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替:写给许纪霖教授的公开信

      ——既然您不敢反专制,那就请别逻辑混乱地反超女

  首先说明,这篇文章本不应该是现在读者看的这个样子。本来周六晚世纪沙龙要我去讨论超女,我不太喜欢这种大专辩论会的样子,因此就没去。今天早晨一看,许纪霖教授在那里大肆抨击超女,我立马气就不打一处来,打电话给数位朋友,激烈抨击许此文。“谁和超女过不去,谁就是和人民过不去。”本来要写成文章发布,可以想见言语会有多么激烈。

  结果我要出去给猫女儿买猫砂和零食,回来后又在看伊拉克新宪全文,最后折腾下来,火气下来了。晚上看到孤云发了批评文章,很平和,我也就平和了下来。写不成檄文,那就静静地说出我的看法吧。

  许纪霖虽然是著名教授,但这篇文章显示了许的政治学功底比较差,短短千字的反超女文章,竟然出现了匪夷所思的逻辑错误。一个常识就是:你不可以说一个男人性无能的同时又指责他强奸少女无数,因为逻辑必须周全。

  许反超女一文,批评超女“民主”有三大缺点:大众评委是民主集中制、短信投票是多数人暴政、规则由电视台控制是商业控制全局。超女是有缺点,对大众评委、短信投票、商业控制的批评,也都是我们能看到的正常的对超女的批评,但把这三个完全不同标准、不同维度、互相矛盾的批评由一个人来说的,恐怕就是许纪霖教授一人而已。任何一个本科一年级的政治学系学生,都会知道,凡是民主集中制,就无法多数人暴政,多数人暴政就不可能商业控制全局,商业控制全局就不可能民主集中制,如果想不通这个道理的人就别学政治学了。我想问问许教授,你到底要超女怎么样呢?这种指控别人性无能又强奸少女无数的游戏到底要想干吗?

  许文最后一段其实告诉我们很多东西。“所谓的超女民主,只是一种民粹式的民主。而历史已经证明,而且将继续证明,民粹民主正是威权意志的最好掩护。今日的娱乐,就是明日的政治。善良的人们,你们要警惕啊!”

  许教授让我们警惕民粹民主,因为它“正是威权意志的最好掩护”。不过我怎么觉得许在讲一个笑话?威权意志还需要掩护?它不正在现在好好地存在当下吗?我们喜欢超女,就是因为她给了中国人民一个机会,知道了威权意志的可恶和自由选择的可爱,这种我们很少能获得的反对威权意志的机会,怎么在许教授的眼中,就成了威权意志最好的掩护?这不是黑白颠倒吗?难道反对威权意志的最好方式就是像许教授一样,对专制不说一个字的不,然后代表最先进的文化,坐在学院里面拿上海政府津贴随意臧否可怜的民众自由?到底谁是威权意志的最好掩护?是超女还是叁個代表的教授您?

  我们中国人民很可怜的,才有了一个模拟民主的超女,就有教授来说三道四。可当我们受到压迫的时候,当我们的利益被剥夺的时候,这些反对民粹民主的学院教授们全部装死,没有任何发言。许教授善良地提醒我们不要迎来未来的不幸,但是他根本不在乎我们当下的不幸。

  我们活在当下。数千万人挣扎在当下。有人失地、有人饿死、有人被虐、有人遭受不公,巨大的苦难蔓延在中华大地上。学院教授当然也有自己安心做学问的自由,但是如果要摆出公共知识分子深入民间的样子,那必须了解这样常识:要想有资格讨论当下,必须首先反对当下苦难的源头。这个苦难源头不是超女,也不是民粹,而是众多学院教授也处在其中的既得利益者们,他们叁個代表,我们却无人可以代表。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追求民主、甚至连类似民主的东西也追捧的原因,因为除了民主,没有其他方法可以拯救我们。

  作者:安替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写给许纪霖教授的公开信 浏览数

4 条评论 »

  1. lufengqiuke 说:,

    2008年10月01日 星期三 @ 23:17:08

    1

    我们对于民主,都忘了为何物。

    回复

  2. 赵俊义 说:,

    2008年10月12日 星期日 @ 02:36:31

    2

    我们阅读任何东西都应提出批评,这是因为我们正生活在一个没有任何东西能作为纯真理或完整的模式而被人接受的时代。当下的世界没有偶像

    回复

  3. 赵俊义 说:,

    2008年10月12日 星期日 @ 02:39:50

    3

    智商高除了与作恶高挂钩以外,与其他一切无涉

    回复

  4. Paris_EHESS 说:,

    2009年06月23日 星期二 @ 10:30:35

    4

    听过许纪霖来巴黎的一个讲座,此君纯属低级混子,文章没有一篇能把话说明白的,认知水平不及法国一个本科生,还自诩学院派。在此呼吁中国政府以后不要再放水平如此低劣的人出国来丢人了。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