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红雨:老三届人,别自恋了!

  本以为在网上谈天说地的大都是年轻人,没想到一篇替老三届叫苦的文章,竟然也吸引了那么多人的眼球,这才知道有不少老三届人也在网上驰骋。这当然是好事,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五六十岁的人了,既会打字,又能抒发昔日受苦受难的情怀。难能可贵。但三十年已过,还是在那里叫苦不迭,是否有点太自恋?上山下乡有必要进一步反思,但现实是不是更值得你们关注?比如,老三届人,和共和国同生同长,你们的肩上曾承担过共和国几乎所有的灾难,甚至今天依然在承受着,这不假,。但你想过没有,仅仅是你承担着灾难?工人呢,农民呢,他们的灾难比你少吗?还有,你想过没有,今天的年轻人,比你们年轻时还要难。

  可能你们会说,你胡扯些什么呀,我们长身体时赶上大跃进,读书时赶上文化大革命,工作时赶上下乡…………说不完的苦呀。今天的年轻人,你看,彩电冰箱,两室一厅,出门打的,回家上网,生个小孩还要我带,我们做梦也想不到的好事,全给他们赶上了,哪能比啊。

  真的是这样吗?你夜里睡在床上仔细冷静的想想几件事,你就会明白,今天的年轻人有多难。

  一、先说说农村的年轻人,你一定见过那些到城里打工的男孩子了,你看看他们住的是什么窝,吃的是什么饭,穿的是什么衣,干的是什么活,拿到手的是多少钱,你就会明白他们是多么难了,更惨的是那些女孩子,你看看那些洗头房,歌舞厅,桑拿浴里,有多少农村的女孩子。他们也是人,是孩子,说不定,他们还是你下放时房东的孩子呢。这还不算,有人还残忍的往他们身上泼污水,把城市治安恶化,道德败坏说成是他们造成的,甚至还说,女孩子卖淫没什么不好啊,既可以让自己过上好日子,还能寄钱回家盖楼房,你看,这是人说的话吗?那些女孩子,有几个不是被迫走上那条道的呢?

  至于那些拿着父母在田里扣出来的钱,拿着哥哥第第出卖苦力得来的钱,拿着姐姐妹妹用肉体换来的钱,上城里读大学的农村孩子,他们的日子难不难呢?杀了四个大学生的大学生马加爵在穿上囚衣时说,这是我穿过的最好的衣裳了。连旁边一向铁石心肠的警察都流泪了,你听了能不眼酸吗?农村的孩子一进大学门,面对城里的孩子,面对官员的孩子,他们的心灵就不可避免的扭曲了,你能体会得到吗?

  二、再看看城里你们的孩子,你想过这样一件事没有,你们一般兄弟姐妹至少有三四个吧,你们的父母如果象你们一样,只有一个独生子,那把三四个孩子养大成人的钱,也会买得起冰箱彩电两室一厅吧。可能你们会说,那不一样,现在生活水平提高了。这也不假,社会总是要进步,但生活水平提高了,要买得起才是改革有效果对吧,可你们的孩子买房时有几个没有拿你们赞助的钱,他们为什么要把孩子送给你养?你想想,他们若是要象你们父母那样养上好几个孩子,他们会不会去要饭?这到底是什么样的进步呢?

  三、更苦的还有,大学扩招后毕业的大学生,失业率已达50% ,还有大批没上大学的孩子,他们的工作在哪里?你别看他象没事一样在父母家蹭饭吃,出门打的,回家上网,他的心里真的不难受?他们总要结婚啊,他们的结婚房谁给买啊?

  四、再看那些有班上的年轻人,他们心里好过吗?别说那些吃喝玩乐嫖的官了,就是一个小科长,小班长,在他们面前,你们的孩子敢吭一声不吗?动不动就精简,分流,下岗,他们哪里有讲理的地方,报纸吗?电视吗?你一定对人不能自由公开的说出心里话深有体会。在文化大革命那疯狂的岁月,你敢说一声毛泽东有错吗?现在比过去有进步,但中国人却是个善于不停造神的人,毛泽东死了,又造出新的神。上帝是可以骂可以抛弃的神,可中国的神却是不能议论的神。

  年轻人,哪里还有一点人格。他们的心灵象那些农村上大学的孩子一样,早就扭曲了。有的人会说,炒老板的鱿鱼好了,在哪里找不到工作?这又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了,世界上比尔。盖茨只有一个吧,若人人都有他那么大的本事,还会有那么多贪官?绝大多数人才能毕竟是差不多的,而中国的人又特多,你前脚说不,后脚就有人上,你的孩子要活啊,他敢吗?

  也可能,你会叹息一声说,哎,市场经济么,没法呀。可你再往深里想想,现在搞的是市场经济吗?你仔细看看,那些高税收,高福利的企事业单位哪个不在政府手里,即使那些股份公司什么的,它们的董事长,总经理什么的,有几个不是组织任命的?政府官员和官员亲戚的孩子,与普通人家的孩子能平等竞争吗?而没有平等竞争的市场能是市场经济?那是糊弄中国人的,中国早就进了WTO了,俄罗斯还在WTO外面,可老外就承认俄罗斯是市场经济,而不承认中国是。

  现在的年轻人这么难,那是不是孩子们没老三届人聪明能干呢?你也知道不,你的孩子比你聪明能干多了。问题只能说是现在人的生存环境恶化了,上面已说过,人的才能都是差不多的,当你的孩子看到和他差不多甚至不如他的人,仅仅有个当官的爸爸,亲戚。就能进好单位,或能贷到银行的钱,把所谓的亏损国营企业买下来,变成私人的,一夜暴富,一掷千金,他能心理平衡吗?尤其是孩子们看到过去尊敬的教授忙着搞职称,捞钱,嫖* ,玩女学生。而象你们这样没钱没权的的家长要么一味的忆苦自恋,要么摸麻将,打八十分,人人都象蜗牛般缩在自造的小安乐窝里,人人都对生存环境的恶化熟视无睹。孩子们看不到一个要奋起改变现实的人,看不到一点现实要改变的迹象,他又能干什么呢?他能不消沉吗?你可能有时到网吧去过,你也看到那里不仅常常满座,也看到99% 的孩子要么聊天,要么玩游戏,你可能也听到现在大学里谈恋爱的,追星的,考试作弊的,什么都有,就是没几个刻苦读书的,

  但你想过没有,这些在网吧的孩子,比那些看报纸杂志,看中國书,看电视的人要好上千万倍。这才是他们比老三届人唯一幸运的地方。互联网,是孩子保持纯朴天性的唯一一块绿洲。而报刊杂志,中国书,电视是让人慢慢麻木,慢慢窒息的毒药。

  这你就会明白,中国的知识分子,他们绝大多数不仅无骨且无耻,面对强权屁也不敢放一个,对年轻人的难处却从不深究,对年轻人的心灵更是不屑一顾,而是横加指责,说他们颓废,懒散,对工作挑三捡四等等。把造成年轻人的一切难处,反过来全加到年轻人稚嫩的肩上。

  你联想到自己,房改时掏了几万元,孩子上大学又掏了好几万,孩子要结婚了,你不忍心又掏出了几万,你的存折上还有几个钱?人老了,腰也疼了,头也昏了,可你尽管有个卡,却不敢上医院。再看多点,这贪官从五十年代刘青山起就开始杀,怎么就越杀越多呢,还有什么假药有毒食品,污水沙漠化,家家户户用铝合金封的象牢房一般,你不觉着,老百姓的日子怎么就越改革越难过呢?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呢?这一代比一代难的状况还能延续吗?

  这可给你看出个道道了,但别怕,你还得往深里想,你就会发现,老三届一代人当年最崇拜的毛泽东他老人家肯定做错事了,但他老人家究竟主要错在哪里?他老人家死后的二十多年的改革是不是也出问题了?

  毛泽东是不是伟人?众说纷纭,但这并不重要,更无须统一认识,因这对中国的明天意义不大。毛泽东不止一个地方有错,但要不要把毛泽东的所有错误都找出来呢,这也完全不需要。需要的是平心静气的,找出毛泽东对今天还有影响的错。只有找出这个错,我们才能明确前进的方向。

  另一个使人痛苦的问题是改革,在一片盛世的欢呼赞歌声中,已有人敢于面对现实,对二十多年的改革反思了,比如,,当年为什么要在深圳那个穷乡僻壤投入那么大的金钱,人力,物力?明摆着,是为了造出一个证明社會主義优越的样板,造出一个吃掉资本主义香港的社會主義大都市。而后来发现深圳的基础实在太差,实在没那么多钱造就一个吃掉香港的大都市,转而开发浦东,要把上海变成一个证明社會主義比资本主义优越的样板。而如何开发呢?是想法大力提高上海工业企业的劳动生产率吗?是想法提高上海的科技竞争力吗?不是,那样太慢,是盖大楼,造立交桥,是拆民房,再盖大楼,这样既快,又让外国人看了,说一声中国崛起了,二十一世纪是中国的了,既好听。又引来了外资。外资来了,房价涨到天价,老百姓买不起,怎么办,绝不能降,一降就崩溃了,再盖,再涨,反正中国大的很,保一个上海没问题。,这些是改革的目的吗?它又开了个什么好头呢?各地市政府大楼越来越豪华,根子在哪里?纳税人的钱,用的是地方吗?纳税人,何时才能过问一声自己的钱用到哪儿去了?

  还有,当年最先启动的农民土地承包制,对解决吃饭问题立竿见影,但下一步如何走?它能使农村现代化吗?这个问题尚未探讨,紧跟着就吹起乡镇企业来,乡镇企业对国营经济的运行模式的冲击有它的进步作用,但它利用各种手段,挖国营企业的人才,挖技术,挖市场,客观上起了搞垮国营企业的原因之一,这是进步还是倒退?对社会的总财富,总效率,科技水平有多大提高?可同样是未进行反思,就立即把承包制当法宝引进国营企业,搞减人增效,搞下岗分流,这下就越发不可收拾,股市,房改,医改,教育产业化……。脚踩西瓜皮,走到哪里,滑到哪里。拆东墙,补西墙,反正中国人多,一人一元钱就是十三亿,老百姓能承受得起,又能养不少贪官,补不少窟窿。一元钱老百姓没反映,好,再来,一人十元,不够,再来,一人一百元,一千元,这时老百姓有微言了。不要紧,经济学家又出面了,改革么,能没有牺牲,没有腐败?改革好了老百姓就富了。你们等着吧,会有这一天的。不是说好了,先让一部分人富起来吗,你们怎么能眼红了呢,又要搞文化大革命的平均主义了?

  老三届人,你能说这里没出问题吗?改革,究竟是为了什么,人?房子?还是面子?改革的指导思想能没问题吗?

  老三届人,除了你们的孩子,你们还有一个重要使命,那就是农民,上山下乡,使你们了解到中国最低层人的生活。使你们最有条件,明白中国最致命的弱点在哪里。你们这一代人,饱经风霜,承上启下,你们目前依然是中国的脊梁。但你们已日薄西山了,若政治体制改革还不能在你们这一代启动,那将是你们永远的耻辱。

  老三届人,好好的想想吧,深刻的思考吧,别怕痛苦,别再自恋,别再麻木,做一个思想者吧。为了城里和乡下的孩子,各尽所能,做点什么吧。

  作者:汪红雨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老三届人,别自恋了! 浏览数

没有评论 »

  1. csbhrj 说:,

    2006年04月22日 星期六 @ 21:45:38

    1

    汪先生的这篇文章一语中的,深刻的揭示了中国目前的社会现实,不管是谁,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不能只看到自己的不幸而顾影自怜,很多问题都应该放在国家社会这个大背景下来看。对中国目前存在的问题,很多的人都是有认识的,也承认这个社会的确是出了一些问题,但我们都只能看到局部却找不到解决的方法,这才是最让人失望的!

    回复

  2. shizhi 说:,

    2006年08月21日 星期一 @ 16:54:48

    2

    任何一代人都是分不同层次的,老三届有些已经退休,有些仍是社会中坚。在知识界、领导层、在生活中的强者比比皆是,只不过你们不了解。他们的经历和思考你也不懂。只罗列一些问题,你知道谁在解决吗?老子还在干呐。当然中国的问题太多,也难解决,他们在上层发挥的作用你们毛孩子是不可能知道的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