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舸:当精英丧失智慧当民众失去理性

  “成为房奴那是活该啊。”对于近期出现的新名词“房奴”,北京万通集团董事长冯仑这样看待。冯仑说,解决住房的方式有很多种,可以租房等,如果不理性消费,买不起房的去买房,买不起大的去买大的,最后日子难过,那是活该(4月27日《南京晨报》)。

  如果,这些话并非出自媒介传播过程中的添油加醋、以讹传讹,那么我只能说,最近一系列出自社会精英群体(经济学家、房地产大佬)的口无遮拦,是精英丧失智慧的危险倾向。

  作为对冯仑“成为房奴那是活该”的回击,深圳市民邹涛关于发起“不买房行动”致全体市民的公开信(《南方都市报》4月27日报道),显然,这种“让房子烂在炒房人手中”的设计,更多属于意气用事,它比当年的“自建房运动”走得更远,也更不符合现实需求和理想实现的可操作性。

  当精英丧失智慧,并不可怕;当民众失去理性,也不至绝境;但当精英与民众同时产生集体性反智心理,双方都试图以最激烈的言辞来伤害对方,才能达到“捍卫心目中价值取向”的目的时,弥漫其中的巨大裂痕与对立情绪,就让人不寒而栗。

  在平等友善的气氛中,对于争议性问题进行合理性论证,双方争论的焦点集中于问题本身,以及如何在双方利益损失最小化的基础上,解决问题,这是一个理性社会所应有的舆论基础。而现在,我分明看到,无论是自视甚高的社会精英群体,还是自居民意化身的普通公众,都将矛头瞄准了对方的身份上,似乎只要一张贴上“精英”或“民众”的标签,无论其话语的常识或理性含量有多少,一律群起攻之。精英攻击民众愚蠢,民众辱骂精英白痴,情绪性语句越用越走样,让人不由得想起某个特殊年代的非正常氛围。

  类似于“成为房奴那是活该”、“高学费对穷人有好处”之类的精英话语,“在巨富中活着是一种耻辱”、“富人不要太嚣张”之类的民众口水,充满了对另一方的不敬与仇视。正如“草根娱乐”代表天娱老总王鹏不屑对中国演出家协会主席刘忠德对“超女”的批评时,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他有说的权利,我有蔑视他说的权利”,这就很像胡同里开骂的痞子文化了。

  面对纷繁复杂的时代问题时,痞子文化盛行将消磨参与者的思辩精神纯度。在社会精英与普通民众的大辩论中,不仅指责个别人的错误言论,而且动辄上升为对整个群体的人格抹杀;双方都试图矮化对手,人身攻击的方式无所用之不极。社会精英与普通民众在亢奋与虚脱中,反复复制对方的“不智”与“激情”,最终淡化甚至扭曲了自身拥有的理性资源。

  对他人情绪的不宽容,就是对本身理性的不自信。冯仑们的傲慢与邹涛们的偏见长期纠缠不清,真正的问题和解决答案被搁置了,公开辩论的智识本性被阉割了,最终将给辩论双方带来同样的损失。

  先有冷静,后有智慧,先学会尊重辩论对手,才谈得上以理服人。防止激情过剩,将辩论轨道拉回常识空间,精英们既然想证明“房价高是市场规律”,就拿出足够的理论与事实依据举证。而作为普通民众,我们也应抱着“武器的批判不如批判的武器”态度,用民间智慧搜集“房价高是伪市场理论”的证伪素材,进行有力的反驳。如此,精英智慧与民众理性才能真正分出高下。

  来源: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作者:毕舸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当精英丧失智慧当民众失去理性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