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康乐:中国虽大,可曾还存在一块可以安全享用的食品?

  肯德基、麦当劳含有苏丹红,雀巢奶粉含碘超标,蒙牛乳业生产的两种婴幼儿奶粉碘含量同样超标,光明牛奶回收过期发臭牛奶简单包装后再上市,上海维他奶使用过期霉变豆粉作原料(霉变豆粉将产生致癌性的黄曲霉素),号称冰淇淋里的“劳斯莱斯”的哈根达斯冰激凌原是黑作坊生产的垃圾货,上述提到的出问题的品牌在中国也算是响当当的品牌,连这些牌子够硬的企业都出了大问题,那么,请问,我们还能相信谁呢?偌大中国,可否还存在我们能放心食用的食品呢?

  象肯德基、麦当劳、哈根达斯冰激凌这样的世界品牌,为什么在国外,就没出类似问题?到了中国就出了这么大问题呢?为什么国际上明令禁止使用的苏丹红在中国能长期当作食品色素使用呢?1996年我国食品添加剂卫生标准就明令禁止使用苏丹红,然而10年之中我国食品质监专家从未检测过苏丹红。为什么会出现这些不可思议的现象?

  上述所有为什么的最终答案都只有一个:就是相关政府部门行政失职。作为普通的老百姓,哪有时间与精力调查与验证肯德基里面是不是含有苏丹红,光明牛奶是不是回收过期牛奶重新上市,维他奶是不是使用了霉变豆粉?这些问题我们只能交给相关政府部门去把关,我们只能依靠质检部门去把关质量,依靠卫生部门去处理好食品是不是够卫生,依靠工商局去查处黑心商人,黑店黑货。政府部门负有无可推托的职责。

  当这些部门都对劣质食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时候,中国出了这么多问题也就在所难免了!

  现在中国劣质黑毒食品横行,不是说现在的商人的心比以前更黑了,不是的,商人的心自古以来就是黑的,见利忘义是他们的本性,马克思说,如果有20%的利润,资本就会蠢蠢欲动;如果有50% 的利润,资本就会冒险;如果有100% 的利润,资本就敢于冒绞首的危险;如果有300% 的利润,资本就敢于践踏人间一切的法律。这就是资本的负面效应,如果法律惩治不严的话, 商人们为了利润, 什么良心不良心才不会放在心上。但是商人也是理性的,假如他发现做这种昧心事代价很高,将要面临巨额罚款、牢狱之灾乃至死刑的威胁时,他们将会有所退缩。

  商人作为理性的经济动物,他心里是一直有本帐的。他天生不比一般人坏,也不比一般人好。之所以中国现在出了这么多的黑心商人,只能说明,中国的管理体制有问题,商人从事违法活动的违法成本太低,不足以抵挡那非法利润的诱惑。

  肯德基、麦当劳在国外循规蹈矩,到了中国就胡作非为(最近麦当劳又开始公开放映侮辱中国消费者的下跪广告,为什么中国政府不能借此狠狠的惩罚他们呢?),美国的众多公司在国内能安分守己,到了中国就必须行贿拉关系。我们在《中国青年报》看到,美国的一家名为DPC的医疗公司由于在中国行贿160余万元美金而受到总额480万美元的罚款。因为DPC公司因此违反了美国国会1977年通过的《海外反腐败法》,该法严禁美国公司向外国有关人员行贿。行贿的被处理了,相反的,受贿的中国官员们倒相安无事,照样做他的官位去,院长去。难道说,中国是个纵容腐败的国家吗?

  古有谚语云: “橘生淮南则为橘, 生于淮北则为枳”。难道说,中国是个臭恶的大染缸,能把好人染成坏人,能把好公司变成坏公司?让好人畏手缩脚,让坏人更加肆无忌惮?

  如果不是,那么又该如何解释上述的现象?

  以今日中国之大,举目四望,却找不到一块可以安全享用的食物。试问,这又是何等的一个和谐社会。

  我想,大贪官,大污吏们可能有专人负责检测他们的饮水与食品安不安全,所以中国的食品安全他们不会太在意。但我还想说的是:当你的“子民们”都早衰早死的时候,你又将骑在谁的头上耍酷耍富趁白食呢?准备骑到美国佬头上去吗?不,美国佬才没有这么好弄呢!他们马上会把你们掀翻在地并再踩上一脚。所以,最终还是得骑回中国普通老百姓头上去,毕竟,这个世界上温驯如汉族的民族并不多,如果因吃这些垃圾食品而发生不幸,又不知该过多少年地球上才能重新诞生这一批温驯如绵羊的良民呢!

  但我想到我每天喝下的牛奶可能都是些过期牛奶,吃下的每口饭都可能沾满各种农药,各种有毒物的时候,我不禁变得十分愤怒,于是写下这篇文章,聊以发泄。但除此之外,好像也无能为力,也不能做些什么。还清楚记得自己当年最喜欢吃的就是肯德基的奥尔良烤翅,但是这家狗屁公司居然在里面掺了苏丹红,也记得当时本人知道后十分愤怒,但除了愤怒好像也不能干些别的,因为吃的时候连张发票都没要,我没有任何证据可以告它!我想,我即使吃死掉了,在它看来,也是自作自受,与它无关的吧。这就是在中国每天要发生的伤心事,除了什么时候来一次大扫除之外,好像我们都不能干点别的。

  2005年6月24号写于杭州

  电子邮箱yklleeyelingjun@ 163. com

  作者:叶康乐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中国虽大,可曾还存在一块可以安全享用的食品?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