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彦军:经济学家的角色错位和缺失

  近日,在南京大学召开了“海派经济学家理论研讨会”,于会学者做“反对新自由主义、坚持社會主義市场经济制度”的理论发言。这话粗听, 颇对本人的政治理念,细品不对劲。咋品咋别扭,咋就象是国家领导人、政治家说的话,咋就不象经济学家说的话。

  国家应该走什么道路?社会应该向何处去?是政治家根据民众的意愿和理想,根据社会实际状况来倡导。政治家是代表相当多的人说话的人。他们有能力也有实力说反对什么,坚持什么,并将其履行。经济学家凭什么说呀?别说关乎国家的前途命运的大政方针,你说了不算,就是在一个小村庄你说了也不算。中国有位知名的经济学家,听说河南省南街村实行共产主义经济制度——各尽所能、按需分配,非常激动愤怒,跑到南街村不知天高地厚地说:“我们经济学家百分之百举手反对这种制度。”南街村领导人王宏斌回应说:“别说百分之百反对,百分之二百也没用。”南街村群众听说这事后,都觉得这位经济学家幼稚可笑,嘲笑他:“四个蹄子举起来百分之四百也没用。”

  经济学家没有实力说反对什么,坚持什么,就别说。说了,就是摆不正自己的位置,把自己当成国家领导人,当成国家大政方针的决策人——角色错位了。

  可能有一些经济学家很不服气的说:“我们是最有社会知识的人,掌握真理的人。从知识方面,从掌握真理的角度,我们最有资格说反对什么,坚持什么。”这也是很多学者到处宣讲反对什么,坚持什么的思想根源。有这种思想根源的人,就是还不真懂科学知识的人,是对科学知识一知半解的人。什么是科学知识,科学知识是客观真理,但科学知识是形而上学的真理,也就是相对片面、孤立的真理。(许多人只知道前一句,但不懂后面,因而许多人对什么是科学知识是一知半解)。狭义的学者也就是科学家,只是掌握科学知识的人,也就是只掌握片面、孤立的客观真理的人。象物理学家。物理学家有系统完备的物理知识,但他们却不会设计制造修理飞机、汽车,也就是不会综合解决处理具体问题。具体解决处理飞机、汽车的问题,还得飞机、汽车工程师来做。经济学家是研究社会经济问题的科学家,经济学家是系统掌握经济科学知识的人,而处理社会具体问题,经济学家并不在行。解决具体社会经济问题、政治问题,还得靠有综合知识的,能综合把握社会问题的工程师,也就是政治家来做。由此可知,自认为有知识的,掌握真理的,到处宣讲反对什么、坚持什么的经济学家,是对科学一知半解的人,是学识水平差的表现。

  可能有经济学家辩解说,“我们是响应党和政府领导人的讲话,贯彻宣传党和政府的现行政策精神,难道也错了吗?”其他人这样说,都对,唯独科学家,唯独以科学家的角色身份讲这话是犯错!科学家的身份不允许讲这类话。科学家是干什么的?本职工作是什么?是研究弄清事物的真实情况,描述揭示事物的客观规律的人。经济学家是研究弄清有关社会经济事物的真实情况,描述揭示有关社会经济事物的客观规律的人。科学家在描述揭示事物的客观真理时,首先要有独立的人格和科学的精神,不唯权、不唯势、不随波逐流。如果科学家也唯权势,随波逐流的话,说好听点成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宣传员、传声简,说难听点是些别有用心,居心不良的政治投机分子!

  社会拿钱财供养科学家的目的,就是让科学家为社会提供科学理论,关于事物的客观真理的知识体系。社会拿钱财供养经济学家,就是让经济学家为社会提供有关社会经济事物的客观真理。是不尽自己的社会责任,对不起养育自己的人民!科学家不搞科学理论建设,去做宣传员,去搞政治投机,例如:中国著名科学家钱学森在农业生产“刮浮夸风”乱放“卫星”时,跟政治风、投机写了一篇论文,论证亩产能达16万斤。他的这篇论文对浮夸风起到极坏的推波助澜的作用,他写这篇论文对不起养育他的人民,这篇论文也让他丢人一辈子。

  经济学家的身份决定了经济学家在理论上跟风,响应、贯彻政治家就是错。严重的是经济学家的身份很容易误导人们认为你是在讲客观真理,让人错把你政策宣传的言论当成科学。这对科学事业危害极大。在中国由于假马克思主义的危害,逼迫经济学家构建经济科学理论时必须贯彻党和政府的方针政策,许多经济学家不顾自己的身份、责任,在理论上胡搞一气。例如,在毛泽东执政时,经济科学成了富含毛泽东的政治思想的理论体系,在鄧小平执政时,经济科学成了富含鄧小平的政治思想的理论体系,把本来应该是客观真理的经济科学,变成随人而变的理论体系。使真正的经济科学丢失。

  由于假马克思主义的危害,许多经济学家忘记了自己的身份、责任,只会跟着当权者说。一点不在科学理论上做工作。造成当前经济学理论混乱,错误百出。比如,计划经济制度与市场经济制度是有关社会经济两个重要的“物”,俗称管理经济的二只“手”。这两只手都是对社会生产起重要作用的“手”。经济学家本来应该将这两个手的好作用、坏作用讲清楚。使政治家明白各只手的作用,使用它们的好作用,削弱它们的坏作用。就这经济学最简单的理论问题,现在中国大多数经济学家却弄不懂,宣扬这只手,否定另一只手。过去左倾经济学家搞计划之手迷信,否定市场之手,砍去市场之手;现在右倾经济学宣扬市场之手、要砍去计划之手。其实市场之手和计划之手只是一种“物”,“物”并没有社會主義和资本主义之分。这两只手与人手一样都是物,所不同的是这两只手是无形的。它们就象人的左右手,各有各的作用,各有各的功效,人们需要了解知道怎样利用这两只手,使它能更好地为社会生产服务。经济学家总想砍去一个,你咋不把自己的手砍去。什么社會主義市场之手(社會主義市场经济),什么社會主義计划之手(社會主義计划经济),瞎胡扯!市场之手可以导致广大劳动人民贫困,计划之手同样可以掠夺劳动人民!从经济学家对这个经济学中最简单的问题的认识来衡量当代中国经济学家的学识水平,可见水平之低之差。由此可见中国经济学家不仅是角色错位,而且到了经济学家极为缺失的地步。

  由于假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长期危害,搞得科学家不能独立从事自己的工作,逼迫科学家丢掉科学精神,使科学家在理论上必须响应贯彻党和政府方针政策。使科学家不成科学家。成为没有科学精神的,只会趋炎附势的政治投机分子。这种状况在社会科学界、经济学界特别严重,在社会科学界、经济学界就少有真正的科学家。

  在中国要找回真正的社会科学家、经济学家,社会科学界就必须自觉坚持科学精神,坚决反对学者趋炎附势;反对假马克思主义在科学界的干扰破坏,坚决维护科学家独立不受干扰的工作权利!坚决维护科学家为人民做本职工作的权利!

  在中国要找回真正的社会科学家,执政者要提起十二分精神,防范假马克思主义再逼迫社会科学家作党和政府的方针政策的宣传员,禁止社会科学家在理论时响应党和政府的方针政策,将科学家赶回自己的本职工作岗位上。

  2005年6月

  作者电子邮件: lyj8278@ 371. net

  作者:梁彦军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经济学家的角色错位和缺失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