山东的鲍鱼·····。

  宫廷膳食的工序要求是特别高的,如有一道“清汤虎丹”的菜,是用小兴安岭雄虎的睾丸作成,其形状如小茶碗口大小,制作时需要微开不沸的上好鸡汤炖煮三小时,然后剥去皮膜,放在调有佐料的汁水中渍透,再用特制的钢刀银刀,平片成纸一样的薄片,在盘中摆成牡丹花形状,佐以蒜泥、香菜末而食。

  皇帝们不仅在宫里吃得好,出去吃得也绝不会差到哪里去。如乾隆南巡时,河北怀柔县一个姓郝的地主接待乾隆,一天的酒食费就达白银十多万两。(注解19)

  慈禧,中国的事实上的最后皇帝,生活奢侈,爱搞排场,食肠发达,胃口巨大,美食是她最大的爱好。她的私厨“西膳房”比光绪皇帝的“御膳房”还大,这“西膳房”能制作菜肴4000余种,点心400余种。慈禧的每顿正膳,所用菜肴要摆三张拼起来的膳桌,菜点常在百种以上。她老人家虽说胃口很好,但面对百种菜肴实在也令她为难,所以大多数的菜她大多只瞟了一眼,就原封不动地从她眼前自动消失了。

  慈禧夏天还爱吃西瓜,但只吃瓢中心的一点,一天竟可用去350个。

  更值得一书的是:当年她老人家把国事弄得一塌糊涂,被八国联军赶着屁颠屁颠地往西安跑。跑到西安后,仍是不知俭约,硬从各地调集燕窝鱼翅,仍要吃那百种佳肴,日耗伙食费200两银子。逃难结束后,回京的路上,1900年10月11日到达曲沃县侯马镇(今侯马市)时,曲沃县令王廷英在高显报马两镇办好皇差,在高显设三个行宫,在侯马改驿馆为行宫,另还备有45处公馆,招待的宴席上有八珍、八八席、六六席,支银数万两。(注解20)

  接上所述,清朝的帝王们平时一餐就得用去百余种菜点,当碰到节日或款待亲王大臣时,其宴席之盛况又当如何?

  这就可以重点谈谈上文提到的满汉全席了。

  满汉全席是满汉两族风味肴馔兼用的盛大筵席。是清代皇室贵族,官府才能举办的宴席,一般民间少见。规模盛大高贵,程式复杂,满汉食珍,南北风味兼用,菜肴达三百多种,有中国古代宴席之最的美誉。北京御膳饭店曾将满汉全席分为六种:蒙古亲潘宴、廷臣宴、万寿宴、千叟宴、九白宴、节令宴。如蒙古亲潘宴即是清朝皇帝为招待与皇室联姻的蒙古亲族所设的御宴。一般设宴于天正大光明殿,由满族一、二品大臣坐陪。如廷臣宴则是于每年上元后一日即正月十六日举行,是时由皇帝亲点大学士、九卿中有功勋者参加,宴所设于奉三无私殿,宴时循宗室宴之礼。皆用高椅,赋诗饮酒,每岁循例举行。蒙古王公等也皆参加。皇帝则籍此施恩来拢络属臣,而同时又是廷臣们功禄的一种像徵形式。

  满汉全席聚天下之精华,用材不分东西南北,飞禽走兽,山珍海味,尽是口中之物,清代的满汉全席,有所谓山、海、禽、草「四八珍」。山八珍指驼峰、熊掌、猩唇、猴脑、猩唇、象鼻、豹胎、犀尾、鹿筋;海八珍指燕窝、鱼翅、大乌参、鱼肚、鱼骨、鲍鱼、海豹、狗鱼(大鲵);禽八珍指红燕、飞龙、鹌鹑、天鹅、鹧鸪、彩雀、斑鸠、红头鹰;草八珍指猴头、银耳、竹荪、驴窝蕈、羊肚蕈、花菇、黄花菜、云香信。(注解21)

  乾隆甲申年间(公元1746年),江苏省义征县有位叫李斗的人,著了一本《扬州画舫录》,其中记有一份满汉全席食单(见附录注解22)

  满汉全席可谓是中国極權主义引导下的饮食文化在几千年的演练中结成的硕果,可说是达到了人类在口福方面所能享用的高峰,至今仍无物能逾越。——去年1月有客商在西安一掷万金,出36. 6万去吃一酒店做的满汉全席,其实那个所谓的满汉全席当然不是真正的满汉全席,因为有些东西,如熊掌,猩唇,是不大可能得到了。那么,也由此可见,真正的满汉全席该价值多少人民币了。

  当年香港金鹰皇冠酒店倾情推出法国宫廷大菜,共九道,每位客官698元。地球人都知道,法国菜是欧美国家中最食不厌精的菜系,但法国的宫廷大菜跟中国的满汉全席一比,那豪华奢靡程度是差得远了!

  从商朝的酒池肉林到清朝的满汉全席,中国人民可说是为统治者端出了一道道惊人的盛宴。

  从皇帝的御女一千二百到明清的三千后宫,中国百姓可谓是真正做到了为统治者做到了鞠躬尽瘁,连爱女也都尽献出来,奉王之淫乐。

  鲁迅说:“所谓中国的文明者,其实不过是安排给阔人享用的人肉的筵宴。所谓中国者,其实不过是安排这人肉的筵宴的厨房。(注解23)此言是也!只不过把阔人用统治者用皇帝用权臣套进去就更恰当了!

  我翻阅整部中国饮食史及各类有关的笔记野史,看到了不少有关权臣豪贵的暴殄珍物的记载,而却很少看到古代的富豪在饮食方面是怎样的一个奢华的场面。或者说,富豪的奢华还是远远比不上权贵的奢华。有关权贵在饮食上的奢华与暴殄珍物,以下可举几例:

  如《世说新语》上记载:晋武帝司马炎的女婿王济以人乳喂猪,所以他家的清蒸猪蹄膀味道十分鲜美,令皇帝也大感惊讶。

  如明代宰相,当时的首号权臣张居正奉旨归葬,封疆大吏“皆跪迎。”他所经之处,供奉的“牙盘上食,味逾百品,犹以为无下箸处。盖无锡人能为吴馔,居正甘之曰:‘吾至此,始得一饱。’于是吴人之能庖者,招募殆尽。可见这张先生对味觉的要求比起皇帝来也差不了多少。(注解24)

  ——此为权贵的奢侈糜烂之风。

  而清姚元之《竹叶亭杂记》记有一个山西一大官僚,喜吃驴肉。养了几只肥驴。他要吃炒驴肉丝的时候,要求厨师在活生生的驴身上刲取一块腴肉,刲得驴儿身上鲜血直流,然后用烧红的铁板烙之,血即止。此时,驴活崩乱跳,痛得死去活来,则不顾也。

  清薛福成《庸斋笔记》记载了道光年间南河河道总督的奢侈残暴食俗。书中道:总督家炒烧的里脊肉,比起他人家的,都要鲜美得多。但众人都不知其原因。后筵席期间有一客人为解手而走到后院时,竟看见了有数十只死猪暴露于庭院中。经询问得知,总督家的里脊肉之所以如此鲜美,是因为其制作方法与众不同。其制法如下:选中猪后,就把猪关在室内,众仆人以竹竿打猪之背部,猪奔窜不已,直至其血液聚集在背脊上,于是杀猪得其里脊,其余则不用。一顿里脊下来,要杀个几十只猪。总督厨师言:才来数月,而杀猪数千。

  又据李岳瑞《春冰室野乘》记载:道光年间南河河道总督为吃到所谓的鲜美绝伦之鹅掌,先把鹅关在一小铁笼里,鹅下堆炭火,旁放酱醋,鹅受热跳腾不已,自饮酱醋,至死时掌厚数寸,脂膏尽在其中。于是吃其掌。也是这个总督,另有一残忍吃驼峰法:沸水浇其背,烫死骆驼,使全身精华集中到背部。然后割下驼峰,烹制成佳肴。

  此为权贵的残忍吃法。

  为什么中国的权贵在饮食上的要求比富豪还要高,而其古怪的想法也要比富豪多呢?这是因为中国一直是个权力社会,富豪在这样的社会岂敢嚣张至此?还因为富豪得钱不易,自然会加以珍惜。另外,我也深信,古代的当官人,诸侯、王侯与霸占一方的军阀才是真正的有钱人,没权的有钱人的财富是绝难与权势者相媲美的。

  所以说,把鲁迅说的“所谓中国的文明者,其实不过是安排给阔人享用的人肉的筵宴。所谓中国者,其实不过是安排这人肉的筵宴的厨房。”改为“所谓中国的文明者,其实不过是安排给其权贵享用的人肉的筵宴。所谓中国者,其实不过是安排这人肉的筵宴的厨房”更为恰当。说到底,中国一直都是个权力社会,而非商业社会啊!

  中国的历代统治者垄断了暴力手段,所谓隳名城,杀豪杰;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是也。又采取了愚民政策,所谓废先王之道,焚百家之言,以愚黔首是也。——这两项政策是秦始皇所开创的,但被历代统治者所沿用。毛氏也有诗云:百代皆行秦政治。又说祖龙(指秦始皇)魂死业犹在。在哪里?就在这套做法上。

  用这样的愚民政策加暴力手段,中国的统治者攫取了无限绝对权力,以此绝对权力,驱动整个中国之人力物力以奉一人之淫乐,那天朝中华在色与食上达到如此辉煌之业绩,不亦宜乎!

  注解:

  1、《孟子·告子上》

  2、《列女传》

  3、另一种说法是七八千人。根据《贵耳集》与《天中记》

  4、(《晋书·武帝传》。),

  5、《晋书·胡贵嫔传》:“武帝多内宠,掖廷殆将万人。而并宠者甚众,帝莫知年适,常乘羊车,恣其所之,至便宴寝。宫人乃取竹叶插户,以盐汁洒地,而引帝车。”

  6、据《旧唐书》记载

  7、据《通鉴·唐纪三十三》可知:唐玄宗天宝十三载( 公元754) 的全国总户数为9, 069, 154户,人口52, 880, 488人,平均每户约为5. 8人。这个人口数当为唐代人口总数之最。

  8、摘引自《世界古代性文化》; 刘达临著;上海三联书店出版社1998版

  9、刘桂林:《清宫饮食文化研究》)

  10、源出《管子·小乘》

  11、(《汉书·百官公卿表上》)

  12、《艺文类聚》卷五引繁钦《暑赋》

  13、《艺文类聚》卷五引王粲《大暑赋》

  14、《劭氏闻见后录·卷一》

  15、《西台集》卷一六《丞相文简公行状》

  16、《挥麈录》

  17、《挥麈录·余话》

  18、《国朝宫史》

  19、《中国文化史·四第367页;张维青高毅清著》

  20、梁锦绣:《慈禧、光绪逃亡山西》

  21、张之杰《年夜围炉话八珍》

  22、《扬州画舫录》中之满汉全席食单:

  第一份,头号五簋碗十件——燕窝鸡丝汤、海参汇猪筋、鲜蛏萝卜丝羹、海带猪肚丝羹、鲍鱼汇珍珠菜、淡菜虾子汤、鱼翅螃蟹羹、蘑菇煨鸡、辘轳餟、鱼肚煨火腿、鲨鱼皮鸡汁羹、血粉汤。

  第二份,二号五簋碗十件——鲫鱼舌汇熊掌、糟猩唇猪脑、假豹胎、蒸驼峰、梨片伴蒸果子狸、蒸鹿尾、野鸡片汤、风猪片子、风羊片子、兔脯奶房签。

  第三份,细白羹碗十件——猪肚、假江猺、鸭舌羹、鸡笋粥、猪脑羹、芙蓉蛋鹅掌羹、糟蒸鲫鱼、假斑鱼肝、西施乳文思豆腐羹、甲鱼肉肉片子汤茧儿羹。

  第四份,毛鱼盘二十件——获炙、哈尔巴子、猪子油炸猪羊肉、挂炉走油鸡、鹅、鸭、鸽臛、猪杂什、燎毛猪羊肉、白煮猪羊肉、白蒸小猪子、小羊子、鸡、鸭、鹅、白面饽饽卷子、什锦火烧、梅花包子。

  第五份,洋碟二十件、热吃劝酒二十味、小菜碟二十件、枯果十彻桌、鲜果十彻桌。

  23、鲁迅:《灯下漫笔》

  24、赵翼:《廿二史札记》卷三四《明仕宦僭越之甚》,中国书店1987版

  作者浙大叶康乐

  电子邮箱yklleeyelingjun@ 163.com

  作者:叶康乐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中国帝王与食色性也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陈正刚 说:,

    2008年07月24日 星期四 @ 03:25:20

    1

    现在当官的有几个没有二奶,三奶直至n奶。贪官就不用说了,没有一个没有几个的。他们用公款鲸吞牛饮一年数千亿。他们都是老百姓头上的土皇帝。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