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达功:浅议财富、权力和女人

  世上的男女比例差不多,从这个比例意义上说,一夫一妻制恰好符合自然分配。但人类社会生活并不是这样安排的,就象财富的分配一样,从来就不是平均占有的。我们知道,一夫一妻制是西方基督教文明的产物,而中国、伊斯兰教国家不同,他们的传统或宗教文明规定一个男人可以象占有财富一样来占有女人,因为女人在男人的眼中,一直也是作为财富看待的。所以在中国,传统上实行的是一夫一妻多妾制,伊斯兰教国家实行的是一夫多妻制。中国和伊斯兰教国家的区别在于,中国被一个男人所占有的女性之间不是平等关系,要区分正室和偏房,而伊斯兰教国家妻子们之间的关系是平等的。

  男人占有女人的质和量,是男人权力和财富的象征。在中国,皇帝可以拥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其实是可以无限拥有,王公贵族也同样可以拥有众多的妻妾,贫民百姓如果有钱,也允许养许多妻妾。除了妻妾以外,占有的丫鬟数量,也是显示权力和财富的表现形式,当然丫鬟是一般作为劳动力来使用的,丫鬟数量的多少常常是和妻妾的多少成正比的,因为丫鬟大都是伺候妻妾、小姐和老人的。本来世上男女比例相差无几,这样一来,男人必定有一部分打光棍,所以中国俗语都说女人落不到家,就是说,只要是女人就一定可以嫁出去,哪怕这个女人有残疾或有精神不正常之类的毛病,也一般不存在嫁人问题。相比之下,部分男人就悲惨多了,一辈子打光棍甚至一辈子还是处男的也不希奇。

  中国和世界上许多国家,传统上的婚姻行为都是商品买卖行为,直到现在还没有改变。所谓男女平等和宪法规定的保护妇女儿童,不仅仅因为妇女是弱者,更重要的意义是因为妇女是商品。中国的女人大多数都怕离婚,而且只要离婚,社会上往往都是指责男人。原因还是把女人当成了商品,而且女人自己也把自己当成了商品。如女人在离婚上甚至能够提出青春损失费这样荒谬的理由,其实就是女人自己贬低了自己。

  女人只要作为商品的意义继续存在,财富和权力的范围就包括女人。同时,财富只要不是社会平均占有,尤其社会财富的大部分由少数人占有,多数人处于贫困和简单维持生存状态,女人作为商品的意义就不会消除。近几年揭露出来的腐败案件,没有一件是和女人没有关系的。因为占有女人,需要用财富和金钱达到目的,而积聚财富的一个主要目的是为了占有女人。因此成克杰、胡长清、李纪周、姬胜德等腐败党政军要员,还有没有被揭露出来的千千万万个贪官恶吏,包二奶、养情人,嫖名妓,花天酒地,纸醉金迷,骄奢淫逸,显露出财富固有权力的威严。

  权力即是财富,这点是人所共知的,这是中国传统和目前中国实实在在的事实。权力获得的一个渠道就是买官,不同的政府职务有不同的价钱。职权有价格是因为职权就是资本,凡是除俸禄(工资)外能够带来金钱收入的职权,实际上也是资本。一个小吏如工商管理员、税务员、银行信贷员、随便一个警察等都有价格,那科长、处长、局长、县市长等有较高的价格。在中国,权力即是财富,这个正定理是成立的。极少数廉正官员不以手中的权力资本谋取财富,那是个人问题,就好象有人只会把钱放到家里而不将其作为资本一个道理,但职权确实是资本。财富不完全代表权力,就是共产党专制社会下,财富也不能直接作为权力。但财富往往可以利用权力,可以驾御权力,也就是说可以转化为权力,通过金钱、美女来贿赂政府官员,以达到控制政府权力或一次性达到使用权力目的的贿赂,就是财富转化为权力的过程。

  权力和财富的分割,在中国的历史上没有,在现在的中国更没有。“一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这种中国传统的习惯还是根深蒂固。什么时候真正实行民主制度,这种情况就会改变。对权力的制约和监督才能防止将权力转化为资本,在专制和人治制度下,不可能改变权力的资本性质。

  纯粹权力和财富的结合,是中国最丑陋的社会现象。由于在获取财富方面的不公平,由于权力资本的存在,带来的结果就是极少数人迅速致富,资本迅速向权力集中,贪官队伍形成一个庞大的社会集团。支持其存在的是富有者阶层,包括中外资本家、商人。

  在权力、财富意义上的犯罪方面,女人当然是指漂亮女人,就不是纯粹“人”的概念,而更多是财富和金钱的概念,女人和财富金钱的区别是,前者是有情感的、有意识的,后者是被动的、无意识的。许多贪官在金钱上或许有时不屑一顾,但遇到美女往往就会自然而然下水。所以,贿赂政府官员是使用金钱还是使用美女,虽然因人而异,但却可以说明美女也属于财富的范畴。金钱从质上讲可以使人有舒适的物质生活,房子、车子或山珍海味、美酒佳肴,当然金钱还可以随便找到美女,但美女不是一般商品,同样类别的商品是没有差异的,如大家都是奔驰宝马车,没有区别,但如果大家都有美女,那差异就大多了。因此,用美女进行贿赂,常常胜过金钱。

  作者:赵达功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浅议财富、权力和女人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