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守道:赌场上的社会学

  好逸恶劳,追求享受可以说是人与生俱来的天性。并且,人人都希望以最小的成本,最快的速度,最简单的方式取得最高的享受,即取得最大的利益和效果。怎样才能以最小的成本,最快的速度,最简单的方式取得最大的利益和效果呢?如果撇开隐含的风险和通行的道德准则不予考虑,则唯一能同时符合这三个条件的就是赌博。赌博不需要技术,不需要力气,不需要复杂的工具,甚至不需要太多的资金,只要运气好,就有可能一夜暴富。无怪乎许多人乐此不疲,难怪乎不少高官显宦也趋之若鹜。

  赌博被普遍认为是一种社会丑恶现象,是一种罪恶。但是,在这种特殊的罪恶里,我却发现了许多值得人们深思的东西。

  世界上任何竞赛都需要规则,都需要有第三者做裁判,唯独赌博不需要第三者做裁判。在这里,每一个成员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并且,一般来说,还都是公正的裁判员,没有谁敢在这里吹黑哨。赌博的规则是约定的,必须得到全体成员的认可,只要其中一个成员不同意,这个规则就宣告无效,就得修改。赌博的规则不可能由一些成员强加给另一些成员。如果说赌博规则的制订也算是一种决策的话,那么,赌场的决策方式就堪称是民主决策的典范,因为少数人说了算或一个人说了算在这里是绝对行不通的。赌博的规则每一个成员都很自觉地遵守,比遵守任何国家大法更自觉,更不打折扣。赢输的兑现也不需要权力机关的干预。在这里真正实现了规则面前人人平等。位高权重的人在这里与平民百姓一样,都得照规定办事。如果说赌博秩序也需要治理的话,那么赌场秩序的治理堪称是法治的典范,因为人治在这里是绝对没有市场的。赌场上没有尊卑贵贱之分。赌场上没有点头哈腰,没有唯唯偌偌,没有颐指气使,没有发号施令。每一个成员都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如果说这也叫公平的话,那么,赌场上对人对事的处理原则堪称是公平的典范。因为权势、身份、地位、学识在这里都无足轻重。赌场上实行赌民自治的方式,赌场上没有“官”“民”的区别,也就没有“官”“民”的对立,自然也就没有政治气息。在政治土壤里滋生的种种丑恶现象,在赌场上是看不到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理论在赌场上是吃不开的。为什么赌场上的规则人们能够遵守,国家的法律为什么得不到遵守呢?显然,监督在这里起了决定性的作用。这里人人平等,谁也没有特权,谁都受到别人监督,谁都可以监督别人。

  媒体上经常有高官落马的报道,落马的高官中,不乏热中赌博的角色。他们在落马之前,都威风得很,他们要风有风,要雨有雨,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但在赌场上却常常败在一些无职无权的“下三流”的人的手里。他们的淫威在赌场上之所以不灵光,就是因为赌场上没有政治的土壤和气候。特权离开了它所赖以生存的温床,它就只能枯萎。

  民主、公平、法治是全人类共同追求得东西,民主、公平、法治的实现程度是文明和进步的标尺。可是,被视为罪恶和堕落的赌博却正是采用民主、公平、法治这些人类文明的社会学成果来维持它的生存,实在是对当代政治家和政治学家的最大的讽刺。

  说到底,不少人的人生其实也是一场赌博,是一种在更不规范、更具风险的社会赌场上赌注下得更大的赌博。在传统的赌场上赌博,有的大发横财,有的倾家荡产。在社会的赌场上赌博,则有的成王,有的成寇。买官卖官,就是一场货真价实的赌博,赌赢了的,飞黄腾达,升官发财;赌输了的就或者成为阶下之囚,或者成为刀下之鬼。由于社会赌场上的规则比赌场上的规则更不规范、更不严格,其风险系数就更具有不确定的性质。而正是这个不确定性使得那些具有赌徒心理的人铤而走险。

  世外桃源是人们的一种理想境界,许多人追求这种境界,但最后都无功而返。由于人类自身的弱点,在人类社会中确实难以出现这样的境界。不过,短暂的、局部的、近似的世外桃源还是有的,那就是赌场。

  当赌场里的赌博活动转变为生产、建设、娱乐活动,当赌场里的机制普遍运用到整个社会的方方面面的时候,人们就会发现,世外桃源原来就在身边。

  作者电子邮箱zolotang@ yahoo. com. cn

  作者:汤守道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赌场上的社会学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