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盾:高考状元与高考移民及其他

  “高考状元”与“高考移民”原本是两个不搭嘎的词,但在今年的高考中,因一个祖籍湖北在海南参加高考的十六岁学子李洋,让这两个词组合成了一个新词——“高考移民状元”。

  根据海南省2002年公布的政策:凡是学籍未满两年的高考移民将不能报考本科第一批院校,而李洋到高考时为止,其在海南的学籍还有一个月时间才满两年。按照这样的规定,即便是以897分的成绩(满分成绩为900分)名列今年海南省高考理科的第一名,也仍然失去了“报考本科第一批院校”的资格;又因为现在是“电子投档”和“网上招生”,所以像清华之类(本科第一批院校)的学校也就没有办法“特招”李洋了。

  一时间,媒体评论各异:有为李洋鸣冤的,也有为“高考移民”叫屈的;但谁也无力改变这样一个事实:李洋上不了“一本”学校了。

  最近一则不显眼的新闻再一次引起人们的关注:香港城市大学“不守内地高考录取游戏规则”,录取了已经被海南省教育部门取消了上一本的资格“高考移民状元”——李洋;同时城大还颁发合计44万港元的“状元奖学金”,包括4年的学费、住宿费和生活费。这个差一点因“高考移民”而“名落孙山”的“状元郎”,现在有了这么一条出路,着实让人高兴。但在李洋这“因祸得福”的背后,不由得让人产生诸多联想:

  首先,香港城市大学也属本科第一批院校,敢于自主录取“高考移民状元”,是不是对内地教育制度的一次冲击。有网民说:这件事“给了那些在内地不合理的教育制度、高考政策之下,受到不合理或者不公正遭遇的学生另外一个释放的途径”。从李洋这个个案来说,造成李洋尴尬的直接原因,就是我国户籍制度和高考政策的不协调。香港城市大学敢于自主招生,把原本李洋这样的“受害者”,变成一个“受益者”;其胆识着实令人敬佩。

  其次,“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句话,如果用到我们的高考制度上,似乎就失去了它“真理的光芒”。我们以2004年普通高校本科招生第一批院校分数线为例,天津:文科,520分,理科,495分;北京:文科,462,理科,469分;河南:文科,599,理科,589分,悬殊十分明显。再从录取率看,2000年上海的毛入学率为37%,四川只有9%,上海青年受高等教育的机会是四川青年的4倍。2005年,上海录取比例接近八成,而安徽也仅仅是三四成,前者是后者的2倍多。

  一样的学生,一样的高考,一样的成绩,仅因为籍贯不同,有的上了重点大学,有的却名落孙山,命运迥异,不正是对一些公民的平等受教育权利的侵犯和践踏吗?

  有位学子这样慨叹:我就高考流水线上的畸形产品,我的高考分数并不低。在北京,足可进军水清木华,可我现在却只能在一个三类学校里发我的牢骚;天子脚下的那些蠢才竟然理直气壮的说什么综合素质而进了中国的最高学府。这千刀万剐的高考,这罪恶的制度废了多少伟岸的天才,养了多少低能的废物……。

  同一个国家,一样的试卷,一样的时间,却有不一样的标准。如果说对西部老少边穷地区从综合因素方面考虑尚可理解外,可北京、上海的分数线大大低于其他地区的事实与现状是怎么回事;在教育资源,物质条件各方面均占尽优势的地方还要剥夺其它省份的入学名额,只能用“强取豪夺”这样的词语来形容。

  不实行全国统考的制度也罢了,既然实行了,那就只能以分数作为唯一的标准。如果不是,那统考还有什么意义?!在中国这个人口众多的国度里,普通老百姓渴求的不是“公开”与“公正”,而是相对的“共平”。如果我们的高考制度,这个几乎关乎到每一个家庭的制度,不是以分数为标准,而是以权力、钱财、名望,甚至户籍为标准。那么普通老百姓还能有“出头”的那一天吗?!

  人们都说这届政府是“亲民政府”,从抵御“非典”到“城市收容”政策的改变,再到替农民工“讨薪”,我们似乎有理由相信解决这样的问题其实并不难。但一定要副总理以上的人物出面,这不仅仅是因为“高考制度”涉及的人更多,更主要的是那些“考生”关系到国民的教育,人才的培养以及我们国家和民族的未来与希望……。

  2005、9、23

  作者:李盾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高考状元与高考移民及其他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