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革学:我为什么不愿选修法律

  上大学时,因为我们的专业(中共党史)太冷门,学生毕业分配不看好,系里为同学们争取了副修法律专业的机会,许多同学报了名,我却没有,后来许多朋友考了律师,我也没有。

  为什么?

  因为我觉得自己看重的一些价值观在中国现实的法律制度下往往没有得到很好的体现和落实,例如公平、正义,中国的法律体制和司法现实让我难以对其抱太大的敬意和期望。

  例如,法律没有体现平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现代法制的灵魂,也被写在中国的宪法上,可是这条法律原则却被无数法律或准法律以及超法律(如权力)践踏得面目全非。事实上,中国人在法律面前何曾平等过?《宪法》这个国家根本大法不敌部门、地方的立法,甚至不敌单位的内部规定和权势人物的金口玉言。《人民代表选举法》竟然荒唐地规定,城市人口每24万人选举产生1名全国人大代表,而农村人口每96万人选举产生1名全国人大代表,也就是说,中国农村人口只有1/ 4个城市人口的选举权,这连19世纪臭名昭著的美国黑奴制度也自愧弗如,因为当初1个黑奴还拥有3/ 5个白人的选举权力,比中国农民还要高!而且,如此荒谬的规定竟然在《人民代表选举法》先后4次修订(最近的是1982年)中都保持不变,如果不是强势人物坚持,真正的法律学者谅他们也没有如此“高”的水平、如此大的胆量,制定并长期坚持这么一条世所垢病遗耻文明社会的法律规定!农民问题、三农问题以及腐败问题、贫富悬殊问题等诸多问题,看似经济问题,其实质或根本原因都是政治问题!农民只有1/ 4的选举权,而且经过“组织安排”、间接选举,真正的农民当选全国人大代表的几乎为0,能够为他们代言的也微乎其微,虽然农村人口目前仍占全国人口的多数(由80% 下降到60% 多),但其在国家政治格局中的实际地位决定了他们只能是可以忽视任人宰割的弱势群体。农村人进城要办暂住证,交许多费,城里人下乡却从没听过要办什么暂住证,这是平等么?这不是法律歧视是什么?

  立法权基本控制在社会管理者手中,也许会吸纳法律学者参加,但决定权还是掌握在权势集团和关键人物手中,很少听取执法对象和人民群众的意见,法律的制定和变动带有很大的主观性和随意性,部门立法、地方立法现象很普遍,这种立法往往是把一少部分强势群体的利益建立在另外一部分占大多数的人的利益牺牲的基础之上,如设立形形色色环节诸多的行政许可及收费项目,利用公权、特权、执法权为小团体和个人谋取不当利益,将公共权力化公为私,也将公共资产化公为私,甚至依仗强权对广大群众巧取豪夺,如教育、医疗等垄断部门和行业的高收费、乱收费、腐败和不正之风,如铁路、公路等违反国家稳定节日物价禁止乱涨价的规定,更悖逆人情天理,不顾广大群众强烈反对,坚持春运涨价,迹近抢劫,被群众骂为趁火打劫、土匪强盗,春节成为外出民工、游子的“春劫”。

  法律的严肃性被司法腐败扭曲得严重变形。一个小偷偷了10万元以上很可能会被判死刑,而一个贪官或金融大蠢涉案百万、千万甚至上亿却可以不死!而且许多重刑犯死刑可以判活刑或改判活刑,甚至判一个徒具虚名的缓刑,长期刑变成短期刑,甚至“保外就医”,逍遥自在地拿着手机抽着雪茄在别墅里“服刑”(浙江等地就出过这样的例子)。就是如此的法律废弛,纵然还有人(而且是身份较高的官员、法学专家)呼吁废止死刑,真是让人感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也许话语权也是可以贿买的,或者是他们“英雄”相惜,“情义”使然,那就更可怕了,想犯罪而又不受惩处或犯重罪而受轻惩处的会是什么人?官员和法学专家怎么能和他们持有同样的观点?!乱世须用疾法,沉疴须用猛药,当此法纪松弛之世,不提疾刑峻法而奢谈保护罪犯的抽象的人权、生命权,真是不合时宜,匪夷所思!那些巨贪大恶又是否尊重了别人的人权和生命权?中国还有9000万贫困人口没有解决温饱问题,下岗失业和失去土地的人有好几千万人,许多孩子上不起学,不少人饥寒交迫流离失所需要救济,巨贪们吞噬国家和人民资产动辄成百上千万,穷奢极欲,挥金如土,甚至贪污救灾款,蛀空江海堤坝工程,不杀何以平民愤!那些视人的生命如草芥,滥杀无辜、凶残变态的罪犯,连杀多人,掏人肠子,天理难容,留之何用!

  我没有选择法律专业,也没有选择法律职业,只是在一个基层政府机关做一个平常的公务员,而且仕途受到恶人封杀,身居斗室,卧薪尝胆,只能写点文章、出点著作聊以自慰而已,最爱写的还是扬善惩恶击浊扬清针砭时弊为民请命的政经时评之类。而当初选修了法律的两个最要好的同班同学,一个进了司法部,官至副处,房子两套,又上了博士;一个进了劳改系统,成了监狱长(正处级),公车私车都配齐。同学相聚,对比之下,我的寒酸与落魄令人羞愧难当。但是,我并不后悔,因为我的选择出于善良,出于自主,我至今还保留着一颗正直善良的心,就值得庆幸!不为五斗米折腰,古今能有几人?这本身也是一种幸福!

  我不由得想起了北岛的诗:“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20051月18日,于天津

  作者:刘革学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我为什么不愿选修法律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jamesguo 说:,

    2008年03月05日 星期三 @ 06:23:44

    1

    说的好,刚才在网上看到了老温头的报告中说到中国的GDP已位居世界第四位了,我日他妈,把他妈日死,光GDP了,人民生活的医疗,教育,住房问题不解决,就每天提着GDP ,GDP是什么东西,能当饭吃,看看邻国俄罗斯在普京的领导下,医疗,教育免费,住房国家补贴大部分,人家仅仅几年的时间,可我们的呢,无耻下流的中共领导,你们的良心让狗吃了,狗猪不如的东西,要你们有何用.
    中共在2030年必亡,中共之亡,国之大幸也.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