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扬:中国应该努力成为美国的朋友

  新中国成立后的毛泽东时期,由于国内的经济一直处于比较混乱的状态,所以中国的国力无法让当时世界感到中国的力量,但民族自尊心让毛泽东输出毛主义和毛思想,这让许多发展中的国家和组织接近中国,并让西方国家感到了毛式革命的威胁。由于毛泽东在美国和前苏联之间搞对抗,又分别利用美国和前苏联打击对方,所以打“中国牌”也成了美国和前苏联之间的政治游戏;由于毛泽东领导中国在美国和前苏联之间的联横合纵,所以虽然中国国力不济,却能在两个世界超级大国间保持一种相对安全的状态,保证了国家的战略安全,且提高了中国在世界上的政治影响力。

  但是毛泽东对于领导经济的外行,导致国内人民的生活水平一直无法提高,进而影响了中国国力的发展。鄧小平主政时期,放弃了毛式政治意识形态,积极向美国靠拢,这引起许多中国人的不满,直到今天还有人指责鄧小平对美国的投降。然而在鄧小平施行改革开放政策后,当时面对的是世界两大阵营的对峙,即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以前苏联为首的社會主義国家;如果鄧小平希望接近经济充满活力的西方,就必须要过美国这一关,在当时的政治格局下,其它西方国家都是以美国唯马首是瞻的;鄧小平领导的中国只有向美国微笑,得到美国的首肯,其它西方国家才会向中国敞开怀抱;历史证明鄧小平的政治策略是正确的,因为我们比其它社會主義国家先行一步,不仅率先进行了改革开放,而且是第一个接触西方成功的国家,这让中国取得先机,获得更好的生存位置。由此可见美国对中国的重要性。

  第三代领导接班后,仍然保持与美国的密切接触,因为时任国家主席的江澤民,与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朱容基,都非常羡慕美国发达的经济和强大的国力;更重要的是,当时的社會主義阵营已经崩溃,中国成为少数几个社會主義国家之一,为了避免中国成为世界孤儿,中国必须与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美国建立良好的关系;为了达到与美国修好的目的,当时的中国政府在与美国产生争执的时候,基本采取积极主动姿态,巧妙地避开美国的锋芒。例如在中美飞机相撞于中国的南海后,美国总统小布什对中国的态度强硬,讲话通篇都是“必须”,而时任中国国家主席的江澤民对此事件发表的讲话,则通篇都是“应该”。正是中国政府积极主动的姿态,导致中美在此事件上的分歧得以化解,没有让美国总统小布什的咄咄逼人进一步升级。有些中国民族主义者对此有不同的看法,指责江澤民过于软弱的表现,也对当时美国政府的强硬表达不满,却没有想过当时中美国力和军力的对比,中国明显处于下风,如果中美因此交恶,中国在军事上决讨不得半点便宜,更何况中国要发展国内经济建设,岂能因为一次撞机而中断?!

  随着中美两国政府积极互动,对华态度强硬的美国总统小布什,终于意识到中美两国并非战略竞争关系,而是战略合作关系,中国的经济建设得以继续发展和提高,这主要得益于江澤民和朱容基对美国友好的态度。由于中国的经济持续发展,中国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也得到提高,中国国力和军力也相应增强,中美两国开始在政治领域、军事领域、经济领域产生矛盾,伴随着这种矛盾,中国第四代领导班子上台。这时的西方国家也不再看美国的脸色行事,例如欧盟就要建设属于自己的家园;以胡錦濤为首的中国第四代领导班子,开始频频向欧盟微笑,这获得了欧盟主要国家的积极回应,这种情况的发生,是中国国力提高的结果,也是欧盟主导自己家园的开始,符合当前世界政治格局,是一种自然而然的过程。但这种情况的发生曾一度引起退休的江澤民的忧虑,因为中国在向世界展示自己的影响力时,好象忽略了美国的想法和猜测。

  美国有关人士提出使用核武器的主动权,并积极研发小型战术核武器;与此同时,中国的民族主义势力和中国军方一些将领,开始讨论中国如何使用核武器的问题,并出言恫吓可能存在的威胁中国国家安全的形势。这种情况非常不利于世界的和平,要知道核武器是政治武器,而非军事武器,使用或讨论使用核武器,将增加世界的不安全感,并引起其它国家的反弹,例如印度和巴基斯坦即使面对国际制裁,也要成为核俱乐部成员,并成为其它国家效仿的对象;中美两国在台海问题上可能发生军事冲突,两国也在为冲突做着准备,尽管这种冲突的可能未必会真正成为冲突,但互相不信任的态度和开始变得不透明的接触,是一种危险的信号。在台海问题上,美国要做得是遏制台獨意识和台獨发展,而中国要做得是避免军事上的潜在压力成为一种事实。中国不应以民族主义的需要而和美国发生军事冲突。

  虽然中美两国在政治、经济、军事等领域开始发生矛盾,但中国不应以国力的提高而放弃求和友好的态度,要知道中国的经济建设才开展二十多年,虽然比其它发展中国家要开始得早,但早得有限,中国仍然是发展中的国家,国内因为经济改革出现了诸多矛盾和问题,中国仍要进一步深化改革,我们需要战略空间和战略时间来进行这种深化,如果与美国的冲突进一步加剧,那么中国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将大量投入军事方面,这对中国的经济发展不利。中美在人权领域的分歧已经退到次要位置,而在经济领域的分歧上升为主要矛盾,这时的中国应该避免在军事领域的矛盾成为冲突,因为这种冲突将发展成中美两国全面的冲突,这对中国的损害将是可以预见的,毕竟美国的军力和国力是世界超一流的;中美两国在朝鲜核问题上的合作,可以说是两国为避免军事冲突而做的妥协,这种妥协是明智而有理性的政治行为。

  中国的人权问题,随着经济发展得到改善,在政治民主上也有了一些进步,中国在此领域应该积极与美国交流,并加速对腐败的控制监督力度,取得美国的信任和好感;美国对中国并不存在领土和主权的野心,美国只是对一个不太透明的中国感到困惑,而这种不透明感增加了美国的不信任和疑虑;中国要用行动展示自己是个负责任、遵守国际游戏规则的大国,而这主要取决于政府领导层与美国高层积极互动,多交流、多接触是政治互信的基石,在各种矛盾产生时主动化解,保持和发展中美两国的传统友谊,这对中国非常重要;笔者认为中国与欧盟的互动是可喜的,在世界范围内增强影响力满足了民族的自尊心和自豪感,但不要拉拢欧盟对抗美国,要知道这是一种危险的政治赌博;美国的战略目标是把中国纳入一个自由开放的国际组织,而遏制中国的企图则是出于一种担心,担心中国走上与美国对抗之路;所以中国应该更加全面地向美国靠拢,多听取美国的建议和意见,不要因为矛盾而疏远美国,毕竟中美友好不仅有利于世界,更有利于中国,这是战略需要,也是国家利益的体现!

  邮编:116000

  大连市西岗区公安分局治安管理大队李扬

  作者电子邮件:lililili2@ hotmail. com

  2005年7月14日

  作者:李扬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中国应该努力成为美国的朋友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