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卫江:上海姑娘的咏叹调:结婚的男孩在哪里?

  10月22日的中山公园,上海搞了个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浪漫盛典”,大型白领交友游园会。尽管有众多婚介机构、公关传媒和新闻媒体的参与助阵,共有5000人的男女齐聚一园,相亲相会情意浓,然而派对成功者却寥寥。女白领的普遍感觉是,不尽如人意。据说,主要源于男性参加者太少,女性挑选量不足。

  事后,记者走访了上海的各大婚姻介绍所,了解到:“目前上海婚介所登记的男女人数比例总体是2:3,部分甚至达到了1:2。普遍现象是女性比男性更难找到合适的结婚对象。”对于如此的社会难题,人们自然议论纷纷,但均未能切中问题要害。

  笔者以为,这正是上海地区长期来推行左倾化妇女解放的社会实践所带来的弊端及其后遗症。这种左倾式“解放”仅以获取功利性的社会成就为荣耀,将“人”置以工具理性的手段意义,在目的论上只是以政治的名义替而代之妇女自我价值的全面实现。在操作上通过“损有余,补不足”的绝对平均主义途径,遏制男人天赋能力的开发,特别是扼杀创新智慧的潜质和勇气,使得强化女性秉性的同时,另一面又遏止成男人的普遍“平庸”之状。譬如,在各类学校里惯用应试教育模式,试图训育成听话的奴仆,偏向于培养“模仿型”人才,它适合女性化的温顺性格和死记硬背读书方式,其事业途径只需再现前辈成果,其结果使得男人的事业不怎么显著,最终淡化了人类性别禀性的区别,干扰了人类天性和自然合理分工,乃至男女婚姻上的社会宏观动态均衡。

  常态社会里,其成员的成就和能力(学历)的统计值分布通常是个土丘状的正态分布曲线,处于成就能力的数据最前(高)端的总是男性大大居多,女性大都集中位居于中下游之中,所以对比事业上特别的或一般的优秀者,男人肯定比女人多出好多,正如对比身材的分布状况,男人的曲线总比女人的高大若干节拍,乃一样的道理。若按能力地位配对的排列组合,女性优秀者一般不会成为婚配多余者。但在上海这样的大都市里,女性的事业成就率确实奇高。拙笔《上海发展的人文制约》一文中,详尽论述了上海男人所遭受的种种抑制,于是在上海地区形成了如同狮子(或如猴子)型社会的成就和地位分布状况。亦即,在位于“天花板”顶部的老板阶层是男性居多,在男老板率领之下,由女性白领支撑起打工族职位的大群体构成。

  在狮、猴部落里,雌性母者是不愁婚嫁的,一个雄性大王可以霸占掉众多妻妾群;然则在上海的城市里,大量女性族白领却成了老大难,因为按照女性惯常的“择偶梯度”思维去挑选对象,已经难以寻觅相应数量的配对者。自然界的“对称”规律告诉人们:对偶制的婚姻规则使得有N个女性失婚,必定至少有N个男性被排除在婚姻门槛外(因为男孩出生率比女孩高)。所以女性白领族在烦恼大龄失婚的同时,作“伴唱”的必定还有大批男性兰领、黑领,抱怨成光棍,由此构成了不和谐的双簧,只是人们的关注焦点仅仅于女性白领而已。在狮、猴社群中,争王落败的雄性,善者会遵守天演,自然淘汰出局,恶者则会扰局,破坏部落稳定;在人类社会的本土中华城市里,必有大量的男性农民工成为失婚族,不和谐的双重变奏曲会奏响社会危害的颤抖之音。作为参照,当今世界人们见证的太多了:伊斯兰社会的大批失婚族去从事恐怖活动!(参阅拙笔:《恐怖主义献身行为的社会生物学解释》)

  传统社会里,妇女的社会成就果然低下,地位弱势,然而,作为对于女性求偶者在婚姻恋爱上的补偿,男性会挑起求爱的主动性,结婚时候给予新娘彩礼,多承担家庭经济等义务,如此倒是达成了男女总体在婚姻上的动态守恒,亦即和谐的实质。(参阅拙笔:《怜女假相及其与中国妇女解放》)

  然而如今的问题是,在上海这样的左倾化发达之地,女性白领族的成就和地位已经不亚于男性了,但是江山易变,本性难改,在她们的婚嫁恋爱潜意识中,传统性依旧。在求爱的过程中总是显得被动些,在生活上、工作上、还是经济等方面还得向往着多多依附于男人,在处理男女关系时候,总是希冀男人得多“让”女人一点,并认为理所当然,由此却颠覆了传统社会本来已经达成的动态守衡,在男女婚姻上失却了和谐。(参阅拙笔:《白领择偶难的深层剖析》)

  譬如对比之西方社会就可知道,当女权分子在与男朋友一起外出消费时候,会提出“AA”制,即各自付帐。即便是不声张女权主义的,或如普通的女白领,那么在男友付款后,也会礼貌地说声:“谢谢你为我花费”;然而比起西方社会的女性,地位要高出一大截的上海姑娘,会如此表态吗?否也!她们认为:男人付钱而不用道谢是天经地义的。

  美满的婚姻应以男女自由的恋爱为基础,而两性之间真挚地相爱,须是在总体上平等平权,即守衡的前提。因为男女是相互造就的,互为依赖、互为关联。每一方受损,经社会实践反馈的结果,总会使另一方或多或少、直接间接受损。爱情就是男女双方生理心理在能量信息上的交流反馈和补充,亦即为男女共享的联合体,并不存在着单方的纯粹得益或纯粹受损。因而不难理解,为追求和谐的动态平衡以达成真爱,作为男白领来说,自然会寻找学历、成就、地位低一级档次的女性。

  造成动态不和谐的更深层问题还在于,就如前面论述的,本土的左倾式女性解放着重于外在名义上的,即眼前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而不是侧重于自身内在深层次的素质本身,特别是作为万物至尊的人所独尊贵有的思想的成长培育,因而男女间思想的差距依然普遍存在,但是既然左倾主义已经使得上海地区的妇女提升了外在的地位,于是女性同胞扬扬自得起来,就自以为懂得了“做人”的全部道理,以至于不愿意、也会去独立地作反思:“娜拉出走以后怎么样?”的问题,即在现实意义上,如何去调整并达成在新时代的男女总体动态平衡。

  在西方,被尊为圣贤经典的苏格拉底,自认为是自己比别人聪明,因为自己知道自己于何处为无知之所在,后来弟子柏拉图进一步论道:不知道自己无知的人是双倍的无知。然则,上海姑娘的生存哲学流行的是“难得糊涂”,和稀泥,不求甚解,拒绝崇高,并且颠覆了传统女性的谦虚自卑的是,以其左倾式成功为荣为乐,甚至以此还调教起男人来:该去“适应环境”啊,(就象以前国营单位里,工人嘲讽脑力劳动者不会“做人”、“混不开”那样),由此闭塞了自身素质的提高,以至于难以与男人进行深层次的灵魂精神交往,至少不愿虚心地听取男人们丰富的内外经历和阅历的见解,这对于爱情来说,恰是伤害。

  进而,由于左倾主义一味主张两性间“让”的哲学普适化于社会的各个方面角落,致使真挚的情爱的损缺。即使现今的白领们都化作鸳鸯蝴蝶,成婚成亲了,家庭生活的幸福美满度也将打上折扣,这在现代社会里是件糟糕的事情。苏晓康的报告文学《阴阳大裂变》(载于《新华文摘》1987年1月期)中,描述了男人的“全面退让”成为新时代男女平等的“法则”之后,所造成的男女生活严重恶化,导致众多家庭破裂的情景。

  因而,对于当今时代声称要建立“和谐社会”为发展目标的国人来说,该引起高度关注了。

  2005/ 11/ 20

  注:所引的拙笔在网站《卫江思想驿站》www. swjidea. net上都可以查阅到。

  作者:施卫江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上海姑娘的咏叹调:结婚的男孩在哪里? 浏览数

没有评论 »

  1. 海苍 说:,

    2006年01月15日 星期日 @ 08:10:14

    1

    在国外,嫁鬼子的10个女人里,有9个是上海女人。

    回复

  2. fuervaterland 说:,

    2006年03月13日 星期一 @ 02:20:04

    2

    这是在改善中国人的素质啊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