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治:论马科斯政权败亡之必然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至八十年代中期,当选总统的马科斯在菲律宾建立的一代王朝,使得菲律宾人民经历了二十多年的政治阴霾,甚至流血,终于在人民的声讨声中轰然落下。取而代之的,对菲律宾人民来说也不是什么新生事物,而是在马科斯政权之前就享有的自由、民主与和平。

  回顾马科斯总统的专制之路,其败亡的理由不一而足。

  首先是马科斯的专制社会基础并不健全,本来已经走在民主道路的菲律宾,由于马科斯上台后的专政,整个国家陷入了黑暗之中,然而,其社会基础却并没有被完全转型,只是在高压下被暂时扭曲,缺乏独裁文化惯性。

  政出一党,利出一党,党出一人的社会政治经济格局是现代独裁制度较为有效的执政方式,他在这方面基本没有做出什么特色。历史总是要沿着前进的方向发展的,如欲使其后退,需采取方方面面的措施,付出极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像袁世凯那样连骗局都懒得去做,留给历史的肯定是短暂的一瞬。

  其二,腐败是独裁政治的必然产物。独裁,权势欲使之然也,与其伴生的还有对经济利益的巧取豪夺。

  当马科斯把权力收进囊中不久,他的美妻伊梅尔达便成了首都马尼拉的市长和国家副总统,不具备基本政治素质的美女成了理所当然的总统接班人,继而在政界中亲信繁衍,整个政界由家族及嫡派层层撑控。菲律宾政府被经营成了总统家族的后院。

  与绝对权力相伴的必然是绝对的腐败。权力已在囊中,财富自然也是囊中之物,马科斯上百亿美元的家私不能不说与其权力无关;伊梅尔达喜欢华丽的衣着,充满了娇屋的仅三千多双仅精美的鞋子,就不呰于一个相当规模的高级专业鞋城。为了如此短视的一己之私,陷一国人民于权力的高压之下,卑鄙之至令人作呕。马科斯家族自绝于菲律宾人民,为世人所不齿。政府权力监督的失控必然导致官吏腐败,横行匪为,为人民所抗争。民间自发组织起游击队对抗马科斯政府。

  将权力过于集中,起初会尽情享受由此而带来的肃然起敬的尊严,但延续下来的,是无底的深渊。

  其三,马科斯热衷于独裁,却独裁乏术。不但没能有效地改变原来的社会体系来适应自己的需要,也没有建立起独裁理论体系,也没做到对权力外的媒体和团体进行封杀,更没能建立一个组织完善、并为己效忠的有效权力团体,近乎黑社会性质的民防队组织帮不了大忙。黔驴技穷之下,用暗杀的卑劣手段来消灭政敌是极其低能的选择。未认识到二十世纪的独裁政治,已经发展到了以团体面目出现的形式取代了皇权式个人独裁形式的新时代。

  相比之下,异国的独裁巨子们却高明许多。他们虚拟一个宏大的空中楼阁,然后围绕着它推出一套套光彩照人的理论;建立自己的庞大权力团队和军队,以团队的形式和结构掌控国家政治,超然于法律之上,维护其意识形态不可侵犯,按照自己的意志填写宪法和法律,倾全国人民之财力物力作为维护费用。如有谁敢于问津权力与民主,已经准备好了的金科铁律可对号使用,倾全国之力令其永世不得翻身。

  马科斯虽然将政治对手贝尼尼奥?阿基诺定了罪,但残忍度不够,使其有机会卷土重来参加竞选,不得已下了黑手。对镇压学潮以及民众争取权力的运动也显得气力不加,缺乏足够的信心与残酷将其一举剿灭,结果越来越发展壮大,更加动摇了自己的执政根基。后来某国的案例证明,只有勇于对那些敢于争取权力的人下死手的独裁系统,才有机会生存下去。

  其四,更要命的是,马科斯缺乏对内阁权力人物的有效控制。要独裁,圈子内的人物必须是有利害关系构架起来的一个整体,特别是掌握一定权力的实力派人物,这容不得半点马虎。最常规的作法是以利害关系构结在一起,圈子内部尽享独裁泽惠;一旦有成员背离了这个群体,其肮脏的另一面立刻成为众矢之的,其鸡犬随之由阳春白雪迫降为下里巴人。这是独裁政治在用人方面贯用的黄金规则,不具备这种政治直觉的独裁者就不会走得太远。如某国副统帅,当他在位时,是何等地光彩照人;当他示以叛离的一面时,其阴暗面就会被扩放到无限大,荒唐到把二千年前的人也加上罪名拉出来做为叛逆的证据。某名义统帅居然同情民主运动,立刻在政治舞台上化作灰飞烟灭。

  马科斯这一疏漏,使得国防部长恩里来和代理总参谋长拉莫斯将军具备了在独裁与正义之间徘徊、最后反戈一击的思想底线和政治底线。

  其五,马科斯缺乏对媒体和社会团体的掌控,使得其丑行很多都能在暴露公众之下,如暗杀、选举舞弊等。不能把人民蒙进鼓里,人民的积怨就会越来越深,呼声就越来越大,就连圈内的人也亏蚀了底气。手无寸铁的教会在关键时刻也站出来宣称:一个用欺骗手段取得权力的政府是没有道义基础的政府,如果不改变现状,人民就有责任使它改变。其舆论杀伤力绝对非同小可。

  与独裁巨人们相比,马科斯这点确实差劲了许多。对于不受自己约束的媒体与团体,为什么不用“违法”、“犯罪”的名义彻底铲除呢。

  其六,可笑的是,对菲律宾人民犯下罪恶的马科斯却不乏自信,面对支持者飘飘欲仙,以为全体“臣民”都仍不知深浅,会如何忠于自己,欲籍大选再度为政治资本充电。在上演大选闹剧中,尽管使用暗杀手段来谋杀了政治对手,并用同样的手段掩盖舞弊,然而他独裁的缺失太多,为社会各方面尤其是军人所阻。派出去攻打政敌的军人又被市民蜂拥劝阻,不能前进半步。在民众的讨伐声中和部分军人的参与下,马科斯垮台了。过于自信加速了他的灭亡。

  当马科斯篡改大选结果宣布获胜时,美国政府首先站出来宣布不承认该选举结果,这意味着美国将否认马科斯的续任政府。而当马科斯被迫出逃时,目标却选择了美国,而没有选择曾经支持他的国家,这实在有些戏剧性。

  事实证明,欲善其独裁伟业,必工其独裁理论与工具,凶狠到用枪杆子维护地位,卑鄙到用谎言麻痹人民,下流到许以权力和金钱拉拢爪牙,道貌岸然地以法律手段使下流的独裁制度合法化,否则,路将陡然走窄。

  独裁侏儒马科斯,实际上是在独裁的社会基础先天缺失后天未补和独裁乏术中灭亡。好在没有更多的流血。

  菲律宾这段历史给追求民主的人们的教训是什么呢?那就是要人们认识到,民主制度不仅要有完善的法制来保障,还需要人民有充分的民主文化来融入民主的血液中。希特勒是民选的,他却给世界人民带来了巨大灾难;马科斯是民选的,给菲律宾人民也带来了二十年的苦难,滕森是民选的,留给秘鲁人民的是失望。

  中国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初步形成了民主制度的雏型,可华夏大地的数千年的封建惯性过于强大。有的恢复帝制;有靠军事力量割据一方;有的公然结合国外势力,成立外国的武装权力机构,不惜陷人民于水火之中,与合法政权大打出手;有的趁世界之乱搞独立。继而中日战争的爆发,中国这个刚刚起步的民主制度,就被内忧外患绞杀而流产。

  实现民主制度有时是一朝一夕之间的事,因为民主之长有目共睹。但要使全体公民的具备成熟的民主心态却仍需要有相当长的一段路去走。

  其实,民主不是物质财富,也不是万能的,它是目前能够最大限度保证公权正常行使的社会财富和精神财富,一方人民一旦拥有它,多数人的意见就会起决定性作用,人民发展的空间就会拓宽,人民利益的保障系数就会提高,物质财富就会比较充分地开发出来。

  民主不应有什么时间表,只要是在正常时期,人民都需要民主。起初,只要人民能听懂“好”与“坏”就可以了,不可能等到人民成为资深民主公民时再去实行民主制度,本末倒置、因果错位的借口只是为了掩盖其不可告人的目的罢了。

  20051212

  作者:王治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论马科斯政权败亡之必然 浏览数

没有评论 »

  1. lijia 说:,

    2005年12月27日 星期二 @ 18:31:08

    1

    写的好、写得妙!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