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刚强:雷峰、红卫兵与人的社会化

  作者按:

  我十分拥戴用“雷峰”表征的“为人民服务”精神;我坚决反对用“雷峰”雾化的“螺丝钉”灵魂;我更关注“学雷峰”作为一场“政治化宗教运动”的实际教化效果。“雷峰”是无辜的;红卫兵更是无辜的!被政治家强迫着去学习某种“统一楷模”的个性化多元民众又有多少真正内在的原动力呢?

  可以肯定地说“农业化时代的路标”决不适用于“工业化时代的导航”:“工业化时代的做人教喻”决不适用于“资讯多元化时代的养成训练”。

  我们及其我们的下一代要想在“经济一体化、网络全球化、竞争开明化、文化多元化”的现代化进程中完成人的发展与适应选择,真正“学会生存、学会发展、学会适应、学会变化、学会选择、学会学习”,作好符合“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正确的社会化路径或路线图选择,将是一项十分艰难的抉择。

  这里探讨“学雷峰”与“做红卫兵”的关系,只是一种思考。看看我们是否有一种“新教伦理与社會主義精神”来助力我们的“社会化”?或者根本就是用一种历史认定的“与时俱进”的与“个性化与社会文化”相符的价值取向与行为取向,来推动我们即将扮演的“社会角色”的适应性。

  社会化是一个人为应承他即将独立面对的社会所必须的角色预前准备与生活体察学习过程。因而,社会化也可看作是一个未成熟的准社会人学习“社会生存知识、社会交际技能、社会角色扮演、社会价值取向、社会快乐支撑、社会人生选择”的青春化成长与成熟过程。

  雷峰曾经被作为社会小众的“伟大领袖”确认为值得向作为社会大众主体的“青春小子”推荐的“社会化”效仿范型楷模。

  由此,“学雷峰”也就在掌握“领袖话语权”的人士及其“政党”和“政府”中“个性认知丧失了的附属”的“无恶意”悄然推动下,作为一场声势浩大的“青年社会化运动”勃然展开。然而,两三年实践下来的结果,却是由此滋养出整整一代没有“自我灵魂的、盲从与任人支配的”用“接班人”名义命名,却最终被明命不准许“接班”的新青年——“红卫兵新人类”。这终极结果是让我们的社会和历史显得格外尴尬与酸楚的!

  学着雷峰,整体效忠。跟着“圣人”,造反冲锋。于是便有了“不爱红装爱武装”的“红卫兵大军”的集体显现,于是便有了“伟大领袖”在“华表”映衬着的“天安門城楼”上八次大召见。可是,春阳未尽,秋已至。忽啦啦,一阵强风摧人倒。一夜之间,“数百万红卫兵大军”便集体遭遇到了由“微笑变冷峻”后的“伟大领袖”的批判!接下来便是“红卫兵”整整一代人的“社会化”路径被否定:“发配”的“发配”,“接受再教育”的“接受再教育”,定位“三种人”的定位“三种人”。他们也因此成为被“国民教育体系抛弃的一代”,成为不得不“下乡的一代”、“支边的一代”,成为被“大集体容纳的一代”,延续到今天,并最终成为社会改革浪潮中“下岗的一代”、“被主流社会边缘化的一代”。演变至今的这结局让人观来着实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一场以“阳光普照恩惠”开始的“学雷峰青年社会化运动”,到后来竟引发了引动全国的以“潘晓”为形象代言的“人生的路为什么越走越窄?”的社会大疑惑与大讨论。

  但后来社会上那些被“优先解放”而“翻了身”来的某些自喻操持着“主流话语权”的“大爷们”在评述“雷峰与红卫兵”现象时,却只言红卫兵的“恶”,不言“红卫兵”被谁错误导向“恶”;只言“雷峰叔叔”的“温顺”,不言片面强调“雷峰叔叔”的“温顺”最终会导至的“集体失语”而“盲从行事”。

  我们可以肯定地说,“学雷峰”与“红卫兵社会化运动”是有密切关联的!

  要肯定“学雷峰”,就绝对绕不开对“红卫兵社会化运动”行为的肯定评价!

  要否定“红卫兵社会化运动”,就不得不检讨“学雷峰”究竟给了“红卫兵”哪些“集体有意识”与“集体无意识”的负面影响!

  按虚拟的“主流”官方话语:红卫兵不好!是因为他们是大革文化命的“造反派”,是“灵魂跨掉了的一代”,是“无政府主义感染的一代”。而雷峰好!是因为他是“毛主席的好战士”,是最听“上级的话”的循规蹈矩的“拧到哪就到哪”的“螺丝钉”。

  可细想想:是什么样的“青年社会化楷模学习运动”最终把“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一代青春学子引向异化之路的?是谁把可持续抱着“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纯洁而崇高目标的一代清纯少年教育辅导成“大革文化命”的“狂热宗教徒”的?是谁让整整一代原本昂扬向上的“红卫兵——毛泽东的孩子们”最终丢失掉自我灵魂而陡然演变为“历史罪人”的?

  看看一代人悲戚与酸涩的成长史,是该感恩“大救星”似的洗掉灵魂的“东方红新教伦理”(盲从)教育?是该感恩抽调“自主意识”的被人“拧到哪里就到哪里”的做“螺丝钉”(禁欲)教育?是该感谢1963、1964年“纯正”的“学做毛主席的好战士”的全民“学王杰”、“学雷峰”(洗脑)教育?

  看看过去被抽调灵魂主见,如今依然缺失灵魂主见等待有人来“拧”的大批已经开始锈蚀或正在锈蚀或已被锈蚀掉的大批待刚失业的中年“螺丝钉(下岗工)”?心里真不是滋味!

  我以为虚拟的“主流文化”推崇《东方红》的实质也是在有意无意把它作为一种“宫廷教义”来看待。事实上,透析《国际歌》,你会看到它其间包容着的实质是一种助人向上与前行的普惠精神!

  的确,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救世主”,也“没有神仙皇帝”。要靠的就是作为真正独享公民权利的“你自己”。

  有自主意识,关心国是,学习知识,操练技能,善于就业,敢于创业,坚持纳税人的权利与义务,宽泛社交,按个性化需求去谋取宪政民主所还原的个人所渴求的多元化快乐,这或许才是知识经济时代有灵魂导航、有价值述求的现代人的必然行为追求与选择。

  在不能充分就业或全球就业困难的新经济时代,学没有被政治家异化的原型“雷峰”应该说是有一定做人价值的,但学比尔?盖茨、学张瑞敏、学杨元庆、学吴士宏、学毕淑敏、学张朝阳、学马云、学陈天桥、学“超级女声”群体、学“梦想中国”作为、学你愿学的符合你个性特征与习得文化特征的某一个具体人——你的偶像、你的父母、你的同学、你的同事、你的孩子、你的网友,往往更具有做人的本真价值或做活人的存在价值。

  既然你的努力本身就能拯救你,那你还希冀什么“东方红”呢?

  西方红,太阳落。中国还不照样出了个“邓开拓。”

  所以,在旧的“神明”被彻底摧毁以后,你完全没有必要再去期盼或依附一个“大救星”。

  在一个全球追逐宪政民主、期待宪政民主大开张的新时代里,在一个共产党的总书记胡錦濤都认定“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法制化的公民社会里,在一个政府高官国务院总理溫家寶都认定“现代政府必须亲民”才合格的市民社会里,你应该通过奋进与努力来争取做你自己的上帝!

  你以为呢?

  作者系重庆市协和心理顾问事务所所长

  个人主页:http:// chinaxhpsy. sunbo. net

  电邮:xhpsy@ 126. com

  作者:谭刚强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雷峰、红卫兵与人的社会化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