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学武:峨眉山的猴子

  峨眉山素有“仙山佛国”之称,李白诗曰:“蜀国多仙山,峨眉邈难匹。”虽然峨眉山的自然风光也堪称天下名山,但佛教胜地的名声更吸引人,大凡到此一游的游客,都是游翁之意不在山,而在佛也。可我游峨眉山其意既不在山也不在佛,而在猴也。与我同行的朋友不解其意,说峨眉山哪有好看的猴子?我故弄玄虚地告诉他:峨眉山有“天下第一名猴”。

  我小时候就知道峨眉山的猴子的鼎鼎大名。记得小学语文课本上有篇文章,说的是抗日战争期间,国民党政府奉行不抵抗政策,节节败退,躲到重庆。可当抗日战争胜利了,蒋介石就像“峨眉山的猴子”,急着从山上跳下来摘“桃子”——抗战的胜利果实。文章引用了毛泽东主席的一段著名语录:“抗战胜利的果实应该属谁?这是很明白的。比如一颗桃树,树上结满了桃子,这桃子就是胜利果实。桃子该由谁摘?这要问桃树是谁栽的,谁挑水浇的。蒋介石蹲在山上一担水也不挑,现在他却把手伸得老长老长地要摘桃子。他说,此桃子的所有权属于我蒋介石,我是地主,你们是农奴,我不准你们摘。我们在报上批驳了他。我们说,你没有挑过水,所以没有摘桃子的权利。我们解放区的人民天天浇水,最有权利摘的应该是我们。”

  我因为“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从小就把毛主席的话当作“句句是真理”,所以对“峨眉山的猴子”——蒋介石深恶痛绝,认为他比那个偷吃王母娘娘的蟠桃的孙猴子还要坏。在我小时所学过的历史教科书中,日本鬼子似乎都是毛主席领导的共产党军队打倒的;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抗日战争的胜利。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小学语文课本中的“平型关大捷”,林彪率领的八路军一举歼灭敌军三千余人。那时林彪还是“毛主席的接班人”,课文对他进行了极高的赞美歌颂。也许正是这种“深入灵魂”的教育,使我对林彪同志崇拜得五体投地,而当他后来“仓皇出逃摔死在温都尔汗”,我开始听人传说时还不敢相信是真的,以为又是“階級敌人的谣言”,直到传达了毛主席亲自画圈的中央文件,我才发觉自己和毛主席一样上了林彪这个大骗子的当。

  然而如今早已过“不惑之年”的我,通过阅读“还原的历史”,终于发现我不仅上了林彪这个大骗子的当,还上了比林彪更大的大骗子的当。原来我所知道的抗日战争历史,是有如哲人所说的“经过任意打扮的少女”,事实真相与我小时侯所读过的历史教科书大相径庭。日前《凤凰周刊》(2005年15期)发表中国社科院研究员、抗战史专家京中撰写的《大历史观下的抗战史》,文章的编者按写道:“客观研究历史可知,在抗战期间,国共双方都有两条战线,国民党是一面抗日,一面限制、打击共产党;共产党是一面抗日,一面‘冲破国民党的限制和束缚,努力发展人民武装力量’。国共合作共同赢得了抗战的胜利,国共摩擦也使双方都付出了代价。但双方毕竟维护了抗日统一战线的团结,使中国没有亡国。因此,国共双方在抗战中的贡献都应该得到海峡两岸的公正评价,而不应该延续内战思维,互相贬低对方的功绩。”文章还对平型关战役进行了实事求是的评述,原来所谓的“平型关大捷”是严重夸大了的,单从八路军歼敌的人数上看,最早的版本是三千余人,上世纪80年代中共党史和军史著作已改为一千多人,90年代又改为五、六百多人。至于究竟是多少人,文章没有交代;而至于今后还是否要对人数进行修改,不敢妄加猜测。

  其实峨眉山只有普通的猕猴,根本不值得一看。而“峨眉山的猴子”也不过是一个政治谎言,如今谁也不会相信。我在峨眉山万佛顶看到蚂蚁般的游人,在佛爷面前烧香磕头,顶礼膜拜,不禁联想到我等之辈的亿万人民,为何几十年“不明峨眉真面目”——相信“峨眉山的猴子”之类的说教?不正是把毛泽东当“活佛”顶礼膜拜的结果么?毛泽东的话不仅“句句是真理”,而且“句句是历史”。中华民族以牺牲千百万人为代价而血写的抗战史,竟然在很长时期就“一个人说了算”,如今看来简直是天方夜谭。

  蒋介石究竟是否“峨眉山的猴子”?抗战的“桃子”究竟该谁摘?这个问题恐怕不能“一个人说了算”。既然已经是历史,那就由历史去评说罢。

  作者:杨学武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峨眉山的猴子 浏览数

没有评论 »

  1. bxc601 说:,

    2005年10月03日 星期一 @ 11:57:53

    1

    杨学武先生的峨眉山的猴子一文,很是幽默,作为一个出生在六十年代的人,我对此也体会颇深,毛蒋二人打了一辈子的仗,终于以毛胜蒋败而告终。古人云:胜者王侯败者贼。历史就是给那些胜者写的。其实真正评论中国的抗战历史,我看还是国民党的功劳大一些,从某种意义上说,峨眉山的猴子是毛。当然 毛的这篇文章也不是无稽之谈,是有根据的。蒋想当年就在离峨眉山很近的重庆,蒋也的确企图得到抗战胜利后的果实,毛在抗战胜利后的时局和我们的方针中是从蒋当时所处的位置和当时的思想出发的,所以我们上当也就在所难免了。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