贡茅 贡翔:说说西装革履与领带

  不知从何时起在欧风美雨的沐浴下,中国男人的着装急速西化,尤其是汉族男人们对洋装更是喜爱有加,上至达官贵人下到农民工兄弟个个争穿洋装并以此为荣为派!特别是每逢大型社交活动或大型会议举办,在这种所谓正规的场合,你的眼前就会是以深色为主调的黑压压一片的洋装。男人们一年四季西装革履加领带,越穿越包勒得紧、还越轻易脱不下来,一个个成了老成持重、中规中矩的“英国绅士”。

  与男人们不同,女人的服饰倒是更加开放与自由了,她们越穿越短,女人们穿超短裙、短裤、裸足高跟拖鞋,露出香美的白腿、玉脚,穿吊带裙坦胸露背极端时髦,令人眼花缭乱。反观男人们穿短裤背心者是愈来愈少了,大家留意瞧一瞧傍晚街上纳凉散步的情侣或夫妻,女的光脚拖鞋、背心、短裤甚至是内短裤,极为凉快闲适,男的衬衫、长裤、袜子和裹脚黑皮鞋,老成持重。这与几十年前的情形相比真是来了个男女角色的大颠覆。为什么会这样的呢?据说有条不成文的规定,男人穿背心短裤光脚拖鞋是衣着不整,而女人穿什么或不穿点什么则是时尚……据报道有位广州小伙子不服,穿上背心跟随两个穿吊带裙的“美眉”往5星级宾馆门里闯,只见门童对“美眉”点头哈腰表示欢迎,对小伙子则怒吼一声不许进,小伙子指着“美眉”说她们能进去我怎么不能进去?门童说她们是时髦而你则是衣冠不整,按规定不许进去。直气得小伙子大骂宾馆势利眼,想告宾馆搞性别歧视却无处受理。

  其实西服领带也并非在哪儿都好,据中国日报网站消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风度翩翩,许多国家的医生喜欢上班时打着领带,但是这却不是什么好习惯。美国媒体6月3日报道,美国一个医科学生通过他的研究得出结论,领带是病菌滋生的温床。医生看病时需要俯身,他的领带就会和被褥以及病人产生接触,进而沾染细菌。另外,医生看完病虽然总会洗手,但洗完手他们又去打理领带,因而双手会再次沾染上细菌。而领带洗涤的次数有限,这更增加了细菌生存的危险。

  西装领带也不适合中国夏季炎热冬季寒冷的国情,西装敞着大胸口冬天不保温,由于国人与洋人的饮食差别,所以没有洋人那么抗寒,国内也没有洋人那么好的取暖设施,易患感冒和气管炎,而中山装则能把胸口和脖子护得严严实实。那领带冬天当不了围脖,可夏天却勒得你闷热喘不过气来,怎么办呢?在小“轿车”和“办公室”里加大空调的力度,多耗油、多耗电,可中国的人均资源耗得起吗?这岂非本末倒置。

  现如今国人穿洋装赛过洋人,大热的天,西装革履加领带、难受拘束还耗能。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政府日前贴出一则《关于机关工作人员及前来办事人员规范着装的通知》,规定在工作时间到政府机关办事的人员,凡赤脚、穿拖鞋,穿吊带装、露脐装、露背装、背心、短裤、浓妆艳抹、奇装异服、衣冠不整的,一律不得进入政府机关办事。《通知》的出台,为的是“创造一种严肃、和谐的办公环境”,不过,有些市民并不买账,认为这是作秀。

  这还真是一个作秀之举!我们知道,政府是市民的守夜人。既然如此,政府有权力管市民穿、戴和涂什么吗?

  当然,作为政府属下的雇员,因端人饭碗就得受人家管,政府确实有权力对其着装进行一定的合理限制,但这也只是必要前提下而为之,不能要求“一律”统一着装。据一名值班保安告诉记者:“《通知》贴出来的当天,就有6名光脚穿凉鞋的办事人员被挡住了。”我估计这位保安代政府受骂的机会还少不了,真是政府的一个错误决定,给无辜的保安之父母甚至先人带来无妄之骂,他们惹谁了?但老百姓除了骂保安又能朝哪儿撒气呢?其实都是政府惹的祸。正如遭受值班保安阻拦的杨女士所说:“凉拖、吊带装现在到处都流行,我是去办事,你管我穿什么?”政府是为人民办事的地方,用衣服的覆盖率来衡量办事人是否该进入政府大门,确实是有失偏颇!他们忘了当年苏区政府工作人员是穿草鞋的吧,这可真是错位的乌市水磨沟区府 颠倒的着装规范。

  乌鲁木齐市法律服务工作者康明亮认为:“试问,人大代表可以穿短裤去开全国人大会议吗?”“人大代表不可以穿短裤去开全国人大会议”这是其履行职责所在,与普通市民不同。当然,我也大胆想象,什么时候,人大代表可以穿短裤去开全国人大会议就好了,至少可以少开或不开空调,符合节约能源的要求。

  现在洋人都喜穿短裤、凉鞋、休闲衫,我们为何不穿呢?据说沙特阿拉伯的王公贵族与平民百姓在正式场合都穿宽松的袍子和拖鞋。最近日本政府号召国民在夏季穿清凉服装并带头示范,早报专稿一年一度的“凉装运动”6月1日起在日本全国范围内拉开序幕。为了支持这项旨在节能的“着装革命”,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5月31日在官邸穿上一身冲绳传统布料制作的凉装公开亮相。“首席模特”小泉:不打领带感觉真好. 咱们的王毅大使还登台着中式凉装秀过了小泉.

  日本环境省也鼓励各政府部门以及私人机构可从昨日起不必打领带上班,且将室温保持在最高28摄氏度。从2005年起,日本政府推行每年为期4个月(6月1日到9月30日)的凉装运动日。期间,公务员应脱掉深色正装和领带,改穿清凉便装上班;所有政府办公室的空调设定温度不得低于28摄氏度。从实际效果来看,在这一运动的推动下,日本去年夏天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了46万吨,相当于100万户家庭排放量的总数。

  本人几十年极少穿西装,特别是夏季绝不穿不穿西装,尤其讨厌衬衣领子与领带。据说领带在longlongago(很久很久以前)是西洋人挂在胸前的抹嘴布,后来才演变为如今的装饰物,并跟随西洋科技文明传遍世界。为了领带佩带的方便咱还专门搞了个替代领带的国家专利,早已获授权。

  窃以为我国近年来的阴盛阳衰与男人们的着装有点关系,你想一群连自己有着阳刚之美的腿脚都不敢显露的“臭男人”,能奢望他们有野性,有敢想、敢干、敢闯的闯劲吗?所以要想大力解放男人的思想激发他们的创新能力,不妨先解放解放男人的服装吧。让男人们穿着随便点宽松点吧,实际上女人们并不喜欢西装革履、油头粉面的奶油小生,倒是更加青睐不修边幅、内柔外刚、剽悍豪放的野男人。

  中央号召全民节约提倡着便装上班,最近召开的正规会议大家都不穿西服,衬衣不系领带敞着口,这既节能又舒适两全其美何乐不为?还能不能做得更好呢,夏季应当让大家能够自愿穿西式短裤和凉鞋,这些穿着并不仅仅是女人们的专利噢……

  前几年在上海召开的APEC大会,让中式唐装着实火了一把!洋人穿着也挺好看,一时间唐装面料告急,可一阵风过后,唐装又压箱底了。我呼吁中国的男人们大胆地穿上汉服唐装和长袍马褂,知识分子和白领们尤其要率先,这既是一道别样的风景,又能宏扬我汉唐精神,重振男人的雄风。

  作者电子邮件:gongmao999999999@ 126. com

  作者:贡茅 贡翔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说说西装革履与领带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