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贤彪:“三个筛子”的联想

  读《刘墉文集》,看到“三个筛子”的故事,原文照录——

  一个人急急忙忙地跑到一位哲人那儿,说:“我有个消息要告诉你……”

  “等一等”,哲人打断了他的话,“你要告诉我的消息,用三个筛子筛过了吗?”

  “三个筛子?哪三个筛子?”那个人不解地问。

  “第一叫真实,你要告诉我的消息,是真的吗?”

  “不知道,我是从街上听来的……”

  “现在你再用第二个筛子去审查。你要告诉我的消息,还应该是善意的”。

  那人踌躇地说:“不,刚好相反……”

  哲人又打断了他的话:“那么我们再用第三个筛子。我再问你,使你如此激动的消息是重要的吗?”

  “并不重要。”那个人不好意思地回答。

  哲人最后说:“既然你要告诉我的消息,既不真实,也非善意,更不是重要的,那么就别说了吧!如此,那个消息便不会困扰你我了。”

  “三个筛子”,多么富有诗意的比喻!它道出了哲人的智慧,也为我们提供了评判事物的标准。作为一个新闻工作者,常用这“三个筛子”筛一筛,漏掉的是沙粒,而收获的无疑是宝石。

  真实,是新闻的生命。新闻宣传历来主张客观、公正、准确,这实际上也是实事求是原则的体现。

  新闻是靠事实说话的,事实的准确是新闻的第一要求。作为一个新闻工作者,必须视真实为新闻的生命,必须具备实事求是的勇气和作风。不能听信于街头巷尾的道听途说,不能不顾客观事实任意拔高和变换角度,更不能搞虚造浮夸的“客里空”。否则,不仅违背新闻的党性原则,而且也有悖于新闻工作者的道德良心。

  善意,是新闻的灵魂。一家小报曾刊登一则社会新闻,标题是《捡到一包烟,喜得两千元》,在一篇仅200余字的短文中,作者先后用了“喜得”、“幸运”、“意外收获”、“满心欢喜”、“意外之财”这样的词汇,惊羡之情,溢于言表。读后引发我的疑问:该钱并非自己劳动所得,不仅不想法交还失主,还占为己有,得意忘形,似乎有悖中华民族传统美德。

  垃圾堆里“出土”百元大钞,新闻是新闻,但抱着欣赏、羡慕的态度去写,似乎与“善意”相距甚远。新闻工作者的社会责任,不仅是社会生活的记录者,更是道义和文明的承载者。如果不分是非曲直、不问青红皂白,不管导向正确与否,不去挖掘表象背后的真正新闻,一味只知有闻照录,照本宣科,就会错把丑的当成美的来宣传。至于那些信奉“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的人,专事哗众取宠,歪曲实事,搞一些花样翻新的猎奇,那更是背离了新闻工作者的道德良心,为我们的社会所不齿。

  重要,是新闻的价值。我们的新闻不是有闻必录,什么都报,而是要经过严格的筛选,把那些最重要的、最具有价值的新闻提供给广大读者。

  什么是最重要、最有价值的新闻呢?它必须是群众关心和迫切需要解决的重大问题,能够拨动读者的心弦;它必须反映报道对象的本质特点,揭示事物的规律,提供解决问题的思路和办法。

  真实——善意——重要,既揭示了新闻的内在规律,也是一个新闻工作者应有的“新闻态度”和追求的境界。只要我们善用这“三个筛子”,不仅可以“成就”好的新闻,而且新闻也可以“成就”我们。

  作者:向贤彪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三个筛子”的联想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