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红雨:就来个打工者协会,能把你怎样?

  对于贪官,人人憎恨。可有天,你的一个当官的同学或亲戚,打来个电话,要你晚上到某饭店赴宴,你去还是不去?或许,你立即找出一件最好的西装,配上一条漂亮的领带,梳洗打扮一番,提前赶到饭店。也可能,你不是第一次接到这样的电话,也不是第一次赴这样的宴,心里早就有点隐隐的不安,可你还是想,盛情难却,再说,反正是吃共产党的,不吃白不吃,还有,以后哪能保证不找这个当官的办点事呢,不去可不好。当然,你也可能嘴上婉言谢绝,心里在鄙视这个当官的:暴殄天物,人民的血汗钱,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这不是太不通人情,太冤枉人了吗?说不定这个当官的是用私款请你呢。不通人情是真,可一点也不冤枉人,谁都知道,凭中国当官的德性,有几个会用私款请你到饭店吃饭?那不仅仅是几个钱的事,更是掉了官价的事。

  也可能有人说,你这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可鄙视抵制公款吃喝的人多了,一些良心未泯的当官的会不会也觉着这个葡萄还真有点酸?

  对于农民,民工,下岗工人,国企工人,很多人都非常同情,但说实话,有不少人也常常有一丝遗憾:那就是,他们之中比竞选人大代表的送煤气罐的姚立法文化水平高的人还少吗?可这些人又做了些什么呢?为什么不能把大家组织起来维护自己的权益?有人会说言论自由,结社自由,是假的,这倒是事实,但问题为什么不能换个角度看,他既然写在宪法上了,白纸黑字,就是真的,为什么不能假戏真唱?

  有人说,人大是橡皮图章,我才看不起呢。这么大的国家,总不能人人直接参政,尚没有议会,利用一下人大代表又何妨,姚立法毕竟是橡皮图章上的一个钉子,要是每个县市都有个姚立法,橡皮图章上的钉子多了,会不会变成不锈钢的?也会有人说,你晓得姚动机是什么,他日后会不会变成个贪官,人哪有十全十美呢,再说,日后谁知道?他今天为了自己的利益,为了他身边和他一样命运的人的利益,竞选人大代表,就尽到了一个男人的责任,就体现了一个男人的价值,这就足够了。明天怎样,管得了那么多吗?还有人说,你没看到姚被人打了吗?对于这些打人的流氓地痞,政府若不严惩是政府的失职。但也该看到,有人反对姚害怕姚并不奇怪。美国那样的民主国家,消除种族隔离不也要经过斗争?

  有人说你结社还不把你逮起来?问题是,你结社了吗?你怎么知道他会逮你,即使他逮你了,又怎样?民主能从天下掉下来吗?甘地,李敖谁没坐过几次牢?

  美国有位黑人老太太,在公共汽车上拒不给白人让座,被关进了牢房,可结果怎样呢?老太太的自尊行为,不仅赢起了黑人白人广泛的尊敬和支持,很快出了牢房,还由此推动了全美消除种族歧视的伟大事业。而老太太出狱时讲的一句话也成了名言。老太太说了什么呢,她说,我坐公共汽车是为了回家,而不是为了进牢房的。这可是上个世纪的一个老太太啊,今天的中国民工为什么不能说一声,我组织打工者协会是为了讨回我的工资的,可不是为了进牢房的。拆迁户呢,下岗工人呢?你就来个拆迁户协会,下岗工人协会,看他能把你怎样?

  枪打出头鸟不假,但你想过没有,人人都怕做出头鸟,都等着别人做出头鸟,那你何时才能出头?该出手时就出手,对不?

  至于那些说“出风头”之类的风凉话者,那些高唱“稳定才能发展”的歌唱家,那些为苏联帝国,萨达姆垮台而悲鸣痛哭者,那些抵制日货,要解放台湾,齐声呐喊“印度,拉美,俄罗斯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民族主义愤青,那些“中国的人权比你们美国要好的多”的爱国主义权贵,你犯不着理睬他们,你想,没有这些白痴的表演,生活岂不太单调?

  而那些指望伟大领袖走出纪念堂,回到中南海,再来一次杀尽贪官的文革的人,你不必计较他们,这些人,大都是不明真相,心地善良,理性分析能力不够,而其身心又受到过极大伤害的人,你的争取人民选举官员,监督官员,罢免官员的正义行动,你的人民必须纳税,但税金收多少,如何用,必须由人民自己数了算的正义观点,你的报社,电视台,出版社不能用纳税人的钱,必须下岗,必须自己养活自己的正义要求绝对会得到他们的支持。

  民主自由,是人心所向,是大势所趋,是任何势力也阻挡不了的,任何强大无比的反潮流势力,总有一天会变得象一张纸。当年,为了翻越柏林墙有多少人死在枪声之下。可终于有一天,一个青年勇敢的走出人群,一步步向墙走去,当他迈出第一步时,习惯的枪声并未响起,当他走到墙下,人们的心提起来了,可枪声仍未响起。青年停留了一会儿,他在等待枪声还是在思念情人?谁也不知道,人们看到的是青年毅然攀上墙头,一跃而下,他自由了。枪声始终未响起。打算用生命来换取自由的青年,捅破的不过是一张纸,沉默良久的人群突然沸腾了,人们纷纷越墙而过,奔向自由,不可一世的柏林墙;终于被人民摧毁了。

  民主自由,并不复杂,更不神秘,也不遥远,它的核心就是人的尊严。而人的尊严是天赋的,是任何人也无权剥夺的。但人的尊严也不是一蹴而就,也不可能一劳永逸,它靠每个人自己不懈的努力和保持才能得到,得到多少,全看自己能解放自己多少。

  你来到这个世界上,地球,你的母亲,全人类的母亲,就为你提供了保证你有的吃,有的住,有的穿的最基本的生存资源。同样,地球也给不种不收的小鸟,兔子,狮子,老虎等动物提供了生存条件。有书读,有病能治是大自然给于会劳动的人类最基本的特殊回报,这些是天然的,但显然不能划入权利范畴,独立思考,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结社自由才是人所特有的天赋权利。你劳动一辈子,可还供养不了一个孩子上大学,还买不起一套房,还住不起一次院,那是因为你的生存资源被无赖夺走了,又不给你最基本的社会保障,反过来说是他养活了你,说动物一样的生存权才是你的人权,上不了大学,买不起房,住不起院是你没本事,无赖就这样把你的人格你的尊严也给拿走了,你想说个理都找不到地方,你能不感到活得特别累?

  你要民主自由,天经地义,任何人也无权无理由长期霸着你的权利不还给你。

  民主自由,要呐喊,但也是光喊喊不来的,民主自由要有勇气,也要有智慧,民主,要从点滴小事做起,也要有各式各样的方法,那些感到自己的权益受到侵害的人为什么只盯着上访的一条道呢?那些感到生活得太累的人,为什么不能找回自己的尊严?该给当官送个礼的,你偏不送,试一次瞧瞧,看看当官的是不是能把你吃了,看看天是不是掉下来了。

  中国人都怕鬼,但世上哪有鬼呢?都是自己吓自己吓出来的。皇帝的新衣真的是那么漂亮那末坚不可摧吗?

  民主自由近在咫尺,可也等不来。中国人有一种根深蒂固的明君清官情结,但你仔细看看历史,中国出的了明君吗?中国大大小小一千多个皇帝,有彼得大帝吗?中国最好的统治者,也不过是把人看成是家里的一个孩子罢了。凭着中国当官的文化素养,思维能力,意识形态,道德品质,凭着象“美国亡我之心不死”这样的畸形心态,凭着象“向朝鲜古巴学习”这样的口号,凭着象用“干部轮流下井”来解决矿难这样的办法,中国能有主动让权,主动搞新思维的叶利欣戈尔巴乔夫吗?前几年不是有个举国瞩目的大清官吗?结果如何?

  民主的突破口肯定早已存在,只是未被人发现而已。民主的突破口在哪里呢?竞选人大代表?打工者协会?还是其它什么组织?一个人?一张报纸?甚至就是网站?谁知道呢,理论总是灰色的,生活之树才是常青的。

  作者:汪红雨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思想学术 » 就来个打工者协会,能把你怎样?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