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涵:从《三国》看三国

  从三国鼎立的历史经验教训探索中国稳定发展的条件:统一台澎、开发东南亚、稳定西部、合作北方,进而离间日美,在亚太最终形成中日联合抵制美国的“三足鼎立”态势。

  一、从历史反观现实,中美日三国博弈亚太形同蜀魏吴三足鼎立。

  台湾问题让中国历届政府伤透了脑筋,六十年来盼统一,从武力到和平,从对立到交流,可以说是穷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智慧却只换来了台海局势的日益紧张,“台獨”的声音似乎是越叫越响,“台獨”的手段是日益翻新,台海两岸斗智斗勇斗耐心,以至于有人评价台海关系是“世界上最诡异的关系”。当然,所有人都知道,台海危机的根源是台湾背后的黑手。但也许并不是每个人斗能理解台海问题的实质并不是“统”与“独”的问题,而是中美日三国的博弈,可以说,只有最后的胜者才能最终决定台海的未来。

  美国拥有当今世界最大的经济实体和军事科技实力,是唯一的超级大国,更重要的是它有着称霸世界、并吞八荒的野心,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它凭借着二战以来确立的优势实力逐步实现着目标。“挟天子以令诸侯”,二百年的发展,几十年的扩张,占尽“天时”;中国作为地区政治经济大国有着蓬勃的发展态势,同时,以其独特的东方智慧在世界舆论中扮演着公平和正义的角色,也因此获得了穷朋友、小朋友、黑朋友的广泛支持,占据“人和”优势;如同罗贯中在《三国演义》中的态度一样,世界常常忽略了另一个地区乃至世界大国——日本。日本是地理上的矮子,却是实力上的巨人,在中美两个巨人的对峙中,日本夹在中间无疑坐拥“地利”,中美双方谁能得到日本的支持谁就平添了一分胜利的砝码。

  台湾是什么?台湾是荆州。荆州是天险,荆州既可以是屏障也可以是跳板。中国统一了台澎可以挺进太平洋,实现海洋大国的梦想,也可以作为大陆的第一道防线,固守国土。美国控制了台湾,则从韩国到台湾的第一道岛链锁死了中国,一旦中美起争端,台湾又成为其攻打大陆的一块天然“跳板”。这都是历史的教训,日本在对华近代政策中已经体现的淋漓尽致。

  二、最为不利的地理位置考验着大国的智慧。

  在传统中国的周边,从来不缺少的就是不安分的民族,南蛮北夷西戎东狄并不仅仅指他们文明的“不开化”,更是对他们文化传统的一种不理解,一方面他们享受着中华先进文明的便利,一方面又不断给中华帝国制造麻烦。这种侵略扩张、奴役他族的行为是中国儒家文化所摒弃的,“和合”是指对内的统一和对外的和谐。将现在的中国比作昔日的蜀汉不仅是人和的考虑,更有地缘的考察,中国同蜀汉一样,在三方的博弈中面临最“敏感”的境地。蜀汉西有异族南有蛮兵,北有曹魏东有孙吴,四面出击,腹背受敌。今日中国北有俄罗斯,西有中亚、印度,南有东盟十国,东有美日同盟,仅陆上邻国就又十四个之多,领土争端、领海争端、权益争端彼伏此起,可以说,历史上无论哪一个朝代都没有这么“乱”。无论哪一个方向都是对中华民族智慧的极大考验。地缘政治上同美日比较,中国不占任何优势,反而,在博弈中中国同周边的任何一个矛盾都可能成为对手利用的工具。变挑战为机遇才是中国最终的必然选择。

  1,“南蛮不服,实国家之大患”。“征南寇丞相大兴师”中有参军马谡柬言“南蛮恃其地远山险,不服久矣;虽今日破之,明日复叛……夫用兵之道‘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心战为上,兵战为下’”,于是才有了“七擒七纵孟获”,南方永远平静的美传。东南亚不可能成为中国的敌人,因为他们不具备同中国开战的实力,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但东南亚可以成为牵制中国的力量,越南以其狭隘的民族主义对抗中国的社會主義,于是才有了中越战事。我们不能忽视东南亚小国,因为我们不能纵容它成为对抗中国的“跳板”,贫病交加的晚清政府尚且不惜同在越南同法国打一仗以守住中国的南大门,更何况蒸蒸日上的新中国。中国负有开发东南亚不可推卸的神圣职责,这不仅是维护周边稳定对抗美国的需要,也是维护国内正常经济政治秩序的需要,北京周边生活着300万贫困人口在一定程度上给北京的社会治安带来了隐患,,同样中国周边如果存在着几亿的“难民”也会不断给中国的社会发展制造波澜。马谡是对的,诸葛亮也是对的,只有促其发展,使其“心服”,才会有永恒的安定,这是《三国演义》留给我们的宝贵经验。

  2,对待西部种种矛盾,我们还需练就“安居平五路”的功夫。诸葛亮处理危机的智慧在这里有着最集中的体现,即通过利用矛盾和自造矛盾去解决危机。西北是中国的战略后方和资源能源基地,又是传统的丝绸之路所在,其战略地位十分重要,稳定西北就是稳定了根基。同时西北又是民族矛盾集中和多发地区,从清初的葛尔丹和大小和卓叛乱到近代现代的疆獨势力、东突分裂势力。分析这些事例,无不与境外敌对分子有关,一旦形成气候又无不牵动着整个中国的神经。因此我们必须利用西方和中亚的矛盾稳住中亚邻国,利用和中亚的交流合作打击分裂势力稳定西北边疆,同时开发西部,铲除恐怖势力生存的源泉。西南是极具野心的邻国印度,“称霸南亚,控制印度洋,争当世界一流强国”是它的战略目标。这个在近代同中国一样遭受苦难的朋友现在依然占据着中国12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它在恐惧中国和合作中国的矛盾中挣扎,中国龙和印度象能否共舞?温总理的话给我们许多启示“只有中国和印度都强大起来了,真正的亚太世纪才会到来”。这是我们美好的愿望。现实是印度控制了其周边的尼泊尔、锡金、不丹等邻国,对中国采取所谓的“积极防御”政策,怎样打破这种僵局?诸葛亮为我们提供了现成的智慧——制造矛盾。我们的国务委员已经在尼泊尔奔走,我们同巴基斯坦的关系也一直良好……最好的政策莫过于在他人卧榻上培养“同床异梦”的人吧!

  3,实际上北方是我们最成功的榜样,虽然普京并不比叶利钦对中国更好一些,但毕竟中俄依然是蜜月中的战略伙伴关系。我想我们并不渴望能够在他那里得到多少的“实惠”,关键时刻不给我们制造麻烦就是最好的朋友了。

  4,台澎是中国的痛。前面已经提到,台湾是中国的“荆州”,不仅从历史和地理上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领土,从中国国家战略利益层面,中国也必须握有台澎。蜀汉失去了荆州尚有泯巴天险可以固守,中国失去了台湾就真正对外“敞开了胸怀”。当今的中国真的是无险可依,山不够高,洋不够深,20年的改革开放中国敞开怀抱拥吻世界,20年后我们不得不对这样的局面做重新的更深刻的思考,难道真的要放弃西安以东的所有基础去放手一搏吗?使不得!必须找一块铠甲护住腹部。

  5,“联吴抗曹”是形势所需。必须肯定的是无论吴蜀都不具备单独同曹魏抗衡的实力,所以在历史上才有了火烧赤壁的佳话。现在中美日的形势是“魏吴”联合遏制“蜀汉”,这样在中美日三方中就形成了不平衡,。打破美日同盟是中国面临的最紧迫的任务之一,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中国只有同日本形成同盟才可能换回亚太的实力均衡,才可能为中国的发展创造空间。当然,蜀汉和东吴有着杀害亲人的仇恨,并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化解的,中国和日本也有着深刻的历史问题需要解决。但历史问题并不应该成为影响中日关系发展的因素,所谓“没有永恒的朋友也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日本曾让美国痛苦,中国也在让日本眼红,怎样变现实的经济利益为政治利益,怎样模糊意识分歧的界线,无论中日都应当作出尝试。

  三、“韬光养晦,有所作为”

  鄧小平的话是有其深刻的考虑的,中国人虽然打起仗来不怕死,但毕竟还是穷了点。强盛才有发言权,强盛也需要机遇,中国在坐失了一百年的机遇之后能够攀上这“末班车”就更显得至关重要,几十年的和平发展是足以压倒一切的真理。科学发展、和谐发展、均衡发展。这几十年中,我们不得不练就“天塌地陷,岿然不动”的豪情。

  1.可一时冲动怒而伐“吴”。蜀汉失败的转折点不在失去荆州而在举国伐吴。火烧联营七百里,七十万蜀国儿女灰飞烟灭。正是这一把火烧掉了蜀汉的气势,从此一蹶不振。中日存在着似乎不可调和的历史积怨,中国的年轻人更是对日本表现了十足的不屑。但是作为最终的选择,即使日本彻底“伤害了亚洲人民的感情”,我们也不能一时冲动对日采取极端措施。中日两败俱伤得利者是那遥远的“渔翁”。

  2.不可“六出岐山”、“九伐中原”。统一中国是蜀汉的目标。但是诸葛亮看到了完成刘备的嘱托无望采取了极端的措施,结果连年兴兵,毫无建树,这是教训。中国同美国的分歧也是可以在“伐谋伐交”的层面解决的,台湾问题是有美国的黑手,但是中国不能因此而对美国开战,攻台可以,但必须给美国以措手不及。这需要十分充足的准备和谋划。

  3.发展经济,养足精神。兵法说,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中国的“一时”还远没有到来,倒是养兵的形势紧迫,我们现在的目标是制造和平,养足精神。我想这就是邓公“有所作为”的含义所在吧!

  结论:中国现在面临的形势严峻,但正因为矛盾复杂我们才更应该洞悉主次,不可急,不可乱。稳住阵脚。在高手的博弈中,沉稳者往往才能最终取胜。我们必须创造和维持“三足鼎立”的局面。

  作者:周涵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从《三国》看三国 浏览数

没有评论 »

  1. 不自在客 说:,

    2006年06月07日 星期三 @ 11:18:25

    1

    这样的思路本身就是一种悲哀,此一时,彼一时。时代不同,性质亦不一样,要创新思想,祝吾国繁荣昌盛!!!

    回复

  2. lfq8008 说:,

    2006年08月07日 星期一 @ 17:06:39

    2

    多少有些牵强附会。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