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涛:捍卫弱者的利益权利

  博弈( Game) 指两个以上存在利害关系的主体,在处理相互之间的利害关系时,一方的决策受他方制约同时又对他方产生制约,一方的支付受他方影响同时又对他方产生影响的活动。

  如果确定我们这个社会,已经进入利益博弈时代的话,环顾利益博弈舞台上的主角儿,全是那些具有博弈力量的强势集团。所谓利益集团博弈,只是那些强势集团之间,为争取自身利益最大化的竞争表达;只是那些拥有强大资本实力者间的呐喊和厮杀。而真正需要为自己的利益权利,来进行博弈的弱势群体——工人和农民,还基本没有能力参与到博弈的行列中来。他们是沉默的大多数,是已被利益博弈边缘化和正在边缘化的庞大社会底层基础。因此,在当前中国利益博弈舞台上,演出的只是一场角色缺失,不公平的强者游戏。

  众所周知,体现社会公正的利益博弈均衡,必须坚持两大正义原则:一是平等原则,即每个人、每个群体都应享有平等的权利,无论强势集团还是弱势群体,其地位都必须是平等的,每个人、每个群体都应该可以合法而充分地反映自己的利益诉求;二是差别原则,即如果利益博弈的结果,不得不产生某种不平等的话,这种不平等应该有利于境遇最差的弱者的最大利益。为体现上述原则,政府在运用公共权力,进行公共资源配置时,应当也必须更向那些先天不利,以及后天不利的弱势群体倾斜。只有这样,社会才能保持一种安定公平的环境氛围,才会使弱者哪怕发展不利,他们也觉得无怨可发,因为国家和社会给了他们平等的机会。在这种公平的社会环境下,各社会群体间进行利益博弈结果中体现出的公平感,才会得到社会各群体的普遍认同。而目前我们社会的现状,却与此种理想境地,相去甚远。

  据统计,我国基尼系数,已经超过了世界平均值的两倍多。大多数贫困的人,都属于工人农民群体和其他社会弱势群体。举例说,目前每年我国企业用工,通过压低职工工资和社保福利待遇,所获得的利润就高达4400亿元,仅2004年一年,政府、开发商以及有关部门通过廉价征地,从农民手中拿走的利益就达8000亿元,十年间这些部门从农民手中拿走的土地差价至少几万亿元。由这些非法利益剥夺所引发的社会对抗性,已经达到了比较危险的境地。

  中国城乡差距、贫富差距为什么变得如此之大?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真正需要为捍卫弱者的利益权利,来进行博弈的主角,根本还没能力进入到博弈的舞台上来。尽管2004年发生了四川万州事件、陕北榆林事件以及今年河北定州事件,上万名农民为捍卫土地和家园与地方政府发生冲突,尽管这几年间,广东等地工人集体罢工的事件屡次出现,但这些非常规的社会冲突事件,都未能也不应该成为中国工人农民进行正常利益博弈的形式。因为这些形式既没有制度建设的积极意义,又极具危险性和破坏性。

  一般的说,要进行全社会比较公平的利益博弈,首先需要形成国家基本制度所扶持成立、和帮助其成长的、能合法代表社会各个群体利益的博弈力量和合法的组织,并且这些博弈力量之间有其基本均衡的实力结构。但对中国的广大弱势群体来说,他们基本还没有进行博弈的资格、条件与力量。现实的格局是,强势集团的强大,并不真是由于其自身实力的真正强大,而是因为弱势群体的力量过弱,他们缺乏利益表达的基本权利和有效的表达手段。由于各利益主体发育的不均衡,愈发造成强势集团对政府的利益决策有较大的影响,常常得到超出应得的利益,而弱势群体的诉求,则无法或不能充分地在决策中得到体现,其结果就是利益格局的严重失衡,弱者变得更弱,自身利益愈发受损。可见,现阶段中国的利益博弈,决不能仅仅在资本层面和强势集团之间进行,政府必须通过加紧建设制度化的通道,搭建体现公平正义的体制化平台,让中国各弱势群体,充分参与全社会的利益博弈,鼓励他们在利益博弈的舞台上,理直气壮地为捍卫弱者的利益权利,进行充分的表达、沟通、争执与协商。

  建设和谐社会有不少含义,不同角度也各有说法。但当前建设和谐社会最重要的,就是要解决好强者与弱者之间利益格局的冲突问题。所谓和谐,首先应该是全社会各群体之间利益关系的和谐,其中目前最迫切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就是捍卫弱者的利益权利。

  国家应该通过建立必要的政治法律制度,允许工农和其他弱势群体成立代表自己利益的各类合法组织,让他们具备利益博弈的法律地位,具备利益博弈中基本的谈判条件和权利,以合法的形式,保卫他们作为公民的基本权利,维护他们作为劳动者的基本权益,使弱者应该能够有能力自己保全自己,自己爱护自己;并以制度化体制化的形式,为他们提供平等机遇和能够自强不息奋斗的舞台。

  作为弱势群体,他们需要平安的日子,而并非无休止竞争和谋取;他们需和谐和安宁,并非无节制的快速发展;他们需要生活的安定祥和,并非要生活的动荡不安。因此,政府无论是为他们提供公共产品,还是制订实施公共政策,均应最大限度地反映他们的这些利益诉求,代表他们现实利益和长远利益。并通过制度、政策、法律等一系列“偏袒性”有力援助,使他们在与强势集团地位并不平等的博弈中,迅速地成长起来,使广大弱势群体的基本利益,获得最大程度的保护,以实现利益均衡博弈的最佳结果:即每个群体得到的利益,必须依赖于所有其他群体得到的利益,依赖于所有其他群体的选择;每个群体的选择,必须依赖于所有其他群体的选择。通俗的说就是,你有、我有、大家有,大家都喜悦。

  综上所述,进入利益博弈时代的当务之急,不是禁止利益的表达和博弈,而是需要为利益的表达和博弈制定公平的规则,设立体现社会正义性的制度安排,特别是建立和完善一种对广大弱势群体的利益博弈,进行有效保护的机制,从而保障包括弱者在内的利益博弈,能够健康有序地进行,并以此来促进全社会各群体利益的真正协调发展。

  一个伟大团结的民族,是由弱者和强者在利益博弈均衡的基础上,共同组成的;一个真正和谐的社会,必须是弱者的利益权利,得到切实有力保护的社会。因此,捍卫弱者的利益权利,理应成为利益博弈时代,政府和社会首要关注和解决的问题。

  作者简介:张涛(1958- ),男,汉族,山东人,唐山市委党校副教授

  Email: ztzt20@ 163. com

  作者:张涛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捍卫弱者的利益权利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