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一筐:马肖兄弟,想说爱你不容易!

  在我写这个帖子的时候,估计马肖已经成为全国名人了。我原来以为马肖是个什么官员,或者是人大代表什么的半官员。按这些关键词,我上网搜了半天都没有什么踪迹。后来用听证会+马肖才搜索到。现在终于可以让我们来看看马肖是何许人了。

  “辽宁省参加个税听证会的代表——来自抚顺青纶化工厂的马肖说:‘我是1975年出生的,年龄不大,又是个普通工人,能够被选为听证会的代表,厂里都跟着高兴,这次来北京是厂长特批的假。’”

  “马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显得特别激动,他说:‘此次听证会是全国人大常委会首次举行听证会,作为一名普通的工人能够参加,感觉既荣幸,又觉得责任很重。’”

  我原来一直以为马肖是一个托,但看了记者地报道。我已经相信马肖是个普通工人了。诚如马肖所说:“作为一名普通的工人能够参加。全国人大常委会首次举行的听证会。”是一个时代的进步。但是让我失望的是时代进步了,我们的工人老大哥却并没有进步。

  我看了马肖在听证会上的发言,我是痛并难受着。我不得不向某部神奇的宣传工作表达我的景仰之情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了。我郑重建议:政府应该为他们受勋颁赏。因为他们在75年后竟然还能靠宣传培育出象马肖这样的优秀工人。

  请看马肖的发言:“我此次与会所持的观点是下调个税减除费用标准。支持我这个观点的理由是:一、适当降低减除费用标准可以扩大缴税的人群范围,有利于普及公民的纳税意识。另外,我还想说的也往往是大家容易忽略的,那就是扩大纳税范围,还可以对我们的下一代纳税意识培养有一定的好处,因为有更多的孩子从小就从父母那里知道有收入以后要缴税,耳濡目染,时间久了纳税意识也就培养起来了,这其中的社会意义和价值是难以估量的。”

  看看我们马肖同志发言的水平,简直可以当财政部长+税务局长+宣传部长了。人家那心理可全装的是国家啊。不但自己装在了心里,还捎带着把儿孙都装了进去,真是胸怀祖国啊。只是不知道马肖兄弟把自己放在了哪里呢?

  马肖继续说:“调高个税减除标准并不能给低收入者带来多少好处,却给国家带来很大的损失,我们还只是发展中国家,我们需要全国人民上下一心完成祖国崛起的神圣目标,有时候,人是需要一点牺牲奉献精神的。”

  你看看我们马肖兄弟的觉悟,他为了祖国的崛起宁愿奉献牺牲自己。不过老弟你开的可是全国个税听证会哦。你奉献了自己就算了,就算再加上你的儿子和还没有出世的孙子也都罢了。可是你何苦把你老哥我也捎带奉献进去啊?

  马肖的精彩发言还没有打住:“三、有专家计算,如果执行1500元的标准,那么国家税收每年减少200亿元,有人认为,我国全年税收2. 5万亿左右,完全可以承受这200亿元,对此,我不敢苟同。前不久我看到一篇报道,说我国高校国家一年计划投入4000亿元,而实际投入800亿元,你还能说我们国家不缺钱吗?即使这200亿元对国家来说真的不算什么,与其少交个10元20元的,还不如让国家用它来干点有意义的事情。”

  哎!哎!我真不知道对你说什么好了。我很想说爱你却不知道如何出口。难道你真不知道我们国家的税收年年以超过25%的速度往上涨,而我们的GDP的增长率才9%啊?难道你真不知道我们是全球税负痛苦指数第二高的国家。难道你就没有想过。为什么税收年年高增长,我们国家的钱都还是不够用呢?

  马肖还一针见血地批判了一些学者精英们的观点:“我们欣喜地看到,近几年我国公民对税收的关注程度有了一定的提高,我想这是公民积极纳税分不开的,但是不是也与扩大了的个税纳税人群有关系呢?所以,由80年代的富人缴税到现在的工薪成为个税主力,单从普及纳税意识上来说,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工薪阶层的老少爷们,你们是不是也想对马肖说我爱你了?学者精英们,你们的热脸全贴在冷屁股上了。我们工人階級有志气,就算苦了自己也决不能苦了“国家”啊!你们可不要再以小人之心来度君子之腹了!

  马肖还大义凛然地指出:“二、提高个税能不能缩小贫富差距呢?现在有一种观点,认为调高个税减除费用标准可以缩小贫富差距,事实并不是这样。我举个例子,例如标准定为1500元,那么月收入900元,减交5元,月收入1000元可以少交10元钱。月收入1500可以少交45元,那这十元二十元的减免对低收入者能有多大帮助呢?对高收入者又能有多大的约束呢?谁获得的收益最大呢?那些收入低于800元的人岂不是更可怜。所以解决低收入者的根本之道还是多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大家积极纳税,国家有钱了,经济上来了,大家收入也就上来了,我们要相信政府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

  低收入者们:45元对你们有什么帮助啊?马肖兄弟认为没有,你们是不是也想说马肖兄弟,我爱你了?马肖兄弟认为“国家有钱了,经济就上来了,大家收入也就上来了。我们要相信政府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当然,我相信!但是你们大家都相信吗?我必须要告诉马肖兄弟一个事实:就是在20年前的1984年,全国的国内财政收入仅为一千四百三十亿元,其中“各项税收九百三十七亿八千七百万元”(见《关于1984年国家预算执行情况和1985年国家预算草案的报告》——1985年3月28日在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上(国务委员兼财政部部长王丙乾)。

  而在刚刚过去的2004年,正如马肖兄弟你所知道的那样,不包括关税和农业税收,全国完成税收收入25718亿元。你怎么还在说国家没有钱呢?你能告诉我这20多倍地税收增长都为你干了些什么具体的事情吗?国家有钱了,经济就上来了,大家就真的有钱了吗?难道你不知道我们的绝对贫困人口不降反增吗?难道你不知道我国的基尼系数已经超过了0. 5而达至动乱的警戒线了吗?那么20年来,我们国民的纳税,建立起了每年2万6千亿人民币这么大一个蓄水池,为什么还不能缓解我们社会的饥渴呢?马肖兄弟,你的觉悟和水平都那么高,你能为我指点迷津吗?

  马肖兄弟,你知道吗?最近有一个叫李敖的台湾同胞在北大做了一场演讲,在演讲中他引用了前辈先贤胡适先生的名言:“争你自己的自由就是争国家的自由,争你自己的权利就是争国家的权利。因为自由国家不是建立在每一个奴才上的。”如果你没有看到这个演讲,我建议你找来看看,如果你看过了,我建议你最好再早多想想。

  另外,我还想对喜欢为“弱势群体”呼喊的精英们说两句:“当心被愚民们卖了!袁宗焕可不好当。”

  再见了!马肖兄弟。我其实很想说爱你,但我实在开不了口。

  作者:废话一筐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马肖兄弟,想说爱你不容易!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