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志洪:由默哀所想到的……

  七月七日,是个特别的日子,是个与死难有关的日子,历史好像对这个日子“情有独衷”,六十八年前,中国军队在卢沟桥奋起抵抗日本侵略者,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六十八年后,英国首都伦敦的地铁和公交巴士分别发生了恐怖分子发动的炸弹连环爆炸,造成56人死亡和七百多人受伤的惨剧,事故发生后,全世界为之震惊,纷纷谴责恐怖分子血腥残忍。在爆炸发生一周后,伦敦为事故死难者举行了2分钟默哀悼念,英国各地及欧洲各国近百万人,上至元首总统,下至平民百姓都一起参加了这个悼念活动;在此期间,在英国参加八国峰会的首脑们会前也举行了默哀仪式;在球场上进行球赛前,双方的球员默哀……不论是在办公室里工作的职员,还是路上的行人,个个都不约而同地肃立默哀,悼念死难者

  默哀是人们对死难者表达的一种哀思的仪式,它的起源于何时何地,笔者没有作深入的考究,但这种仪式现在已成为全世界各国对死难者的悼念仪式,像美国9. 11事件和印度洋大海啸,全世界很多国家都有对死难者进行默哀悼念。

  反观国内,这段时间发生了不少的灾难事故,光是在报纸等媒体报道的就有:

  六月十日,黑龙江沙兰镇小学受洪水侵袭,造成117名学生被淹死;

  六月十日,广东汕头市华南宾馆发生特大火灾,31人罹难;

  七月十一日,新疆阜新神龙煤矿发生特大瓦斯爆炸事故,有83人遇难;

  七月十四日,广东兴宁市发生特大透水矿难,造成16名矿工死亡;

  七月十七日,河南新安县石寺镇西沟煤矿发生透水事故,七名矿工被困,生死未卜;

  七月十九日,陕西省铜川市金锁五矿发生煤矿瓦斯爆炸事故,有19人被困井下,生死未明…….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故灾难,简直是令人怵目惊心、惨不忍睹,这还是媒体披露的,仅是冰山一角,而没有被披露的不知还有多少?据有关资料统计,上半年,中国因煤矿事故造成2672人死亡(七月十九日国家安监总局网站提供),真是不敢想象。

  迄今为止,我却没有听说过有那个团体或部门发起过对死难者进行默哀悼念等活动。当然,并不是说,我们非要像西方一样对死难者举行默哀悼念不可,也许国人认为这是西方的习俗,咱们没有必要去搞,况且人死不能复生,举行这些默哀仪式没啥用,倒不如等到清明时节才隆重热闹地拜祭一番,还可以痛痛快快地啜一顿。

  细想下来,也不无道理,你想一想,咱们的领导官员平常的工作多忙啊,要参加各种的会议,批阅大量的文件,应酬各种的饭局酒会;咱们的百姓也是每天都要为养家糊口而早出晚归地奔波劳碌,哪有时间去关注死人的事。如果真的像西方国家那样对死难者进行默哀悼念,那默哀就成了我们每天必要做的事项,咱们国家每天都发生那么多的灾难,几乎每时每刻都有,如果每次的默哀2分钟,那人人起码要肃立几十分钟,甚至整天像根电线杆似的站着还悼念不完……这样的话,我们的整个国民经济岂不是要停顿?所以说这样做不行。

  尽管东西方的传统习俗,文化思想有差异,但对人的关爱,以人为本的人道主义是构成人类社会道德的基本准则,在人文道德教育方面,西方国家向来都是很重视的,一旦发生灾难,他们“以人为重,以人为本”的观念就很明显地体现在社会的各个方面,就说这次的伦敦爆炸事件发生后,正在苏格兰参加八国峰会的首相布莱尔知道消息后,就退出会议,马上赶回伦敦来了解灾情和安排救援工作,社会上的各种团体也纷纷施以援手。

  在国内,咱们每当事故、灾难发生后,当地政府马上组织救援工作,领导亲临现场指挥,不惜一切代价进行抢救,对死难者家属进行经济补偿等善后工作,接着有关管理部门下令停产整顿,监督各项安全措施的落实,加大安全生产管理的力度等等,针对事故的各种规定措施不可谓不多,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领导官员不可谓不重视,可是,事故灾难还是挥之不去,像蚂蟥一样紧紧地吸附在我们社会的肌体上,这到底是为什么?还不是一个“利”字,这个“利”字在当前物欲横流的社会里,已成为一个人人都顶礼膜拜的神只,在这个神只重压之下,人的生命变得何等的脆弱和渺小啊!

  曾几何时,煤矿瓦斯爆炸在我意识中,只能在旧社会(即中国共产党执政前的社会)才会发生的灾难。因为读小学的时候(大约是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我在一部叫做《沸腾的群山》的电影中第一次知道瓦斯爆炸的恐怖,这部电影是描绘旧社会矿工的苦难悲惨的生活的,影片中那些资本家和日本鬼子为了最大限度地榨取工人的利益,在没有安全保护设施下,罔顾矿工的生命安全,逼迫工人不分昼夜地下井干活,结果发生瓦斯爆炸,事故发生后,不是积极采取行动去救人,反而为了自身的安全,没有组织抢救,致使被困的矿工全部死亡,简直丧尽天良。这部电影给我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令我觉得瓦斯爆炸是个非常恐怖的灾难,而且认为只有在万恶的旧社会才会发生这样的惨剧,那时我很庆幸自己能够生长在新社会,在党的领导下,使我们的矿工摆脱了那梦魇般的瓦斯爆炸。

  星移斗转,眨眼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孰料,《沸腾的群山》中的情形被多次克隆到我们的大小矿山,所不同的是,发生事故后,当地的政府部门马上组织人力物力来进行抢救,尽管如此,还是造成大量的人员伤亡。俗语云: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此言不差,所不同的是,那些矿主老板,为了自己的利益,最大限度地攫取利润,漠视工人的生存权利,强迫工人没日没夜地加班加点,工人的血汗变成他们手中的财富,使他们拥有豪宅名车,这些人并没有因财而死,反而过着骄奢淫逸的生活;而矿工们呢,因为贫穷,不得不出卖劳动力,同时由于过度的开采和缺乏足够的安全保护设施,导致矿难频发,造成人员的不断伤亡,他们就像鸟一样地为了果腹填肚,维持生命而不得不去冒险,甚至以生命为代价。

  在矿主的眼里,矿工仅是为他们带来利润的机器和工具而已。李昌平在《中国农民怎能不贫困》一文中对矿工的苦难作了真实的描述:“矿开了,资源没有了,环境破坏了,时间长了有生命危险,这样的劳动,每个矿工的工资不到300元/ 月。如果你到矿上看到那些矿工,你的第一感觉是矿工和牲口没多大的差别,不生活在那样的环境中的人是很难理解‘宁可累死,不可饿死’现实选择的。”贫困、苦难和死亡,就像胎记一样紧贴着矿工的一生。一旦出了事故造成死亡,矿主老板们认为大不了就是赔个三五万块钱了事,遇上个别狼心狗肺的,一个子儿也不赔,干脆逃跑了事,这是多么令人愤慨和心酸啊。

  由于矿产能为当地带来税收等利益,使得当地政府奉这帮矿主老板为上宾,只要有利益,矿工的生命又算得什么。眼下,商、权、利已牢牢地融为一体,形成一个阶层,每时每刻不停地吞噬着广大人民的利益。而我们的矿工是社会上最低下的阶层,“主人翁、当家作主”这些政治术语,对他们来讲,是天方夜谭,矿工要摆脱贫困、苦难和死亡的威胁,获得做人的尊严,得到社会的尊重,看来还有漫漫的长路要走。

  我要大声疾呼:请关注我们的矿工!

  在此,我为所有的死难者默哀!

  2005. 7. 19

  作者电子邮件:fsgch@ 163. com

  作者:甘志洪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由默哀所想到的……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