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剑诸:北大清华遭遇尴尬的思考

  日前看到一篇报道,题目是“清华毕业生当搬运工,月薪125元”。一个名叫戚柯的学生,从清华毕业6年,就业的第一个机构是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半年后被迫辞工,此后求职无门,做过搬运、发过传单,但每份工总在一个月内结束。据称这位身高1. 80米的堂堂男子汉已确诊患上忧郁症,他的日记留下心灵挣扎的痛苦经历。

  无独有偶,不久前北大毕业生武小锋由於找不到工作,只好在家卖糖葫芦。

  中国社会最早关於中国顶尖名校毕业生就业难的报道始於两年前,一个名叫陆步轩的北大才子竟然去做肉贩。记者採访时他在摊档操着“屠刀”砍肉,吸引了全国人民的惊异目光。

  作为北大校友,我感到心酸。燕园许多人看了报道,觉得“脸上无光”,说武小锋不代表北大水平。清华园也有人对戚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说你什么不能干偏要去做苦力?

  中国以前有个讥讽读书人的说法:“操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造原子弹的不如卖鹹鸭蛋的”。果真不幸言中?武小锋的专业是北大“预防医学”;戚柯在清华读的是核子物理。

  能够跻身清华、北大,基本上都是各省市的高考状元。当年我参加北大的入学典礼时在想,海淀区一条马路两边的两个学堂,聚集了全中国每年涌现出来的最拔尖的脑袋,这在世界上也属奇观。校园里的森森古柏、灰墙厚土,因为这些年轻人的川流不息而充满青春活力。

  这些人正是中华民族的希望之所在。作为全球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我不认为中国的人才多到连清华北大的毕业生都容不下。

  北大清华是中国高端人才的最大集散地。两校的风光史不必我来赘述。如果把中国高校形容为金字塔,北大清华就是塔尖上的两颗明珠。去年底英国《泰晤士报》评选2005“全球最佳大学”,哈佛居榜首并无惊喜,但北大居然排名十五,首次超越日本东京大学,勇夺亚洲第一。国人无不振臂高呼。半个月前,诺奖得主杨振宁在广州作题为《怎样评价中国高等教育》的演讲,声称清华学生比哈佛的平均素质要高,语惊四座,国人的自豪感再被点燃。

  我认为,清华北大是知识圣殿,不是神殿。生活不是神话,职场不相信眼泪。能够考入名校,只能说在人生征途中打了一场胜仗,但不可能一劳永逸。

  据说,武小锋的父母被人问“你儿子是北大毕业,怎会找不到工作”时,头都擡不起来。名校以后有必要加一门课,培养学生“输得起”但又“永不言败”的毅行。人生就象马拉松赛跑,笑到最后那一个才是胜利者。如果连待业或失业这样的阶段性挫折都受不了,那趁早别把自己看成是精英。

  再说了,哈佛康桥就没有滥竽充数的?北大清华就没有次货?西点黄埔就没有败军之将?蒙古人有句话说得好:“再肥美的草原也有瘦马”。

  本月四日,中国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炮轰北大清华招生“掐尖”,会埋没许多人才。我觉得有道理。以中国之大,每年高考的精英,尽为北大清华的囊中物,挑剩的才轮到国内其他一流大学。去年河南有位考生考上中科大却没报到,校方打电话询问,才知他在重考冲刺北大。另有一位考生,父母双双下岗,为了支持儿子考清华,父亲带病外出打工,考生重考四年才圆清华梦。四川某重点中学墙上贴着“清华必上,北大必读”的标语。朱校长感歎:“清华北大是一流,但不是所有专业都一流。北大文科理科优秀,但工科可能不如哈工大和北航,清华的强项是工科,但理学院却未能与中科大比,法学院亦不能与人大抗衡,如果所有优等生忘记了自己的强弱长短,都涌去读这两所学校,在人才培养上是极大浪费。

  如果遭遇就业尴尬的毕业生不是北大清华的出品,根本就不会引起社会的如此关注。据教育部透露,2006年中国高校毕业生有413万人,“十一五”期间有2500万大学生寻找工作。中国人民大学曾出现十多名同班同学竞争某部委同一岗位的“撞车”事件,就业形势可谓严峻。欧洲早些年已体验“毕业即失业”之痛,名校学历不再是职场的“直通卡”和“免检证”。英国BBC报道,到2010年,大学本科将成为象中小学一样的义务教育。换句话说,人人都是大学生,没啥希罕的。最近广州一些企业500元月薪聘本科生,大家不必大惊小怪。

  作者电子邮件:bobleeau@vip.sina.com

  作者:李剑诸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北大清华遭遇尴尬的思考 浏览数

没有评论 »

  1. 61213 说:,

    2006年06月15日 星期四 @ 13:13:19

    1

    每个人生阶段的目标不一样!
    北大清华工作不理想的太多了,我不知道北大清华尴尬在哪里?
    面对中国这样注重人脉的社会中,适者生存!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