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学武:“别有用心”的用心

  “别有用心”这个词,让人一看就“触目惊心”。因为它是文革时期“帽子工厂”的“拳头产品”,是“棍子家”用来进行階級斗争的“常规武器”。谁要是被认定为“别有用心”,谁就会遭到口诛笔伐,甚至遭受皮肉之苦和牢狱之灾。一个语文教师上课时实话实说解释“万岁”只是一个比喻,任何人都不可能活到万岁,结果被红卫兵指控为“别有用心地恶毒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以“反革命罪”判刑入狱十余载;一个文化干事写标语时一不小心把“横扫牛鬼蛇神”的“横”写成了“模”,结果被造反派由“模”联想到“莫”,定性为“别有用心地污蔑无产階級文化大革命”,让他在“牛棚”里呆了好几年……“别有用心”制造了多少骇人听闻的冤假错案,凡是经历过文革的人,至今回忆起来仍不免心有余悸。

  在“以階級斗争为纲”的年代,“别有用心”不仅用来对付国内的“階級敌人”,还用来对付那些国外的“反华分子”。西方国家的新闻媒体喜欢报道中国的“阴暗面”,一会儿说中国搞“文攻武卫”死了多少人;一会儿说中国搞“思想改造”让知识分子失去了自由;一会儿说中国搞“停产闹革命”使国民经济濒临崩溃;一会儿说中国搞“毛家天下”将导致人心向背和政局不稳……我们为了不让“反华分子”如此肆无忌惮地“煽风点火”、“蛊惑人心”,于是大造“革命舆论”,揭露他们“别有用心地污蔑文化大革命的大好形势”、“处心积虑地破坏我国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告诫广大人民群众要“擦亮眼睛,认清国外反华分子的丑恶嘴脸,千万不要上当受骗。”

  自从文革结束之后,我似乎好久没在报刊上看到“别有用心”这个词了,不料日前看报时,忽然在两则新闻里又看到这几个令人恐怖的字眼。起初我还以为是“看花了眼”,后来“擦亮眼睛”仔细一看,确实是“白纸黑字”写得一清二楚,“别有用心”四个“黑字”赫然注目。

  一则载有“别有用心”的新闻内容是:某地为了充分利用资源优势发展经济,准备修建一个大型水电站,由于拦水建坝将使该地成千上万亩良田沦为泽国,数以万计的农民背井离乡,而当地政府和工程建设者在没有做好农民的安置补偿和思想工作的情况下,就“大干快上”开始施工,于是引起许多农民的担忧和不满,自发地到当地政府讨说法,结果没有得到满意答复,农民心急如焚,不得已聚集到电站的建设工地静坐,试图阻挠施工。这起农民维权的事件本来是一种正常的社会现象,可当地政府在处理这一事件时,却不仅不听取农民意见,为农民排忧解难,反而认为农民的行为是“有组织”、“有计划”、“有目的”的,并声称“还有少数人别有用心……”,于是采用强硬手段,动用公安机关查找组织者和带头人,一时间闹得满城风雨、人心惶惶。

  另一则载有“别有用心”的新闻内容是:近年来房地产价格持续上涨,特别是上海、北京等大城市的房价已奋起直追西方发达国家,这种现象引起国内外学界和舆论的广泛关注。海外几位知名的学者经过充分的调查研究,认为中国的房地产发展“过热”,有“泡沫”现象,于是发出“盛世警言”: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房地产的“泡沫”一旦破裂,就会给中国的经济发展带来严重危机。而如今中国的经济已正在与全球经济融为一体,因此一旦中国“城门失火”,势必对全球“殃及池鱼”。这本来是学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正常现象,也是海外学者对中国经济发展的一种关心,可我们内地有个一向被视为权威的著名经济学家,对“泡沫论”极为反感,恼羞成怒地到处发表演讲进行反驳。而他列举的论据和事实软弱无力,难以服人,于是他“活学活用”文革语言,声称鼓吹“泡沫论”的人是“别有用心”,“另有所图”云云。

  在我看来,那些说别人“别有用心”的人,自己倒是别有一番用心。他们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恐怕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患有疑心病的人,最喜欢怀疑别人“别有用心”。《三国演义》中的曹操,长期头疼不已,请来神医华佗看病,华佗把脉诊断后说:“大王头脑疼痛,因患风而起。病根在脑袋中,风涎不能出。枉服汤药,不可治疗。某有一法,先饮麻肺汤,然后用利斧砍开脑袋,去出风涎,方可除根。”不料曹操一听说要“砍头”,吓得面如土色,怀疑华佗是“别有用心”地要谋害他,便下令把华佗杀了,结果自己也不治身亡。这个故事虽然不是史料记载,作者罗贯中有“丑化”曹操之嫌,但它具有警世意义,告诫后人不可怀疑一切,尤其不要把别人的善意或好心当作“别有用心”!

  作者:杨学武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别有用心”的用心 浏览数

没有评论 »

  1. heart1950 说:,

    2006年03月12日 星期日 @ 00:53:22

    1

    在中国文化的蕴育下,我们的别有用心者太多了!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