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善广:是“资源约束”还是制度约束?

  我们先来一个假设,现在石油非常紧缺,但又为了“保护”人们的利益而不让其价格上涨,国家通过发行“汽油票”的办法,给国民每人每天一升的汽油,在短缺状态下绝对体现出公平。但是,你自己没有汽车或其他用汽油的“东西”,你只能是将“汽油票”卖掉,不让你卖掉难道回家用来煮饭或到掉吗?那就很危险和浪费资源了。卖给谁?需要汽油的人。选择谁?出价高的人。谁会出价高?能承受高价格的人(利用效率高的人)。你这样选择就能让你获取最大化收益。看看,最后还是由市场来配置。

  如果再继续下去,笔者可能会开一个“汽油票”交易中心,因为这可是有上亿人需要交易的庞大市场,通过我的交易中心可以降低他们的交易费用。是啊!“汽油票”其实制造出巨大的交易费用,这难道不是另一种的资源浪费吗?这也导致效率的损失。

  我们往往是“好心办坏事”,如水资源短缺,但偏偏要采取补贴自来水厂来压低水资源的使用价格,说是保障低收入人群,但便宜的水费就失去节约用水的约束,水资源短缺现象更严重。我们土地资源紧张,人均耕地更低,却偏要由政府垄断土地交易,不赋予农民完整的土地产权,他人凭借与政府(人员)的关系可以取得廉价土地,说是实施最严格的土地管理,但最终几年来耕地减少过亿亩,土地资源浪费严重。我们老是出现“重复建设”和“产能过剩”,“粗放”和“低效”影响增长方式的转变和资源的浪费,但可惜还经常是用自以为高明行政办法进行所谓的“调控”,限制市场的准入,最后实质上是保护那些“粗放”和“低效”。

  在周其仁教授的博客中有一篇谈到“产能过剩”问题的文章中,笔者留言说要谈谈餐饮业,后来真的发现其另一篇文章以餐饮业为例,说餐饮业投资开放,不需要什么特别的“产业政策”限制,因而没有诱发严重的“产能过剩”。恰好笔者也办过餐饮业,因此印象十分深刻。所开办的酒楼是上一任老板因资金和经营问题停业转让的,到自己经营一年多,觉得赚得少和自己能力有限,也就再转让给他人经营,最后“产能”还是那个“产能”,因市场准入退出未受干预,其结论是“进退自如”,哪么何来过剩?

  对于政府频频干预管理的行业,只是人为制造出短缺与过剩,这是我国的宏观经济中多次出现一“收”就“死”、一“放”就“乱”的两难问题的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我国就在这多次的“收”与“放”、“死”与“乱”中造成极大的资源浪费和经济损失。

  经济学的任务是研究在资源约束的条件下实现其优化配置,市场经济制度是通过市场来优化配置资源,让供求规律和“替代品”起作用,则要求维持一个成熟有效的市场。当“资源紧缺”供应减少,其价格上涨,则其会用于让利用效率更高之处。当价格更高,市场上就会出现“替代品”。因此“资源约束”在经济学角度上也许是一个伪问题。

  例如现在石油资源“紧缺”,价格上涨到一定程度,那么太阳能、风能和核能等能源就有更大的商业利用价值来代替石油,甚至已经研究出可以种植油料植物提炼汽油等。再如现在铜价高企,但如果不是可以用几乎取之不尽的沙子制造光纤传送信息的话,铜价比现在还会更高。你现在使用的电脑,以前可是需要一座房子才能把它装下的庞然大物,使用的资源比现在多上万倍。

  对于不能“进退自如”有市场准入限制的行业,在众多的例子中大家不难发现,其产品或服务的价格必将受到扭曲,也就失去通过技术创新发现“替代品”的动力。

  现实世界中,“资源约束”永远是存在的,政府主要是建立和维持一个成熟有效的市场经济制度,包括财产产权与知识产权制度,并解决市场的“外部性约束”问题,这才是化解“资源约束”的有效办法。因此,“制度约束”比“资源约束”危害更大。

  2006- 06- 21

  作者:孔善广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是“资源约束”还是制度约束?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