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平:为什么我们在公开场合总是不说实话?

  有一次,一个漂亮的电视女主持采访我。刚从大学毕业的她,很想把这次采访做好,所以对我特别客气。看见她把嘴唇涂得紫紫的,眼圈搽得黑黑的,对我如此热情洋溢,使我心猿意马,心旌动荡。

  她问:“徐老师,你如何看待目前风靡全国的超女现象?”

  我说:“超女现象?这是人民大众开心之日,这是全民狂欢节的序幕。凡是支持超女的,就是好男女,凡是反对超女的……对于超女这种给郁闷的中国人民带来一点可怜生活乐趣的文娱现象,居然有人反对,真恶心!反对超女现象的人,他们心里哪里有人民啊!”

  说完我立即声明:“刚才讲的不算,全部删除。因为这显然不是你的电视台能够容忍的语言。我说的只人的语言,人语,而不是鸟语。”

  女主持迷人地笑了笑,耸耸肩,表示这样的语言当然要一刀剪断、无情删除,然后故作姿态地问:“看来徐老师是支持超女的啰?那我问你一个问题……”

  我心里一揪,我怕她会问我是谁的“粉丝”,说一句大家不相信的话,由于我总在出差和晚上演讲,除了文字和照片,我从来没有在电视上看过超女——但我是公众趣味的粉丝,凡是收视率高的东西,我都支持,哪怕并不符合我本人的趣味。

  说“收视率是万恶之源”的人,如果不是精神接近崩溃,就是人生观彻底陈腐!现代社会,怎能没有统计和标准?

  “那你怎么看待超女现象引发的那种‘一夜成名’的不良风气?”女主持憋了一口气,问出来的问题气势汹汹。

  听了她的问题,我不由自主地大怒。因为我知道她的潜台词。我尽量压抑着怒气反问她说:

  “一夜成名有什么不好?!谁不想一夜成名?!你难道不想一夜成名吗?!你爸爸妈妈难道不希望你一夜成名吗?!不想一夜成名,你为什么要在自己脸上施朱抹黑,涂脂浇油,成天面对镜头,美目盼兮,巧笑倩兮……?

  “告诉你,别人我不知道,反正我是天天夜里都希望,一觉醒来我的博客已经名满天下,超越徐静蕾、击败张靓影、光盖汤加丽、气超范冰冰(最后一句话是我为了讨好博友们而杜撰的,当时的我,还没有开博呢!)

  “一夜成名,是人类美好的天性,生命卑微的梦想啊……”

  看见女主持愣在那里,我心里大喜,于是继续说:

  “虽然人人都想‘一夜成名’,但是世上哪有‘一夜’成名这样的好事。那些‘一夜成名’的人,人人都是经过千锤万炼、历经千辛万苦、走过千水万山的奋斗者……即使是这些名副其实‘一夜成名’的超女,其实也是一路过五关、斩六将、跨海选、战PK、短信海啸不低头、拇指狂风难折腰、玉米凉粉当盒饭、实话实说管他娘……批尽狂沙,千淘万漉……这才成为了平民文化的代言人,短信时代的新偶像!

  “超女,超女是亿万人民超生的女儿;超女,超女是广大群众梦想的写真……”

  女主持人被我说傻了,她本来还以为徐老师真的是一个温柔甜蜜、人云亦云、见了美女就只会唱诗的色盲呢!

  我们冷场在那里。为了缓解气氛,我主动假惺惺地叹了一口气。

  “徐老师你叹什么气?”

  “我叹你一点希望也没有!”

  我抱歉,最后一句话我也是虚构的。我当时说的是:“说到底,你其实就是一个未遂超女,正在费尽心力要找个机会超越她们,即使永远不可能!……我就不信,你真的不想明天醒来,就看见你的节目已经轰动全国、全国人民敲锣打鼓、扭着秧歌、人人传颂你、爱上你、追随你、赞助你吗?!

  “想,是真的。不想,是假的。想,说想,是真实的女。想,说不想,是虚伪的人。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你这样一个有血有肉、年轻美貌的孩子,一上电视,马上就换了一副嘴脸,虚情假意、言不由衷、酒肉穿肠过,假话牙缝游,反民众、反人性、反欲望、反希望……我们有什么权利,对亿万普通人那种为自己、为子女、为亲人、为敌人那点可怜的‘一夜成名’的梦想和动力进行嘲讽、加以责难?

  “虽然我不责备你,因为造成这种观念和现象的,不是你一人之功。但作为年轻知识分子,刚刚毕业走上主持人岗位的年轻人,你的语言和思维导向,也有助于社会的进步与和谐呢!

  “一些精英们,掌握着话语权和垄断媒体,纷纷站出来指责平民百姓喜欢的超女,人民群众生活的梦想,和老百姓作对,和谐社会怎么建设?

  “反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要反人性;笑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要笑梦想!笑贫不笑娼,敢做要敢想嘛!”

  我承认,上面一席话,除了第一段是真的,其余又是我虚构的。面对电视和美女,我从来不说真话。

  女记者紫紫的嘴唇依然紫紫的,黑黑的眼圈依然黑黑的,传递着不可抵抗的性感信息。但是,我脑子里已经没有她的魅影。她说要请我吃饭,我推说后面还有约,罕见地拒绝了一个美女的邀请。

  因为,我要回家把这个问题想透:

  谁不想一夜成名?

  为什么我们在公开场合总是不说实话?

  作者:徐小平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为什么我们在公开场合总是不说实话?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