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剑诸:英国殖民管治的学问

  我一直有个观点,英国的殖民地管治,是经过三个世纪的血雨腥风洗练而成。现在已发展成为一门学科,亦是一门政治艺术。明年就是香港回归十周年了,真是弹指一挥间。相信全球对殖民政治研究成果的出版,会达到一个高潮。

  董建华执政时期,陈方安生、曾荫权等港英时期的谋臣,被左派斥为“港英余孽”。去年曾荫权爵士上台,很多媒体称他是“港英余荫”。从“余孽”到“余荫”的转变,背后有颇深的政治含义。北京重新倚重公务员治港,等于承认英式殖民地行政管理模式的行之有效。香港回归八年来的折腾和毫无章法,令很多学者观今非而思昨是。“建华之乱”给政治学和政府学凭添了鲜活的研究案例。

  过去,许多业余水平的政治新贵,认为英国殖民统治一味靠野蛮侵略,疯狂掠夺、奴化教育,殊不知那是“古典殖民地主义”。英国人的殖民统治理论实际上经历了一个“与时俱进”、不断发展的过程。

  十七至十八世纪,航海业与新大陆的发现,启动了欧洲近现代工业文明。但那个时代的西欧,几乎是海盗的世界,哥伦布就是海盗出身。西班牙与葡萄牙的殖民者,远渡重洋,深入中南美洲,既要寻找黄金和抢掠殖民地资源,更要建立现代工业文明市镇。那个时期的殖民管治,其特点是破旧立新、摧枯拉朽、推倒重来。殖民主义者仗着船坚炮利,对所有的抵抗都采取血腥镇压,绝不手软。西方资本主义列强的殖民史,确是一部血泪史。

  但正如毛泽东所言,“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作为“日不落帝国”,大不列颠在当时拥有全世界最强大的海军;作为欧洲资本主义上升时期的引擎,它在十六世纪就开始殖民,通商、抢掠、圈地和宗教传播如同水银泻地。英国皇家海军与西班牙的“无敌舰队”、荷兰的“海上马车夫”纵横驰骋加勒比海、印度洋和太平洋。但英国比其它西方列强聪明的是,它从西班牙、葡萄牙人的殖民地如智利、阿根廷、乌拉圭在十九世纪的纷纷独立中,吸取了失败教训。法国希望永久留守当地,甚至把殖民地划入国家的海外省;比利时统治刚果时,只会使用高压政策。相比之下,英国人很务实,抱着“过客”心态,只关注经济上有没有好处,不指望长期霸占殖民地,亦不强制殖民地学习英国文化。

  英国对殖民地管制的态度,随时代变迁而不断变化,主要分为如下几个时期: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苏联创立了共产国际。英国知识界不少进步青年受到马克思主义思潮的影响,质疑大英帝国剥削殖民地是有悖人类文明的行为。1938年,希利爵士(LordHailey)写出《非洲研究报告》(AfricanSurvey),披露非洲人民在殖民统治下,过着惨无人道的黑暗生活,震撼英伦。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由于国力渐衰,加上全球性民族主义运动方兴未艾,大英帝国的海外版图迅速萎缩,印度、巴基斯坦纷纷独立。1956年,为争夺埃及和苏伊士运河利益,英、法两国悍然出兵,英军大败而归,加上国内经济低迷,英国朝野展开激烈争辩:英国自顾不暇之时,值得去维护遥远而贫穷的殖民地的利益吗?从这个时期,英国开始大彻大悟,其殖民地政策,作了一百八十度转弯,就是任由殖民地独立。

  1967年,英国政府作出一项重大改革:内阁辖下的殖民地部正式取消,该部所有的人员并入外交部。因为英国政府已清醒意识到,各殖民地独立,已是不可逆转的潮流,迟早会变成外交事务。那一年,亦是英国怜恤殖民主义的开(MercifulColonialiam)的开始。

  进入七十年代之后,英国对殖民地采取更怀柔的政策。例如,让条件成熟的殖民地享有高度自治,如直布罗陀、百慕大的立法局全面直选。其首相亦是民选产生,英女王派驻的总督,只有名义上的权力。为了争取民心,英政府还极力推动殖民地的社会福利事业和经济开放,如开曼群岛已成为金融中心。英国殖民地最富有的不是香港,而是百慕大,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43830美元(香港才23930美元)。

  由于社会稳定、生活富足,1995年百慕大举行独立公决,竟出现意想不到的结果,百分之七十的选民投票否决独立。主流民意认为,独立之后既要搞国防,又要管外交,还不如安于现状。

  至1997年7月1日撤出香港时,大英帝国留下的殖民地,仅剩百万人口的百慕大等小岛。

  英国殖民历史虽然长达三百多年,但直到二十世纪初,才有人归结出一套较完整的殖民管治理论。此人就是香港大学的创办人卢押(LordLugard)。他的著作《TheDualMandateofBritishTropicalAfrica》,总结了他在非洲乌干达的“间接管治”(IndirectRule)理念:要有效控制殖民地政府,必须与当地的士绅贤达合作,因地制宜、入乡随俗、以夷制夷。

  曾任港督的卢押出版这本经典后,为唐宁街的历届政府所乐用,亦是英国各殖民地政府官员的必读书。

  牛津大学历史系教授,新保守主义理论大师费格逊(NiallFerguson),在他的新著《HowBritainMadetheModernWorld》中提出这样一个观点:“如果没有英国殖民管治,开明资本主义就不能在全球成功建立,英式的国会民主政制,亦不能在全球普及”。

  由于篇幅所限,我们姑且不去讨论费格逊的观点正确与否。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植根于十六世纪并发展至今的英国殖民地行政管理学,有许多值得借鉴的地方,值得史学界和政治学界探讨。

  作者:李剑诸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英国殖民管治的学问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