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光富:“台独”,中国政治安全最直接之威胁

  政治安全是国家安全的核心安全和主权国家赖以存续的根本因素,主要以主权独立、领土完整、政权巩固等形式表现出来。20世纪80年代末,国际形势发生急剧而深刻的变化。面对国际风云变幻,中国科学判断国际发展局势,始终把贯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党的基本路线作为制定大政方针的总依据,坚持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坚持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坚持互信、互利、平等、协作的新安全观,积极推动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使得国家安全形势在总体上有很大改善。可是,自90年代后期起,“台獨”分裂势力在岛内日趋猖獗,并在“中华民国”的名义下大搞实质性“独立”,明里暗里推进台湾“国家化”,致使中国的安全形势急转直下,中国政治安全上出现了冷战结束以来最严峻的挑战。2005年3月4日下午,胡錦濤在听取参加全国政协十届三次会议民革、台盟、台联界委员们的意见和建议后所指出:“‘台獨’分裂势力及其活动日益成为两岸关系发展的最大障碍,成为对台海地区和平稳定的最大现实威胁,如不予以坚决反对和遏制,势必严重威胁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 1)

  从词源上说,“主权”一词源于拉丁文supremitas或supremapotestas,意为最高权力;后来演变成法文souveraineté,用来指在自己之上没有其他权威的政治或其他权威( 2) 。早在16世纪主权概念就为法国古典法学家博丹( JeanBodan,1530- 1596) 引到国际政治学中来,到了1648年,伴随威斯特伐利亚条约的鉴定,完整的近代意义的国家主权概念诞生了,并广泛使用于国际社会。今天,经过数个世纪的发展,国家主权是国家独立自主地处理其内外事务的最高权力,及其主体唯一性,权力完整性,传承连续性等重要性质皆为世人普遍接受。主体唯一性,是指一国拥有国家主权的政府主体,只能是一个,即一个政府组织体系,而不能是两个或以上( 3) 。那种集军政大权于一身的地方统治者,只表明他暂时拥有控制该地区且不与国家主权相抵触的某种权力,而其统治机构并不能代表该国唯一、合法的政府主体,更不能同其并列;主权完整性,是指国家与主权是永远不可分离的,主权永远是属于国家整体,国家主权的统一性和完整性既不可分割,也不可分享,在同一领土上只能存在一个完全主权的国家,而两个或两个以上完全主权国家是不可能存在于同一领土上的,否则在法理或事实上都将行不通;传承连续性,是指在国际关系中,国家作为国际法的主体,当其国家内发生政权更迭时,政权的更迭只代表国家行使主权者的变化,并不影响国家对其整个领土的主权和导致国家主权消失。此时,按照国际法的政府继承惯例,旧政权所辖的领土、主权、人民则自然全部由新政权继承,这是国际法公认的主权传承性。

  然而,“台獨”分裂势力及其代表人物入主台湾政坛后,罔顾国家主权主体唯一性的国际公认准则,罔顾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中央政府在北京、两岸之间是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无可争辩的历史事实和政治现实,坚守顽固的“台獨”立场,竭力制造“两个中国”、“两个政府”。1992年李登辉正式当选台湾“总统”后仅一年,就明确把争取与大陆“对等的政治实体”地位,争取台湾在国际上的“主权国家”地位,作为其“外交”的基本战略目标,并在明确宣称准备接受“双重承认”,强调和突出“台湾是一个具有完整主权国家”的同时,于1993年7月策动少数国家第一次在联合国提出所谓的台湾“参与联合国”提案,并延续至今每年提出( 4) 。1996年李登辉再次当选,自以为权力地位已经巩固,于是在拓展所谓的台湾“生存空间”、“国际空间”,将台湾与中国并列,将“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对立等方面,更是愈来愈变本加厉、肆无忌惮,多次在公开场合口无遮掩地强调台湾就是“主权国家”,台湾“从来就具有独立国家地位”,并于1999年7月9日抛出了蓄谋已久的“两国论”,声称要“让全世界正视中华民国存在与发展的事实”;陈水扁接替李登辉后,多次明确表示将更加不遗余力地在国际上凸现台湾的“独立的主权国家”地位。2001年年7月在台北举行的第28届“世台会”年会上,陈水扁公开表白,“台獨”目标在他心中,他不会忘记。2002年7月22日,他在出任民进党主席的时候宣称要走“自己的路”即“台獨之路”。同年8月3日,“世台会”在日本东京举行年会,陈水扁在台北以视讯直播的方式发表贺词,对他上任伊始的“四不一没有”进行了“180度的修改”,叫嚣“台湾要走自己的路,台湾是主权独立的国家,不是别人的一部分,也不是地方政府,更不是香港、澳门”,“台湾对岸的中国是‘一边一国’,要分清楚”,“有必要以公民投票决定台湾的未来,公民投票是我们长远追求的目标,是基本人权,大家应认真思考公民投票立法的必要性与迫切性”( 5) 。2004年,陈水扁在“双十讲话”中,大谈“中华民国就是台湾,台湾就是中华民国”,是其在“台獨”分裂道路上一意孤行的又一丑剧,是对国家主权的再次严重挑衅。

  事实很清楚,李登辉、陈水扁在台湾相继当权的17年,是顽固坚持分裂立场,充耳不闻岛内谴责、海外声讨、国际质疑,公开与“台獨”势力沆瀣一气,隔岸玩火的17年,也是不断误导、煽动甚至裹挟岛内民情民意,公然挑战一个中国的原则,使“台獨”势力在岛内大行其道,处心积虑地把台湾人民引到“台湾共和国”深渊的17年。这种渐行渐远的“台獨”分裂行径,对中国国家主权构成了严重威胁。

  台湾地处中国大陆的东南缘,古称夷洲、流求,是中国第一大岛,自古即属于中国,同大陆是不可分割的整体。台湾的开拓、发展凝结着中华民族世世代代的血汗,融汇着中国先民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 6) 。距今1700多年以前,三国时吴人沈莹的《临海水土志》等对此就有所著述,它们是世界上记述台湾最早的文字。公元3世纪和7世纪,三国孙吴政权和隋朝政府都曾先后派万余人去台( 7) 。南宋赵汝适著《诸蕃志》载:“泉州有海岛,曰彭湖,隶晋江县”。这说明至少在南宋以前台湾就已正式纳入中国政府的管辖之下。13世纪末元朝正式在澎湖设“巡检司”,隶属福建泉州同安县( 今厦门) 。郑成功在致荷兰殖民总督揆一的“谕降书”中早就指出:“然台湾者,早为中国人所经营,中国之土地也。”1662年郑成功驱逐荷兰侵略者,收复台湾。1683年清政府进军台湾,次年在台湾设一府三县,隶属福建省,1885年台湾正式建省。虽然近代史上日本帝国主义曾以战争手段,强行攫取台湾和澎湖列岛,但在反法西斯战争中中国人民同世界人民一道彻底战胜了日本帝国主义。1945年10月25日台湾与澎湖列岛又重归中国版图。台湾属于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已先后为1945年12月9日《中国对日宣战布告》、1943年12月1日《开罗宣言》、1945年7月26日《波茨坦公告》、1945年9月2日日本《无条件投降书》等国际文献所确认。1949年12月23日,美国务院向驻外使馆发出的“第28号密令”,承认“台湾在政治上、地理上和战略上都是中国的一部分。1950年1月5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就台湾问题发表声明称”台湾已归还中国“,美国”要求国际尊重中国的领土完整“,同一天美国国务卿艾奇逊也在记者会上发表声明说”当台湾成为中国的一个省的时候,没有人对此提出过法律的疑问“。1971年10月25日,第26届联合国大会通过2758号决议,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及其下属一切机构的合法地位,台湾作为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法律地位再次得到国际社会的完全确认( 8) 。

  无庸讳言,台湾是中国的台湾及中国神圣领土的不争事实,无论在历史上还是在法律上都是明确的。世界上除一些别有用心的国家外,绝大多数国家,包括美国在内的所有重要国家都承认并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对这一点,“台獨”分裂势力其实也心知肚明,只是他们心怀叵测,囿于少数人的政治野心、权力欲望和思想偏执,不能、不愿也不敢承认而已。现在,两岸关系大的战略框架虽没有改变,但由于台湾是当前我们与国内外敌对势力“分化、西化”中国的战略图谋进行较量的前线,事关国家的战略稳定( 9) ,中国除台湾之外,新疆、西藏的分裂隐患也不小,在新疆,分裂活动从思想到行动都是有传统的,且不同历史阶段表现的形式也不完全一样( 10) 。1990年以后,在宗教极端主义、分裂主义和国际恐怖主义的影响下,“疆獨”分子的分裂破坏活动开始进入以恐怖暴力为主要内容的新阶段,并对新疆的社会稳定、民族团结和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造成严重危害;在西藏,分裂与反分裂的斗争是长期、尖锐、复杂的。半个多世纪来,做着“藏獨”迷梦的達賴集团从未公开声明放弃“西藏獨立”的立场,从未公开声明西藏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领土,从未停止过分裂祖国的活动,到处妄称“历史上西藏是个独立国家”,并在国外成立“流亡政府”,世界许多地方设立所谓“办事处”,抛出所谓的“建国大纲”,制定所谓的“西藏国宪法”( 11) ,一直是西藏局势不稳定的根本因素。因此,“台獨”的恶劣示范作用和产生多米诺效应的危险是现实的( 12) ,“台獨”分裂势力的长期挑衅和步步为营、全方位推进的“台獨”狂飙极易演变成放之中国各地皆准的样板,并为“藏獨”、“疆獨”势力竞相效仿、借鉴和攀比,不管由于什么原因一旦“台獨”取得成功,则“疆獨”和“藏獨”就会接踵而至,中国就会面临前苏联那种“解体”的危机( 13) ,甚至出现国土四分五裂、政权颠覆、“国将不国”的灾难性后果。

  情况很显然,“台獨”分裂势力,无视两岸关系的历史渊源与现实联系,无视国际社会普遍承认一个中国不支持“台獨”的公理,逆历史、时代和社会的潮流而动( 14) ,坚决与中国政府关于解决台湾问题“一国两制”的政策相对抗,图谋把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已严重危及中国领土完整、政权稳固这个国家核心利益,对此,我们须予以密切关注并在政治、军事、外交上做好周密准备。

  参考文献:

  ( 1) 胡錦濤“台獨”日益成为两岸关系发展最大障碍新华网2005. 3. 4

  ( 2) 国家与国家人格化http:// www. iapscass. cn/xuezhezl/ bak/ 10301125. doc

  ( 3) 弓世国家主权治权和公权力问题与两岸关系的定位稳定发展两岸关系系列谈之三强国论坛网2005. 5. 9

  ( 4) 郭震远“务实外交”实质是“分裂外交”人民网2002. 10. 31

  ( 5) 朱显龙陈水扁分裂路线由模糊走向清晰澳门日报2002. 8. 6

  ( 6)(8)(9) 彭光谦台湾问题关系中华民族的最高利益《瞭望》周刊

  ( 7) 台湾问题与中国统一白皮书1993. 9. 1

  ( 10) 马大正谈新疆分裂分子的活动规律万维军事天地

  ( 11) 陈东我西部战略腹地安全受到威胁战场建设刻不容缓国防知识报

  ( 12) 阎学通台獨对中国的战略安全威胁社会人文2004. 6. 26

  ( 13) 徐慧君确保台湾在中国( 二) 中国报道周刊2004. 3. 4

  ( 14) 杨立宪“台獨”才是台海和平的最大威胁人民网2002. 9. 25

  作者简介:炮兵学院南京分院作战指挥学硕士。

  Email: wgfwgf@ 265. com

  作者:魏光富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两岸关系 » “台独”,中国政治安全最直接之威胁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