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扬:中国政府不要迷信市场经济

  2005年5月29日,法国全民公决否决了《欧盟宪法条约》。法国做为欧洲一体化的发起国,其人民却对欧盟首部宪法投反对票,这是个令人回味的事件。尽管欧盟和美国同属资本主义国家,其政治理念和价值观大同小异,但在经济建设上却有许多不同之处;美国强调市场经济,强调自由贸易,强调自由竞争,但以法国为首的一些欧洲国家,更加倾向于受到控制的市场经济,强调首先要保证社会的公平、公正,强调人文关怀的精神和理念;也就是说,法国人对市场经济有自己的见解,认为自由竞争只是一种手段,而非不二法门。在这种情况下,法国人更加关心社会问题,而不是让全球一体化的自由竞争了事,所以法国人对《欧盟宪法条约》说“不”是一种明智之举。

  中国政府自鄧小平起,就开始崇拜美国经济并模仿美国经济,只因为世界超强国家的政治实力和军事实力,得益于其发达的经济实力,这对中国政府的领导们产生了一种致命的诱惑,积贫积弱的中国太需要强大起来,这不仅是中国民族主义的需要,也是中国政府领导们要做大国领袖的心理需要。于是,中国的经济改革走了一条美式道路,美国的政客们、经济学家对中国的指点,总能得到积极的回应,中国甚至推行所谓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即为了快速发展中国的经济,不惜牺牲自然环境、社会环境,完全忘记了国家要富强的目的是为了让广大群众安居乐业。笔者反对牺牲一代中国人发展中国的经济,要知道这种观点是非常可怕的。

  资源配置总要采取一定的方式,在现代商品经济条件下,资源配置主要是依靠市场的调节作用实现的,这就是市场经济。市场经济规律是没有道德可言的,如果这里面还有诚信成分的话,那也是为了追求更高的利润,马克思在分析资本家追求利润时的贪婪和疯狂,就讲得很清楚。如果放任市场经济规律横行于中国大地,那么社会的公平、公正就不可能实现,因为市场经济只讲利润、不讲社会效益;毛泽东所担心的“资本与权力的结合”就会出现,这也是当今之中国腐败社会化的主要原因;而不顾后果、不计代价地攫取自然资源,虽然使中国经济发展了,但这却是“吃子孙饭、断子孙粮”,会使中国丧失可持续发展的能力。有鉴于此,笔者认为要辩证唯物地正确分析市场经济。

  中国的一些高级知识分子,一些经济学家们,仿佛被人断了脊梁,缺乏独立的人格和独立的思考能力,没有看到中国现在的市场经济下所隐藏的社会危机;也许是因为他们首先成了富翁,从而变成资产階級的代言人,所说的许多似是而非的经济言论蛊惑人心,误导广大人民群众,而中国幼稚的媒体成了推波助澜的帮凶。许多中国人强调美国经济的强大在于自由竞争机制,却有意无意的忽略了美国的社会福利保障制度,这是中国用几十年都无法赶上的;美国对竞争失败者的保护、照顾,以及帮助他们或其子孙再次加入竞争,提供了良好的社会环境;美国对各种弱势群体的保护、对残疾人的关怀是无以复加的;夸张的例子是,一些美国的强奸犯在患有性功能障碍后,福利机构为其免费提供伟哥以治疗,虽然美国舆论和世界舆论对此看法不一,但这就是美国的福利保障制度,每一个美国人都能得到政府的帮助。

  只看到美国的自由竞争,却回避美国的社会福利,有些中国的经济学家们可谓用心良苦,笔者认为他们有点丧心病狂,“不找市长找市场”是对商人们说的,如果让广大基层群众为了生存而找市场解决,那么政府的职责和功能体现在哪里呢?!片面强调在中国进行市场经济,让人口世界第一的中国,进行残酷的自由竞争,这对中国的人文精神是又一次浩劫,不亚于当年的文革对人们的精神摧残。政府提出“道德治国”,然而中国人在自由竞争下,为了金钱与权力而奋不顾生的时候,谁还理你那“道德”啊!更何况根据中国国情,所谓市场经济的自由竞争,不过是有钱人和有权人的游戏而已,它与广大基层群众有何关系呢,只能是多次成为被害者罢了!

  中国第三代政府,在推行市场经济方面下了很大的力气,市场经济规律这只看不见的手,确实比政府的计划调控更有效率,笔者也不反对私有化,笔者只是提醒政府别忘记了自己的职责,不要光让国民的各种消费与国际接轨,轮到需要政府买单时就要求国民考虑中国国情。中国不可能成为美国,即使用一百年的时间,也不可能成为美国,成为多极世界的一极,不一定要拥有强大的军事实力,欧盟的出现就能说明这一点。面对广大的人口、广阔的幅员,面对复杂的社会阶层和階級斗争,中国应该把目光伸向并不遥远的欧洲,那里的政治、文化、社会更值得我们学习,一个统一的欧洲的情况比中国更复杂,可欧洲在令世人羡慕的眼神中大步前进。中国政府应该多学习欧洲的人文精神,真正做到以人为本。

  大连市西岗区公安分局治安管理大队 李扬

  作者:李扬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中国政府不要迷信市场经济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