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浏:沉没的已经不再是生命

  “6 月22日,四川合江再次发生沉船事故,200 多人落水,被救起的不足一半”、“个体船主见死不救被拘留、罚款”……这是我在这几天里能够听到的对四川合江沉船事件的简单报道。

  其实,就是这样的简单报道,我都不想再听了,有什么意义呢?面对这样的新闻,除了悲愤、除了为那些死难者的家属拘一把同情的泪以外,我们,还能干什么?

  是的,我们不能干什么了。离去年11月24日烟台“大舜”轮沉没还差2 天到7个月,我们不是还没有完全调查完那200多个人的死因么,我们不是还在等待着那艰难的调查结果么,连那么多的全国人大代表的关心都没有加快调查的速度,我们这些小老百姓还能干什么呢?我们也许连悲愤都没有了,因为,我们的悲愤还不够用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为这300 多具尸体分配!!!

  我们的眼泪真的分不过来的,就在这两起事故之间,还有什么翻车、塌桥、坠机,死人,还不是屡屡发生的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看看这次合江的沉船,死的也不过就是些小老百姓么,他们赶着要去卖掉肩上担子里的鸡鸭米菜,赶着去卖个好价钱。所以,即便这条船的核载只有101 人,但是,那些早已经对汽车、火车、轮船超载司空见惯的老百姓怎么知道这一次自己就真的要遭遇灭顶之灾呢?那贪心的船主怎么能按照规定就装一百多人呢,就是已经载了200 多人,说不定他还觉得不够多呢?特别是那负责管理的人员(我真怀疑,到底有没有人在管理这条船,也许是那种只管收费其余根本不过问的“管理”罢?),他们就更不必担心什么了,装载多少人、会不会有危险跟他们又有什么关系呢,有“大舜”轮的200 多条人命在那比较着呢,还怕什么?已经死了的那些人,不是还没有安息吗,不是还没有人给他们一个说法吗,那么,再出一次事故,又能怎么样!

  什么责任,什么教训,什么人命,总会有人为这个顶罪的,不是已经把船主、驾驶员、卖票的抓起来了么,还能关别人的什么事情——有人愿意坐船,有人愿意开船,那就让他开让他们坐是的了,又不是谁拿着枪逼着那些小老百姓上船的。还想去追究谁的责任?什么,领导的失职、渎职?这样的事情跟领导有什么关系,领导怎么会有时间有精力去管你的船该不该开、应该装载多少人呢,要是这样的小事也去麻烦领导,那领导还能叫领导吗?!

  烟台的“大舜”轮沉没了,合江的轮船也沉没了,但是,时间永是流逝,街市依旧太平,有限的几百个生命又能算得上什么。那些死难者家属的悲咽能持续多久,他们怎么能让那些已经没有了心肺的官僚从麻木中醒来,哭,早已经不能打动他们的神经了,甚至,你就是用“下地狱”来诅咒他们都已经无济于事。

  我们,这些也许还有一点点同情心、有一点点悲愤、有一点点良知的人,从这一次次的沉船、翻车、塌桥、火灾的事件中能看到什么,体会到什么?不知道别人的心情是怎么样的,反正,我的心,已经随着那沉船一起沉没了,沉没到了一个不知道深度的地方去。就是不沉没的话,也会被车轮碾压、被桥墩打烂、被大火烧焦——在那一次次的沉船之后,我知道,沉没的已经不再是有限的、个体的生命了,而是我们这个社会的未来、希望、道德、良心、尊严、法律和人之为人的那一点点皮。不知道为什么,经济学家凯因斯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那段预言总是在我脑袋里挥之不去,他曾经说“至少在一百年内,我们还必须对己对人扬言美就是恶,恶就是美,因为恶实用,美不实用。”是的,恶太实用了,恶让人想到的只有金钱、权力,以及怎么去弄到金钱、怎么去保住已有的权力,其余的,无论什么都不能让人动心了。

  呜呼!悲咽换不回生命和尊严。

原载: 网易“第三只眼”

  作者:潇浏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沉没的已经不再是生命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