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康乐:讨薪——中国农民工的生死抉择!

  前些天,我看到一条新闻,题目是《兄弟俩沈阳讨工钱胳膊被打折饥吞草根无钱回家》,说得是一对从朝阳来沈某工地打工的农民兄弟因讨工钱,兄弟俩双双被打,哥哥右胳膊被打折,弟弟浑身被打得青紫。被打后,兄弟俩离开了不得已离开了工地。由于身上没钱,两人睡公园、睡马路,以捡拾来的食物充饥。9月初,兄弟俩流浪到了某处废弃房,一住便是30天。由于浑身是伤,加之严重的营养不良,兄弟俩不可能再打工挣钱。于是,弟弟每天到附近的垃圾箱挑拣行人扔下的食物,给受伤的哥哥吃。最后,已经两天没吃饭的俩兄弟竟开始吞吃草根!

  这则新闻看了让我感慨颇多,都是人啊,怎么吃起草根来了。但这还不是我最为感慨的。我最为感慨的是:欠钱还债不是天下的公理吗?何况欠的还是血汗钱。欠别人的血汗钱已经够无理了,还把债主打得胳膊折断,这是中国一大奇观。更令人惊奇的是:俩兄弟被打后居然憋下了这口气,最后饿得连草都吃下了。欠薪者的强暴与讨薪者的懦弱都令人印象深刻。

  我记得当时网易上有一则评论,说是新发现了一种动物,这种动物有两手两脚,样子似人形,性情极其温良,以吃草为生。可随意打骂。建议归入灵羊类(即灵长科与羊科的综合品种)。

  此种评论可谓极其辛辣也!讨薪被打,本已是非常不公,非常不平的事,还遭到这样的冷言冷语,这两位农民兄弟真是够悲惨了的。

  鲁迅说:哀其不幸,恨其不争。两个大男人被打的骨折,还每天食草!这是个悲剧。更是个社会的悲剧。很多网友,包括我在内,在想:这两位,为什么不举起暴力武器去维护他们的权利呢?为什么愿意就这样活活饿死呢?这个社会会因为他们属于羊科,是良民,对人无害,就让他们活下去吗?

  有这些疑问的人很快就有答案了。因为不久,又有一篇新闻说(据新华网银川报道)一个农民工因为讨新不成反被辱骂殴打,愤怒之下,连杀四人,重伤一人。

  此人叫王斌余。

  王斌余,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工,17岁开始到城市打工,在甘肃兰州、宁夏中卫、银川、石嘴山、中宁等城市都打过工,在建筑行业干过,也曾蹬过三轮车。做为一个打工者,他碰到的老板总是那么苛刻,备受侮辱。今年5月份,因父亲修房子腿被砸断一直没治好,家里急需用钱,他向欠他5000元的老板要钱,结果只拿到50元。后经劳动部门调解,包工头承诺5天内算清工资。但就在王斌余再次去讨钱时,反而遭到了包工头以及其家属总共五人的毒打,并被骂为狗,王斌余一怒之下,杀四人,重杀一人,后自首。

  通过对比两件讨薪事件我们可以清楚知晓,王的遭遇跟前面提到的两位农民兄弟的遭遇非常类似,唯一不同的是,王奋起反抗,杀四人,那两位农民兄弟呢,吃草为生。

  就做人而言,王可谓是条汉子,纵然生得窝囊,死得也够轰轰烈烈了!

  那两位农民兄弟呢,虽然是标准的两个良民,是找遍世界也未必能找到的最温顺的人了。现在看来,他们在这个社会也难以生存下去,结局也无非是死。只是他们生得窝囊,死得就更窝囊了。

  网易上的网友们看到第一则新闻时,都在问,农民兄弟为什么不起来反抗?现在大家也看到了,反抗的结局是惨烈的,就是同归于尽。包工头死了,而这位反抗的农民也被判了死刑。

  从这两起事件我们可以看到:讨薪失败,默默忍受,是死路一条,奋起反抗,也是死路一条。那什么是讨不到欠薪的农民工第三条路呢?是谁,该负有替农民工开辟第三条路的任务呢?

  行文至此,本人忍不住再度感慨,欠债还钱,天下之公理也。而现在,农民兄弟要讨回属于自己的血汗钱,也得面临着生死抉择。悲乎!此一文不能言尽此中之悲情也!

  王斌余在死牢里对记者说:“我自己是不忠不孝。”兄弟,不是你不忠不孝,是有些东西,逼得你不忠不孝。即使你象那两个农民兄弟一样,靠吃草活着,也终究活不长啊。最终你还得不忠不孝。

  写于2005年九月

  浙江大学yklleeyelingjun@ 163. com

  作者:叶康乐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劳工 » 讨薪——中国农民工的生死抉择!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