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康乐:宰我,孔门的后现代学生

  宰我,字予,孔门三千弟子中的佼佼者。

  孔子门下有七十二贤,宰我居其一,是一个在口才方面可与富可敌国的大商人大辩士大谋臣子贡有得一比的出色人物。《论语·先进》篇里提到:德行出色的有∶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言语∶宰我、子贡;政事∶冉有、李路;文学∶子游、子夏。可见宰我的口才是非同小可的。

  通读《论语》中发现:宰我,不仅仅只是个好口才的人物,还是整个孔门中的一个异类。是三千年儒门中不可多得的有趣人物。

  宰我是一个很有自己独立思考能力的人,可是说是成功地做到了革命家陈云所言“不唯书,不唯上。”

  不唯书:在《大戴礼记》提到,宰我曾经问孔子:“昔者予闻诸荣伊,言黄帝三百年。请问黄帝者人邪?亦非人邪?何以至于三百年乎?”宰予在这里对“黄帝三百年”存有很大疑问,发出了黄帝到底是不是人的疑问。是人还是妖?这是个问题!

  我们知道,孔子是不讨论“怪”、“力”、“神”的。所以孔子说:“予!禹、汤、文、武、成王、周公,可胜观也!夫黄帝尚矣,女何以为?”。先生难言之。孔子在这里把宰予训了一顿,并表现出很为难的样子。叫宰我看禹、汤、文、武、成王、周公的书去,少纠缠上古的事。但是“宰我偏偏揪住孔子不放,说:”上世之传,隐微之说,卒业之辨,闇昏忽之,意非君子之道也,则予之问也固矣。“意思相当于是说,君子以一事不知为耻,执意要问个明白。孔子只好回答说:”黄帝,少典之子也,曰轩辕。生而神灵,弱而能言,幼而慧齐,长而敦敏,成而聪明。治五气,设五量,抚万民,度四方;教熊罴貔豹虎,以与赤帝战于版泉之野,三战然后得行其志。黄帝黼黻衣,大带黼裳,乘龙扆云,以顺天地之纪,幽明之故,死生之说,存亡之难。时播百谷草木,故教化淳鸟兽昆虫,历离日月星辰;极畋土石金玉,劳心力耳目,节用水火材物。生而民得其利百年,死而民畏其神百年,亡而民用其教百年,故曰三百年。“

  从后世来看,这个三百年回答得有点勉强了。

  宰我不唯上。也就是不唯师,敢于怀疑孔子的观点。在那个时候,孔子主张父母死掉以后,子女要为父母守丧三年。但宰我不认同这个主张。

  宰我问:“三年之丧,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乐必崩。旧谷既没,新谷既升,钻燧改火,期可已矣。( 注:期:音jī,一年。) ”子曰:“食夫稻,衣夫锦,于女安乎?”曰:“安。”“女安则为之。夫君子之居丧,食旨不甘,闻乐不乐,居处不安,故不为也。今女安,则为之!”宰我出,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后免于父母之怀,夫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丧也。予也有三年之爱于其父母乎?”

  在这里,宰我坚持了自己的观点,论据翔实,逻辑清晰——“君子三年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乐必崩。旧谷既没,新谷既升;钻燧改火,期可已矣。”——宰我从实际出发说了守丧三年的弊端。提出守一年就可以了——“期可已矣”,这里期就是一年的意思。孔子没办法驳斥他,只好问他你这样做心安不安?孔子肚子里想宰我肯定会回答心不安的,毕竟是父母死掉嘛。宰我敢冒不孝之名回答心安吗?谁知宰我竟然回答道:“我心安得很。”于是孔子只有气得瞪大眼睛徒呼奈何了!你说,孔子对宰我能不恼火吗?

  宰我爱好思考,不止一次的向孔子出难题。宰我曾问孔子道:

  “仁者,虽告之曰,‘井有仁焉。’其从之也?子曰:”何为其然也?君子可逝也,不可陷也;可欺也,不可罔也。“《论语·雍也》。宰我一直对师父所说的”仁“不怎么信服,于是给师父设计了一个两难的选择。”假如告诉仁者说:‘井里有个人啊!’他会上当跳下去吗?“是违背仁义的原则不管呢还是冒着受骗的危险跳下去?孔子当然是辩才无碍,回答得很巧妙,”君子会去救人,却不会自己陷进去;可能会被欺骗,但不会像你说的那样受愚弄。“话是很巧妙,可依然显得牵强。

  就是这样一位有独立思考能力,不唯书,不唯上的宰我,却老是遭到孔子的批评,责骂。

  中国批评不肖子弟,不成材学生最狠的一句话就是“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污也!而这句话最早的出处便来自于孔子的论语,是孔子批评宰我的原话,而宰我之所以受到孔子这样可怕的批评,起因仅仅是因为宰我白天在那里睡觉。原话即是”宰予昼寝“。——原来白天睡觉就是粪土之墙不可污也!如此说来,全中国人民都是粪土之墙不可污了!为什么?因为绝大部分中国人民都需要睡午觉呢!即使不是天天睡,但偶尔睡睡是难免的!孔子若是生在现在,面对如此众多的粪土之墙,岂非要活活气死?

  因为宰我白天在那里睡觉,孔子不仅大骂了一顿,而且还说“始吾於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於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於予与改是。”意思是说:以前我这个人很天真善良,听到别人怎么说便会相信他会这样去做,但现在啊,我不再这么天真了!我现在是听到别人说了之后还会认真观察他是不是真的这样去做了。为什么我会这样呢?是因为宰我启发了我。从这句话里面我们可以看出,孔子老人家已经把宰我贬得很低了!明摆着说宰我是个虚伪的言行不一致的小人嘛!

  我注意到,在论语里面,宰我无论说了什么话,都要被狠狠的批。试看《论语·八佾》篇:

  “哀公问社於宰我。宰我对曰:”夏后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曰,使民战栗。“子闻之,曰:”成事不说,遂事不谏,既往不咎。“

  这篇里说:鲁哀公问宰我,祭祀土地神的神主应该用什么木料啊?宰我说:“夏朝人是用松树的,商朝人是用柏树的,周朝人则用栗子树。用栗木的意思是让百姓害怕得发抖。”孔子听了以后,就批评宰我说:“已经做过的事情就不用再说了!已经完成的事不必再规劝了!已经过去的事不要再去责备追究了!

  我们先不说孔子的这些话对不对(如果孔子老人家他自己真是身体力行地做到“成事不说,遂事不谏,既往不咎”,那么孔子老人家自己也要失业了!试问:这个世界上哪一句话不是在放马后炮?哪一句话不是立足过去,着眼未来?若是过去了事情就不用说了,那我们这张嘴巴除了吃饭接吻外,还能干什么呢?),孔子老人家这种逢“宰”必驳心态是很有意思的。

  为什么孔子老人家这么痛恶宰我呢?其主要原因我想还是因为宰我的独立思考能力吧,宰我老是唱反调一定很让孔夫子很吃不消。或许孔子在肚子里想:作为孔子我的学生,你宰我本来应该见我说一句马上记一句,随时应该带着笔记本的。结果你宰我老是跟我唱反调,我孔夫子能不累,能不烦吗?你以为中国是希腊,以为我孔夫子是苏格拉底啊?只有国外才喜欢辩论的,只有苏格拉底才喜欢讲些那些永远没有答案的事。至于我嘛,你们这些学生只要乖乖的记下背下就好了。我口袋里全都是答案,小子们,期末的时候背一下就可以了!不然我会很烦的,我的时间是很宝贵的,还要马上赶过去去跟帝王将相们研究治国之术的。小子们,不要跟我拌嘴哦,我的时间是很宝贵的,刚刚南子夫人(注解:卫灵公的夫人,当时卫国的实际执政者,名声很不好)还给我打了个电话,说要跟我一起吃晚饭,你们给我乖一点,不然,我会让你们很难堪的!

  孔子毕竟是中国的孔子,再开明,也不等于就是希腊的苏格拉底了!能容许众多意见的存在,并以“无知”,没有答案为荣。

  我们也知道,颜回是孔子最欣赏的学生,是孔子的最爱。颜回死的时候,孔子很悲伤,说:“噫!天丧予!天丧予!”还在那里痛哭不已。旁边的人劝他不要太伤心了,孔子说:“我不为这个人而悲伤,还能为谁而悲伤呢。”可知孔子对颜回的钟爱程度。

  然而,孔子也曾批评过颜回。孔子说过:“回也,非助我者也!於吾言,无所不说。”翻译成现代文,意思是:“这个颜回啊,不是一个在学术方面能帮助我的人。他对我的话,没有一句不喜欢,不赞同啊!”话虽如此,孔子最喜欢的还是这个应声虫,这个于孔子的话无所不听的乖孩子,所谓批评颜回,也只是虚晃一枪而已,不然,怎能解释孔子这么讨厌那个不听话的宰我而这么喜欢听话的颜回呢?再说,这个颜回不仅听话,而且每次拍马都拍得恰到好处。比如说《论语·先进篇》记载孔子被人围困在匡,差点没命了。后来终于逃出来了,孔子看看后面,没看见颜回。就以为颜回死了。而颜回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于是孔子又高兴又惊讶,问曰:“吾以女为死矣。”颜回回答道:“子在,回何敢死?”,你看,回答的多好!又比如在在《论语·子罕》篇里,颜渊称赞孔子说:“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夫子循循然善诱人。博我以文,约我以礼。欲罢不能,既竭吾才,如有所立卓尔,虽欲从之,未由也已。”看,把孔子说得跟神仙一样——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孔子简直成了一个深不可测的活神仙。

  话说回来,在中国,能不能被老师所欣赏,主要还是取决于听不听话,这个中国教育的历史密码,从宰予、颜回的身上我们可以清楚地解读出来了。

  而宰予这位很有独立思考能力,不唯书,不唯上粪土之墙,即使生在现在,恐怕还得在现代这个教育体制下,又得重新被污一次。问:有独立思考能力的宰我在何时将不再被污?答案是:一万年太短,只在亿万年。

  作者电子邮箱yklleeyelingjun@ 163. com

  作者:叶康乐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宰我,孔门的后现代学生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