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伯雪:汉卿先生是好贼

  中国的古训有成则公侯败则寇的话。就是说在咱中国这地方尽出贼,偶尔也出个把公侯,是个做贼成功的大贼,大贼叫公侯,是已经转正了的合法贼,对于他们,你是不能叫贼的,你要恭恭敬敬的对他们磕头做揖,请教做人的道理与做人的方法,否则你小心别招来杀身之祸,因为公侯杀人是合理与合法的,也是应该的,为天下计,杀一儆百是也。这才是最叫人害怕的地方。

  俺原先以为张汉卿学良先生是个伟大的爱国者,为中华民族的长远目标,牺牲了个人一切,让人钦佩的五体投地,一直被引为楷模的被敬着,现在忽刺叭冷锅里豆儿爆,暴出一个他自己说的新新闻来,他在临死前说,不抵抗的命令是他自个下的,是他自个儿看错了形势,打错了算盘,与蒋中正先生没有任何关系的声明,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亦善,俺是相信先生这话的份量与真实的。

  俺忽然有一种被人玩了一把的感觉,呀,俺最尊敬的先生,您为何要傻傻的做哪份傻声明,你保持沉默岂不是少给这个本已够麻烦的世界少添了麻烦,也算您的个人贡献呀。可您偏不,您固执的非要在临死前把哪事给自己抖出来,哪是件什么光彩的事吗。先生,这对您自己,对国家对民族又有什么帮助吗?您真是于心何忍呢,叫俺咋看咱中国人,怎么咱中国尽出您这类人物。俺是不爱叫您为贼的,您毕竟被俺们尊敬过,这个一百八十度的大拐弯儿,一时半会俺是掉转不过来的。

  贼的最直接表现就损人利已,小偷因为胆小,也是智力的原因,一直不敢光明正大的损人利已,所以他们终其一生也只能做做小贼的,永远成不了公侯的,这类人是不值一提的,但他们给聪明人提供了一个思路,那就是损人利已,聪明人他是不做小偷的构当的,但他做贼,当然这贼做的越大就越有财发,在商业社会是这样,在不商业社会恐怕也是这样。到了公侯的标准就马上给你转正,这是毫不含糊的,并且这转正的命令也由你自己亲手签发,你看这好不好,多么的方便,这其中的好处笨人也能拐过弯儿来。

  据说中正蒋先生是个有大聪明的人,在他主持天下工作期间,他在为天下做计划打算时,有个通盘的考虑,叫攘外必先安内,小日本是早倒晚倒一定要倒的,共产党才心腹大患,所以并不是不抗日,是在等待时机,或是寻找时机,和蒋先生比,汉卿您不论是个人心机,还是通盘的思考能力,都不是蒋先生的对手,又是个心急浮燥的人,讲义气的人,最后您做了蒋先生的阶下囚也该是合情合理的了,所以我们也能理解您对蒋先生的尊敬之意的--因为蒋先生没有杀你,你就把他看成宽大量的人了,你真觉的自己该死吗?不的话为什么在自由了也不回家看看哪些,呼你为英雄视你为恩人的人们。你是不是无颜见江东父老?

  但蒋先生还不是大聪明者,真正的大聪明者乃是后来者居上的毛先生,就是领导我们从胜利走向胜利的伟大领袖毛主席,毛主席目光如炬,早把蒋先生和汉卿的情况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象那个最聪明的渔翁一样,两手轻轻一伸就把蚌和鹤一下捉了个正对,他的伟大之处就是全不跟你们计较,心胸之伟大已经是空前的和从所未有了,因为以后的毛主席再也没把这胸怀给过他的仇人。所以毛先生从此后领导的农民革命军从胜利走向了胜利,也不是没有他的道理的。

  贼不是公侯,更不是政治家,公侯也不是政治家,政治家在中国是没有的,自古就没有,中国有的是帝王将相与贼与寇,政治家是一个泊来品,出产在西方世界,西方世界本来也只出贼与公侯的,比咱们的列祖列宗也好不到哪里去,但后来的事情发生了变化,他们从一大群贼和公侯里找出来个政治家这种东西,这其实也是近年来的事,就是说贼也好公侯也罢,当他的权力被节制起来使用时,他如果还能够用好,他就完成了从贼与公侯的转正,变成了一个政治家。而政治家与贼和公侯比,不论从权力的运用技术还是人格的塑造水平,都是大大的提升了好几个百分点的,最重要的一条是从根本上去了野蛮的贼性,他们再不敢任性的做那种杀一儆百的游戏,因为贼的特点就是尽量杀掉不利于自家的哪些人。这是一条黑道规矩,大家心知肚明,谁也不敢戳破。但政治家不敢这样,他们是被人监视起来的一帮人,不敢随便杀人,他们只被允许用善的方法来迎合大家,当然这其中最大的得利者不用说就天下苍生了,因为他们这回是真的有了权力了(监督权,从前就该有的现在才真分下来了,以前那权力都给那贼给贪了),所以这次转正不是由那贼或公侯他个人签字发布的,而是由大多数的监督者就是芸芸众生来完成的,这个过程完成后,公侯或贼才真正腰身一变(比孙悟空那是比不上的,比猪八戒却是绰绰有余的)真正变成了一个合格的政治家。

  现在还是让我倒回头来说说咱们的,不肯回江东的张先生张汉卿吧,严格意义来说汉卿是算不了公侯的,更不要说政治家,充其量只算个大贼,差一点儿就变成了公侯,但最后关头出了差错没变成,这是个人运气的事。如果把先生归在贼的范围内,咱又是于心何忍呢,现在政治家这词儿用的这么烂,借个给先生用用也不是不可以的,但俺觉先生是实在人,俺也正是这样的人,不如就让俺说个中国话好,所以就俺想,如果真要给汉卿先生下个定义,哪先生该算个好贼吧,这个好字的用法的唯一标准就是他是一个说实话的人,不推卸责任的人,很有个性的一个男人,好汉做事好汉当,所谓顶天立地大丈夫是也。仅这一点也够先生留芳千古的了!其它都是次。

  作者:温伯雪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汉卿先生是好贼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