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守道:东方玄谈

  “2050年我国的最低月薪将达到1300美元!21世纪末中国可以进入发达国家行列!”这是从一部名为《中国现代化报告2006》(以下简称《报告》)的书中传出来的喧嚣声。这声音尽管是从东方人的喉咙里喊出来的,但有着浓重的西洋口音。声音中既带着赤脚报童兜售报纸的几许苍凉,又夹杂着半老徐娘招揽生意的几分矫情,声声入耳,句句撩人。给不少人带来了无限的遐思和惊喜。

  《报告》问世以后,声名鹊起,使你不能不想找来看看。可惜洛阳纸贵,无缘购得,只能在网上一睹它电子版摘要本的丰采。《报告》分两篇5章18节,图文并茂,洋洋洒洒,很有点“鸿篇巨制”的模样。

  书名很古怪,洋味十足。

  “中国现代化报告2006”是什么意思?你可不要望文生义,以为这是有关公元2006年的中国现代化的年度计划报告;你也不要以为这是2006年发表的有关中国现代化状况的报告,它其实是2005年10月出炉的;它也不是中国现代化实验室的第2006次试验结果;当然也不是作者的第2006号作品。那么,这“2006”是什么意思?告诉你吧,这“2006”与数字无关,与公元2006年无关,也与周恩来首先提出、鄧小平多次重申的要实现的那个现代化无关,因为周、邓所说的现代化十分明确而具体,那就是农业现代化、工业现代化、国防现代化和科学技术现代化,即地球人都知道的“四个现代化”。而这四个现代化在《报告》中是找不到它们的踪影的。因此“2006”也许是一个行动计划的代号,也许是一支部队的番号,就像“8341部队”一样。至于作者为什么要用2006而不用3006来做代号或番号,那就不得而知了。

  书的内容也不同凡响,近于梵音。

  书名虽然叫做《中国现代化报告2006》,但它三分之二的篇幅并没有讲中国或中国的现代化,而是把中国和中国的现代化撂到一边,不厌其烦地高谈阔论“社会现代化”的研究理论和方法。另外的三分之一篇幅倒是提到了中国,不知道是因为作者对中国的资料掌握得不够,还是因为觉得没有必要,反正有关中国现代化的具体情况基本上未作描述和介绍。在这三分之一篇幅中,作者津津乐道的是对世界各国和中国各地区的“现代化”进行打分和“评价”,给世界各国和中国各地区的“现代化”进行排队。但各国各地区排列名次的依据是什么,《报告》却没有交代。作者大概认为把排名的依据列出来很麻烦,也没有这个必要,不如把它略去以节省篇幅。当然,作者也许认为我是权威,这玩意我说了就行了,搞那烦琐哲学干嘛?就像毛泽东当年在遴选科学院学部委员的人选时,老人家说“要把陈寅恪选上”,陈寅恪便成了学部委员一样,是用不着多费口舌的。看着看着,我仿佛听到一位德高望重的领导笑容可掬地对着一群毛头小伙在侃侃而谈:“今天给那么简单讲一讲现代化研究的问题。现代化研究是一门高深的学问,古今中外虽然有不少人对此进行过研究,但出了成果的寥寥无几。公开出版的所谓成果,也是十分初级的、原始的,不值一提。什么叫现代化?你们不要去查字典,那上面说的太简单,太浅薄,很不全面,很不准确。你们也不要凭直觉按照周恩来、华国锋、鄧小平提出的实现现代化的口号去理解,那只是口号而已。现代化是什么呢?简单地说吧,现代化是指从传统社会(农业社会)向现代社会(工业社会)、从农业经济向工业经济转变的历史过程及其深刻变化,或者落后国家赶上世界先进水平、实现工业化的过程。它包罗万象,内涵丰富,变化莫测,奥妙无穷。要解释整个现代化的意思,单单几句话、几本书是说不清爽的。我这里只给你讲一讲社会现代化。社会现代化是现代化的一个分支,是现代化的一个重要领域,是现代化的一个重要方面,是国家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人类社会历史的最新篇章,也是辉煌篇章。社会现代化与社会思想的关系是复杂的。社会现代化是一个长期过程,也是复杂过程,是人类进步的主旋律,代表了文明发展的主方向,是社会变迁的一种形式,是一个持续进行的历史过程。社会现代化既是一种历史必然,又是一种社会选择。社会现代化始于18世纪中叶,广义社会现代化则起始于250万年以前。经济和社会的现代化,是世界现代化的两个车轮。社会现代化和经济现代化是紧密相关的。社会现代化是不同步的。本报告所讲的社会现代化,指社会领域的现代化。社会现代化分经典社会现代化和广义社会现代化,广义社会现代化有12个基本特征、10个基本原理、8个基本模型、3个基本动力、和3条基本路径等。广义社会现代化有两个阶段六次浪潮。怎么,我不说你还明白,越说你越胡涂了?这位小同志,你这话说得怪有意思的,我不说你还明白,那你到这里来干什么?你不是反话正说吧?啊?我刚才说到哪儿啦?对了,六次浪潮。我们接着说吧。现代化的浪潮是一浪连一浪的,两浪之间没有间隔,没有缝隙,当然也就没有过度阶段,它们首尾相连,前后衔接,要说它是一个有机的整体也未尝不可。怎么?你说这岂不是所有的浪潮都连为一体了?对,是连为一体,我不是列了一个表在那里吗?从表中你们可以看到这一点的。怎么?几个浪潮连为一体就不叫几个浪潮了?就看不出来是几个浪潮还是一个浪潮了?别见怪,我说你真是傻冒!你以为现代化的浪潮像钱塘江的海潮,会有潮起潮落,一浪过去以后要等一段时间才能再来一浪?嘿嘿!现代化的浪潮是独特的,像皇帝的新衣一样,不具慧眼的人是看不出来的!这位同志问我有没有第七次浪潮,2100年以后有没有新的浪潮出现。我说你不是多问了吗?我不是说了六次吗,说了六次就是六次,怎么会有七次呢?第六次浪潮到2100年为止,2100年以后,现代化就大功告成了嘛。到了那个时候,人们想知道什么就能知道什么,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想要什么就能有什么,想去哪里就能去哪里,想活多久就能活多久。你想提问?问吧。哦,你说想要什么就能有什么不就是按需分配吗?不就等于共产主义了吗?马克思、毛泽东都没有预言什么时候实现共产主义,你怎么能这么准确地预见呢?哈哈!好小子,你问得好。想要什么就能有什么当然可以理解为按需分配,你如果说这就是共产主义也未尝不可。马克思、毛泽东没有作出这样的预言并不奇怪,他们都已经是历史人物了,历史人物都有历史的局限性嘛。毛泽东说,‘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这句话算他说对了。因为只有到了今天,才有人可以作出准确的预测。这个人是谁?我就不客气啦,这个人就是我。鄧小平很不错,他早就在现代化的问题上提出过‘三步走’的战略思路,说是我国争取在2050年前后达到世界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但根据我的理论的推测,根据我的方法的计算,中国的社会现代化有可能在2050年前后达到2003年的世界先进水平。这并不是我在说小平同志的目光短浅了一点,步子小了一点。不是的,是因为时代不同了,形势发展了嘛。不过,实话实说吧,关于中国政治和文化等领域的现代化水平,需要专门研究,我暂时还没有去研究它们,我目前的研究重点不在那上头。我们也没有进行中国社会制度和观念的国际比较。世界各国和中国各地区的现代化进程是不同步的,有的快些,有的慢些,谁快谁慢,我已经列了一个名单在那里,你们一看就知道了。实现现代化没有最佳模式,只有路径依赖。进程快的并不是因为它的办法好,仅仅是因为它走运;进程慢的也不是因为它的办法不好,而是有一个概率问题。你们不要对排名产生怀疑,认为我把瑞典、芬兰、挪威、丹麦排在了美国前面感到不可思议。美国算老几?它就一定要排第一名?我就不信这个邪。我说了某国是第几名,某地区是第几名,它们就是第几名嘛,你们知道了就行了,不要去寻根究底,了解那排名的根据干啥呢?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其实是很好的嘛。古人说‘眼不见心不烦’,‘眼不见为净’,宁静才能致远嘛。怎么?你们觉得我这本书有点儿‘下笔千言,离题万里’的味道?恕我直言,那是你们外行人的眼光,其中的奥妙你们哪懂?我不讲社会现代化研究,你们怎么知道现代化是一个博大精深的东东?我不摆弄那许多理论和方法,你们怎么知道我有渊博的学问?我不对世界131个国家的现代化评价,你们怎么知道我是一个世界通,对世界各国的情况了若指掌?我不对世界各国和中国各地的现代化进行排队,你们怎么知道我是现代化方面的权威?同志们,关于现代化,你们现在懂了吗?不懂?我说同志们哪,做学问不比做游戏,不能太随便,更不能玩世不恭。要耐得烦,要沉得住气,要实实在在地钻进去。你们有些东西暂时不懂不足为怪,你们毕竟还年轻嘛。好好研究一下我们的那几本书吧。研究透了,你们会懂的。”

  《报告》颇具现代意识,极富魏晋遗风,很难归入哪一个现成的学术流派。如果硬要把它归类为某一个流派的话,也许只能勉强归入“东方玄谈派”。因为只有“玄谈”两个字才能体现超现实和深奥双重的含义。

  由于它的超现实,由于它的深奥,一些问题就不能不使人越看越糊涂。

  《报告》是根据一些外国的现代化进程的例子和数据,来推断中国的现代化进程的。这无异于抽别人的血为自己做体检。人家的现代化进程与你有什么必然的关系?南美洲的一只蝴蝶扇一扇翅膀,真能在北美洲引发一场风暴?

  《报告》预测,2050年我国最低月薪将达到1300美元,初步实现现代化。且不说人们根本闹不明白这最低月薪1300美元是怎样计算出来的,就算2050年最低月薪达到了1300美元,就能叫“初步实现现代化”?最低月薪1300美元固然是当代中国人的梦想,是中国人目前的奋斗目标,是中国人现代化观念题中的应有之义,但到了2050年,这1300美元月薪,已经是人家50年前的陈迹,早已进了博物馆了。2050年的“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和“发达国家水平”是什么样子,“权威机构”和“权威人士”还没有公布呢。那个时候的现代化水平还是2003年的现代化水平?我们在追赶,别人就在睡觉?

  《报告》预测到了社会现代化过程中会发生六次浪潮,这六次浪潮的起止时间是:

  第一次浪潮  1763年—1870年   第一次工业革命

  第二次浪潮  1870年—1945年   第二次工业革命

  第三次浪潮  1946年—1970年   第三次产业革命

  第四次浪潮  1970年—2020年   知识和信息革命

  第五次浪潮  2020年—2060年   新生物学革命

  第六次浪潮  2060年—2100年   新物理学革命

  《报告》预测中国未来的现代化程度在在世界上的排名是:2010年为世界第60名左右,2020年为第50名左右,2050年进入前40名,2080年为前30名,2100年为前20名左右。

  《报告》预测2100年以后,人们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想去哪里就可以去哪里,想活多久就能够活多久。

  这些预测可信吗?我是不相信的。我不相信的理由有两个。第一,我没有看到它计算的草稿,不知道它是用什么方法经过什么步骤计算出来的,更不知道它在加减乘除的过程中是不是有差错。第二,这些预测没有得到验证,得不到验证。其实,作者要让读者相信他的预测并不难。他既然可以预测到2010年、2020年、2050年、2080年、2100年的有关数据,理所当然地也可以预测2006年、2007年、2008年的有关数据的。只要他把我国2006年、2007年和2008年的最低月薪和现代化水平世界排名公之于世,《报告》所作的预测是否可信,两、三年之后,不就见分晓了吗?

  《报告》中运用了不少指标体系和数学模型,征引了许多时髦理论和国外著作,将《报告》打扮得花枝招展。那许多洋理论,本人一窍不通,不容置喙。但数学模型、指标体系之类,尚略知一二。建立数学模型,选择指标体系,设定指数的计算方法,都是有诀窍的。在里面随便做做手脚,结果就大不相同。用什么指标,不用什么指标,用多少指标,就要看你的目的了。《报告》中用了几十上百的指标来衡量一个国家的现代化程度并得出它们在世界上的名次。这些指标的合理性有多大?这些计算方法有多少科学依据?试想,如果把这些指标稍作增减,增加几个诸如“官民比例”、“人均公费旅游”、“人均公款吃喝”、“公车拥有量”、“会议召开次数”、“参加会议人数”、“年人均参会天数”、“伪劣商品市场占有份额”的指标,减少几个诸如“农业劳动力比重”、“公共教育费用”、“社会生产力”的指标,我国的世界排名还会是那个样子吗?

  中国古来有一个传统的行当,叫做测字算命。这个行当在中国久盛不衰。随着时代的发展,它也跟着“与时俱进”。鄧小平提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以后,“科学算命”也应运而生。算命先生根据顾客的生辰八字,凭着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引经据典,口若悬河,若有其事地预言顾客一生的悲欢离合、兴衰荣辱。算命先生只使用模糊语言和行业术语,让你听得似懂不懂,似是而非,似无若有。你要寻根究底地想了解得更具体一些,他就以“天机不可泄漏”来敷衍,甩给你一个奇妙无穷的想象空间。算命先生的讲述含糊而玄奥,难以证实,也难以证伪,顾客便常常取“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看了《中国现代化报告2006》,我不由得便想起了测字算命,觉得它与测字算命很有异曲同工之妙。

  有一本名为《塞莱斯廷预言》的小说,讲的是发生在当代秘鲁山区的一个神话,故事神秘而诡异。此书在中国曾风行一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不过,在那一时之后,很快就无声无息了。《塞莱斯廷预言》为什么会吸引不少人的眼球?原因很简单,一是书名起得玄乎,可以调动人们的好奇心理;二是媒体的炒作,制造出“大家都这么说的”的印象。《中国现代化报告2006》会不会风行一时?我看不会。因为“中国现代化报告2006”几个字过于平淡,难以产生吊人胃口的悬念,如果把书名改一改,改成《王屋山预言》什么的,东西合璧,效果也许会好一点。

  什么叫现代化?现代化就是新工艺、新技术、新设备、新材料、新时尚、新制度、新观念、新道德的总和。

  “现代”是与“过去”、“未来”相对而言的。“现代”是动态的,不是静止的,有着很强的时效性。人类社会的任何历史时期都曾经是当时的“现代”。所有的“现代”都将成为“过去”,成为历史。“现代”是时代的最前沿,位于社会发展箭头的尖端。“现代”永远伴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同步发展。过去曾经很现代的东西,到了现在就成了古董和陈迹,就自动与“现代”脱钩。现在称得上很“现代”的东西,也将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失去“现代”的意义。马车曾经是三千多年前的现代化交通工具,自行车曾经是一百多年前的现代化交通工具,而今天,双翼螺旋桨飞机也早就失去了现代化交通工具的称号了。历史不断地把一个又一个“现代”无情地抛弃,同时深情地迎接着一个又一个新的“现代”的到来。现代化是具体的,不是抽象的。它是看得见摸得着的。最新、最好、最先进是现代化的内核和精华。不同时代的现代化有不同的标准,不同领域的现代化有不同的标志。现代化的标志只能是时代的最高水准和最新成果。

  怎样才能实现现代化?现代化不会从天而降,也不会由救世主恩赐。墨守成规、固步自封实现不了现代化,异想天开实现不了现代化,投机取巧实现不了现代化,象牙塔里更是制作不出现代化来的。在实现现代化的问题上,以为少数几个人运筹于帷幄之中,就可以决胜于千里之外,那只能是妄想。现代化只能靠全体国民的共同努力去争取。现代化是一个物质不断丰富、观念不断更新的过程,是一个新陈代谢、破旧立新的过程。单纯的创新是不够的,在创新的同时还需要扬弃和淘汰。制约现代化进程的因素很多,有的因素起着积极的、促进的作用,有的因素起着消极的、阻碍的作用。创新需要勇气,扬弃同样需要勇气,有时甚至需要更大的勇气。在克服消极因素的时候,需要有鲁迅先生的“苟有阻碍这前进者,无论是古是今,是人是鬼,是《三坟》、《五典》,百宋千元,天球河图,金人玉佛,祖传丸散,秘制膏丹,全都踏倒它”的精神和勇气。实现现代化必须在物质层面和精神层面同时推进,缺一不可,这两个层面是不可分割的。一个国家有了先进的设备,有了先进的技术,但国民还是满脑子的“皇上圣明”、“谢主龙恩”、“奴才该死”,这样的国家,能算现代化的国家吗?

  《中国现代化报告2006》是“中国现代化战略研究”课题的成果之一。听说,中国现代化战略研究是一个重大课题,搞这个课题,国家花了480万元人民币。这个课题已经研究了六年,至今还在研究之中,最终成果尚未出来。最终的成果是什么样子,我们当然只能拭目以待。

  我突然想起了一个典故:1689年,一个叫巴本的法国人已经搞出了蒸汽机的雏型,因缺乏资金,无法继续研制。贫穷的巴本不得已向英国皇家学会申请10英镑经费,可惜未获批准,他的蒸汽机因此而胎死腹中。结果,在过了整整一百年以后,才有一个叫瓦特的英国人把蒸汽机研制出来。如果巴本生在当代的中国,多好!

  《中国现代化报告2006》这样的课题,这么一大块肥肉,本来中国社会科学院也是有资格吃的,不知是社会科学院主动放弃的还是动作慢了一点?

  电子邮箱zolo@ yahoo. com. cn

  作者:汤守道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东方玄谈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