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边缘人:处在十字路口的中国变革

  我国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经济改革开放,经过几十年的努力,不管是在经济还是在整体综合国力上的确是取得了一定的成就,连所谓的“七国集团”也不敢小盱。 现在我们能够经常被邀请参与世界上重量级的会谈,不时的举办一些世界级的赛事,真让世人刮目相看,连山姆大叔也提醒我们做为一个崛起的大国该负起责任了。 别有用心的智囊机构和媒体不时的鼓吹“中国威胁论”论调,许多报章大唱赞歌大唱中国已崛起,歌唱我们的国家太平盛世,连我们的国家领导人出访也大谈特谈崛起了。

  是的,实行改革二十几年来,我们取成了不凡的成绩,这一切,让我们窃喜,的确当今的中国已非昔日腐败的清未政府。 但是我们真的已经崛起吗?我们的子民们真正的感受到盛世的喜悦吗?

  早在上个世纪新中国成立后,全国的人民经历了一个荒唐“反资反修”漫长而又痛苦的时期,许多人挣扎着,苟活着。 八十年代小平同志复出后,进行大胆的的经济改革政策,提出了“贫穷不是社会主议,发展才是硬道理”以及“先让一部分人富起人,再帮助另外一部分人富起来”等等许多让人耳熟能详的口号,设立经济特区,引进外资,经过几十年的不断深入改革,开放地点由五个特区变成了全国各地,由单纯的经济改革逐步渗透到了其它领域,改革开放政策,让中国走向世界,同时也让世界开始了解中国。

  在抗战时期以及建国初期,我们在马克思列宁主议毛泽东思想指导下,靠着坚强的信念和执着的信仰,虽有困难但为了最终实现真正的社會主義社会而顽强的生存着。 改革开放后,资本主议思想开始如洪水般的涌进了曾经多年都未被西方大国攻克的红色堡垒,东西方两个不同截然不同的价值观在人们的心中痛苦的交织着,人们的日常生活,文化生活,消费方式等等无一不打上西方资本主议的烙印,我们相信改革会继续下去,但面对滚滚的改革大潮,我们传统的儒家思想文化和红色思想还能顶得住吗?我们向左转,还是向右转?真如政府所说的我们生存在一个“有中国特色的社會主義”国度里?

  我记得在读中学的时候,我们的教室正前上方有一个大条幅,那是周恩来同志曾经说过的“为中华崛起而读书”佳句,那时的学子,每每想到这句名句,都异常激动,多远大的理想啊!然而改革开放了,这句话在现在的学子中还能有激动时刻吗?以自我为中心的独生子女新一代在父辈们骄宠下,他们还能再为“中华崛起而读书”吗?在文凭泛滥和金钱至上的今天,读书还有用吗?我们是在为钱读书呢还是为了实现其它更崇高的理想而读书?

  在世界各地都在都在了解和学习东方文化的时候,我们在改革中迷失了自已,捧着西方腐朽的“拜金主义”如获至宝。 “金钱至上”让一些奸商不惜昧着良心赚钱;政客们为了各自的利益相互勾结,争权夺利,甚至挺而走险;过度的开发,让我们的生存环境不断的恶化;夸张的性开放,让中国妓女行业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都要繁荣,如果不是,日本的嫖客怎么会集体来珠海买春呢?最近还听说,要让妓女职业化,惨!如此下去,以后妓女可能参加劳模比赛,谁接客最多,对国家的GDP增长贡献最大,以后年度人物评比上又多了一个新兴行业的精英,真是繁荣娼盛啊!社会治安急剧恶化,当街打砸抢;新闻媒体经常报道黑帮到处砍人;不少人见义勇为的时候,虽围观者众,却无人帮伸手救援,正议在很多时候得不到宣扬;真正需要求助的人,经常遭受冷遇;以救死扶伤为目的的医院现在是绝不会收留无钱的病人的,病人成了医院的摇钱树;茫茫的打工人在流落他乡的时候,永远要顶受被人怀疑和鄙视目光;不少骗子利用人们仅有的一点同情心进行疯狂的歁骗,这个社会人与人之间缺少互信,人人只求自保。 据广州南方台的报道,六成左右的公众对社会治安状况的表示不满意。 如今社会上黑恶势力日益做大,公安机关成了摆设,良莠不齐的治安民警们除了欺压老百姓,外来民工外等弱势群体外别无本领。 广东省的案件破获率只有三成,大部分犯罪逍遥法外。 许多地方的民众特别是外来工,在有事发生时更愿意求助於给那些地痞而不是求助於当地的派出所,因为报了派出所,也会无果而终,反倒会受到黑恶势力的迫害。 难道,我们的强势政府在执法的时候就这样软弱吗?只有在出现问题才会出来敷衍民众吗?为什么我们可依赖的警察叔叔们却没有让我们找到安全感呢?为什么我们的公务员拿着皇粮却不能“先天下之忧而忧呢”和“防患於未燃”呢?

  我们不是在提倡提高我们的软实力吗?当我们在不耻李登辉陈水扁之流的“金元外交”的时候,人民的政府却拿着老百姓的血汗钱全世界的搞捐款拉邦交呢?为什么政府不能把这些钱用来改善我们仍生活在贫困线下的劳苦大众呢?为何不去救助那些偏远山区求知若渴的贫苦的孩子们?小平同志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口号是让许多人富起来了,但在政府不断的“圈地运动”中让一批资本家富起来的时候也在不断的创造一大批的贫民,他想过如何重新分配社会财富吗?我们政府在大量储蓄外汇时候为何不积极推进全国人民的传统素质教育,通过提高人民的整体素质来向不断开放的外部世界宣扬传统的华夏文化呢?

  传统的儒家文化在它的发源地传播几千年之后,随着改革开放,给我们抛弃了,而在资本主议国度里,得到充分的传播和发挥。 我们的电影电视在放些什么,无限夸张的三脚猫功夫,没完没了的破不完的侦破片,多俗套,堂堂上下五千年的历史,礼义之邦,就只有这样的东西拿出来给国人看吗?我们庆幸在盛唐时期就有了玄奘东渡日本传播华夏文明的使者,让现代的韩国人或是日本人在并不特别的剧情中演绎的不愠不火的我们儒家的谦逊礼仪,他们真正的领会和汲取我们民族文化的精髓。 而我们在不断西化的改革中吸取到了什么?难道我们的东方文化真的没有什么让我们留恋的吗?

  面对改革,我们只能做别人的翻版吗?我怕再过几十年的改革,我们都变成了<<西游记>>里面的“四不像”啦!我忧心我们的传统道德点的彻底改变,我们的传统文化正在遗失,唯一没改变的是黄皮肤黑眼睛的面容。 或许,若干年后,中国人将会再次在精神上和文明上变成别人的附庸,变成让外人耻笑的“东亚病夫”或假洋鬼子。

  传承千年的“忠孝节悌,礼议廉耻”传统的道德观或许在我们这一代人中随着滚滚的改革浪潮淹没了。 如果你生活在一个尔虞我诈而又缺少诚信的社会里,在一个人人自危的环境里,你会对这种社会抱有希望吗?

  警醒吧,可怜的中国人!面对改革现状,至少我感到悲哀,我不反对全球化,但反对全盘西化,在不断的变革中继续发扬光大我们的传统文化,对外国优秀的文化和管理方法真正的做到“吸取精华,去其糟粕”。

  2005年12月16日

  作者:城市边缘人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处在十字路口的中国变革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马剌 说:,

    2006年01月22日 星期日 @ 18:57:47

    1

     该文无甚新意,词不达意,思想浅薄,尤其历史知识差点,唐代东渡日本的是鉴真,不是玄奘。

    回复

  2. 不自在客 说:,

    2006年07月09日 星期日 @ 09:49:35

    2

    全球化是经济趋势,谁也反对不了,全盘西化是政治体制,目前根本就没这个打算。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