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庵居士:中俄政治经济改革结果的真相

  2002年6月8日美国商务部长伊凡斯宣布,美国认定俄罗斯四月一日起已完成转型,由计划、控制型经济体蜕变为市场经济国家。但至今未全部加入WTO。中国为加入WTO谈判,谈了十几年,倒是加入了WTO,但美国并不承认中国是个“市场经济国家”,结果,中国的WTO条约里有很多限制。这是为什么呢?

  中国是个社會主義国家,施行的是以公有制为基础的计划经济。这个基础当然就决定着整个国家与社会制度和体制的形成。而WTO的组成是以私有制为基础的资本主义国家建立的,他的实施基础是建立在资本主义国家的自由市场经济基础之上。中国加入WTO是要服从并遵守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自由市场经济为条件。中国为加入WTO谈判多年,其中最主要的就是要如何遵守西方的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而西方国家对中国的谈判也是要求中国如何成为符合西方法律制度的资本主义国家的自由市场经济体系。如果我们能从这个角度上看,我们就会很自然地明白,中国争取加入WTO结果是什么,中国需要做的是什么。这如同我们在玩一个游戏,大家都遵循一个私有制规则,但你却要用公有制的规则来加入这个游戏,当然,我们不能带你玩,你需要的是改变你的公有制规则,遵循我们的私有制规则。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同意你加入。而谈判就是为了这一目的。这个目的就是中国需要改变政治制度,要变成私有制。

  我以前写了几篇文章中揭露中共隐瞒WTO谈判内容,并在合约中签署了几点非常具有“歧视性”的合约条款时,很多中国朋友不理解,特别是对西方国家对中国某些产业和行业有十五年的监督条款和类似清王朝时代的“领事审判权”条款时更感到困惑。其实,如果我们把问题向更高一个层次发展并看待的时候,我们就会发现,尽管WTO经济贸易谈判,但实际牵涉的却是政治问题。这就是中国目前还是公有制的社會主義制度,根本就不是西方国家的自由市场经济的私有制的资本主义制度。正是这两种制度上的差异,才造成了中美WTO中国被动地接受“歧视性”条款。正是中共利益集团不愿意进行政治改革,不愿意放弃集团利益才造成了这个让中国百姓全体承担损失的“歧视性”合约。这是多么简单的道理啊。可是,就是有人不明白。

  有人还会问:为什么“自由市场经济”需要私有化,需要实行资本主义法律和政治体系?

  回答这个问题就需要首先澄清什么是自由市场经济。我这个经济学爱好者经常冒充专家来解释意义深奥的名词,不过我是喜欢用最简单的凡是解释,有脑袋的人都明白。简单的解释就是:“自由市场经济就是平等的自由交换”。简单吗?其实,这个我自己创造的解释是非常的简单。但在实行这个“平等的自由交换”方式上就非常的不简单了,甚至要触动国家的根本大法,甚至要动摇国本,特别是对中国这样的社會主義国家。

  我是经常受到人攻击的,已经习惯了,没办法,有些人受中共的教育太多了,看问题总是用白痴的眼光看。有人就对我说:你草庵经常夸大其词,中国早就取消了计划经济,也取消了国家定价制度,商品完全是根据市场了制定价格。难道中国不是自由的市场经济国家吗?

  上面的问题也许会得到很多不明真相人的赞同,但实际上却并非如此。首先,“交换”在中国并没有完成,“平等和自由”也没有实现。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交换的第一条件是先要拥有,这就是私有制,只有你的财产得到了法律的保护,这才能拥有,这才能交换,否则不是你的财产你怎么去交换?而中国目前的宪法并没有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字眼,而宪法规定的是财产以公有制为基础,难道这还不明白吗?所以,中国要成为不受WTO“歧视”的国家,首先要更改宪法,施行私有化。你瞧,我说着说着就触及到了中共的要害了。

  第二个问题是平等和自由,这几个字不用我多解释,我相信大家都能理解。但在这里,解释“交换”的时候,他的含义就更深刻了一些。平等,这就需要中国的法律制度需要改革,不能是工人階級是先锋队,其它人或组织都在其领导之下,更不能一党独裁。自由,就需要大家不受强迫,而不受强迫的最重要一点是有申述权和思想权。没有思想权和申述权,怎么能自由?怎么能平等。而要维持这俩点定义,中国的法律就需要更改,法院审判要公开,透明,公平,要接受监督。百姓要有言论自由的权利,有自己表达思想的权利。而这些权利,正是中共这个独裁的利益集团最惧怕的,中共需要的是既能得到经济利益,但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得到自由。

  既然要平等的自由交换,根据上面的解释,中国的人大和政协就需要改组,就需要全民选举,否则就不能平等。新闻就要自由,出版就要自由,宗教信仰也要自由。因为宗教信仰也是一种交换,是用信仰换取你心灵的安定,精神上的富足。更重要的一点是,国民纳税给国家也是一种交换,是国民用自己的财富换取整个社会的公平和保障。既然我纳税了,为什么不能平等自由的交换到我需要的社会环境。出于这个理由,纳税人就需要监督政府,如果你不能符合我的要求,我有权利反对你,甚至罢免你。而这个问题最后引深的就是,结束一党专政,全民选举政府领导人。而这个问题岂不是影响到了中共的“稳定”大业?中共在谈判WTO能同意这些自我灭亡的条件吗?

  不能啊,都结束一党专政了,中共的官员怎么还能当公仆呢?谁养活他们啊?各位看看,中国的WTO是在没有被国际社会承认自由市场经济国家的前提下加入WTO的,结果受到了很多限制,但俄国是被接受承认为自由市场经济国家,而不愿意加入WTO,他们需要慢慢谈判,你不给我更优惠的待遇,你想让我进去,我还不进去呢,你说俄国牛不牛?

  说完了理论上的问题,就得说实质问题了,在上世纪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世界各国基本上都是实行的金本位制度,也就是说,你拥有多少黄金,就可以发行多少货币。到了二次世界大战以后,黄金主要集中在美国。随着经济复兴的成功。全球财富的巨大增长引起黄金短缺。无论是国库的黄金还是银行的黄金都无法支付财富的货币需求。导致金本位的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解体,建立起国家本位的法定纸币体系。这一转变更深刻的结果是拥有黄金的银行不再是发钞行,购买力的产出不再是银行,而是国家。美国由财政部发行国债,美国银行以等量联邦储备券认购。美国进入了双轨货币制度。在本质上,银行退化为货币的经营机构。货币主权掌握是在美国政府手中的国债。美国的银行成了纯粹的商业机构,并且只有一半的货币经营职能--联邦银行储备券。另一半货币--联邦公债,经营在美国政府手中。这样一来,银行就已经变成了一个纯粹的商业机构,换句百姓易懂的话就是专门买卖钞票的公司。银行的倒闭和赢利与国家利益及财政已经没有了任何实质上的利益关系。仅仅是一个与买卖木材或钢铁商业贸易公司没有任何区别的钞票贸易公司。

  反过来,我们再看看中國,中国实行的是社會主義制度,是与资本主义完全相反的公有制,一切财产是公有,土地,矿山都是公有,不允许私自买卖,虽然表面上有价值,但在中国确是没有计算到货币流通体系中的没有具体价值的产品。中国国有银行不属于任何个人和集团而是由国家代表全体中国人持有,管理和经营。因此中国银行不能在任何双方之间买卖交易,更不是一个可以自由倒闭或赢利的商业机构。另一方面,国有资源在中共建立政权之后一直是以计划调拨来完成流通,根本就没有产生过流通的价值,更没有升值问题。中国国库虽然存有黄金,但不是金本位。人民币虽然是法定纸币,但不是国家本位。中共改革至今,由于一直坚持社會主義这面旗帜,改革一直是绕开私有化这个最基本问题,尽管在经济上已经是资本主义,但从某种严格意义上讲,中国货币根本就没有改革,中国货币定位问题也就从来没有人触动过,换句话说,中国货币定位问题根本就没有解决。是金本位还是国本位,根本也没有人考虑。原来实行的实物交换经济和公有制一下就转换到了西方货币制度时,大量的有价物质仍然因为制度和理论上的原因被忽视,最直观的就是中国的土地和矿山资源被忽视了。成为一个游离在中国货币体系之外的“无价物质”,尽管目前中共政府在出卖土地和矿山,但更多的土地和矿山仍是没有“价值的黄金”。

  根据中共官方公布的资料,在中共建立政权的时候,中共总共发行了约八万亿人民币。而目前中国货币流通是二十万亿人民币。五十多年中国经济总量只增长了不足三倍吗?如果我们按照这个计算方式来指责中共,恐怕中共早就要气死了。事实上,在这五十年中,中国的经济在不断地增长,如果按照中共公布的增长数据,平均每年高达7. 8% 。那么,目前的中国的货币流通总量就应该是150万亿人民币,如果按照国外保守估计,中国货币流通总量也应该高达80万亿人民币,但因为中共以往实行的是计划调拨经济,大量的财富并没有计算到货币流通领域之中,而目前仍然仅仅是20万亿人民币,这就造成了流通货币短缺,更使得中国经济运行更加离奇,也是造成外界人士迷惑的原因。大家明白了这点,或许就可以明白为什么中国大量的资金外流,但中国经济仍然在高速增长。因为,贪官们在私下出售的土地和矿山并不在中国的货币流通体系之中,贪官们只是让他在海外的美元货币流通体系中让这些“黄金”体现了价值。这次大家知道为什么中国经济增长没有多么快,而外汇储备增长的很快的原因了吧。原因多简单。中国货币流通体系上的巨大差异,又使得贪官们每年流失的4000亿人民币在总体上并不能从整体上影响中国的经济。我们通过这样一比,就可以知道,中国货币流通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货币流通产生了多么巨大的差距。大家这次知道为什么中国贪官偷了钱还没让大家知道的原因,他们是明偷,藉着公有制的名义在偷,但偷了你,你还不知道,这种改革开放多英明啊。下次偌贝尔经济学奖应该奖励给中共的贪官和经济学专家。

  目前全国的货币才20万亿。仅仅是流通的财富货币尚短缺80万亿。银行那里还会有钱?如果中国50余年的建设才有20万亿的劳动价值,按照海外的统计,中国每年流失的资金已经连续数年达到了每天一亿美元的数量,中共改革二十年连续流失的资金超过了5万亿人民币,那么如此大规模的腐败冲击早已垮台了。没垮台的原因就是中国实际上有100万亿的财富,贪污腐败流失的5万亿也不过是一小部分的损失,并不能冲击另外的100万亿隐形财富。

  我这个人喜欢提建议,爱国爱民啊,我可不是反共份子,你们瞧,有我这样尽心尽力写文章,到处演讲帮助中共解决问题的反共份子吗?要是反共份子,谁还告诉他错在哪里了,谁还告诉他你要过五年就崩溃了,早就跑一边喝酒庆祝去了,最起码也是跑到一边偷着乐去了。我这个人就是好,大好人啊,世上都难找的好人。这不是,前一段时间,胡溫要上台,我赶紧对中国政府提出一个建议:连续五年实行温和的,不超过20% 的通货膨胀。这不仅是解决中国金融问题,其实从根本上也是解决中共建立政权以来长期忽视的货币流通问题,也是改变中国经济建设问题的根本方式。以平均数计算,货币短缺是100万亿的劳动价值和20万亿的人民币对比产生的,即使每年以20% 的速度增发,也要5年以上时间才能补齐。如果劳动价值是0,那么,一分的货币也是通货膨胀;如果劳动价值是2分,那么一分的货币也是通货紧缩。当然了这通货膨胀要有个条件,这就是要先建立社会保障机制,不能一通货膨胀就让老百姓倒霉。得先让穷人有饭吃。

  话说回来,中国国有银行的自有资金问题是个什么样的问题呢?拉动100万亿的经济体需要多少银行货币?换句话说这个100万亿将产生的银行货币量必须有等量的存底来调动。这就需要银行在发行100万货币后再发行100万来对流通的财富货币进行资本调动,从而产生资本货币。此时的银行资本货币与社会的财富货币是1:1。这个资本货币也不是银行的,而是属于全中国的。银行的经营就是保证资本货币的安全和随着财富货币的增长而适度增长。四大国有银行平均配置则一个银行资本为25万亿。建立中央银行制度,人民银行执行的是相当于美国财政部的职能--发钞行,四大国有银行私有化,商业化,成为真正的商业实体。只有这样,中国的银行才能从根本上改变体制,中国金融机制才能真正地转型。否则,在没有真正地实行私有化之前任何“改革”方案或“推倒重来”方案都将是空谈,一切都会回到原点。否则,中国就是在全国实行双轨制,也就是政治与经济上是双轨制,贪官们偷钱的机会就永远保持下去。

  谈了半天,这才接触到正题,有人会问:苏联也是共产主义国家,在解体前也实行和中国一样的制度,但他们为什么没有遇到这个问题?其实,当苏联解体的时候,解体的各国都遇到了这个问题,但他们在一瞬间就从根本上解决了这个问题。这就是俄国模式的私有化道路。当时俄国采取的是全面私有化,国有财产,无论土地,矿山还是企业都以一纸私有化债券分发给每个国民,这种略显不周密的办法实际上也是扩大了整个国家的货币流通总量,尽管是短期的通货膨胀,但他从根本上解决了问题,从而避免了中国目前“渐进改革”所遇到的巨大问题,更避免了巨大的贪污腐化和财富分配的不公平和制度造成的不公平竞争,使俄国经济真正地走向了资本主义方式。

  中共的官员最爱学习的就是《资本论》,那是他们发家的纲领,可是,我发现他们根本就不懂什么是“资本”,基本的概念都不懂,整天还到处乱叫。整个经济改革也是在这个不懂装懂的基础上进行。以为基本的政治基础不改革,只靠经济发展就能改变中国。这不是胡闹吗?你们知道美国人怎么说?“Monkeybusiness”,多么形象啊。猴子能干什么?

  还是讲一讲俄国吧,俄国经济改革比中国晚,但政治改革却比中国早。中共一直说俄国经济如何不好,百姓穷苦撩倒,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听了这话,我就觉得,中共改革开放了这么多年,怎么习惯就改不了呢?当年就说全世界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后来大家一看,西方国家都活的比中国好,就中国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现在不说美国了,也不说台湾了,说起了俄国,为什么?俄国是社會主義老大哥啊,他进行了政治改革,资本主义化了。

  还是说数据吧,1999- 2003四年间,俄国年GDP累计增长29.9% ,其中,2003年GDP总值达到13. 3万多亿卢布,合4652多亿美元,同比增长达到7. 3% ,合人均3200美元,若考虑到公认的超过25% 的影子经济情况,则俄国的人均实际GDP应在4000美元之上。中中国怎么样呢?官方说,中国平均GDP增长了8. 2% ,人均GDP达到了一千美元。我就奇怪,中国平均GDP增长超过了俄国,俄国一改革都吃不上饭了,都跑中国赚钱去了,当官的连嫖娼都要找金发美女,怎么俄国人均GDP是3200美元,中国反到是1000美元了,谁比谁穷啊?

  再说俄国,在衰退过程中受打击最重的工业部门近年表现出了较强的复苏势头:1999- 2001年俄工业累计增长了约27% ,其中,机械工业增长了50. 8% ,石化工业增长49. 5% ,轻工业增长42. 6% ,森工、木材加工及纸浆增长32. 1% ,黑色冶金工业增长34. 9% ,有色工业增长33.1% ,建材工业31. 5% ,食品增长28. 5% 。2003年工业增长率达到了7. 3% ,其中,新兴产业,如电信业超过42% 。农业形势出现明显好转,近5年农业产出年均增长4. 3% 。出口快速增长,2003年俄外贸总额首次达到2108亿美元,同比增长25. 3% ,顺差596亿美元,增长28. 7% 。国家预算状况良好,从2000年以来一直保持预算顺差,2002年达到49亿美元,而2003年又增加了74. 5亿美元,节余全部进入国家财政稳定基金,为偿还内外债提供了有利条件。再看中國,中国几年来,连年财政赤字,累计的财政赤字已经高达一万五千多亿人民币,折合美元是二千亿美元。我这个人业余经济学爱好者实在太笨,我实在不能理解,中国怎么就会比俄国好,俄国再坏,他的财政是节余了,七十四亿美元,中国一年是赤字五百亿美元。这里哪位专家能给我解释一下。

  2003年,俄国在支付了173亿美元外债之后,黄金外汇储备由2003年年初的478亿美元增加到2004年初的840亿美元。俄外债余额也从1999年高峰时的1600亿美元下降到2003年底的1190亿美元。这样,2003年俄外债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已经下降到27% ,远低于国际上60% 的警界线标准,比欧盟成员国的期望值还低一半。大家知道中国的情况是什么吗?40% ,这还是官方公布的,要按照我个人的估算,他超过了百分九十,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中国只算中央的帐,地方的帐他不算,算也算不了,为什么?地方瞒着中央,要不然,朱穃基下文件要堵塞地方漏洞干什么,他要清查地方外债干什么?

  近年俄国证券市场市场发展良好,2003年俄国证券市场增长了54% ,超过西欧所有证券市场的增长速度。社会投资增长升温,2003年全社会固定资产增长率达12. 5% ,比2002年的2. 6% 提高了近10个百分点,表明俄国企业家对生产部门的投资信心大为增强。资本外流明显减少。据官方统计,2003年外逃资本仅为29亿美元,低于2000年的250亿美元、2002年的80亿美元及近10年来年均200亿美元以上的外逃规模。同时,还出现了部分外逃资本回流的现象。从2002年美国、欧盟分别正式承认俄国为市场经济国家地位到2003年9月在美国权威的A. T. 科尔尼咨询公司根据全世界企业家所作的投资信心调查排名,俄国在世界最具投资吸引力国家的排名由2002年的第17位提升到2003年的第8位,首次进入世界最受欢迎的10大投资地之列。中国是什么现象?每天一亿美元流失,被偷出了中国,股票市场更不用提,从两千多点一直跌到1200点,股民损失一半以上。中央政府天天发布利好消息,一有利好消息,股票就又跌一次,越利好,就越跌。

  现在,西方商界不仅开始议论“俄国经济现象”,而且,开始大举进入俄国这一新兴投资热土。可口可乐、肯德基、IKEA、LG、三星、BP等纷纷扩大对俄的投资。近两年俄国吸引外资明显加速,到2003年底,俄国累计吸引外国直接投资超过了550亿美元,其中2003年吸引外国直接投资65亿美元,同比增长62% 。中国,我跟各位一讲,大家就得失去信心。我还得说一点内部消息,商务部在去年年底开了一个会,一不小心,就把绝密数据给透露出来了,是什么呢,大家都知道,中共天天说他经济如何好,有多少外资进来,中共宣布说:几年来总共外资引进了五千零一十四亿美元。这是什么数据呢?是“累计引进外资额”。商务部公布的数据是什么呢?他们说:我国实际使用的外资只有两千五百多亿。大家会问:怎么少了一半啊?没错,是少了一半,那一半两千五百亿早跑了,实际上已经撤出了中国。你们知道吗?光是西部石油开发,外资就跑掉了几百亿美元。他为什么跑?你中国这里好,又赚钱,跑什么跑啊?你拿棍子打他都不跑,你看到过商人有钱不赚,还谦虚地对你说:哥们,我把基础打好了,现在有钱赚了,我撤,您来赚这儿笔钱。咱资本主义社会的商人就喜欢发扬共产主义风格,看你们中国人赚钱,比我自己赚钱高兴,我看见钱就头痛,让我赚钱,不如杀了我好受。

  俄国,资本主义国家,别看中國政府都说他穷,咱西方的资本家就愿意赚这钱,自相残杀,可这是真相吗?你当西方的商人都是傻瓜啊?难道美国经济发展的两百年都是傻瓜在干的?看看俄国,2003年通货膨胀率从上年的15. 1% 下降到12% ,预计2004年下降到10% 以下。居民生活水平显著提高。近几年拖欠工资和退休金的情况已经基本杜绝,在2000- 2003年的4年里4次上调最低工资标准,退休金平均提高90% ,居民实际收入增长50% ,2003年居民实际货币收入增长达到14. 5% ,为同年GDP增长率的2倍,全国居民平均月工资由1992年的22美元上升到2003年的193美元,居民银行存款总额在2003年一年内翻了一番。近四年全国失业率下降了近40% ,失业人数由1998年857万人下降到2002年510万人,其中,莫斯科市2002以0. 6% 的失业率成为世界失业率最低和没有罢工的首都城市。全俄贫困人口由1992年的5020万人下降到1998年3480万人和2003年的2900万人。消费水平快速提升,据2003年9月所作的俄国居民消费能力的社会调查,拥有彩电的家庭从1993年的72% 上升到2003年的89% ,拥有微波炉和电脑的家庭从2% 上升到10% ,拥有录像机的家庭从5% 上升到37% ,拥有汽车的比例从17% 上升到22% ,新兴IT产品销量激增,如手机销量在2003年一年内增长了一倍,绝对增加量在中国之后居世界第二,可是你们知道吗?俄国的人口只有中国的五分之一啊!人家是用绝对增长量和中国比,不是相对人口占有比例。

  吓一跳了吧?更吓人还有呢:这里的统计数据是全俄国百姓,而不是中国统计资料中的排除了中国广大贫困农民的城镇人口统计资料。我给各位算算中国的帐吧,中国政府宣布,中国城市人口的失业率是百分之八,一点也不多,但问题是,在中国还有部分人不叫失业的叫“下岗”,还有一部分连下岗也不叫,又换了个名字叫“内退”。我就有个朋友,他的姐姐,在北京一家大型制药厂,才四十岁,就给“内退”了。四十岁啊,在美国也算是风韵少妇啊,正当年呢,怎么到中国就算是无用的人了呢?再怎么说这位少妇也是受过专业教育,有十几年经验的专业人士啊。

  再说中国的通货膨胀,八十年代,中国趙紫陽要长痛不如短痛,想政治改革与经济改革一起进行。结果陆肆来了,那时候的通货膨胀才不到百分之十,到了九十年代初,江澤民,李鵬上台,通货膨胀到了百分之二十,可是中国百姓不敢说话,了,为什么?让陆肆的坦克给吓怕了,你敢给中共提意见,冲锋枪来了,不行就上坦克,现在的坦克也是新式的了,以前的还不好使,现在的更好使了。

  知道今年吗?通货膨胀又严重了,官方说才百分之四,你信吗?问问中国老百姓,通货膨胀是百分之四,老百姓得用板砖砸你脑袋,遇到老实的百姓,不打你,叫辆救护车,直接把你送精神病医院。大家想一想啊,中国GDP一年的总额才十二万亿,可他增发的钞票是四万亿,谁相信中国的通货膨胀才百分之四?你当中国政府没事印钞票玩?印完了不发行,放银行里看着?

  再说社会保障问题,俄国顺利进行政治经济改革的最大保障是什么?那就是完好地保存了前苏联时期的社会保障制度和医疗保障制度。有了这个制度,你再改革,再激烈,百姓再穷也有饭吃,病了有医院,孩子再穷也能上学。你穷了,不过是没有闲钱去享受了,不看歌剧,不买电视,不度假。但饿不死你啊。国家对百姓有保障啊。到了今天,有人可能都不相信,俄国的学生上学是不要钱的,连吃饭都不要钱,全体俄国人,包括农民看病都是不要钱。俄国改革时,只要你原来居住的房子,按照一个人均居住面积,原来是国家的,现在私有化了,白送给你了。本来就是嘛,以前是公有的,私有化当然要给私人了。可是中国就不是,中国政府讲:“公费医疗,廉价教育,退休社会保障,这都是百姓给政府增加的负担,现在改革了,政府不能承担这些负担了,对不起,您自找出路吧,我不管了”。教育要产业化,社会保障要市场化,医疗看病要个人化,这是什么改革啊?这不是耍无赖吗?以前公有的财产都哪里去了?为什么不能分给大家?我以前给中共提建议,我说,别管什么股民的利益了,搞什么国有股减持,你就把国有资产全部清算一遍,然后成立产权交易市场,自由拍卖,先将国有企业和财产平均分给中国百姓,不管老幼,人人有份,他愿意买工厂就去买,愿意买土地就让他去买,愿意换现金也行,把上市公司的国有股份,全部转为社会保障基金,老百姓穷的吃不起饭,学生没钱上学的,看不起病的,就从社会保障基金里解决。多好的方案啊。这不比搞几十种国有股减持,股权分置方案省事多了。再说,是七千万股民重要还是十三亿百姓重要?这不是明摆着的道理吗?可问题是,中共不听啊,为什么?原因也简单啊,七千万股民是有钱人啊,很多都是中产階級啊,十三亿百姓说话的声音没有他们大,是弱势团体啊。你瞧一瞧,说着说着就又有问题了,十三亿人口是弱势团体,那些七千万人反成为强势团体了。这就是中国的现实。什么事情都是和国际社会相反的。谁不知道这个世界里,有枪,有钱就是强势团体啊,但美国可以用选票啊,我人多,你说我是弱势团体,选票一出来,弱势变强势了。中国行吗?中国的特点就是人越多的就越弱势。

  时间快到了,不能多讲了,得说说结论了,为什么中国改革越来越糟,就是体制问题。俄国是先改制度,先从政治体制上改革,然后从新开始。中国是什么?修补,船漏水了,从船的别的地方补一块。先是从船客的床铺拆,现在不漏了。结果中共对大家说,你看,船不漏了,又能打鱼了,你们自己打鱼然后存钱再买一张床吧。看着木船不行了,要换铁船。可中共不愿意,换了新船,我这个船长干什么去啊?可是俄国不一样啊,人家是一看木船不行了,赶紧换新船,先把木船给大家分了,然后从新造新船,大家再上新船打鱼。这不是,这几年,中国这条破船也漏的补的到处是窟窿了,中共就一个劲地高喊:“稳腚”,这个“稳腚”的“腚”不是“一定”的“定”。是屁股的“腚”。要是谁的“腚”一不稳了,这船就要翻了。

  作者:草庵居士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中俄政治经济改革结果的真相 浏览数

3 条评论 »

  1. 游客 说:,

    2005年07月28日 星期四 @ 12:00:32

    1

    真惊了,俄国改革好?麻烦你先找个经历了1991-2005的俄国人问问再说这个话行吗?

    回复

  2. 游客 说:,

    2005年07月28日 星期四 @ 12:04:49

    2

    当时俄国采取的是全面私有化,国有财产,
    无论土地,矿山还是企业都以一纸私有化债券分发给每个国民,这种略显不周密
    的办法实际上也是扩大了整个国家的货币流通总量,尽管是短期的通货膨胀,但
    他从根本上解决了问题,从而避免了中国目前“渐进改革”所遇到的巨大问题,
    更避免了巨大的贪污腐化和财富分配的不公平和制度造成的不公平竞争,使俄国
    经济真正地走向了资本主义方式。

    无言了,俄国避免了巨大的贪污腐化和财富分配的不公平和制度造成的不公平竞争,老天,不是草庵疯了,就是全世界的经济学家都疯了。如果俄国的私有化进程能承担这个称号的话,中国简直就是大同社会了。

    回复

  3. 清溪芳草 说:,

    2008年08月16日 星期六 @ 00:45:14

    3

    俄国才走上了光明大道,我们还是在黑暗中自我欺骗。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