颉安平:中日“博弈”浅析

  在东亚政治舞台上,中日两国是做耀眼的明星。在小泉纯一郎上台执政后,不顾中国人民的感情伤痕,执意参拜供奉侵华日军牌位的靖国神社,并在钓鱼岛、教科书问题上不断挑衅,锋芒毕露。中日关系跌落至建交30多年的最低点。

  今天中日关系矛盾激化的大背景是日本经济的长期低迷和中国的“和平崛起”。日本自20世纪60年代末以后,一直是真正意义上的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日本国民生活富庶,心满意足。从60年代后期,中国开始了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闭关锁国,对地区事务很少参与,对日本也没构成什么挑战。

  从20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到现在,日本经济持续低迷,失业率居高不下,经济一片萧条。而中国由于实行改革开放,到目前已经是世界第六大经济强国,第三大贸易进出口国,对外关系活跃,军事实力也得到一定增强。在东亚地区政治地位日趋强健。

  由于日本是岛国,各种物质资源都十分匮乏,对外依赖严重。民族危机感强烈。

  90年代以来,随着日本经济实力的相对下降,中国综合国力的迅速攀升,中国由石油基本自给国变为石油进口国,且胃口似乎越来越大。中日两国在包括能源在内的广泛领域的竞争白热化。

  在这种情况下,日本右翼把推翻雅尔塔体系,进军世界政治和军事强国,作为维持自己优裕地位的武器。同时,妄图蚕食邻国领土和海洋经济专属区,扩大自身的战略纵深兼掠夺资源。

  日本首先把遏制中国“和平崛起”作为对华政策的基本思路。要实现这个目标。日方认为必须摆脱“敌国条款”,成为正常国家;摔掉历史负债包袱,增强国民的自信心;阻止中国大陆和台湾的完全统一;强化日美安全保障条约,狐假虎威,称霸东亚;突破和平宪法的制约,扩大“有事范围”,强化自卫队实力,突破“专守防卫”,走向世界,争做世界政治和军事大国;同时大力推行金钱外交,拉拢第三世界和国际组织,争取在国际舞台上更多的发言机会等等,以此来维持摇摇欲坠的“老二家族”。

  日本的上述企图,不能不引起曾经饱受日本军国主义蹂躏的亚洲国家的严重关注!特别是顽固参拜靖国神社,在教科书问题上公然为甲级战犯招魂,严重损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两国矛盾迅速激化。

  从目前情况看,中日关系的紧张局面在短期内难以解决。且有可能继续加剧。虽然直接冲突的可能性很小,但这种低迷状态将长期化。

  从长远来看,中日关系肯定会有所恢复,但人们对此期望不宜太高。中日关系到今天这种局面,关键责任在于日本。

  中国在1840年以前,一直是亚洲乃至世界最强大的国家。由于种种原因,近代以来,我们国家落后了,遭到包括日本在内的东西列强的欺凌。但中华民族恢复昔雄风的梦想一直特别强烈并为此进行了悲壮的努力,从目前看,这个愿望实现的可能性很大。但中华民族是酷爱和平的,我们从来没想过把自己曾经遭遇的磨难加到其他人头上。不仅现在如此,将来同样如此。而对于日本,由于岛国的优势,长期远离国际纷争,即使在近代所受屈辱也是很短暂的。而且因祸得福。长期的“侥幸”,八面来风,四处得利。造就了罕见的日本民族偏激心态。对弱者的冷酷无情和对强者的奴态崇拜在世界上也是比较罕见的。对与中国这个昔日的弱者的东山再起,日本人的逆反心态从来都是公开的秘密。日本从海外企业到政府层面,或明或暗做些遏制中国的事情。

  但是中国的强大和中日国家力量对比的变化是历史的必然。日本只有反思历史,审视自身,顺应潮流,与邻为善,才是明智的选择。

  可是在目前的日本,这种友好呼声式微。在以小泉纯一郎、安倍晋三为代表的右翼势力顽固坚持“拜鬼”等恶性浪潮的蛊惑下,日本国内友好主张对华友好势力也加剧分化,日渐势单力薄。日本对于自身在美国卵翼下业已取得“地位”和好处,那是绝对不容许中国挑战的。在这种形势下,中国的睦邻外交努力势必收效甚微。

  同时,目前的中日关系僵局,与日本右翼分子的“皇明史观”、崇拜霸道外交的心态、言而无信的政客作风、心地险恶的政争手腕有直接的关系。这些右翼分子生怕国内主张和平的势力坐大,经济一团糟的老底被正视,因此大放厥词,肆意挑衅,煽动民间“仇中”心理,中日友好的基础遭到严重破坏;在这种形势下,中国人民的“反日”情绪也十分高涨,中央政府的外交回旋余地也很小。这使中日关系的改善在短期内成为不可能。值得一提的是,受两国外交关系的影响。中日之间的经济交流也受到极大影响,日本在中国对外贸易中的分量也大为减轻。双方友好的经济基础的破坏,对中日关系的负面影响也许更大。

  当然,中日双方兵刃相见的局面是不太可能出现的。因为:①主张和平的中国的综合国力特别是军事实力有了很大的提高。②美国由于在伊拉克问题上焦头烂额,需要把日本推向前台,利用中日矛盾来遏制中国,避免中国乘虚增强实力。但美国也不允许日中之间的质变性冲突来破坏自己的大事,同时让日本跳出自己的手腕。③日本民意虽暂时被右翼势力所左右。但战争事关国家民族、私人生命财产,加之“二战”的沉痛教训,日本人民是不会同意的。

  从目前的局势看,日本政坛的日趋右翼化已成定局,对中日关系抱过高的期望也是不太现实的。我们应该沉着冷静。理性对待。香港《大公报》就曾经有一篇报道这样分析:认为目前日本的对华政策有种险恶的政治意图,那就是通过加强日台关系来遏制中国的完全统一;通过践踏历史原则,挑动大中央政府的公信力,破坏稳定社会局面。以来遏制中国经济发展和综合国力的增强。日本以为这样以来它就可以在东亚占据支配地位,永远称雄。炎黄子孙怎么能让这种邪恶意图得逞了?同时,我们要坚持原则,毫不退缩。坚持有理、有据、有节的斗争原则。

  从国际关系的割据看,要搞好中日关系。一要寄希望于日本人民;二要搞好中美关系,美国是日本的“老大哥”,只要搞好中美关系,不难制止中日的恶化。当然我们对搞好中美关系也是有筹码的,我们并不需要通过亲美来解决问题。三要继续搞好周边睦邻外交,防止日本在我国周边捣乱。制止日本在东南亚、南中国海以及东海的非分行为。四要搞好同第三世界国家的关系,在适宜的时刻以适宜方式告诉日本想要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必备的“素质”。中国同第三世界人民有相似的历史遭遇,在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中曾经相互支持,友谊深远。在和平建设时期,互相帮助,建立了深厚的友谊。我们完全有信心遏制日本的金钱外交,制止它非分的欲求。进而避免和日本当面冲突。

  作者单位天津师范大学

  作者电子邮件:xiaochenge@ eyou. com

  作者:颉安平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日关系 » 中日“博弈”浅析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