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乔:摆脱贫困是根本出路

  编者按:就58名亚裔非法移民在偷渡时惨死于卡车车厢一案,很多网友发表了中肯而有见地的评论。我们曾刊发了网友木乔的另一篇文章:《为什么不留在中国?》,他的这篇文章引起了其他网友的广泛关注。现在我们刊发木乔的另一篇评论《摆脱贫困是根本出路》。

  两天前我贴出《为什么不留在中国》一文后,没想到收到那么多网友的反映,许多贴子触动人心。我很愿意与大家进一步讨论多佛偷渡惨案。看到fier2000的贴子,我颇有认同感,但还想从另一个方面加点资料,供大家参考。

  地域传统不是根

  地域文化和传统对该地区人的影响是非常大,但这可能不是根源。你可以说神福建那一带有这种外流闯世界的传统,但那里经济发展水平极低是更根本的原因。而且,那一带几乎是信息和教育的盲区,他们唯一的信息来源就是亲友,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一出动往往是成村成村的人,而且‘蛇头’也多是当地先行出来混的,倒头再回去‘杀熟’。

  说点我个人的切身体会。我的家乡在四川,这是中国最大的民工输出省,你要问为什么那么多人往外省跑,四川地少人多,穷是一个基本动因。其实,历史上,四川人基本上没有外流的传统,一是出不去,三峡,剑阁都是天险。

  二是没有必要,四川那时还是‘天府之国’呢,自给自足。

  可到了80年代,其他的省分地分田,热火朝天地发展起来了,四川人靠什么,分到人头的地太少了。我上小学正赶上1979年分地到户,我们家按三口人分,你知道一共分了多少:三分水田,四分旱地,加起来不到一亩。这田和地里产的粮食,一部分还要上交国家,能剩下的你说够一家人吃一年吗?那时,江浙、两广沿海一带的企业发展已开始起步,加上政策允许,四川的民工输出从此开始了,到八十年代后期,形成一年出去上千万的民工大潮,常常也是一个村里35岁以下的壮劳力全体出动去外省打工。

  那时我正在北京上大学,每年春节回四川,节后返校,与这些四川民工兄弟姐妹同时进出四川,那挤车的滋味真是永生难忘。多数时候我连站票也买不到,只好混上车再补票( 实话实说,我一次也没有逃过票) ,忍受30多个小时才能到北京,最惨的一次,挤上火车后,一车厢里足足三、四百人,根本无法动弹,就别说上厕所了。没想到火车又晚点,我就这样一动不动地站了近40个小时,到北京站下车时,双脚肿得根本走不动路。回想那一路上,我真是恨不得从车上跳出去。没想到,后来听说真的有民工不堪忍受出行之挤,跳车轻生。

  首先是活着

  这样的切身经历使我认识到,没有比贫困更可怕的了。过去不少人批评‘笑贫不笑娼’是资产階級思想,我就觉得很没道理。一个人都快饿死了,你非要给他讲气节、民族大义,讲个人尊严,这不是冷血的卫道士又是什么?记得几年前读余华那部著名的小说《活着》,我极为感动。那小说里的主人公阿福( 是叫这名罢?) 说得对:没有比活着更重要的了。生命的尊严首先是建立在对生命的尊重上,而不是视人如划芥,也不是动不动就让人舍生取义。

  再说近一点的例子。刘恒的小说我一向很不喜欢,但他那部《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却是当代小说中的极品。如果要‘高标准、严要求’的话,张大民怎么都不是个‘高尚的人、脱离低级趣味的人’,但我想但凡有点良心的人都会从心里底理解并尊重张大民的所做所为。他怎么说来着:只要好好活着,总会有幸福的事儿。所以,说到底,一个人连基本的生存条件都不能获得时,讲什么道理都是扯淡!中国这些年提的口号也算不少了,我认为最有力,也最能反映民意的是那句‘发展是硬道理’。

  想想这次多佛港口偷渡死亡惨案,与这句话也是有关联的。有的网友问得好:为什和没听说美国人、英国人往咱中国大地偷渡的?当然不会有,因为人家的国家是地球上最发达的经济体,他们在本国就有非常好的发展机遇,只要工作努力,他们就能生活得不错。让他们偷渡到外国,要么是范了什么事儿,要么是吃饱了撑的,找刺激。

  除非富起来

  记得上中学那会儿,死记硬背圣贤书,我特烦孔老夫子那动不动就教训人的口气。劲劲的,好象真是什么圣人。其实还不如后来的孟子可爱实在。记得哪个国王问政于孟子时,孟先生说:有恒产者有恒心。这真是把国家与民众的同心共德说透了。如果老百姓能在本国找到生存与发展空间,谁不愿安居乐业?西方人的民意调查也显示:最怕社会动乱,最厌战的,不是上流社会,不是底层贫困者,而是那些中产階級。这对中国还没有启示?

  可能扯远了。回到多佛偷渡案。我们真的没有必要再去骂那些死者。他们是最可怜的,而且连辩解的机会也没有了。人都去了,还是对宽容一点吧。我想,当务之急是善后。更重要的是把有关偷渡的艰险、国外生活的不易让更多人知道,以免更多人受‘蛇头’的骗。当然,这都不是治本的招,中国只有一步步强大起来,咱都奔进小康了,这样的事才会越来越少。

  一点声明

  顺便告诉曾看过我那篇《为什么不留在中国》贴子的网友,那里面的看法当然有值得推敲的地方,但老弟我回国早已是板上定钉,9 月中旬在北京大街上咱就能相见不相识了。我愿意把更多的劲使在国内,堂堂正正地为争取更好的生活而努力。过去说‘大河有水小河满’,此言大错,哪条大河不是小河汇集而成的?所谓‘藏富于民’,老百姓富了,国家才会富。如果咱们一个个的都能富一点,生活得更有滋味,偷渡就会成为一种越来越遥远的惨痛回忆。

  ( 木乔 2000 年6 月22日发自英国)

原载[新浪网]

  作者:木乔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摆脱贫困是根本出路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