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成玉:孩子们的选择有何错?

  不久前,辽宁省社科联、辽宁省青少年研究会做了一次调查。调查结果显示 ,在年龄为10到20岁的青少年之中,最受青少年青睐的职业是老板或者商人(19% ),其次是政府官员或者公务员(17. 5% )。另外,影视明星、自由职业者等也是热门选择。“普通劳动者”则备受冷落,仅有3% 的青少年愿意做一名“普通劳动者”。(2006年5月17日《中国青年报》)

  对于调查结果,不仅调查方感到很失望,认为这是价值观的庸俗化。而且更有论者祭出“劳动没有高低贵贱”论来对孩子进行批判,好像孩子犯了什么弥天大罪似的。对此,笔者不以为然,想为孩子辩护几句。

  诚然,从理论上來讲,劳动确实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因为经过传统教育,谁都知道劳动创造了世界,劳动创造了人。伏尔泰说:“劳动为快乐之父。”孟德斯鸠说:“‘将来’只属于那些辛勤劳动的人。”高尔基说:“要使理想的宫殿变成现实的宫殿,必须通过埋头苦干、不声不响的劳动,一砖一瓦的去建造。”李大钊说:“人生求乐的方法,最好莫过于尊重劳动。一切乐境,都可由劳动得来,一切苦境,都可由劳动解脱。”毛泽东也说:“理想境界的实现还要靠靠我们的辛勤劳动。”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歌颂劳动,赞扬劳动者则成为古今中外名家名言的永恒主题。

  但当下中国社会的现实却告诉孩子们,劳动虽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但在不同的工作岗位上,劳动的结果所带给人们的报酬和社会地位却有高低之分,贵贱之别。在这种社会背景下,“劳动没有高低贵贱”论就显得暗淡无光苍白无力。当下中国的社会现实是,有的银行行长年收入可能成百上千万,当官的车贴往往比普通职工的月薪都高;同是嘴力劳动者,央视的国嘴(他们并没有什么自己的独立思想,只是肉体喇叭而已)年薪二十几万,而有的中小学教师则才几千元;同是中国公民,曾几何时,种庄稼的不允许进城居住找工作;当官的可以公款周游列国;据说,近几年中国投入的医疗经费,有80% 是为850万以党政军干部为主体的特权阶层服务的。他们吃香的喝辣的住别墅坐宝马,又有“内参”、境外资讯阅看。而种庄稼的想要安个“锅”都不允许……这就是“劳动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吗?当下中国的工人、农民、在第一线从事科研的知识分子们的劳动得到了多少尊重?只要看看现在央视成天所追求的时髦和唯权力马首为瞻便可见一斑。现在到底是工人、农民、农民工、默默无闻在一线扎扎实实搞科研的人吃香?还是明星大腕、庙堂高官、商场老板和信口开河的“主流经济学家”吃香?广大青少年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已经成为他们选择未来职业或工作岗位的决定性因素。

  俗话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其实,孩子们的对未来职业的选择并没有错。他们不虚伪、不隐瞒,敢于敞开思想,实话实说,这有什么不对?难道违心讲假话就好?孩子们对未来劳动职业的选择是私事,他们有权根据自己审视社会现实的结果、自己的特长和爱好作出判断,或者根据自己的人生目标和理想作出选择。只要是劳动,就是光荣的。该子们未来走向社会,是以老板、公务员的身份进行劳动,还是以环卫工、农民的身份进行劳动,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关系别人什么事?当社会成人都以薪酬的多少和社会地位的高低作为参照系来选择职业时,“劳动无高低贵贱”论者有什么理由來指责孩子价值观的庸俗?事要公道,打个颠倒。“劳动无高低贵贱”论者的价值观倘若不庸俗,何不离开本职,选择到农村去挑大粪种地?当年刘少奇不是曾经握着淘粪工人时传祥的手笑着说:“我们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只有分工不同”吗?

  再说,青少年拥有高尚的理想和坚强的信念,选择未来职业,给自己定一个高端目标,可以成为激励自我奋斗开发潜力的发动机,这对孩子本身有什么不好?对社会有什么不好?当年拿破伦曾经说过:“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高尚的理想、坚强的信念和职业高端目标的选择,常常会产生不可预料的效果,因为在理想信念和高端目标的鼓舞和激励下,人常会超越自身的束缚,释放出最大的能量。正如美国著名的黑人领袖马丁·路德金所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使你倒下。如果你自己的信念还站立着的话。”美国著名短篇小说作家欧·亨利(1862一一1910,原名威廉·锡特内·波特)在他的小说《最后的藤叶》里讲了个故事:病房里,一个生命垂危的女艺术家从房间里看见窗外一棵树上的萧萧落叶,在秋风中一片片地掉落下来,身体也随之每况愈下,一天不如一天。她说:“当树叶全部掉光时,我也就要死了。”一位一生从未曾做出重大作品的老画家得知后,在风雨之夜,爬上墙头,用彩笔画了一片叶脉青翠的树叶挂在树枝上,而这片叶子始终没有掉下来。只因为生命之中有了这片绿叶,病人竟奇迹般地活了下来。人生可以没有很多东西,但却唯独不能没有坚强信念。坚强信念是人生的一项重要的价值。对于孩子们來说尤其是这样。

  愚见认为,如果说孩子对未来职业选择有什么错的话,也不在孩子本身。而错在这个社会现实的引导和示范;错在所谓的“劳动无高低贵贱”论的批判的庸俗和荒唐!在社会现实一再乐滋滋地通过各种媒体、渠道大肆张扬宣传贾人官人的富贵荣华灯红酒绿、影视明星的得意人生无上风光时,“劳动无高低贵贱”论者却顾左右而言他,而把指责的吐沫星吐在青少年不去做普通劳动者的选择上。难道说古往今來还有比这更荒唐更庸俗的吗?

  巴尔札克曾经说过:“尊重是一道柵栏,既保护着父母,也保护着子女。”社会应该尊重孩子们的选择,不应再用传统的“劳动无高低贵贱”论來棒击孩子们在选择未来职业时的实话实说。

  2006- 6- 16

  电子邮箱:ycy55@ sohu. com

  作者:于成玉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孩子们的选择有何错?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