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守道:不要恨乌及屋

  这个题目是从爱屋及乌这个成语衍化而来的,这里反其意而用之。爱屋及乌这个成语最早见于《尚书》,可见其源远流长,富有生命力。爱屋及乌说的是有人因为爱那么一栋屋子,竟连落在屋顶的乌鸦也喜欢上了。这本来是某些人的一种心态,后来却演变成了一些人的思维模式和思想方法,久而久之,以至固化成一种挥之不去的传统观念。

  乌鸦外形丑陋,声音枯燥,名声也不怎么好(在不少中国人的心目中,它是喜鹊的对立面),很难讲有什么可爱之处。那人之所以爱它,仅仅因为它正好站在那么一栋房子上,而他恰恰喜欢那栋房子!

  爱屋及乌完全是以我划线,感情用事。稍有一点常识的人,愿意用头脑思考的人,都知道爱屋及乌是没有道理的,是非理性的。并且,爱屋及乌的心理很容易引发溺爱和护短这样的问题。然而,具有这种思维模式和思想方法的人,仍然不少。

  我之所以想起来要写此文,是因为看到了2005年2月25日《杂文报》上的一篇谈乌克兰大选的文章——《大选是块遮羞布》。作者在文章中对大选本身避而不谈。却借题发挥,不加掩饰地表达了对“西方某些大国”的厌恶和憎恨,并且把对“西方某些大国”的厌恶和憎恨延伸到民主和大选,以至把民主和大选视为“西方某些大国”的凶器。作者所说的“西方某些大国”,说穿了,指的就是美国。作者的这种心态,就很有点恨乌及屋了。这篇文章内容空洞,逻辑混乱,结论轻率。报纸编者之所以采用这篇文章,我的估计是持类似观点的稿件不少,出于面面俱到的考虑,将其作为代表刊出,算是存一家之言吧。

  这篇文章的题目,开宗明义、直截了当:大选是块遮羞布。但文章中既没有举出一丝一毫能够证明大选是块遮羞布的证据,也没有说明谁在遮羞,遮的什么羞,却文不对题地对民主议论了不少。诸如:“西方的民主开始渗透到这些国家”;“‘民主’的确是一个十分诱人词语”;“‘民主’无疑是救命的稻草”;“西方某些大国便用‘民主’为幌子兜售他们那套文明”;“民主深得人心”;“人民渴望民主和自由”;“民主只不过是这些新殖民主义者的一块遮羞布”等等。反复读了几遍,弄不明白作者对民主是褒是贬,是赞扬还是嘲弄。文章中真正谈论大选的只有两句话,一句话是:“乌克兰等国家的大选并没有代表该国人民的真正意愿,它们是在外国势力下掺和进行的,其‘水分’显而易见。”另一句话是:“大选无非是‘名正言顺’扶上自己的代言人”。

  众所周知,阿富汗、巴勒斯坦、乌克兰、伊拉克等国的大选,其候选人都不是什么权力机关内定或铁腕人物指定的,选票都捏在选民的手里,选民也不是在刺刀的逼迫下去投票的。就是说,大选基本上是公开的,公正的,合法的。大选的最后结果,不但得到了该国大多数人民的认可,也得到了国际社会包括中国政府的承认。我国的国家领导人还对当选者表示了祝贺。不知道作者凭什么说“乌克兰等国家的大选并没有代表该国人民的真正意愿”?没有代表该国人民的真正意愿又是代表谁的意愿呢?作者没有讲。为什么不讲呢?恐怕不是不敢讲,而是讲不出来,因为他找不到任何能够支持他的根据。至于说“大选无非是‘名正言顺’扶上自己的代言人”,就更令人犯胡涂了,选举不选自己的代言人难道选别人的代言人?明明是选出,作者不说选出,偏要说“扶上”,以示对选举者和当选者的蔑视和反感。好在作者不代表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这篇文章也不算政府文件,不然,乌克兰不提出严正抗议才怪呢。

  世界上有没有拿大选来做遮羞布的事呢?当然有,那就是假大选和在刺刀逼迫下的大选。那些假大选和在刺刀逼迫下的大选完全是做形式,装样子,哄骗世人。这类大选或者只有一个候选人,没有挑选余地,选不选都是他;或者当选者在没有进行大选之前就已经铁定了,谁也不可能取代;或者表面上进行大选,背后却使用阴谋手段进行操纵或舞弊。原菲律宾的马科斯和伊拉克的萨达姆就这样干过。但乌克兰的大选并不属于这种情况。

  由于意识形态、社会制度、国际关系等多种原因,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美国政府一直与我国处于不友好甚至是敌对的状态。美国政府的许多做法,受到了我国政府的强烈反对和各国馬列主義政党的口诛笔伐。毛泽东主席就曾经毫不含糊地说过:“美帝国主义是全世界人民最凶恶的敌人。”正因为如此,不少中国人对美国很反感,是不奇怪的。但是,笼统地反对美国,不加分析地反对美国,以至凡是美国的东西和与美国沾边的东西都加以反对,是不应该的。

  美国是什么?狭义地讲,美国是北美洲的一个地方(当然,阿拉斯加和夏威夷也是美国的一部分)。广义地讲,美国则是世界上的一个国家。国家的内涵是很丰富的,在作为一个国家概念提到美国时,你就不能不同时想到美国政府,美国国会,美国总统,美国官员,美国人民,美国军队以及美国的思想文化和美国的科学技术等概念。我们不能把这些概念混为一谈。它们都是独立的主体,不是铁板一块。美国当然不是什么都好,但可以肯定地说,美国绝对不是什么都不好,什么都坏,什么都可恶,什么都要加以反对。我们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很重视改善中美关系,鼓励两国官方机构和民间组织在众多领域交流与合作,我们数以十万计的人赴美留学,我们不惜巨款进口美国的设备和技术,足以说明这一点。美国在朝鲜和越南曾经与我们兵戎相见,阻挠我们统一台湾,收留甚至包庇被我国通缉的罪犯,对我国的方针政策说三道四,这种种表现,显得处处与我们为敌。但是,这仅仅是美国政府的行为,要追究责任的话,也只能追究美国政府的责任,而美国政府不等于美国人民,不是美国的全部,更不等于美国的一切。

  美国推行的自由、民主和法制,的确不完全适合世界上的所有国家,但自由、民主和法制,并不是美国所独有,更不是美国的专利。对于土著美国人来说,它们也是泊来品。追求自由、民主和法制,是社会发展的体现,是文明进步的成果,是全人类的共同理念,也是我们无数的革命先烈为之奋斗的目标。我们没有理由对自由、民主和法制加以嘲弄和反对。世界上最专制、最独裁国家的掌权者,尽管行动上搞终身制,搞子承父业,但口头上、表面上仍然要唱民主和法制的高调,打民主和法制的旗号,进行民主和法制的表演。这些独裁者尽管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力,在其统治的范围内为所欲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但还没有一个敢公开反对民主和法制的。为什么?因为民主和法制是社会发展的必然方向,是不可阻挡的。

  我们可以对美国政府说不,我们可以反对他们的错误做法,但属于全人类共同需要的东西,属于世界文明的共同产物,只要能促进社会的发展,有助于人民生活的改善和提高,哪怕出自美国,我们是不应该拒绝的。

  倒洗澡水不要连孩子一起倒掉,我们不应该恨乌及屋。

  2005- 3- 12

  电子邮箱:zolotang@ yahoo. com. cn

  作者:汤守道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不要恨乌及屋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