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燕波:我来说河南

  讨论被“妖魔化河南人”的话题最初出现是2001年的时候。结果雪球越滚越大,激怒的河南人也越来越多。有兴趣加入的人也越来越多。我本不愿意趟这个浑水,“拣”这个话题;是看到仍然有人在说,并且,是“一地鸡毛”的废话多。

  河南人也曾经出过二本辩护的书,一本叫《河南人你惹谁了?》,还有一本叫《解读中原》。这二本书我都没有看过,也不打算看。完全能想象出里面说些什么。因为;即使是一个品德高尚的河南人,在写这种‘反击’文章时;心态是会左右他的。

  我所以写这个文章,是想站在较公正的立场来说河南。我自认为能做到公正是因为首先我不是河南人,没有“护家丑”的嫌疑。其次是我在河南生活过八年,对于河南不算陌生。因此;应该说是有些发言权的。

  前不久很长时间媒体的最大热点都是抗战话题。而在所歌颂的民族英雄中,份量最重的人;国民党人自然是张治中,共产党人是当然是杨靖宇。

  当杨靖宇牺牲后被日军砍下头颅示众的同时;日军讨伐队的最高指挥官让人用木头雕刻了一个头颅,与杨将军的尸体合并后厚葬,并给立了石碑并刻了碑文。同时宣称;这是中国的战神。

  一位当时只有15岁的日本姑娘,在日记里写到:“中国的杨将军是我精神的偶像和精神的丈夫”。60年后,这位日本妇女来到中国的靖宇县,在自己的精神丈夫墓前,倾述自己一生的思念之苦。陪同的中方人员都为之动容。

  对反叛者的这种尊敬,在我的历史知识中;古今中外从未有过如此程度。

  可是;当今中国人的大多数,并不知道杨将军是哪个省的人。

  他就是河南人。

  这个答案,在以前,许多河南人自己也不知道。但即使是当今的河南人,又有多少知道杨将军是河南具体什么地方的人呢?

  近年来外省人‘妖化’河南人时;有句顺口溜:“十亿人民九亿骗,教练就在驻马店”。

  而杨靖宇将军就是驻马店人。是驻马店市确山人。真名马尚德。杨靖宇是斗争需要的化名。

  将军为我们中国人,河南人,驻马店人挣来的面子,都让这少数败类给卖光了。

  试想,我们出差在外时人家问到:“您是那里人啊”?当回答:“河南人”,或者:“河南驻马店人”时,别人肃然起敬到:“杨靖宇将军的乡亲啊。来,抽根烟大哥”。是什么感觉?

  反之;当别人听说是河南人时;赶紧捂住钱包。又是什么感觉?

  深圳警方曾在街上拉上巨大标语:“严防河南诈骗犯”。后在河南人的愤怒和全国媒体的批评下,才扯下标语并公开道歉。

  深圳警方的理由是;深圳当地的不法人数中,河南人很多。由河南人形成的黑社会势力太大。

  其实;无论是在广东,还是沿海发达地区其它省份,刑事案件中的犯罪嫌疑人,尤其是大案,排在第一的外省人并不是河南人。而是来自众所周知‘那个’地区的人。但河南人也基本排第二了,这一点;公、检、法部门的人很清楚。

  总之,无论是民间的,还是网上的声音;给人的感觉是,河南人品德有问题。

  其实;要说道德水准,北京人,天津人,绝对排不到河南人前面。

  因此我很奇怪怎么没有人去‘妖魔化’北京人,天津人?首都和直辖市还有其它地区都惹不起?偏惹得起河南?

  有人不服气吗?那你一定是很少出差,甚至根本没有到过这些地方。如果您经常去北京,天津,与您到河南去比较,就知道究竟在哪里受气多,哪里受骗多。

  绝大多数评价河南风波的人,都会有句话:“哪里的人都有好人和坏人”。

  这句话既是绝对真理,又是绝对废话

  人们把妖化河南称‘地域歧视’。但‘地域歧视’是永远会有的,永远存在的。因为;地域差异是客观存在的。差异决定了人们的认识,也就决定了价值取向。

  如果容许解放军的各集团军‘自主’招兵,他们一定只会去四川,湖北,湖南,山东四省。如果容许名牌大学‘自主’招生,他们一定会只去长江以南。长江北只会去山东。

  例如毛主席在解放后,把他的警卫中队全部(是一律)换成山东人。说明什么?江主席在任期间,解放军的一,二把手也都用的山东人。一个张万年,一个池浩田。又说明什么?对此,其它省的人心里肯定有点‘那个’。包括我自己也不是滋味,因为我也不是山东人。但我们有点‘那个’又怎样?

  但你真的常去山东,就会发现;这里的人怎么天生就不会好好说话?二句话没有完就要跟你动手。经常能气你半死。短期与山东人接触的外地人,都不会有好印象。

  一个人,一个省,一个国家,善于承认自己的缺点,本身就是一种优点,就是有希望的。河南人在这方面,就显得不太大气。人家一说,就跳八丈高。山东人在这方面还不如河南人,早就一老拳过来了。

  对那些‘反击’别人的河南人,给人看到的都是‘义愤填膺’。我们几乎看不到有反省的意思。

  河南著名作家刘震云(写“一地鸡毛”的),也参与了‘河南保卫’战。但他也同时说了一段很值得咱们河南人记住的话:“被人非议和歧视,怕也不是空穴来风,作为河南人要自省。治好头上的秃疮再上街,对人对己都有好处”。

  河南大地,自古就多灾多难,除了地处中原,交通便利,看不出她有什么其它的更多优势。而这个交通便利的地理优势,不但没有带来想象中的繁荣,相反,得到的是太多的兵戎相见。从战国时期到近代,可以说是中国打仗最多的地方。而最倒霉的是,大部分的打仗都本与河南人无关,代人受过。就因为她是地处中原,自古有“逐鹿中原”,“得中原者得天下”的说法。

  她的自然灾害最多,除旱灾外,黄河最险要的河段都在河南。历史上黄河多次决堤,改道,使这里成为黄泛区,人民流离失所。古代历次的朝廷赈灾放粮,大多都是在这一带。

  河南人在全国的‘名声’大,第一原因是自古以来河南人的‘流动性’大。周边省份和南方各省的微词多,就是这样引起的。

  河南人口密度非常大,土地又不肥沃。大家都知道兰考的盐碱地。我在汝洲时,城关附近的农民告诉我他们的人均耕不到三分。因此,以往历史上,即使在丰年也刚够活命。一遇旱、蝗、水灾,不去逃荒,只能饿死。还有千百年不断的战争,不逃难也就是等死。成语《百感交集》,讲的就是从河南向南逃难的百万官民逃到长江边,面向北方哭拜的悲惨故事。

  历史上河南人逃难最多。对逃难的人们,除了要饭还能做什么?当要不饱,要不到时,当然会有偷鸡摸狗的。

  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问题一直被混淆着。人们对河南有不好的印象和看法,到底主要是普通百姓造成的,还是有另外的什么人?

  有谁这样思考过?

  解放后,河南出过中国最好的县委书记。也出过中国最坏的县委书记。并且更出过中国最坏的地委书记,以及中国最坏的省委书记。

  这个中国最好的县委书记;就是曾任兰考县委第一书记的焦裕录。在可以说是最穷的县当父母官,但在当时的政治体制和自然条件下,面对大量出门逃荒的人,他也无力回天。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用精神的安慰给这些人一点活下去的勇气。

  这个中国最坏的县委书记;就是曾任兰考县委第一书记的王金壁(焦裕录之前)。当兰考县大量饿死人时;王金壁不顾人民的死活,而命令村干部为他划出一块自留地,打的粮食,养的鸡鸭,送到他家。他还和省委书记吴芝圃一起;包庇坏干部,把反对他的好干部打出几百个右派。

  这个中国最坏的地委书记;就是曾任河南信阳地区地委第一书记的路宪文。一九五九年十一月,路宪文驱车出外,沿途见倒毙在公路旁的死人、拦车要粮的群众、被父母遗弃的孩子,他视而不见,扬长而去。并且回来批示各县:“不准农民生火做饭,不准外出逃荒要饭,不准向上级反映情况。城镇机关、工厂、企业一律不准收留农村来人”。要求各县委做到街头、交通要道没有一个流浪汉。各县派民兵封锁村庄,街头、交通要道都设了关卡。路宪文同时封锁了各条反映真实情况的通道,仅邮局就截住一万两千封反映饥饿和饿死人的信件。

  这个中国最坏的省委书记;就是曾任河南省委第一书记的吴芝圃。放“卫星”最大,说假话最“空”。饿死人最多,都出自当时他领导的河南省,善于欺上瞒下的他最后承认:“……省委和我犯的错误严重得很,罪恶也大得很……组织上无论如何严肃处理,我都没话讲的。处以极刑,我也应引颈受戮。”。

  当时的河南在这些坏干部的祸害下;信阳地区仅息县自然村减少639个。潢川、光山、息县三县,孤儿就达12000人之多。固始县一个村的支部,二十三个党员饿死了二十个,余下三个写了血书,千难万险送到省委,呼求省委快快派人来救救村上的群众。而吴芝圃与秘书长戴苏理却千方百计包庇路宪文,把这些信件都被扣下,并要求查处严办寄信人。

  路宪文和吴芝圃在一九五八年率先在信阳地区成立了全国第一个人民公社,曾受到毛主席高度赞扬。因此;谁要告状,告的就不是他路宪文,不是他吴芝圃。你告的是‘人民公社’,告的是还有‘70天就要到来的共产主义’。

  更令人发指的是:“河南全省死亡人口在几百万以上,死亡牲畜七十四万多头,荒芜土地四百四十余万亩,扒毁农民房屋一百六十多万间的情况下,吴芝圃在郑州北郊兴建了一座豪华别墅群,内中除按当时中委和候补中委的人数,以每人一个套间盖了一幢大楼外,还给当时党的七位领袖每人建一幢别墅。(摘自:《1959年庐山之夏》,中国新闻出版社1988年版。)

  当时信阳地区饿死那么多人,但政府的大小粮库都是满的。而群众没有抢过一个粮库。‘政府’不让上访,不让出去逃荒,群众就都躺在家中默默等死。

  多善良的河南人民啊!

  在中纪委把问题报告中央后,毛主席批示说,信阳出的事件是反革命复辟,是革命不彻底,须进行民主革命补课。于是,中央从各部委抽调数百人来到信阳地区。而此时的吴芝圃便趁机将河南大跃进的大悲剧、特别是饿死几百多万人的原因,顺着‘上面’的思路,统统归结为“階級敌人破坏”,要以残酷斗争基层干部和地主富农来‘改正错误’。

  这一时期,甚至调动了部队,把全信阳地区农村二十多万基层干部用绳子串拴起来,武装押送集中起来进行‘民主革命补课’。于是,灾难第三次降临在河南这些基层干部身上。1959年河南在全省按照中央精神‘反瞒产’时,就大批关押,拷打过这些干部,叫他们交出‘隐瞒’的粮食,因拷打加之自杀,死过一大批人了。这是第一劫。在‘大饥荒’中,又饿死了大批基层干部。这是第二劫。现在;第三劫又来了。

  河南其他地区农村基层干部不能也幸免。兰考一个县就关了社、队干部两千多。在关在牢里的社、队干部已开始死人的时候,兰考县委副书记张钦礼劝王金壁放人。他说吴芝圃都停职反省了,你再不放人,饿死多了,你要负责任的。王金壁这才放人。这些人被关押半年多,出来时蓬头垢面,衣服褴褛,饿得半死不活,他们互相搀扶着走出来。有的是爬着出来。有的爬回家的半路死在路边。

  在兰考饿死人太多,逃荒的人太多时,上级才把焦裕录调来。我们都知道兰考出了个最好的焦书记,却少有人知道在焦裕录之前,兰考还有个最坏的王书记。

  河南从那时就被坏了名声,现在河南的干部和老百姓身上的不少毛病都是从他们统治的时代延续下来的。

  中国的‘三年灾害’,在河南是受害最早,受害最深,死人最多,心灵摧残最重。

  可全国的人,十之有九不是对河南人的同情,而是愤恨。

  人们都认为是河南人把全国农村‘拽’进了‘人民公社’,使生产力被严重破坏、倒退了30年。是河南人‘放卫星’把全国人民‘拽’进‘大炼钢铁’和‘亩产10万斤’的灾难。

  ‘大跃进’时;中国所有的‘第一’,都是河南先‘放’出的,这是事实。

  但这是河南人民的过错?尤其是河南那些农民的过错?

  地头上泥糊一个炉子,架上木材就能‘炼钢’。没有人逼他们,河南的农民自己会相信?自己愿意干?

  唐河县一九五八年率先‘放’出小麦全国最高产量和棉花‘亩产一万五千斤’的奇迹。这可能是农民自己的‘创造’吗?那时的棉花亩产就是百十斤,你即使给种棉花的老农灌二斤白酒,‘忽悠’他说胡话,他怕也只敢说亩产二百斤。农民又不是政客,他们哪来的夸大事实1000倍的谎话基因?

  在唐河县粮食被大量外调后,该县用因断粮饿死的十一万四千农民生命,换来了县委第一书记毕可旦的‘政绩’。也换来了三年后他夫妇二人及三名女儿自杀。

  前二年,中国人又都知道河南出了个叫‘杜二蛋’的县委第一书记。他可是又给河南人‘争光’了。所有的大报,小报,书刊,杂志,都拿他说事儿。我在外省听到大人们,孩子们嘲讽电视新闻模式化时,都念念有词的唱到:“打开电视不用看,里面全是‘杜二蛋’”。这是卢氏县老百姓唱的顺口溜,经全国各媒体‘宣传后’,就成了全国老百姓唱的顺口溜。例如2003年8月4日的羊城晚报金羊网就有这样一段评论:“办‘领导’报的,能够达到河南卢氏县前县委书记杜保乾”打开电视不用看,里面全是杜二蛋“那种水平的人不多”。

  杜保乾腐败卖官的事情不必多说,因为不是他独有的。倒是他卖官卖出的那些花样,故事,的确是别的地方没听说过的。所以才成为各媒体的好素材。尤其是他不管辖属百姓死活却最大限度的玩‘形象’,显然是从其‘前辈’吴芝圃,路宪文,王金壁那里继承下来的。

  河南人的口碑不好,这是事实;中国各省的人对河南人的评价都不高。就说与她相邻的几个大省;湖北,山东,河北,山西,陕西。无一不是这样。仅有一个例外,就是西安铁路的大部分职工和‘道北’人说河南人好。为什么?因为他们的上一辈都是从河南过来的。

  讨论地域差别,是一个很严肃,很沉重的事情。不能用骂街的方法。指责者是如此,对指责者如此回敬也是如此。爱家乡不是坏事。但带着简单对立情绪,只能把事情越弄越糟。河南作者周大新说:“……我一直想在他的睾丸下放一包炸药,炸了他个坏蛋!”被他要炸睾丸的是一个取笑河南人的外地人。

  对河南人的传闻;应该说有误传,也有部分事实。

  我听许多湖北人说:“河南人不卫生,不爱洗澡”。我就觉得有失公平。98年湖北发洪水,一个山西作家写了一篇文章说:“湖北那里抗洪,我们太行山这里吃的水都没有”。许多人听过这样一个故事;河南林县(林州)在红旗渠修通前,一个回娘家的出嫁闺女因泼了一盆洗脸水,被她爹骂了几句后上吊了。在基本生存条件都极度缺乏的环境下,这些可怜的人们连喝的水都没有,拿什么洗澡?还有,在北方,缺乏卫生习惯的只是河南人?我回河北老家时见到,村子都通自来水了,有的私营老板家一年挣几十万元钱,房里也装了热水器,可就不爱洗澡。所以,除了条件,习惯的养成有一个过程。如今村子里的年轻人,凡当过兵的,去城市打过工的,就不一样。

  河南人喜欢拉老乡,有人会说中国人都喜欢拉老乡。可河南人的拉老乡是天下第一。俗话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出门在外,互相照应没有什么不对,但河南老乡们有些过,比其他省的同乡群体要明显。这也是引人反感的一个原因。

  河南人喜欢“侃大山”,河南人自己叫“喷”。按说哪个省都有爱“喷”的人,但河南人“喷”是天下第一。水平较接近的是北京胡同里的人,四川的“龙门阵”也不敌河南人。你说“侃大山”是缺点?当然它本身不是。但“喷”的内容过于空泛,就让别人感到你这人靠不住。河南人给人的影响不好与此有关,为什么呢?的确有人用这种“喷”的本事去招摇撞骗,去推销假货。但更多是“过嘴巴瘾”,图一时痛快,说的东西兑不了现,或与事实不符。让人觉得你是骗子。即使他们中有人的出发点是善意的。

  河南人好划拳,行酒令。这个也是中国第一。这个‘第一’有三层意思;一是人数比例最大,二是划拳时音调最高,三是花样最多。什么日本拳,英语拳。什么酒司令,酒队长。什么推火车。河南周边省的划拳我全见过,其花样加在一起也不及河南十之一二。外省人到河南来,见餐馆尽是酒令声。河南人到外省,进餐馆也带去酒令声。尽管有‘酒文化’之说;酒令自然也是‘文化’。但;这种‘文化’,少些也好,不要也罢。至少在公共场所是。

  河南有一种人,当地话叫“信”,说这人“信”的很(是“自信”的信)。粗话叫“信逑”。很多年了,我一直想在书面语中找出一个与之对应的词,但实在没有太合适的。它的意思大致是说某人自我感觉极好,与人说话时斜吊着眼,官腔十足。当年的趙紫陽身上就有这种感觉,他就是河南人。但趙紫陽第一曾是高官,第二他的确是个很有本事的人(至少我很服他),可以理解。但平头百姓出太多这样的人就不好理解。这样的人其它地方当然也有,河北衡水人称这种人是“像”,粗话叫“像蛋”。但河南这种“信”人最多,又是个天下第一。这种人要到外地,也坏河南人的名声。

  河南人是热心快肠的人。你要在河南问路,不管城里乡下,只要你梢有礼貌(北方人讲究这个),人家会很热情的告诉你,甚至带你去。这一点号称“文明首都”的北京人都远逊一大节,天津人更不说了。

  河南人大多都是心底善良人,也很乐意帮助人和互相帮助。这一点有些经济比她发达的省份可远不如她。大家都知道河南有个销量很大的《大河报》,可以说是一面镜子。敢替社会和百姓说话。可为什么说它是一面镜子呢?是因为它的读者和报纸是一种互为反射的关系,想一想,如果当地都是麻木不仁的人,没有一个庞大的具有爱心和关心社会的群体,《大河报》的市场在哪里?

  河南人进取心很强,敢想,敢说,敢做。这点特别明显。要成大事,当此不可。

  但成也‘敢为’,败也‘敢为’。

  河南的‘亚西亚’,‘郑百文’,让全国都看到‘败’的样板。

  河南近年发生过一些影响极坏的事。比如洛阳市公安局的几任领导腐败问题。公安腐败不只河南有,广西的柳州市公安局,四位局长因为腐败一起被抓的事情,是够吓人的了。但他们只是个人捞钱,“地下”活动。而洛阳市公安局的领导不但个人捞钱,还“公派”大批干警到广东走私汽车开回河南卖。这可是亘古未有的事,你说胆子有多大?

  开封的警方在广州为办案方便,用飞机(专机)运去警车。你不能向广州公安局借?你不能包出租车?就是用人开过去,不也就是一天一夜吗?这种事情,全世界都没有听说过。即使在财大气粗的美国,局长丢官是铁定的。

  这些都造成“河南的公安胆最大”,以至于所有河南人的‘胆’都变成‘最大’了。

  河南有个上蔡县(也是属于驻马店地区),前几年在内地的假货发源地中,它的“名气”也很大。假烟,假酒,假钞,什么都做。又出了“爱滋村”。同样,大多数人记不住这个县名,又都是整个驻马店和整个河南人一起背着黑锅。河南并不是每个县都和上蔡一样,但河南一些地方的造假的确是很严重的。河南的原副省长刘源(刘少奇之子)说过河南是造假的重灾区。重灾区不就等于是全国第一。但造假严重既然是事实。身为正直的河南人,应该把在败坏自己家乡名声的少数败类的“睾丸下放一包炸药,炸了他个坏蛋!”而不是炸旁边议论的人。

  从地理位置讲,河南是中国的中国,是中华民族的黄河文化的中心地带。她理应沉淀最多的文化和文明。但今天河南的教育环境和教育成就让人难于启齿。她有那么多的城市,但高等学校很少,名校更少。该省以往的高考成绩在中国,除了“老,少,边,穷”外的内地,她和北京的录取线基本是最低的。曾经低于周围的湖北、山东、河北等省100多分近200分(指全国统一考卷的年代)。这几年,河南的教育质量有了显著提高。这是河南人的幸事,也是国家的幸事。至少咱们河南的‘教育黑点’暗淡了不少。

  河南的经济,科技实力也不突出,当然不是很差。但就这个不突出就有大问题;别人光说你这不好,那不好,你又拿不出硬东西去“抵消”负面影响,自然就会“落后了挨打”。我听别人说广东人的坏话比河南人要多,尤其是潮州,那才是‘骗乡’呢。如果说河南人的‘骗’是‘小儿科’,潮州开出的假增值税票一弄可就是几百亿,但怎么就没太感觉有“广东妖魔化”呢?就是它经济实力强,繁荣,大家都跑那里打工。包括教育,它的高考录取线也要多河南100多分。就是说它有东西去“抵消”。

  我前面说过,假如你经常到北京和河南去,自然会比较出哪里的‘骗’多。可为什么没有人说北京人呢?原因极其简单;北京人和天津人会满世界出去打工吗?在我生活的武昌街头,曾发生过一辆轿车撞死一个马路清洁工逃逸事件。据媒体报道,那个被撞死的马路清洁工,居然是部队转业的连指导员,河南罗山(信阳地区,与湖北接壤)人。我为此难受了好长时间;一个河南籍转业的指导员怎么会在武汉当马路清洁工?为挣那么点工资却客死异乡。如果这个指导员是北京户口,会去外乡扫地?

  我在西安市待过半年。西安因为河南人极多,所以当地人总对河南人颇有微词。我问过他们:“你们认为北京人如何”?被问的人都会说:“北京人?不清楚,没去过。应该很好吧,是首都呢”。我敢说;让这些西安人到北京生活一年,回来后定会说:“河南人算不错呢”。

  我在湖北钟祥前后也待过近半年。当地人也总对河南人颇有微词。因为大柴湖干涸后产生的数万亩新土地,引来了大批河南移民定居。我们驻地周围的村庄,整村整村的河南人。如果你问当地人北京人如何?回答更会是一样。钟祥人更没有见过北京人。

  当你被人‘妖化’后,你必定就成了‘倒霉蛋’。脏水指定要泼你身上。

  例如买西南地区的女人做媳妇,当然也是犯法的,河南是有不少。但电视上经常有解救被拐卖妇女的报导,出镜率最高的并不见得是河南。山东,安徽,怎么就没有人提?

  拿假货去骗人,河南人最多?好像也不是,至少以前听到骂假货的几乎都是什么浙江的,福建的,甚至广东的。但这些年骂他们的声音少了。因为这些省的产品质量在提高,并且沿海南方人的认识也在提高;都明白做假货不是长久之计。而内地不但生产力跟不太上,观念也明显滞后。好比浙江人过去10件产品有8件是伪劣的,你河南人10件产品只有3件是伪劣的,现在浙江人10件产品有9件都是优质的甚至是名牌了,河南人如果变化小;问题就突出了。关于骗别人的钱,早些年,广东,福建人绝对比河南人多。现在,道理一样,又显出你河南人了。

  河南的政府,官方,在民间自发的‘保卫’战几年后,才正式提出‘重塑河南形象’的口号。我注意到他们在农业,工业,经济上确实下了力气,也有成效。包括教育。

  政府提出‘重塑河南形象’,说明二个问题;一是由官方承认我们有值得反省的地方。二是应该带领人民做些实事,而不是带领人民与别人‘论战’。

  但河南的政府,在‘重塑河南形象’时有一个很大的疏忽。就是对自己的‘窗口’;河南卫视的正面作用及反作用认识不足。

  曾经;河南卫视与其它省份卫视比较,给人印象除了唱戏,就是武术。

  是啊,戏剧是国之瑰宝,武术也是国之瑰宝。

  我知道,河南人爱豫剧。但你把豫剧放在本省其它台,让河南百姓有得看就行了。非放到对外的卫视上干吗?

  我也知道,河南的武术学校最多。还有个著名的少林寺。

  在河北的沧州(武术之乡),武术学校也到处都是。有个沧州人告诉我:“知道沧州为什么乱?朱总理考察时的车队在街上就看到二起群殴。都是这些武术学校毕业的孩子干的。”

  学武的人,自古是讲武德的。古时的武师教徒,品行差是不收的。学程中和学成后,发现有违祖训的,师傅是要废其武功的(点其穴或断其脉)。可你们谁在当今的武校见过有钱不赚的?当今的时代,学武术后能找什么工作?不知道内情的还以为可以有唯一的出路;当保安。可我们原来的单位招保安时;只要复员的武警或普通复员军人。而对武术学校毕业的,像躲什么似的。找不着工作的武校学生,能保准都走正道?

  你河南卫视一年最多介绍一次少林寺就够了。少林寺名气够大了,没有人会忘记它。不要总靠少林寺宣传河南。

  你河南卫视一年最多出现一次武术表演就足够了。多了带给河南的必定是负面的。那时;河南的武术学校也会少多了。这对河南不一定是坏事情。

  河南的宣传资本太多了。‘老本’够发掘的,够有事情做的。你河南的政府,电视,可以有很多办法介绍河南的资源和文化。展示河南人善良的一面。尤其是进取心强的一面。

  例如湖南办过的‘岳麓讲坛’,陕西办的‘开坛’。这种层次的节目,河南是非常有资本办的。但没有人想。我倒是在河南卫视上见到三个显然不是学者的人,坐在演播室里‘漫侃’,名字也敢称‘中原论坛’什么的。侃的内容尽是河南是第一人口大省,中国的中心等等。他们知道不知道,这是在给河南起反作用。不如没有。

  在中华五千年历史上,有大半时期,河南话是标准‘国语’,是标准‘普通话’。从上三代直到北宋,有多少朝代的京城是在当今河南。

  但给自己挣面子的论坛,绝不是上去几个人自吹自擂。看看陕西办的‘开坛’,就知道该怎么办了。应该是说天下事,说天下人,说天下的道理。以胸怀,责任感去服天下人。

  为什么没有想到在嵩山书院旧址办个论坛?只是千万不要宣传‘二程’的思想,那样适得其反。而是要宣扬反理学才对。

  有二点是我们所有人必须认识到的:

  第一,以后再也不要听‘哪里都有好人,坏人’的废话。古人云:“扬长避短”是什么意思?对人与地域的差异;谁不承认这个,谁定吃大亏。

  第二,一个叛徒或内奸,比100个敌人更可怕,更可恨。说到敌人,日本鬼子这个敌人算够最坏的了吧?可一停战投降,就得遵照国际法将‘鬼子’们送回日本。还要给食物,派船。但回头对民族的汉奸,则没有‘受降’之说。公审完后都会送到‘阴间老家’。

  那些骂咱们的外省人,算不算敌人?就算敌人,怕也坏不过日本鬼子。坏不过吴芝圃,路宪文,王金壁,杜二蛋这样的大‘汉奸’。坏不过少数在外省坏咱河南名声的小‘汉奸’。

  锄奸,是一种反省。

  中华始祖黄帝,说来算咱们河南人。他开始时既治理不了中华各部族的纷乱,和人打仗也打不过人家,很是心烦。

  有天看到一个牧马人。他的马群在他的指挥下如呼风唤雨般有序。黄帝忙问他是如何训练的?牧马人说到:“很简单;训练时总会有少数不听指挥的马,别的马则效仿它,你把这种马除掉,余下则是您看到的结果”。

  黄帝顿悟;治理军队,治理国家,道理不是亦同吗?这就是成语《害群之马》由来。

  锄奸,当然不是要河南人大开杀戒。而是从认识上‘开杀戒’。

  例如写《李自成》的XXX和专歌颂帝王的XXX二个河南籍红色作家,可不是给河南挣面子的人。河南人千万不要以他们为荣。尽管他们著作的发行量大的惊人。历史会证明这种‘作品发行量大的惊人’的作家,是对河南形象的负面作用‘大的惊人’。李自成带给整个民族一场大劫难,在祸害的诸省中,河南最惨重。而竟然偏是河南作家给他歌功颂德,甚至颠倒黑白,把他美化成一个完美无缺的英雄。如果说李自成是河南人也有一分道理,毕竟河南出了个人物。可他不是啊。所以我连半分理由也找不出来。

  我对李准还有5分尊重,尽管他的作品中也有很多“非文化”的东西,但毕竟他写了很多社会底层的人民和他们的疾苦。但对那些把祸国殃民的大盗写成大英雄的人,和歌颂帝王的人,我只能倒胃和悲哀。

  只有关注人民的人,把关注和感情倾注在人民苦难之中的人,才是给咱们河南挣面子并应该获得咱们尊重的人。例如河南籍贯的作家柏杨和白桦。

  河南曾是制造‘假’、‘大’、‘空’的最主要基地。是当年‘上边’的‘孵化’、‘中试’、‘推广’的样板基地。是中国‘假’、‘大’、‘空’的‘传播’、‘辐射’中心。

  问题是究竟有人看中她的地理位置,便于政治运动的试验和推广,还是看中她的‘文化势能’?这个问题,我看还是河南人自己来认识。从50年前被人政治利用而大红大紫。到50年后失去政治价值而被边缘化。曾付出极惨重代价的河南人民,应该想一想了。

  作者:刘燕波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我来说河南 浏览数

7 条评论 »

  1. 云卷云舒 说:,

    2006年03月05日 星期日 @ 04:15:26

    1

    我是河南信阳人,曾和文中所说的河南最坏的地委书记路宪文在一起工作几年,所以知道一点他的情况:路宪文原籍山西,当年他差一点被枪毙,后来在一个农场被管制多年,文化革命结束后老干部解放,他到一所大专当校长直至去世。给信阳带来的灾难不仅是物质上的,还是心灵上的,影响着几代人。原来信阳是号称小江南的鱼米之乡,但现在信阳还是河南省的贫困地区!其地理位置与湖北交界。

    回复

  2. 是不是 说:,

    2006年03月20日 星期一 @ 23:05:12

    2

    一个奴性十足的民族,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回复

  3. phzxjsq 说:,

    2006年07月19日 星期三 @ 15:03:48

    3

    纠正作者:
    三年饥荒河南死人不是最多,河南约死200多万(仅信阳地区就死100万左右);饿死最多的省份是四川,约800万到1000万,人数远高于河南省。
    不过,较早出现饿死人、区域饿死率较高、饿死人情形之惨烈(人吃人肉、有的村几乎全村死绝等)、政府之没有人性(不准逃荒、不准冒烟、不准上报,上边官仓满满,下面死人成遍地!),在全国引起的震动之强烈,为最,叫“信阳事件”。

    回复

  4. 较瘦 说:,

    2008年03月16日 星期日 @ 12:43:25

    4

     多善良的河南人民啊!
    =============
    多恶心的评价啊。是被人灌了迷魂汤了。是糊涂啊。连生存都没有要顾忌什么主义啊,都死了还善良个什么劲儿呢??

    回复

  5. 命运 说:,

    2008年03月21日 星期五 @ 09:03:58

    5

    看不明白,真的就是废话啊,开头说是为河南人平凡哪,后面写的不知道是在褒还是贬.郁闷啊,现在的文章是越来越深奥了,对于普通老百姓的我们,这是福开始不幸?写文章不是含沙射影,也不是故弄玄虚,直白点,未必比现在的差.生活的八年,是道听途说了八年吗?转移一个地方,良心的人说那是他的第二个故乡,八年的时间却没有让这位成为河南人,仍只是一名说客,一位不明不白的说客.

    回复

  6. 河南人 说:,

    2008年07月16日 星期三 @ 14:37:19

    6

    河南人咋了!

    我们这些无辜的人就应该受歧视么?!

    耨死他们!

    决死他们!

    回复

  7. 河南人 说:,

    2008年08月27日 星期三 @ 14:32:15

    7

    楼主说的对,到处都有坏人,但是好人多。谁否定这一点,谁就连小小孩都不如。
    河南地处过去兵家必争之地——中原,河南人的智慧是在军事上,现在在经济上也有很大的进步。河南人的智慧就是军事智慧,那些不吃葡萄到吐葡萄皮的人可以休矣。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